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乖妈妈的小骚Bī[上]【25026505[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有些事Q*你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发生,但它就是这样突然降临在你的生活里,而且通常都让R*无法承S*。

     从接到医院的电话开始,我就一直C*在失神的状态。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对的已经是眼前雁涵冰冷的S*躯。

     我不住颤抖的手将覆盖住悽子S*T*的白布掀开。已经香消Y*殞的雁涵,秀Q*的脸庞依旧白净,闭著双眼仿佛只是S*著了。据医生的说法,是因为S*到撞击之后,D*量的内出X*导致回T*乏术,送来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失去生命迹象。

     我沉默的佇立在悽子的S*边守著,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感觉像几个世纪。不多久,还在S*班的M*M*跟在学校接到J*急通知的N*R*匆忙的赶到了医院。

     M*M*一走J*临时停尸间就崩溃的T*哭失声,N*R*则静静的流著泪,倒在墙S*喃喃低语,一双X*手H*H*扯著自己的一T*长发到指关节都发白。

     「对不起……对不起……」

     警察架著一个浑S*酒Q*的矮胖中年R*双眼通红的走了J*来,扑的跪在地S*不住的用L*磕T*向家属喊著对不起,N*R*突然发疯般跳了起来抓著中年R*的领子,声嘶L*竭的哭喊著还我媽媽,还我媽媽……

     与悽子相C*二十年的回忆,瞬间的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支撑不住似的,我倒了X*去失去最后一丝意识。再次感觉到自己恢复思考能L*的时候,已经是办完悽子的丧礼。

     开车将M*M*送回去之后,再回到这个曾经是三个R*甜蜜的家里。少了雁涵,整个家里的空Q*都变得寂寞起来。N*R*带著一双哭肿的眼睛坐在沙发S*就陷R*了什么似的发起了呆,我则停在玄关,鞋子也不T*的站著什么都不想做。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铃响打断了这份凝滞。N*R*依旧一动也不动,我则T*X*了鞋踏J*客厅接起电话。

     「是哥吗?」是雨辰哭过之后仍然微弱的声音。

     「嗯,是我。」

     「哥,你要坚强,不能这样就被打倒。艾乔只剩X*你这个爸爸了,你要振作起来。」

     「嗯,我会的。」

     「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别憋在心里一个R*难S*。」

     「好……」

     跟M*M*说完,掛S*电话之后,才发现T*S*已经全黑,不知不觉的肚子也有点饿了。以往的这个时候我刚X*班,艾乔则是从学校回来,回家时间早的悽子则是已经做好了香B*B*的晚饭在家里等著。看样子我们在雁涵离开之后第一件要学会的事,就是要自己打理生活起居了A*。

     「乔乔。」我喊起了N*R*的昵称,平时乔乔这两个字都是悽子在喊的。

     「肚子会不会饿?爸爸煮面给妳C*好吗?」

     N*R*听到乔乔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带著令R*心酸的微笑,惹R*怜A*的轻轻点了点T*。

     「嗯。」

     幸好老B*平常有教我几手,虽然料理的手续简单,但是C*起来W*道还是不错。将面端S*餐桌招呼N*R*过来坐X*,N*R*红著眼睛静静的C*起面来,不发一语,看得我很是心疼。尽管我的状况也没有仳N*R*好到哪里去,但是以后只剩我们两个一起过生活了,我势必要坚强起来。

     「乔乔。」我站起S*来走到N*R*S*边,轻轻将N*R*拥R*怀中,「媽媽不在了,以后爸爸会加倍努L*,让乔乔一样幸福K*乐好吗?我们从今T*开始要过新的生活,乔乔跟爸爸一起加油好吗?」

     N*R*将T*J*靠著我的X*膛,从轻声啜泣著,慢慢变成嚎啕D*哭。然后将X*X*的S*子投R*我的怀里,尽Q*的宣洩出那份累积已久的悲伤。

     事Q*过了好一阵子之后,我跟N*R*两个R*的生活终于渐渐S*了轨道。

     尽管C*的方面不是我那永远K*W*一样的彆脚面,就是出门外食。但是艾乔似乎已经逐渐接S*媽媽不在了的事实,表Q*轻松了不少,偶尔在看电视觉得有趣的时候还会发出些银铃般的笑声。

     G*司里面想要介绍单S*N*子给我的R*似乎变多了,部门底X*跟我说话的N*部属,不知不觉间也多了起来。而且看我心Q*有些恢复,有些居然开起我的玩笑说要倒追我。

     「唉。腋缭贕*司很红嘛。」

     顺著声音的来源过去,居然是应该在S*班的老M*。雨辰一现S*在我们G*司,马S*吸引了无数单S*N*子的目光……连有老B*的都在看了。

     一T*染成深棕S*的长卷发随著走来的步伐飘动著,灰S*的合S*套装搭S*J*窄的M*你Q*,细长的双T*裹S*一双不透明的黑S*丝袜,还有X*感的系带高跟鞋……好吧,连我这当哥的都在看了……

     「胡说什么。倒是老M*你怎么有空跑来我们G*司A*?」

     「听说我哥在这里当主管,有关系可通,我们S*司就派我来跑你们G*司的业务嘛。」

     「雨书!不……哥哥!」几个狐群狗党饿虎扑羊似的挤了过来。

     「这位想必是雨书哥的M*M*是吧,我跟你哥很熟的……」

     「老D*,你这样不行,怎么都没介绍您的M*M*给我们几个同事认识一X*……」

     「慢著慢著,先锋广告的案子一向都是我在负责,所以我先……」

     「你们慢慢讨论A*。哥,我们走吧。」雨辰秀Q*的轻轻笑著,挽著我的手就把我往旁带开。一双S*亮D*眼跟甜美又带点Y*H*的笑容,瞬间发散出一G*强L*电流,把我S*边几个杂碎都M*得昏T*转向。

     雨辰把我拉离R*群的同时我听到了四周响起了一G*惋惜的声音,仿佛是到Z*的美R*飞了似的。雨辰把我推J*我办G*室之后也不急著谈G*事,开K*就问起了艾乔的Q*形。

     「嗯……不能说没问题了吧,不过仳起事Q*刚发生的时候已经好了不少。」

     「这样……那C*的方面你们怎么解决?」

     雨辰马S*问到了尷尬的问题,我只好搔搔T*P*老实回答:「有时候我X*厨煮面,D*部份时候是买便当跟C*外食什么的……」

     「哥!你。 褂瓿絊*不了似的喊了一声,然后投以责怪的眼光。

     「早跟你说有事Q*要跟我商量,你看现在这是什么样?你已经是D*R*了我不管你,艾乔才只有十六岁而已,你老让她随便C*的话会影响发育的。」

     「W*这个……」M*M*充满关怀的责备,说的我不好意思了起来。

     「你也知道我的厨艺实在……」

     「我清楚的很!」雨辰笑了出来,「这样吧,今T*X*班之后我带点材料到你家,给你跟艾乔煮点好C*的。」

     「哇,那真的是救我一命了,」顿时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我就不用每T*去思考X*一餐要L*什么给乔乔C*……」

     「你当喂狗A*,臭老哥。」雨辰说罢伸手用L*拧著我手臂一块R*,疼的我喊了起来。

     「杀兄惨案A*!」

     「不跟你扯了,我去找你们代表谈事Q*去。」

     「怎么,不是我吗?」我顿了一X*。

     「谁真的找你A*,讨厌!」雨辰丢给我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就推开门转S*出去了,临走前又意W*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转S*离去。

     咦?怎么临走那眼像是有什么涵意似的……?

     跟我要了钥匙的雨辰早了我许久就已经到家,推门J*屋的时候一G*食物的香Q*扑鼻而来,看来这X*妮子厨艺很不赖A*!

     「哥你回来啦,K*好了,再等一X*唷。」

     「不急,慢慢来。艾乔今T*有社团,会晚一点回家。」

     我把G*事包随手放在客厅桌S*,就拉了张椅子坐在餐桌旁看雨辰继续在厨房忙J*忙出。雨辰仍然是那套合S*的OL装扮,只是披S*了雁涵以前X*厨用的围Q*,从S*后看起来,真有雁涵还在的感觉。

     我媽就生了我跟我M*两个孩子,不过是生我之后很久才又多了雨辰(估计是避Y*出差错?)。所以现在我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有个十六岁的N*R*,雨辰也才二十五而已。当年我结婚的时候哭得半S*说不要哥哥嫁R*(?。┑腦*P*孩,现在也已经是个落落D*方的美N*。

     还记得X*时候雨辰总A*跟前跟后,在我读书的时候J*房间来L*我,说长D*之后要嫁给哥哥之类的童言童语。现在长D*了也出来**了,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漂亮,真是丑X*鸭变T*鹅了吧?五官长得S*灵秀Q*不说,S*材是该突的突该翘的翘,虽然给一S*灰S*套装包得J*J*的,还是看得出来那份藏不住的玲珑有致。

     因为我对丝袜美T*有特殊癖好的关系,所以以前雁涵总是每T*都穿著各种不同的丝袜,那时还X*的雨辰就T*真无邪的说她以后也要T*T*穿漂亮袜袜给哥哥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关系,后来才跑去做要穿OL套装跟丝袜的工作?

     想著想著,视线不自觉就往窄Q*之X*的一双漂亮X*T*望去。不透明的黑S*丝袜,材质看起来很细致,想来是ㄖ本制的吧?裹著一双修长的美T*看起来异常的Y*H*,Y*其在我这种有丝袜癖的家伙看来简直是亮眼得让R*移不开双眼,就恨不得能M*S*一把……

     「哥,你在看什么A*?」雨辰回过T*来问了一声,让我从一阵不该有的綺想之中C*回,「哥是不是在看……我的T*A*?」

     「胡说!没有的事,胡说什么,真是的。」被看透的我心虚的赶忙摇摇手,把T*转开之余却又忍不住瞟了那双Y*R*的美T*一眼。

     「好S*W*哥,自己M*M*的T*都要看。」雨辰带著一G*神祕的笑容走了过来,手S*还端了个滚T*的X*汤锅。

     「别过来别过来!瞧你手S*拿的T*锅!」一方面是真的怕被滚汤淋倒,另一方面是靠太近了,我忍不住要盯著雨辰Q*X*的T*看A*!

     「唉。,我知道你喜欢看N*R*的T*。现在嫂嫂不在了,其实……」还没说完,雨辰脸突然红了起来,赶忙转回去继续料理不让我瞧见她的表Q*。

     A*?等等,刚刚雨辰是想说什么来著?

     一时间思绪有点混L*的同时,门外也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放学回来的艾乔看到厨房有R*,好奇的走了过来,一看到是雨辰X*姑,马S*开心的扑了S*去。

     「X*姑X*姑,艾乔好想你。 挂惶鵖*去,艾乔就蹭得跟猫似的,真是,有这么久没见嘛?

     「我们家的X*美N*最近过得好不好A*?听说你爸爸那个H*R*N*待你,都不给妳C*好的,X*姑赶K*来拯救妳哇。」

     「没有啦,爸爸只是不太会煮其他的,不然那个面其实W*道还是不错……」

     「别护著你爸了,再这样X*去可怜的乔乔就要营养不良啦!」

     这两个X*妮子感Q*也真是好,自从雁涵不在之后更是明显了。

     既然艾乔这么腻雨辰,就让M*M*代替雁涵做艾乔的媽媽其实也不错A*……?

     唉,我在胡思L*想什么A*。

     在那之后雨辰就常常来我们家料理晚饭一起开伙。就我而言,不用每T*想要C*啥,倒也是乐得开心。

     「每T*晚S*都来我们家,这样你N*朋友怎么办?」

     「唉。∫愎軈龋俊

     「到时候嫁不出去,看老媽怎么怪我。」

     「臭哥哥,不用你多管闲事啦。」

     虽然我从没直接问过,不过这X*妮子肯定是很多N*生在追的,光看她S*次来我们G*司时的盛况就可以略知一二。到现在还有许多R*对那T*来我们G*司的美N*念念不忘,每T*缠著我喊哥哥,腷我介绍雨辰给他们认识的。

     「艾乔今T*怎么这么晚回来A*?」雨辰将N*白的双手在围Q*S*C*了C*,望著墙S*的时钟问道。

     「她今T*社团有事,八点多才会到家。嗯嗯,这道炸牡蛎W*道不错A*。」

     「喜欢就多C*点A*。怎么今T*你不用去载她的?」

     「社团老师会把仳较晚回家的G*部载回家,所以我可以清闲一X*。再一碗饭谢谢。」

     「饿S*鬼投胎A*,C*慢点。」

     雨辰帮我把饭碗添满递了过来,自己也不急著装饭,就托著X*巴笑Y*Y*的看著我狼吞虎咽,让我一个R*C*得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自己不C*A*?」虽然是这样说著,我Z*里嚼菜的速度却完全没有停X*来。

     「看哥C*饭很好C*的样子呢,哎,这里有饭粒。」说著,雨辰伸出修长的手指将我Z*角的饭粒拿了X*来,随手就放J*自己Z*里,让我不J*有点不好意思。这X*妮子真是,你嫂嫂以前也不曾这样哩!

     雨辰最近来我家简直是开丝袜博览会。肤S*的黑S*的白S*的彩S*的,厚的薄的,透明的半透明的,H*纹菱形加S*钻的,以前雁涵还在的时候都没这么多H*样A*。

     今T*穿的是一双灰S*的超薄透明K*袜,她知道我A*看也不怕我看,一双丝袜美T*J*叉翘著就这样晃A*晃A*的,L*得我边C*饭边偷看,都有点R*心猿意马。

     「雨辰你那个……丝袜每T*都换不同样式的,你们同事可有眼福囉。」

     「哪有啦,回家之后换过才来的,在G*司只穿普通……哎唷我G*嘛跟哥说这个!」说罢就面颊有点红红的的转过T*去。

     我不J*有点T*昏脑胀了起来。原来雨辰这些五H*八门的丝袜是专门穿来给我看的!这X*妮子也真够呛。

     好,我承认我对丝袜美T*有无可抗拒的癖好,我也承认雨辰真的长得不错……好吧,长得很漂亮。可是她是我M*哩!我用L*对著自己说:还是别想太多的好。

     Z*里仍然嚼著饭,突然间外T*啪搭一声巨响,整个家里的灯都暗了X*来。怎么G*的,停电了?

     「A*!」雨辰第一时间就往我S*S*扑过来,害我被她连R*带椅扑倒在地S*……连碗都不知飞哪了?

     「哥……停,停电了!」

     「变电所出问题之类的吧。」我看了看窗外,街S*是一P*漆黑,然后把Z*里的食物一K*咽X*,把手撑在地S*坐起S*来。

     「来,别把我压S*。瓿胶门諥*。」

     「哥讨厌啦!」虽然看不见雨辰的表Q*,但肯定是被我L*得又羞又Q*吧?

     Z*S*虽说著雨辰好胖,我却很容易的就把她其实很轻盈的S*子抱了起来,然后走了几步到沙发S*放X*。雨辰L*我的脖子L*的J*J*的,像是生怕我跑掉之后会变怪物回来咬她似的。

     「哥…………别走,我怕黑。」雨辰整个R*猫J*我怀里,声音都带著些颤抖,我一手L*住她,轻轻的拍著她的背,另一只手就搁在她纤细的Y*S*。

     「不怕不怕,哥哥不走,哥哥陪妳。」

     我们在沙发S*维持著J*J*相拥的状态动也不动。许久之后,雨辰似乎是仳较冷静X*来了,才听她开K*说话。

     「以前我X*时候好像也有一次这样呢。」在黑暗中,雨辰轻轻的说。

     「嗯,D*概是你六七岁的时候吧,爸媽都出门了,剩我们两个R*在家的时候停电。」我思索著过去的回忆。

     「我记得哥哥那时候……有唱一首歌给我听……」

     「哇,你还记得A*,那好久以前了耶。」

     「哥哥,唱歌给我听。」

     「咦?雨辰还是X*朋友A*,羞不羞A*真是。」

     「就要听。」居然开始撒J*了咧。

     「哎唷妳……」

     无光的环境里,我唱起了那首几乎是二十年前唱过的R*歌,像那时一样轻轻拍著M*M*的背,柔声的哄著她。不同的是,当时的M*M*很K*就沉沉S*去,现在在怀里的她,心跳却似乎越跳越急,越跳越D*声,简直到我都可以听到碰通声的程度。

     五音不是很全的一曲唱毕,维持了一X*段的静默,然后在M*M*的心跳声好像冲到最急的一瞬间,雨辰Y*Y*的开K*了。

     「哥哥……雨辰喜欢你。」

     我还没F*应过来的Q*况X*,Z*C*就被一个R*绵绵的东西贴S*了,然后M*M*暖暖的鼻息就吹在我的脸S*,连带整个S*子都贴了S*来。

     这X*换我心跳停止了。

     没有办法F*应或者抗拒,整个R*愣住的就被M*M*这样W*著。不知多久之后,M*M*才Q*喘Y*Y*的退了开,重新将脸挨J*了我的X*膛。

     「雨辰妳……妳……妳那个……」

     过于震惊的我说不成话,只是结结巴巴的吐出了几个音节。黑暗中,M*M*将我的手从她Y*S*挪X*,放在她穿著超薄K*袜的D*T*之S*,还牵引著我的手来回的F*M*著她那双细致的美T*。

     仍然C*于震惊之中的我没有平复过来,就这样傻傻的被M*M*牵著手F*M*著她纤细却又柔R*的T*。虽然还没办法思考,但在手S*传来的柔H*触感与阵阵与丝袜摩C*的沙沙声中,我也开始心跳加速了起来。连带的,K*裆里那在悽子离开后沉默了好长一段ㄖ子的禸B*,也开始一鼓一鼓的胀D*并跳动起来。

     雨辰似乎是感S*到被胀D*的异物顶到的感觉,在我的手已经不自觉的开始会主动F*M*她的T*之后,她便将细N*的X*手转移到我的K*裆之S*,自顾自的拉X*拉链,从内K*中将我巨D*的禸B*解放出来。

     「雨辰……!这个……A*……!」

     「嘘……什么都别说,哥哥好好享S*一X*……」

     仿佛是被雨辰轻柔的嗓音C*眠了似的,又或是已经完全被S*Y*所驱使,我低T*W*住了M*M*的C*。一手伸向M*M*藏在套装中坚T*的**搓L*了起来:另一手则探J*窄Q*之X*,H*H*的捏L*著她裹在K*袜之X*X*感的丰T*。

     与我J*缠著S*T*的雨辰,不时的随著我手部A*F*她的动作而发出甜美又Y*R*的呻Y*,一双Y*手则分别S*X*套L*著我巨D*的凶茎及F*M*我的睪丸。

     黑暗中,双手传来的美妙触感,以及R*茎与睪丸S*到的细心F*L*,很K*就让我到达了难以形容的**。痠麻的马眼一突一突的B*S*出累积数月的J*浆。

     隐约感觉到M*M*微抬起了T*,让我B*S*中的亀T*J*J*的抵著雨辰穿著细致K*袜的D*T*,将白浊的N*Y*全都H*H*的溅洒在那让R*疯狂的丝袜美T*之S*,然后再慢慢顺著纤细的X*T*D*团流X*。

     我维持著搓L*雨辰一双K*袜T*与R*柔N*R*的状态,动也不动的C*X*著。雨辰则继续轻柔的套L*著我仍然不住B*S*的禸B*,好像要把巨G*之中所有的米青Y*全都榨出才甘心。

     在持续很久的S*寸J*结束之后,还轻巧的抬起T*用K*袜C*拭掉残留在亀T*S*的白浆。H*N*的丝袜材质,摩C*在马眼之S*的触感又让我S*得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哥…………S*F*吗?」

     「嗯……」我轻轻的W*著M*M*的C*,感J*怀中美R*给我的细心F*务。但是在J*S*结束之后,一G*罪恶感也油然而生。到底这样可以吗?我跟雨辰毕竟是……

     还不及让我思考,突然间灯就亮了起来。有点心虚的我马S*放开雨辰跳了起来,雨辰也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往后退了开。

     M*M*一S*的OL套装被我L*得一团糟,Y*其是藏有X*前两颗**的衬衫扣子整个被崩开,紫S*的X*罩向S*掀起,粉红S*的坚T*R*首B*露在空Q*之中。灰S*的超薄K*袜之S*则浸满了刚刚我尽Q*B*S*的白浊J*浆,并且还不住的向X*滴落。

     我的禸B*在B*S*之后C*于半R*的状态,虽然略微垂X*却仍然维持著巨D*的尺寸。在看到雨辰被我糟蹋的Y*R*景象之后,又控制不住的迅速向S*站立了起来,几乎是没几秒就又T*立到完全怒胀的备战状态。

     我赶忙将Y*T*的巨G*胡L*S*回K*裆,雨辰也是急忙将雪白的**S*回X*罩之X*穿好缺扣的衬衫,然后T*X*一P*S*糊的灰S*K*袜随手S*J*P*包,手忙脚L*的就往玄关冲去。

     「雨辰,外套外套A*。」

     我赶忙将披在沙发之S*的套装外套递给雨辰,原本面红耳赤的雨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脚步才突然停了X*,慢慢向我走回来。

     「哥哥……雨辰真的好喜欢你……」

     猝不及防的又是在我Z*C*S*迅速一啄,然后就轻笑著从我手中取回外套,K*速的推门远去。

     我M*著自己的C*,在一团混L*之中努L*整理自己的Q*绪。只依稀觉得,刚刚最后那个W*,好甜好甜A*……

     几T*以来雨辰都没有再到我们家来料理晚饭,不知道是真像她所说的加班,还是……觉得尷尬不想跟我碰面?不知道事Q*前因的艾乔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单纯觉得可惜,要一阵子没办法C*X*姑煮的好菜了。

     就连今T*艾乔学校的园游会,雨辰都说有工作要忙所以没办法来……今T*可是星期ㄖ耶?!

     艾乔的学校是我们当地第一志愿的N*校,顶著这个T*衔,来参加园游会的多是一些D*D*X*X*的他校N*学生。学生们多半呼朋引伴的把自己国中同学,补习班认识的,甚或是网友全都招呼来捧场。

     踏J*校园那一霎那,我不得不承认现在的N*学生的确仳我们那个时代会打扮得多了。尽管本S*不一定是T*生丽质,但好歹都一定要化点妆穿得火辣火辣的,一旁以群T*为单位的X*N*生们看得眼睛是D*C*冰淇淋。

     倒是这些X*N*生每个都L*得邋遢邋遢的,不是破K*子就是衬衫皱得像咸菜G*自以为帅……凭你们这副德X*也配得起我家的艾乔。

     虽然就我的年纪而言,来参加园游会似乎是有点超龄了,不过艾乔好说歹说的,就一定要我来今T*这一次。据说,她们班S*的茶店会有特殊的装扮?让我觉得又期待又为艾乔担心,期待的是艾乔不知道会做什么打扮,担心的是别给那些X*S*狼C*豆腐啦!

     照著艾乔之前的J*代,加S*一路S*向学生问路,问到了艾乔班S*的方向而去。说来也惭愧,N*R*从X*到D*,学校有事Q*或活动,一向都是雁涵在参加。

     也因此,我对于艾乔的教室在哪或是校园种种都不了解。到了艾乔所在的一年四班,茶店还没开幕,外T*布置包得神神祕祕的,生怕别R*从外T*看出了些什么。不会吧,难不成其实要开的是鬼屋,不是茶店?

     「请问你是……艾乔的爸爸吗?」一个穿著学生制F*的X*N*生站在教室门K*,怯生生的向我提问。

     「我是……嗯……你怎么知道的?」

     「艾乔J*代过,D*概这个时候会有一个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斯文的……帅哥……来我们班S*,」说著X*N*生居然羞得低X*了脸,不会吧,我分明只是个超过保存期限的老N*R*A*?

     「我们还没开幕,不过艾乔有说她爸爸来的话要请他先J*来。」

     「A*?我?」

     不明究里的我就跟著N*R*的同学走到教室的最深C*,原来在里面还有个X*X*的隔间,这是……换Y*F*用的?

     「艾乔在里面。」罢就转S*离开,临去前还又看了我一眼才K*速走掉继续去忙。别这样,我可不是怪物A*!

     「爸爸你来啦?J*来呀。」N*R*的声音从隔板后传来,我只好Y*著T*P*就这样绕过隔板走J*去,一时之间看到的景象让我震惊得不能自己。

     艾乔的S*S*穿了一件她们不知道从哪R*L*来的ㄖ式N*仆F*装,乌黑的长发S*戴著一个X*白波N*冠,黑S*的短衬衫袖K*有著白S*H*边,粉红S*的X*领结,外搭一件短得只到D*T*一半的黑蓬Q*以及一件绕过Y*部在背后打了一个D*蝴蝶结的纯白围Q*。

     细长的双T*S*穿了一双也到D*T*一半的白S*蕾丝长筒袜,脚S*则是双略有点跟的圆T*黑P*鞋。太糟糕了,这真是太糟糕了!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不好看吗?」艾乔睁著一双S*灵的D*眼,很不安的抬T*望向我问道。

     「不……很……很好看。」我盯著艾乔一时说不出适当的形容词,「乔乔很……可A*。」

     「真的吗?」艾乔开心得往我S*S*扑了过来,让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手该往哪摆。

     「爸爸最好了!」

     岂止可A*?简直是漂亮,超漂亮,超Y*H*A*!不行不行,穿这样出去招呼客R*,岂不是都给那些M*T*X*伙子看光了?

     「同学说我很适合这装扮哩,嘻嘻。」艾乔开心的说著,在我眼前转了一圈,黑蓬Q*跟著旋了起来,露出底X*穿著一双白S*长筒袜的美丽双T*,看得我觉得罪恶指数直线S*升。

     「艾乔!开工囉!」还等不及让我阻止她们,艾乔就已经被同学牵著手出去准备开店。

     开业之后,我才发现穿N*仆F*的除了艾乔之外,还有其他三四个长得也T*可A*的X*N*生。只是艾乔很明显是其中最亮眼的一个,所有J*来消费的X*N*生都不自觉的把眼光投在艾乔S*S*,还不忘装作不经意的盯著Q*X*那双丝袜美T*瞧个几眼。

     莫名其妙的,我虽然只是远远的坐在角落,偶尔接S*一X*招待,跟艾乔的同学聊聊她最近在学校的生活之类,但是可能是因为艾乔宣传过她有个帅老爸的关系,不仅是她班S*的同学,连其他为了艾乔来捧场的X*N*生,居然也都往我这R*看……明明就只是个老N*R*,再说我应该躲藏得很低调A*。

     虽然我跟艾乔都承S*了不少的注目礼,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今T*的园游会里,艾乔的确重拾了不少自从雁涵离开之后鲜少再见的笑容。

     在X*午店里已经没那么忙碌的时候,艾乔还带著我到学校里各个不同的摊位去玩。手边挽著一个活泼漂亮的X*N*仆,免不了又是接S*路R*们一番羡慕又嫉妒的视线S*光。

     艾乔的双手J*J*缠住我的臂膀,把一对虽然年轻却已经有相当份量的X*R*压在我的臂S*,让我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艾乔却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拉著我四C*L*跑,似乎像是在到C*炫耀自己有个年轻的帅老爸似的。

     在整T*的活动都结束之后,艾乔坐S*我的车回家。她似乎很满意X*N*仆的装扮,也不急著换X*来就直接坐S*车了。

     「乔乔今T*开心吗?」我问著艾乔,眼角余光还不自觉的瞟了一眼N*R*Q*X*穿著白S*长筒丝袜的一双美T*。这习惯真的要改了,M*M*也就算了,连N*R*都要看,我这是……。

     「嗯,很开心。」本就可A*的艾乔优雅的甜笑著。将一双戴著丝绸手套的X*手规矩的搁在Y*R*的D*T*S*。如果被那些X*兔崽子看到,肯定会痴M*到发醉吧?

     「开心就好,妳开心爸爸也开心。」

     这倒是真的,自从媽媽不在了之后,艾乔总算露出了一点真心的微笑,这段ㄖ子也真苦了她,就一个十六岁的N*孩而言,艾乔已经相当坚强。如果我在同样的年纪发生同样的事,不晓得我会不会就一直消沉X*去?

     「谢谢爸爸……」

     「乔乔……」

     我转T*要跟N*R*说话的同时,艾乔正好把脸贴S*来要Q*我的脸颊,一个不凑巧,居然就这样Z*对Z*的贴在一起!

     粉N*的Z*C*触感,让我整个愣住。N*R*也是一样的Q*形,还忘记要退开,就维持这样的状态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把C*C*离。N*R*害羞得满脸通红,低著T*不发一语。我也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赶忙发动车子准备S*路打破这份尷尬。

     低著T*的艾乔好一阵子都不敢说话,许久,Z*里才喃喃念著:「爸爸……那是R*家的初W*……」然后就羞得直接用X*手遮住俏脸。

     A*……。坎换岚桑。

     几T*后雨辰终于又出现在我们家的晚餐时间,似乎是对缺席我家N*R*的园游会带有歉意吧,手S*还带著一件礼物来给艾乔。

     不过很不巧的,艾乔今T*社团活动时间很晚,没**点是不会到家的。等等……难不成挑今T*来雨辰是故意的?还是又是我在胡思L*想而已?

     雨辰今T*穿了件深紫S*的套装,T*发像空J*一样盘起来缠得漂漂亮亮的。背对著我在厨房L*晚餐,洁白漂亮的颈子就露了出来,很是好看。一双长T*S*套了件黑S*加S*钻半透明K*袜,可惜是在家里没办法穿高跟鞋,不然更是让R*……我在想什么A*?!

     雨辰将最后一道菜端S*餐桌,解X*围Q*吊在墙S*,又是像S*次一样笑咪咪的就双手托著腮帮子坐在一旁看我B*食。

     「雨辰,怎么不C*A*?」

     「不急,先看哥C*。」雨辰笑得很甜,仿佛这样可以帮我加菜似的。不知想到什么,脸还突然红了起来然后自己赶J*摇摇T*。怎么,难不成换这X*妮子在L*想啥了。

     我开始跟雨辰聊起前几T*艾乔学校园游会的趣事,听到艾乔在园游会S*穿N*仆F*的事Q*,雨辰眼睛瞪得两倍D*,直说要看一X*艾乔的扮相。我把碗筷放X*,拿起摆在客厅S*的数位相机来给雨辰看。

     「好可A*!」雨辰喊得好D*声,又直喊好可惜,真想Q*眼看看艾乔这样穿然后抱在怀里S*也不放。

     相机拿在我手S*,雨辰也不拿走,就这样贴著我看一张一张照P*的切换,最后G*脆整个R*腻在我S*S*,让我都不好意思起来了。

     「那个雨辰……要看就拿著A*……」

     「臭哥哥,你怕哇?嗯?」雨辰说著拋给我一个可能是媚眼的眼神。

     Q*氛有点诡异了,说真的经过S*次停电之后我还真的有点怕。

     无预警的Q*况X*,雨辰又拉起我的手往她的D*T*S*搁,还牵著我的手在丝袜S*来回的F*M*。她明明知道我对丝袜美T*毫无抵抗能L*还这样子,让我全S*都开始S*R*无L*化了起来。

     「不行啦雨辰……」这话出K*的同时,我一只魔手却止不住的在雨辰的D*T*S*搓R*,说F*L*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低。

     「我不是故意要一直M*……」

     「不用解释了,」雨辰双手揽S*了我的脖子,Y*H*的吹Q*在我的耳朵S*。

     「你的手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是这样A*,她是我M*A*!

     仅存一丝的理智在这一刻终于发挥了它的功效。我突然惊醒过来似的将雨辰推远,然后往后跳了开,连椅子都一并倒地。被我推开的雨辰就像只S*惊的X*猫,S*汪汪的D*眼含著泪S*,似是S*了什么T*D*的委屈。

     「雨辰,你是我M*耶!我们不能这样A*!」

     「你是我哥又有什么关系,我怎么知道我就是喜欢你!」

     雨辰很委屈的吼了出来,仳起停电Y*那两次告白,更加的令我震撼。

     「从好X*的时候,我就好喜欢哥哥,X*定决心,这辈子只要当哥哥的新M*。」

     「这个……」我有点哑K*无言。

     「我还好X*的时候你就娶了D*嫂,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多难过吗?窝在家里三T*三Y*都不C*东西,是实在S*不了昏倒之后爸媽他们才强灌我C*的。」

     什么?!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只当是X*孩子闹脾Q*,又忙著C*理婚事L*得昏T*转向,我还真的不知道那时候雨辰闹彆扭有到这种程度。

     「爸媽不跟你说,是不想你结婚的时候还分不开S*来照顾我。你知道当你结婚出门的时候,我从窗户看著你的背影离去,是什么感想?」说著,雨辰的眼泪就扑簌簌的流了X*来,一张俏脸写满了委屈让R*看了十分不忍。

     「我不是故意……我不知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只是看著M*M*哭得像个泪R*R*,心里也跟著揪T*起来。本能的就伸手把雨辰揽J*怀里,X*X*的肩T*哭得颤抖,脸就埋J*我X*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哎。圆黄稹

     这个对不起一出,X*妮子哭得更D*声了,我只好J*J*抱著她让她发洩Q*绪。也许真的压抑很久了吧?我知道M*M*一直很粘我,喜欢我,但我也从来没意识到,这个喜欢也许已经超过了M*M*对哥哥的那种喜欢。

     好久之后,哭声已经有仳较停歇了,我才稍稍退开S*S*,一手托著雨辰的X*巴心疼的说。

     「你看你,哭得妆都H*了,变成X*H*猫。」

     「要你管!」雨辰嘟著Z*不F*Q*的说,「我就不要你嫁别R*!」

     「又不要我嫁别R*W*?好好好,我再也不嫁R*了好不好?」M*M*又说起我结婚时的童言童语。说罢,我们两个都笑了。这个笑,酸中带甜的,是迟了好多年的笑吧?

     我伸手拭去X*H*猫眼角的泪痕,轻轻的W*著她的额T*。雨辰逮著机会,猛的Q*S*来W*著我,措手不及的我,只好G*脆让她W*个过癮。W*毕,Q*喘Y*Y*的退了开来,我们望著彼此,脸都红了起来。

     「哥伸S*T*了!」虽然眼角还掛著泪,雨辰仍然开心的Q*笑著。

     「没有A*?我不知道A*?」这时候装傻可能是我唯一能有的回应。

     「哥哥……疼雨辰嘛……」雨辰踮起脚尖G*著我,以充满Y*H*的媚音在我耳畔柔柔说著。

     「哪种疼?」虽然一手已经不S*控制的探J*雨辰的Q*里,直接R*L*起裹著K*袜的俏T*。我仍然是很离谱的装著傻。

     「让R*家好疼又好S*F*的那种疼嘛……」雨辰的纤手也不安份,居然直接拉开我的K*裆拉链抓住我那非常凶猛的R*茎。

     这真的很T*R*J*战,我不是什么佛道中R*,也是个有正常生理需求的N*R*。现在怀中温香R*Y*的,我……

     「来嘛……没R*知道的……」

     这句话仿佛T*崩地裂。

     在那之后,短短的几秒钟内我仿佛失去了意识,X*一次感觉到灵H*回到S*T*的时候,已经是我扒光了自己S*S*所有Y*F*,把雨辰丢在房间的C*S*,双手用L*把她衬衫扣子扯爆的时候。

     「还等什么?」雨辰轻轻T*了一X*Z*C*,这个X*动作对我而言简直充满了恶魔般的Y*H*。

     我的一双D*手探J*雨辰的衬衫之中,将粉红S*的X*罩向S*掀起,毫不怜香惜Y*的搓R*起那一对雪白粉N*却又充满弹X*的**。

     「雨辰的nǎi子好D*好好捏。鞘裁闯叽缒兀俊挂槐叱中諷*的动作,一边出言调笑著雨辰。雨辰仿佛S*不了这份C*J*似的,一双裹著黑S*半透明S*钻K*袜的美T*不停的粘著我的T*来回磨蹭。

     早就知道我喜好的雨辰,穿的K*袜质料出奇的细致,蹭在我的两只M*T*S*异常S*S*,让我不J*加速了手部R*捏nǎi子的动作。

     「34D……A*A*……」雨辰闭S*眼睛,享S*著我对她**的C*J*,表Q*仿佛T*苦又像是S*F*。

     不愿意冷落了她的美T*,我改用S*T*J*攻著她的R*首,两颗粉红的蓓蕾很K*的就在我的攻势X*T*立了起来,双手则藉此移往一双让我H*牵梦縈的丝袜美T*S*。

     我左手不停来回搓R*著纤细却又柔R*修长的美T*,右手则掀起了紫S*的套装窄Q*,微微划破了她黑S*K*袜的裆部。

     「A*A*……那里不……A*A*!」

     雨辰的S*密C*已经有点S*R*。X*巧的隂C*微微包覆著那颗Y*R*的蓓蕾,稀疏而短的隂M*R*绵绵的十分可A*。我用手指轻轻搓L*著雨辰藏在黑S*蕾丝内K*之后的X*荳荳,X*X*一颗的却又因为充X*而肿胀起来。

     每次施予C*J*的时候,雨辰就向后弓起全S*颤抖起来,F*应十分的可A*。承S*著我的A*F*,雨辰也没有冷落我,Y*手往X*L*探一阵,抓到了我C*D*的隂茎,就开始J*W*著套L*起来。

     由于角度不好,雨辰并没有办法全L*的套L*我的禸B*。勉强套动几X*之后我觉得不过癮,索X*坐起S*来将雨辰的右T*曲起,T*著禸B*就往曲起的T*缝中S*。在丝袜美T*的J*缝中不断C*送,B*S*S*传来的致命触感让我肿胀的程度前所未有,整个R*S*S*得仰起了T*。

     「呼,雨辰的T*好B*,又细又长的,G*起来好过癮A*。」

     「哎唷哥,怎么这么S*……」雨辰羞的侧过了T*。

     我虽然猛G*著雨辰的一条丝袜美T*,但是手S*A*F*她**跟隂核的动作却毫不停歇,L*得她整个X*S*S*糊糊一P*,几乎把整个丝袜K*裆都浸S*了。

     眼看雨辰X*T*R*H*的程度已经足堪开採,我便将雨辰漂亮的两条T*都曲起,改变角度,将凶猛的R*茎正对著雨辰S*密的H*C*。

     显然是感S*到风雨Y*来,S*X*的J*美**一X*子就J*绷了起来,我弯X*S*Q*W*著雨辰甜美的C*,与她J*缠著S*T*,试图纾解她的J*张Q*绪。

     在双C*分开之后,不住C*X*著的雨辰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用S*灵的双眼盯著我,害羞的略微点了点T*,告知我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按耐不住的我将红肿无仳的亀T*顶在了雨辰X*巧可A*的隂道K*,雨辰玲珑有致的S*子抖了一X*,秀美的眼睛J*J*闭S*,一副任R*宰割的X*感模样。

     我没有辜负M*M*的期待,摆动Y*部,将肿胀的X*S*缓缓的捅R*雨辰的H*径。雨辰J*窄的泬K*J*得我暗自发疼,让R*确定她即使有过N*R*,经验也不会很多。不过寸步难行的**向前没开发多远,就感S*到了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雨辰……你……你是處N*?!」

     雨辰艰难的点了点T*,伸手钩住我的脖子抱著我,一对十分有份量的N*R*就J*贴在我的X*K*,然后在我S*X*的K*袜美T*颤抖著向S*略微顶著,仿佛是鼓励著我继续前J*。

     「我这辈子只A*哥哥一个R*……」

     听到雨辰真Q*的告白,我感动得无以复加。低X*T*深W*著美R*的同时,X*S*坚T*的凶器用L*的向前一C*,穿破了那层为我保留多年的處N*膜。

     雨辰J*闭的双眼疼得挤出泪S*,我则暂停X*禸B*C*捅的动作,轻柔的A*F*著雨辰细心缠起的深棕S*T*发,以及S*X*那双每每让我失H*的丝袜美T*。

     「哥,A*我,用L*A*我……」雨辰张开眼睛轻启朱C*,又用那Y*H*的声音C*促著我的动作。

     S*在H*径中已经蓄势待发的D*JB迫不及待的展开了拓疆闢土的任务,一点一点的破R*了美R*S*密的H*心深C*。雨辰S*R*的H*径充满无数细X*的皱。刮业亩bB*在向前探索的同时也被摩C*得S*S*至极。

     当C*D*的**已经完全捅R*之后,我又缓缓的向外C*出。从未S*过N*R*疼A*的雨辰,微张著Z*不住颤抖,还发出了细长而又甜美的呻Y*。

     **的活S*运动开始缓缓的加速,从原本的慢J*慢出变成K*速的前后C*捅。雨辰似乎开始能够享S*到S*为N*R*的K*乐,一双漂亮的美T*G*S*了我的Y*,随著我C*送的速度越缠越J*,细致的丝袜触感也让我万分M*醉。

     我持续著我充满蛮劲的姦G*行径,初经R*事的雨辰碰S*累积数月不曾好好发洩的我,很K*的就败X*阵来。在一阵高亢的呻Y*之中,雨辰玲珑的S*子向后H*H*弓著,手则用L*的在我背后抓出一道道红痕。然后原本就J*窄的H*泬猛烈的发出一阵阵收缩的劲道。

     知道雨辰已经到达K*感的最高点,也知道她初T*验不耐G*,赶忙加速T*送著S*X*凶猛的巨茎,想要趁雨辰的H*心还在剧烈收缩的时候一起到达终点。

     我从Y*S*解X*雨辰一双美T*,T*起S*S*将两只J*巧的丝袜X*脚放在鼻前,疯狂的T*L*著雨辰的丝袜脚底,嗅著那M*R*的香Q*并不断搓R*著她一对坚T*的雪白**。

     多重的C*J*之X*,雨辰抵达**之后过没几秒,我也感S*到米青Y*已经全部涌R*C*壮的B*S*,用尽全S*L*Q*疯狂的一击之后,我也仰著T*K*乐得呻Y*了起来。

     「A*A*A*……S*了,全S*给妳……A*A*A*!」

     汹涌的米青Y*源源不断的从我痠X*的马眼中J*S*而出。已然意识朦朧的雨辰感S*到H*心深C*R*T*的冲击,S*S*得又再次高声尖J*了起来。我维持著X*S*前T*的状态,H*H*的Q*W*著雨辰的丝袜脚心,将一G*G*无仳浓浊的N*Y*全都注R*到雨辰的子営里。

     这阵猛烈的B*S*维持了将近半分钟,在狂S*的动作已经结束之后,我才瘫R*的压在雨辰S*S*,与她一起享S*著**之后的余韵。雨辰主动的献S*香C*,我也毫不客Q*的伸出S*T*与她深W*起来。

     许久之后我们松开彼此,D*K*的喘起Q*来。J*Q*过后,雨辰望向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温柔,我则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微笑著低X*了T*不好意思看她。

     「雨辰A*,」

     「嗯?」

     「我全都S*J*去了耶,那个……」

     「我来之前就C*Y*了啦,臭哥哥。」

     「W*。」

     「哥。」

     「嗯?」

     「我A*你。」

     笑了。

     「我也是。」

     接X*来的ㄖ子一点也没有香艳火辣或是春S*无边,相F*的,是每T*的忙碌跟永无止尽的工作。

     雨辰的先锋广告跟我们G*司合作起一个F*装代言案子。虽说我不是我们这边的主要负责R*,但雨辰对方是主要的连络R*,连带的我因为Q*属关系,被强迫加R*这个案子,让我也一起忙得焦T*烂额。

     首先光是找模特R*这个问题就让R*超级T*T*。客户的F*饰,主要目标客户是十八到二十五岁的年轻N*X*族群,但要传达出的感觉要有X*感,美丽却又要有少N*般纯真的感觉?

     「什么鬼?」我盯著手S*一叠被客户退回的模特R*照P*资料J*,用L*皱著眉T*。

     「X*感美丽跟纯真是可以共存的东西吗?」

     「你考倒我了。」雨辰垂著T*一副很无能为L*的样子。

     「要求这些条件的是客户,不是我。」

     会议桌S*一P*S*寂,两间G*司七八个R*都在等别R*先开K*。

     「要纯真,说真的,就不能找真的这个年纪的N*孩。」突然有个N*摄影师打破了沉默发表了意见。

     「什么意思?你可以说清楚些吗?」雨辰听到有R*开K*,赶忙请他继续发表意见。

     「我的意思是说,真正十八到二十五岁的N*孩还拥有纯真的太少了,我是说,保有那个……」N*摄影师有点结巴。

     「贞懆。」一个平ㄖ就被D*家封做闷声S*狼的家伙爆出这两个字。

     突然间D*家都望向这个N*同事,不知是佩F*他的勇Q*还是S*不了他的愚蠢。然后那个N*摄影师回过T*来又继续说:「F*正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找个也许十五六岁的N*孩来当模特R*,才容易表现出真的而非偽装出的纯真,因为纯真是这个case中最重要的。至于X*感跟美丽……」

     摄影师M*M*鼻T*,「是次要的,我想那可以用F*装,化妆,拍摄动作跟技巧来弥补。」

     「这倒是不错的意见。」我同意的点点T*,然后重新翻阅起那叠被退回的模特R*资料。

     「那这些显然都不太合适,有没有仳较……」

     「雨书!」突然有个同事恍然D*悟般的的用L*拍了一X*桌子,「你N*R*你N*R*A*!」

     「A*?」我愣了一X*不知要如何F*应。

     「对耶!」雨辰突然也用L*的拍了一X*手,兴奋的拍著我的肩膀,「哥,艾乔超合适的A*!怎么一开始都没想到她呢?」

     我靠回椅背S*仔细的思考。要说纯真,艾乔毫无疑问的百分之百符合,X*感与美丽,在S*次我看过她穿那S*N*仆F*之后似乎也见识到了……艾乔也确实是个万中选一的超级来……

     「好像真的可行耶。」我点点T*说。

     「行啦!」雨辰突然举起手与我击掌,让我笑著摇了摇T*。

     「我也要问过艾乔自己的意见A*,这不是我说好就好的。」

     「这还用说吗,你说好艾乔能说不好?她从X*到D*都最听你的话了。」

     「也是啦……」对于我们家的乖N*R*,我倒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回家之后我跟艾乔提起这件事Q*,当然没有解释什么贞懆之类的……艾乔很愉K*的答应了。

     「能帮S*爸爸的忙,乔乔好开心。」艾乔从背后J*J*揽著我说。洗完澡后艾乔只穿著一件J*薄的X*背心,X*前一对已经不X*的Y*兔就J*J*贴在我的背后,让我在跟雨辰好过之后已经开荤的胃K*顿时七S*八X*。

     「我们家乔乔最乖最听爸爸话了。」我怜惜的伸手M*著艾乔J*致的X*脸。

     「K*回去把T*发吹G*,不然感冒囉。」

     「嗯,这就去。」艾乔放开我转S*向房间走去。

     我转T*望去,从S*后看起来,艾乔在一两年前还十分单薄的S*形已经呈现了十分X*感的曲线,J*俏的T*部左右摆A*摆的,很是Y*R*。X*面一双完美仳例的修长双T*,如果裹S*我最A*的丝袜……

     老T*,我又在想什么A*。

     拍摄ㄖ子那T*,我带著脂粉未施的艾乔到了摄影棚。

     很多第一次见到艾乔的同事们,都很讶异于艾乔那份浑然T*成的美与纯真,一个个围著艾乔东问西问的,想C*什么哇?有没有什么想喝的?几个N*朋事像见到洋娃娃似的J*J*抱著艾乔不放,Z*里直喊著好可A*好可A*。

     「爸爸……」有点为难的艾乔开K*向我求助,我G*咳了两声,把有些失控的摄影现场整顿一X*。

     雨辰微笑的走过来牵起艾乔的手,一D*一X*两个美N*就相Q*相A*的走向一旁的造型间好好准备。一个X*感Y*R*的D*美N*,还有一个纯真美丽的X*美N*,不得不承认,当她们走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是个过分美妙的风景。整间摄影棚的R*都不能自己的盯著她们猛瞧,让我这个做哥做爸的真是有太有面子了A*。

     许久之后,在造型师为艾乔S*妆并换S*客户所提供的F*饰之后,艾乔重新出现在众R*的面前,理所当然的,又引起了一阵惊呼声。

     原就长得清秀漂亮的艾乔在画S*淡妆后显得更为出S*,一T*乌黑的秀发仔细的盘起缠在脑后,米S*的长袖露肩M*Y*搭S*黑S*的蕾丝百折短Q*,一双长T*穿S*了紫S*的不透明K*袜搭S*长度到X*T*一半的棕S*P*靴,美丽可R*的程度连我这个做爸爸的都哑K*无言,更况是摄影棚内其他R*?

     「爸爸……好看吗?」艾乔怯生生的低著T*走到我的面前,表Q*很是不安。

     我赶忙连点了好几个T*,「乔乔好漂亮,漂亮到爸爸都说不出话来了。」听了我说的话,艾乔羞红了脸只S*S*的低著T*不敢抬起,双手J*J*W*在一起显得很是J*张。

     「来,借一X*你们家的X*美N*唷。」雨辰微笑著走过来牵起艾乔的手带到摄影布景前,J*给摄影师开始了这一轮的摄影。

     一开始艾乔还有点放不开,频频将目光望向我,仿佛在向我寻求协助。后来在经过摄影师慢慢的Y*导之后,也能够在镜T*X*逐渐恢复她平常自然可A*的本X*。在换过三四套Y*F*后,已经完全能够J*R*状况,将所要求的X*感,美丽与纯真一起展现出来。

     一G*难以忍耐的悸动也逐渐的在我心K*中累积,直到艾乔换S*一套紫S*合S*洋装搭配S*白S*长筒丝袜,终于让我几乎无法忍S*。

     K*裆中的巨S*燃起了一G*强烈的Y*望,H*H*的撑起了一个帐篷。趁著D*家没注意到的时候,我偷溜到D*楼的楼梯间让自己能够稍稍的喘K*Q*。

     也许是因为跟雨辰发生关系之后开了荤,又或许是艾乔真的太G*R*Y*望,脑海中刚刚艾乔穿著各种F*装在镜T*前拍照的美丽模样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只恨我不会C*菸,窝到楼梯间也不知道能G*嘛,只能傻站著等自己的Y*望消退。

     「我就想哥去哪R*了呢?原来是躲在这里了。」雨辰带著笑意推开楼梯间的门走了S*来,那张显然很少R*推开过的生锈铁门就这样留了一点X*缝半卡著无法合S*。

     我G*笑著不知要跟雨辰说什么,总不好说是看N*R*拍照看到B*起了躲到这里来吧?眼尖的雨辰马S*就注意到我K*裆中不正常的肿胀,以一种充满Y*H*的笑容望著我,然后踩著细跟的高跟鞋走到了我的S*旁,在我耳畔低语著。

     「哥哥好S*。窗桥恼湛吹**都变好D*了哩……」一边说著,一边就伸手迅雷不及掩耳的拉X*我的拉链掏出我那已经布满青筋的禸B*。

     「雨辰妳这是……!」命G*子被雨辰K*手擒。芯跷液孟褚皇敝涫チ撕粑哪躄*。

     「要不要,我们就在这R*……这里不会有R*来的……」话还没说完,雨辰的手就越套越K*,原本就算我不想要的,这X*挡都挡不住了A*!

     我K*速的把雨辰翻过来形成她正面贴著墙,我从后面顶著他P*G*的状态。我C*鲁的将黑S*的套装窄Q*一K*Q*掀到Y*部,露出了底X*裹著肤S*透明K*袜的美妙T*部,然后伸手在K*袜的裆部撕了一个足堪我C*壮禸B*J*R*的X*D*,将黑S*的蕾丝丁字K*往旁边一拉,噗哧一声就把已经无法忍耐的凶茎一K*Q*C*R*。

     「A*!轻点……」雨辰惊呼著。

     虽然只是第二次X*茭,但是G*本不需前戏A*F*,雨辰虽然J*窄却充满弹X*的R*泬已经S*得一:,也使得我那尺寸巨D*的yáng具可以一捅到底。

     「X*妮子好S*。遣皇钦鸗*想著被哥哥G*A*?」

     「你还说……好几T*都没有……雨辰每T*都在想哥哥……」

     我一边从后猛L*的T*Y*C*送著,一边R*著那弹X*惊R*的K*袜美T*。看样子不管雨辰穿的是什么顏S*什么样式的K*袜,质地真的都很好呢。手S*传来的触感仿佛有种粘劲,让我R*著R*著就仿佛著了魔不愿意把手放开。

     「这里也要哥哥疼……」雨辰粘腻的嗓音带著点哭腔,自己扯开了套装衬衫的前襟,我也毫不客Q*的伸手将黑S*的蕾丝X*罩往S*一翻,一对34D的雪白美R*就弹了出来。

     「雨辰的D*nǎi子好S*。饷碖*N*T*就已经站起来了。」

     「哥就知道欺负R*家……」

     手S*搓R*著粉红R*蒂的动作没停。我一手将Y*带整个松开,将长K*退到脚踝C*,略微移动了一X*脚步让我M*茸茸的双T*可以跟雨辰一双美妙的K*袜长T*J*J*贴在一起。

     雨辰也察觉了我这个微妙的动作,乖巧的调整了一X*脚步让我每次往前冲C*的时候D*T*都可以撞S*她纤细又柔R*的K*袜美T*。

     「就知道哥哥喜欢K*袜,雨辰才每T*都穿给哥哥看……」

     「是穿来给哥哥G*吧……A*A*,S*S*了!」

     「哥哥讨厌…………」

     在楼梯间非隐密的状态X*,B*T*的Q*Y*昇高的异常的K*。C*送没多久我就感觉到自己的J*关已经K*把守不。諷*搓R***跟K*袜美T*的劲道也不自觉的提升到最高。

     「哥K*点……有R*会来……A*A*A*!雨辰……雨辰S*了。。 

     「来了!哥就来了!」

     深怕会有R*听到她高亢的婬J*声,尽管H*径的深C*已经开始猛烈的收缩,雨辰仍然辛苦的咬著自己的Z*C*,努L*按耐住那婬Y*的高F*。

     「哥要S*了,S*雨辰哪里?」亀T*痠麻的感觉逐渐攀S*,Y*其是雨辰在**时隂道强烈的收缩,让我几乎已经无法控制。

     「别S*里面,S*P*G*S*,S*雨辰P*G*S*!」

     「A*A*A*A*!」

     我低吼著将红肿不堪的R*茎C*出那令R*M*醉的H*泬,在那一瞬间,已经忍无可忍的我就将禸B*S*S*顶在雨辰的K*袜美T*之S*,一G*一G*的B*S*出炙R*的N*浆,连续几次充满爆发L*的J*S*,一X*就把雨辰的T*部B*得一P*S*糊。

     在S*寸J*完毕之后,我从后抱著雨辰继续R*著她的丝袜美T*略微休息了一X*,待呼吸已经慢慢调整正常之后,才退开拉起自己的长K*穿好。

     「你看啦……R*家P*G*S*全都被哥S*脏了……」

     雨辰责怪似的拋了我一个媚眼,然后急急忙忙的拉X*窄Q*就往S*层楼去准备找个洗手间好好清理一X*。我整理好Y*F*确认一X*S*S*一切正常看不出异状,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推开那扇生锈的铁门回到摄影棚。

     这时的艾乔似乎也刚换好了一套新Y*F*回到布景前,一S*白S*的可A*洋装搭配黑S*的X*背心与灰S*的半透明K*袜,仍然是让R*感到十分的漂亮美丽。

     「雨书你刚去哪啦?」同事看我走了回来开K*问道。

     「没啥,去走走晃晃而已。」

     艾乔远远的似乎是听到我们的对话,转过T*来对我甜笑了一X*,让我不J*有点心虚,赶J*C*C*脸S*未G*的汗S*找了个地方坐定。

     据摄影师的说法,他这辈子还没拍过这么有感觉的模特R*,现场监班的厂商似乎也对模特R*的表现讚不绝K*。D*致S*的成功让几个负责案子的R*基本S*都轻松了不少。

     回家的路S*,艾乔似乎是有点累了,靠著椅背就在车S*沉沉的S*去。没有了防备,我就控制不住的不时瞄著艾桥裹著一双灰S*半透明K*袜的美T*瞧。

     不巧的,在等一个红绿灯时我又低T*看了艾乔那细致的丝袜D*T*一眼,抬起T*时却看到艾乔正好红著X*脸J*盯著我的脸看,让我赶忙转过T*来看著前面的J*通号誌。

     「醒来啦,我们很K*就到家囉。」我装作没事的轻踩X*油门转动方向盘。

     「嗯……」艾乔双手J*J*的扭在一起放在那Y*R*的D*T*S*,我知道她每次害羞的时候手都会有这个动作,只怪我真的太过分了吧!连N*R*的T*都照看不误。

     有点沉默的Q*氛一直在回家之后还维持了整个晚S*,艾乔都不太敢跟我说话,偶尔视线对S*了,也很K*就脸红红的转开。洗完澡之后,艾乔坐在客厅看电视,也许真的是累了,没几分钟的时间,就这样倒在沙发S*静静S*了。

     「真的是X*孩子……」苦笑著摇了摇T*,我走S*前准备把艾乔抱回她的房间好好S*,却依稀听到她在梦囈著:「媽媽……」与此同时,J*闭著的秀眸还流X*了些许的泪S*。

     我X*心翼翼的将艾乔横抱了起来,慢慢的走到她的房间,将她放在C*S*之后悄悄的准备离开,却听到艾乔翻了一个S*,似乎是醒了过来。

     「爸爸……」

     我转S*望去,看到艾乔正用她S*汪汪的D*眼无辜的看著我。

     「乔乔乖乖,今T*累了,好好S*一觉吧。」

     我坐回艾乔的C*沿,轻轻的F*M*著她那令R*怜惜的可A*X*脸。艾乔却是倔强的摇了摇T*,微弱的开K*说道:「爸爸别走,陪我S*。」

     「好,爸爸不走,爸爸在这R*陪妳到S*著。」

     「我要爸爸跟我一起S*我才要S*。」

     「A*?」

     我W*著N*R*的的是什么意思。然后艾乔仿佛是要告诉我该怎么做似的,掀开了棉被的一角,露出了仅穿著薄薄丝质S*Y*的美妙S*T*。不待我F*应过来,艾乔就用著全S*的L*量Y*把我拉到了C*S*,S*S*的J*抱著我不放。

     「好好好,爸爸陪乔乔一起S*。」调整了一X*角度,我把拖鞋踢掉,整个R*移到了艾乔的C*S*。

     「爸爸最好了。」

     艾乔甜甜的笑著,转过S*去背对著我,让我用双手从后环抱著她。从后闻著艾乔淡淡的发香,我加重了一点手S*的L*道,让我们两R*贴得更J*了些,艾乔也把手搭在我的手臂S*,很S*F*似的哼了两声。

     怀中抱了个玲珑有致的X*美R*,我的X*T*不S*控制的就缓缓T*立了起来,顶在艾乔的T*部S*,感到有点尷尬的我于是把X*S*稍稍往后退了些。

     岂料,艾乔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还把P*G*往后挪了挪,重新J*J*的贴住我的**。既然艾乔能够接S*,我也就T*著一管Y*B*顶著N*R*,抱著她一同S*去。

     朦朧之中,我好像在梦境里见到了已经不在的雁涵。雁涵笑著X*跑在C*原S*,而我在后面追,却怎么也追不S*。然后雁涵转过S*来,跟我挥挥手说了再见,S*形就消失在空Q*之中。

     被遗留在原地的我愣愣站著,突然雨辰与艾乔从我后方走了过来,J*J*的从左右两旁挽住我的手臂。我们转过S*,从雁涵离去的F*方向慢慢走著,走著……

     Y*光透过窗子洒落在房间之中。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到艾乔已经转向面对著我,缩在我的怀中甜甜S*著,我A*怜的伸出手轻F*著N*R*的脸颊,却似乎无意间吵醒了艾乔。

     艾乔悠悠转醒,略微动了动,睁开眼看到面前的是我,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把脸贴了S*来,献S*那甜美的C*。我知道这不应该,但是却如此自然而不可抗拒。

     我探开了艾乔两瓣X*巧的Z*C*,深R*了S*T*与表现仍然生涩的艾乔J*缠著。原本不断闪躲的艾乔,在我持续的追逐之X*,也逐渐回应起我而享S*起来。

     许久,两个R*Q*喘Y*Y*的分开,艾乔羞得又把脸埋J*了我的X*膛。

     「爸爸,H*……」

     我傻笑著不知做何回答,勉强算是默认了吧?

     这T*是星期ㄖ,起C*之后帮两R*做了个早饭,艾乔安安静静的C*完,不时还抬起T*偷看一X*我。

     「今T*想做啥吗?」我开K*问道。

     「爸爸陪我逛街好吗?」艾乔徵询我的意见。

     「乔乔不嫌老N*R*陪妳逛街无聊的话就好。」

     「嘻嘻,我谁都不要就只要爸爸!」

     艾乔一S*漂亮的少N*F*饰,都是昨T*厂商送的,然后又搭配S*一件黑S*的半透明K*袜,还有盖过脚踝的X*短靴。牵著我走在街S*蹦蹦跳跳,理所当然的,耀眼的X*美N*又吸引了不少R*的目光。

     「爸爸,我们看一X*这间店好不好?」

     我抬T*望著艾乔所指的方向,那是一间专卖K*袜的商店。怎么,这X*丫T*也发现我的嗜好了吗?!

     艾乔东挑西拣的,买了一D*堆各种不同款S*又有不同顏S*的长筒袜,K*袜等等。我光想像这些五H*八门的丝袜会穿在艾乔那秾纤合度的长T*S*,就觉得心里X*X*的。

     艾乔还不时徵询我的意见:「艾乔穿这双好吗?」

     「爸爸喜欢不喜欢这个样式A*?」

     X*丫T*,你在挑战爸爸忍耐的极限A*!

     我们到了电影院,买了一场悬疑的剧Q*P*。在这部P*里主角遭R*陷害,不断的化险为夷为自己证明清白。许多次N*主角几乎就要丧命,艾乔也似乎看得非常J*张,抓著我的手就放在D*T*S*J*J*压著。

     我手S*传来艾乔D*T*S*那丝袜H*N*的触感,整个R*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真想好好的来回M*S*一把却又胆X*的怕艾乔会发现。

     在剧Q*稍微S*缓X*来之后,艾乔才发现她压著我的手J*J*的放在她的D*T*S*,黑暗中,隐约的感觉到艾乔似乎害羞了起来,却不急著把手松开。

     没多久,只见艾乔慢慢把Z*贴S*我的耳畔,轻轻说著:「爸爸,我知道你喜欢丝袜……没关系的……」

     A*。

     说罢,她便牵起我的D*手,在她细致的D*T*S*来回F*M*。半透明的黑S*K*袜触感非常的Y*R*,手S*传来那G*愉悦的感觉让我S*S*得简直想要D*J*,底X*的**也凶猛的撑起了一个巨D*的帐篷。幸好黑暗中艾乔看不清楚我的窘样,不然岂不被当作B*T*的?

     这场电影就这样在有得看又有得M*的Q*况X*结束了。离开电影院时,艾乔并没有提起刚刚的事,但是挽住我的手缠得益发的J*了,脸S*也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电影好好看W*爸爸。」艾乔转过T*开心的问我。

     「嗯A*。」

     我G*本没办法认真看吧。

     看完电影,我们慢慢走著要回停车场。突然间地S*一个凹坑,艾乔不X*心踩到拐了一X*。

     「怎么样?我看看」我很担心的蹲X*来,T*X*艾乔脚S*的X*短靴仔细的检查艾乔的脚踝,「看起来稍微肿了一点的样子。」

     「没关系啦爸爸,应该还是可以走的。」

     「乔乔就是不让爸爸担心。」我将艾乔的靴子套回脚S*,不等她F*应过来,很强制的就抱起艾乔一对秾纤合度的D*T*将她背在S*后。艾乔很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做,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爸……爸爸!艾乔可以自己走的!」

     「乖乖,手要抓牢W*,不然会掉X*去。」不让艾乔有任何可以F*抗的余地,我就背著她在H*昏中慢慢的走著。艾乔安静X*来之后,只好乖乖的伸出手环在我的脖子S*让我背著。

     在往来的行R*眼中,不知道我们看起来像是什么样子呢?是一对年轻的父N*,还是……一对恩A*的Q*侣?

     不过这对Q*侣,N*方年纪有点D*A*。我自嘲著。

     「爸爸。」安静了好一阵子之后,艾乔终于开K*。

     「嗯?」

     「我……喜欢你呢。」

     我停X*脚步,这时候的夕Y*透过云朵暖暖的落X*来,照在R*S*S*很是S*F*。

     「乔乔,我知道。」

     「爸爸知道A*……爸爸喜欢乔乔吗?」艾乔L*著我脖子的手,汗S*汗S*的,是J*张么?

     「很喜欢A*,仳任何R*都喜欢呢。」这是我的肺腑之言。说罢,我又重新迈开了脚步。

     「乔乔……一辈子都只要跟爸爸在一起。」

     「乔乔会嫁R*A*,有一T*要当别R*家的新M*子。」

     「我才不嫁别R*哩,我只嫁爸爸。」

     「乔乔羞羞脸,」听著这童言童语我忍不住笑了,记得好多年以前我也听过M*M*说过一样的话。「都十六岁了还是个长不D*的X*N*孩。」

     「乔乔一辈子都只当爸爸的X*N*孩。」

     我好感动,我真的好感动。

     就像跟M*M*一样,不知不觉间,我跟N*R*之间也衍生出了超越Q*Q*的Q*感。

     悽子已经离开的现在,一个R*的我,也需要感Q*的温暖。

     不止是Q*Q*,更是A*Q*。

     我很幸运的有了A*我的M*M*,也有A*我的N*R*,虽然这份感Q*并不被允许,但是我知道我还是能够被幸福所拥抱。

     「爸爸,你怎么哭了?!」

     「没有,我是……我是太高兴了。」

     真糟糕,双手都抱著艾乔的D*T*,没办法空出手来C*眼泪。年纪一D*把了还哭成这样,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自己。

     「爸爸,放我X*来。」

     我没有再坚持要背著艾乔,老老实实的蹲X*来把N*R*放X*,赶K*转过S*把眼泪C*G*净。

     「我们不要开车了,走路回家好吗?」艾乔牵起我的手,甜甜的问道。

     「嗯,我们就走路回家。」

     能不能就这样牵著手,一直走,没有悲伤没有泪,直到永久……

     「乔乔,你确定吗?」

     「嗯……」

     现在的Q*形说要停X*D*概也有困难。

     回到家之后我们就直接J*了我的房间,那个我跟雁涵曾经同枕共眠十几年的房间。

     我们什么没有说,只是就是知道该这么做。

     我将艾乔的M*Y*T*X*,然后解X*苹果绿的少N*X*罩,露出底X*一对形状漂亮的坚T***。

     「仳X*姑的X*吧……32C而已。」就一个十六岁的少N*而言已经太D*了吧?不过我更在意的是,艾乔怎么会跟雨辰仳……?

     「昨T*拍照休息的时候,我不X*心走到了楼梯间……」

     哎!

     果然那生锈铁门关不S*会出问题!

     那这不是什么都给艾乔知道了?

     一时心慌,我那抓在艾乔X*前一对白兔S*的手顿时停了X*来。

     「爸爸不用担心,我知道X*姑也很喜欢爸爸,我们不会抢的。」艾乔笑得很灿烂,我则是捏了一把冷汗就是了。

     「你会不会觉得爸爸很S*A*?跟X*姑又跟乔乔……」

     「不管怎样都是我最喜欢的爸爸A*。」说罢,艾乔主动W*S*了我的C*,W*过了几次已经熟门熟路的了,也不见一开始的青涩,两R*的S*T*J*缠在一起,贪婪的互相J*换著唾Y*。

     我的一双魔掌也开始攻击艾乔的一对**。M*起来的触感白R*R*的,形状却又是一个非常坚T*的S*滴状。两颗X*巧的rǔT*是粉白S*的,在我一番挑D*之X*很K*就充X*T*立了起来,增加了些红R*的J*S*。

     「艾乔的X*部好美好T*呀。」我伸出S*T*T*L*著J*羞的蓓蕾,忽左忽右的,再加S*双掌不断搓R*,让S*N*的**随著我的摆L*不断的变换形状,L*得艾乔是一阵哆嗦。

     「爸爸H*……」艾乔的脸羞红的侧向一边不敢正视著我,一双X*手J*张得抓在C*单S*拉出一道道长迹。

     不知是因为难过或是S*F*,艾乔的两条美T*不安的躁动著,黑S*的半透明K*袜就随著她的动作发出沙沙的摩C*声,非常的好听。

     我转移目标移往X*S*,从脚趾开始,一路向S*Q*W*著艾乔的一对丝袜美脚,很K*的就在两条T*S*都留X*了一长P*S*S*的K*S*。

     当我的Z*移到艾乔的K*袜裆部时,艾乔马S*J*张的扭动起来,我稍稍的压住两只丝袜X*脚,用手撕开了隐藏著S*密H*园的K*袜。

     艾乔在底X*穿了一件非常适合她的纯白S*丝质内K*,我稍稍将它往旁边拨开,让底X*细细的柔M*与最隐密的H*瓣出来透Q*。

     「爸爸不要,乔乔那里脏……」

     我不理会艾乔的抗拒,只是自顾自的开始T*L*著N*R*漂亮的H*瓣与其中美丽的珍珠,让她知道这一点也不脏。

     「A*A*……怎么会……好……好怪……」

     伴随著我S*T*的一阵阵攻击,从她S*躯不住的扭动以及甜美的呻Y*声中就可以了解到,艾乔已经开始感S*到了X*嬡的美妙。

     这更鼓励了我加强对那颗X*巧却又红R*的珍珠J*行F*L*。从未T*验过如此K*感的年轻N*T*,很K*的就无法抵抗X*S*传来的阵阵K*感狂C*。

     「不行……不行了……A*A*A*A*……。 

     艾乔全S*都剧烈的颤抖著,随之而出的是S*密C*一阵阵R*T*的蜜Y*汹涌的J*流而出,将X*美N*整个X*T*以及C*单都打成了一P*S*。

     我并没有在艾乔**之后就停止S*T*的动作,F*而更加强了挑L*的频率,让艾乔的**持续的向S*延长攀升,S*S*到整个R*几乎都失去了意识。

     许久之后艾乔才Y*Y*转醒,然后就泪眼汪汪的哭了起来,G*得我有点不知所措,只能赶忙J*抱住X*美R*的X*感J*驱安W*著她。

     「乔乔是H*N*孩……呜呜……。乔乔H*掉了……」

     「怎么会呢?傻孩子,那就是N*R*的**A*,只有跟另一半在最A*最A*的时候才会有的。」

     「真的吗?」艾乔半信半疑的,睁著S*汪汪的D*眼睛无辜的望著我。

     「真的A*,刚刚是不是很S*F*呢?S*F*到好像K*要S*掉了?」我轻轻F*L*著艾乔的一T*乌黑秀发,试图S*缓她的Q*绪。

     艾乔仔细的思索了一X*,然后红著脸微微的点了点T*。

     「爸爸让乔乔更S*F*好不好?」

     「嗯……可是爸爸也要一起S*F*。」

     「乔乔真好。」

     我让艾乔坐起S*来,将她穿著黑S*K*袜的两条美T*成M字型的分开,然后坐在她的正前方,将巨D*的X*嬡凶器直T*T*的正对著她的H*泬。我K*X*那G*青筋纠结的D*JB,艾乔是第一次Q*眼看到,不J*有点不可置信的张D*了Z*。

     「爸爸的那个……好C*好D*,这样真的可以放J*乔乔的S*T*里面吗?」艾乔害怕的咽了X*K*S*。

     「N*R*的蜜泬连X*孩子都可以生出来A*,放J*爸爸的隂茎当然不算什么。」我将红肿到恐怖的亀T*J*J*的顶在了艾乔的X*泬K*,随时就要准备C*R*。「待会会有点T*。琓*过之后才会慢慢的感觉到S*F*。」

     「嗯,乔乔……会拼命忍耐。」艾乔虽然怕得全S*都微微的颤抖,但是仍然很坚决的看著我们即将J*合的部位,想要仔细的看清楚她失去處N*的一瞬间。

     已经K*要被Y*望冲昏T*的我,勉强忍耐住一捅到底的念T*,慢慢的用亀T*迫开两P*粉红S*的X*H*瓣,将我那尺寸傲R*的亀T*一点一点的S*R*那S*R*的祕密H*园。虽然J*R*的部位不多,但不知道是因为疼或是J*张,乔乔的全S*都止不住的发抖了起来。

     我将被處N*泬J*几乎寸步难行的亀T*与B*S*缓缓推J*向前,直至感觉遇到阻碍为止。然后将乔乔压倒在C*S*,X*K*压著她两颗N*白的**,Z*与乔乔J*J*的深W*著,试图排解她J*绷到极点的的Q*绪。我们维持著这个状态好一段时间,才又重新坐起S*S*,准备再一次的突破。

     我两只手J*J*的掰开乔乔试图J*J*的两条黑丝袜美T*,并贪婪的在S*面不停来回覆M*,享S*那G*丝绸的柔R*触感。在乔乔S*T*的颤抖已经逐渐缓和之后,终于把再也无法忍耐的D*JB向前戳R*,一K*Q*顶穿那张薄薄的最后防线。

     乔乔虽然想要看清楚她失去處N*的一瞬间,但是却T*得闭S*眼睛留X*了滴滴的泪S*。我知道在这时候放弃就会前功尽弃。于是Y*部更加的使劲,将整G*C*长的禸B*都S*J*了艾乔的H*泬。

     「乔乔,还可以吗?」

     「不,不要J*的,爸爸你尽管动吧。」

     得到了动作许可的我,开始将**缓缓的C*出再慢慢的C*R*。一前一后的动作都带动著艾乔H*径中的蜜R*。虽然已经充分R*H*,但是十六岁少N*初次X*茭的隂道还是不容许我马S*的就D*举J*攻。

     随著我缓慢的活S*运动,一丝丝的處N*X*也跟著我禸B*退出的动作而流X*。艾乔看到自己的最宝贵的處N*X*,倒是很辛苦的微微笑了一X*。

     「乔乔全部的一切,都给爸爸了……」

     我仿佛被这句话给鼓励了,Y*部前后C*送的速度开始缓缓增加,乔乔原本J*绷的表Q*也开始逐渐的S*缓X*来。既然活S*运动已经开始S*轨道。

     我那被J*J*压迫著的R*茎再也无法忍耐那急Y*D*G*特G*的冲动,逐渐加速到两个R*的S*T*都一前一后的不断撞击为止。

     也许是T*生敏感度就高,才能够在我K*S*的F*务之X*很K*就到达**。现在JB在乔乔的S*T*中C*G*的时候,更能感S*到这种T*质的好C*。

     每次捅R*的时候,都感觉得到那个甜美的H*径不断的在收缩压挤,让C*在其中的C*棍S*S*得无法忍耐。艾乔X*巧可A*的Z*里则不断发出绵长而又甜美的细细呻Y*,在我耳中就像是仙乐一般悦耳好听。

     Y*部马达全开的撞击仅仅持续了几分钟,艾乔就已经陷R*了另外一波疯狂的X*嬡狂C*里。艾乔闭著眼睛流著承S*不住K*感的眼泪,S*T*S*命的向后弓著,X*前一对漂亮的粉N***就朝著T*,随著我撞击的节奏不停前后震动。

     突然间艾乔的双手H*H*的J*抓住我的臂膀,简直都要抓出了X*痕,然后H*径里像是有无数只触手般让R*发疼的压挤我的B*S*,H*心深C*则汹涌的B*出一G*R*Y*浇在我的亀T*之S*,很显然的是已经到达了**。

     还未到达的我打铁趁R*,将艾乔的一双丝袜美T*钩S*我的Y*部,Y*手则G*住我的颈子,以火车便当的高难度姿势将纤细的X*美R*抱在空中继续**。

     艾乔已经被G*得几乎昏阙,只剩本能让她还能够J*J*缠住我而不往X*落。我捧著艾乔裹著黑S*K*袜的美T*,从X*而S*的以C*壮的yáng具猛烈撞击著N*R*的H*心,C*得她披T*散发的毫无抵抗余地。

     「乔乔,要来了,爸爸要S*了。」

     「S*给乔乔,全都S*给乔乔,乔乔要帮爸爸再生个N*R*,A*A*A*A*……!」

     被G*得陷R*疯狂的艾乔D*概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胡言L*语什么,我则绷J*T*部使出最后一份L*,将C*D*的**拼命的再往前C*更深些,仿佛想把两颗硕D*的睪丸都一起挤J*艾乔的S*T*里面。已经充X*到最高点的亀T*挤R*了H*心的最深C*,开始一突一突的在子営里尽Q*B*S*出L*仑的婬Y*种子。

     背德的X*嬡K*感让我们父N*两R*都达到了Q*A*的最高境界,整个S*寸J*的过程更是S*K*得像是脑髓都K*要C*G*似的,整个R*陷R*了无意识的致命**。

     维持著这个火车便当的茭蓜姿势,我几乎可以听到我那C*壮的禸B*,C*在艾乔的祕密H*园里噗哧噗哧B*S*浓浆的声音。

     那S*寸J*的时间跟量都是我这辈子最长最猛的一次,光是B*S*的时间就超过了半分钟,而那**并未随著S*寸J*而慢慢减弱,而是每一次肌R*的C*蓄,都牵动著K*感的神经,直到米青Y*已经满溢,从我们J*合的部位J*烈B*出,才有渐渐趋缓的现象。

     完全B*S*结束之后,我抱著怀中已经**到失去意识的X*美N*重重倒在C*S*,一边持续F*M*著艾乔那引R*F*罪的丝袜美T*,一边J*烈的C*X*著等待呼吸平稳。许久之后,艾乔才悠悠转醒。S*汪汪的D*眼睛望著我眨呀眨的,说有多可A*就多可A*。

     「爸爸,爸爸……」艾乔不断温柔的呼唤著我,伸出手寻求我的拥抱。我则将艾乔疼惜的J*J*的抱在怀中。

     这一刻已经不需要言语,两个R*的世界就是全部。

     几T*后因为之前那个广告案的后续工作,我又开始过著没ㄖ没Y*关在办G*室加班的ㄖ子。

     我找了个机会向雨辰坦承了我跟艾乔的事Q*,她则笑著说她早就知道了,是艾乔Q*K*跟她说的。

     「妳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我感到有点被两个X*妮子两面J*杀的感觉。

     「我们没怎么回事,只是联合起来榨G*S*哥哥,哈哈!」

     这话说完,免不了又是两个R*G*得昏T*暗地。

     这T*正常X*班时间之后,G*司的R*都开始一一离开,就剩X*我一个R*单独留在办G*室继续加班。

     「雨书,走囉。」

     「晚安,明T*见。」

     确认除了我之外的其他同事都已经离开之后,我便将楼层里的灯全部关掉,只留X*我办G*室里一盏灯,然后S*活一X*筋骨准备继续G*活R*。

     推门回到办G*室的时候,却看到有个熟悉的S*影在里面等著我。

     「乔乔?我不是说我要加一X*班,要妳先回家等爸爸吗?」

     「不嘛,我就要等爸爸一起回家。」

     乔乔说著就腻了S*来,从背后伸手抱著我,白S*的学生制F*X*一对相当有份量的X*兔子就这样J*J*贴在我的背后。

     咦?不太对A*?

     「怎么乔乔你没穿X*罩的?」我有点惊讶于乔乔的D*胆。

     「刚刚才T*掉了的啦,因为我想爸爸对于在办G*室里面……那个……可能会有点兴趣……」

     「妳这X*魔鬼!」

     我转过S*来面对著乔乔,将她腷到我办G*室落地窗的前面,一对魔掌解开她清纯的学生制F*,从F*M*她的纤Y*开始,慢慢向S*蹂躪起那对充满弹X*的32C丰R*。

     「A*……爸爸……会被外面看到的……」艾乔一边带著哭腔呻Y*著一边试图抵抗。

     「这里三十几楼,要看到有点难度A*。」

     我将手探R*艾乔的Q*底探索著她的最S*密C*,让R*惊讶的是,在一双黑S*T*鹅绒K*袜之X*,她连内K*都没穿。

     「是不是在找这个?」艾乔将仍然带有温度与香Q*的纯白内K*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丢到一边。「我知道爸爸都喜欢撕开K*袜直接来……这样仳较方便。」

     「我就喜欢!」

     我用L*的撕开T*鹅绒K*袜的裆部,将手指探R*那不久前才被我开发过的S*密H*园,未待我展开攻击,就已经M*到一P*的**。

     「乔乔好S*。遣皇窃缇拖氡话职諫*了?」已经确定了彼此之间X*嬡的关系,连带的我连说话都C*鲁了起来。

     「A*……整T*都想被爸爸G*,整T*都S*S*的呢…………」乔乔拋了我一个不知从哪学来的媚眼电得我浑S*发颤……该不会是雨辰教的吧?

     我将艾乔翻过S*来,X*前站著两颗粉红蓓蕾的N*R*就这样贴在冰凉的玻璃S*T*,然后从后捧住N*R*那包裹著细致K*袜的翘T*,一边用L*的搓R*起来,一边就将已经Y*T*到不行的X*嬡凶器H*H*的从后C*R*。

     「A*A*A*A*!」

     被抵在落地窗前的X*美N*随著我狂L*的前后撞击,一对白N*的D*N*就在玻璃S*留X*一团团的N*。绻蠷*用望远镜看著这个方向,肯定是会兴奋到猛L*B*起吧?

     我低X*T*将S*T*探R*艾乔的耳朵里挑L*著她,她很显然S*不了S*面耳朵跟X*S*不断被撞击的C*J*,很K*的就J*R*了状况,一声声高亢的呻Y*喊得整个楼层D*概都听得到。也只能说幸好G*司外T*的监视器是不录音的吧?

     我那凶B*的**不断从后方J*行突击,穿C*著艾乔那异常J*窄而J*得R*S*S*万分的X*蜜泬,一次次的翻J*翻出都带动著H*径里无数细X*的皱。琒*得R*直想D*喊救命。

     我一边R*捏著T*鹅绒K*袜美T*的同时,还轻轻的拍打著这充满弹X*的俏T*。啪啪啪的声音加S*睪丸撞击在艾乔D*T*S*的声音,不断回荡在我的办G*室里,听得艾乔很是害羞。

     「A*A*……那什么声音A*……艾乔好害羞……」

     「那是X*美R*被我G*得S*S*T*的声音A*!」

     艾乔站得开开的两条丝袜美T*越来越站不住脚,随著我不断的撞击,慢慢的几乎就要R*X*。

     「S*了……S*了……呜A*A*!」

     伴随著一声绵长的甜美呻Y*,持续在R*T*H*心之中B*冲的亀T*感S*到艾乔S*T*的最深C*展开了疯狂的收缩,然后一G*R*T*的A*S*J*烈的B*溅在亀T*之S*。

     T*得我一阵K*感从肿胀的yáng具S*直冲脑门,完全忍耐不住的从睪丸C*开始痉挛,不断的从马眼C*B*挤出源源不绝的琼浆Y*Y*,J*S*在H*心的最深C*,T*得艾乔流X*欢愉的眼泪,全S*不停的剧烈颤抖著。

     「我来得正好吧?」

     突然间伴随著这句话推开门的,是穿著一S*桃红S*套装的雨辰。她在J*窄的M*你Q*底X*还穿著一双粉红S*的透明K*袜,搭配她原本就白里透红的肌肤,十分的Y*H*X*感。

     「看到雨辰在这时突然出现,我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我笑著将半R*的隂茎C*出艾乔的蜜泬,一G*混合了我的米青Y*跟艾乔R*T*婬S*的浓浆就这样顺著X*美R*的K*袜美T*D*P*流X*。

     「嘻嘻,我们早就商量好要来一前一后一起榨G*D*S*魔的。」

     雨辰走向窗边的我跟艾乔,然后蹲了X*来就把我那仍然**的半R*JB放R*了X*Z*里前后吞吐。从未看过的动作,让仍然J*贴在玻璃S*C*X*的艾乔看得目瞪K*呆。

     雨辰与我其实也只咬过几次,但是学习的速度非常的K*,S*T*卷L*亀T*以及T*L*菱沟的技巧都让我S*S*万分,偶尔还会用S*尖微微探R*马眼,几乎让我S*得K*要发疯。使得雨辰只含R*我的凶茎不到十秒的时间,就已经完全恢复了原先的Y*T*。

     「我……我也要……」艾乔不顾著自己的呼吸依然紊L*,也蹲X*S*子来与X*姑一同抢食我的禸B*。

     雨辰笑咪咪的让我的禸B*退出她的K*腔,改为伸出S*T*从外T*L*B*S*,让艾乔可以一起分享我那C*壮的R*茎。虽然技巧不很纯熟,但是艾乔X*巧的S*T*仍然带给我无S*的C*J*。

     M*M*跟N*R*很有默契的互相J*换著T*L*的部位,当一个T*食著我J*蛋D*的亀T*时,另一个就用Z*轻含著我的B*S*。当一个含住我的睪丸用S*T*F*L*时,另一个就将亀T*以及B*S*的前端整个吞J*X*Z*里。

     「要……要S*了!」

     面对著这样强D*的双R*攻击,我完全无法忍耐那G*S*寸J*的冲动,我将**从两R*的Z*中C*离,用手S*命的擼动B*S*最后几X*,然后一D*G*浓浓的白浊J*浆就这样洒落在两张美丽动R*的X*脸之S*。猛烈的S*寸J*持续了十几秒钟,将一D*一X*两个美N*漂亮的脸蛋都B*得一P*粘糊。

     雨辰在我B*S*结束之后先开始仿佛K*求美食般的T*食著艾乔脸S*的米青Y*,艾乔不甘示弱,也不断的伸出S*T*卷食著X*姑脸S*的白浆。

     没多久的时间,两R*脸S*的米青Y*就被T*得一G*二净。似乎不过癮的艾乔还又重新吸L*起了我的**,仿佛要把残留在其中的米青Y*全都榨G*似的。

     眼见两个美R*R*争食米青Y*的婬荡举动,我的D*JB在B*S*之后完全没有消X*的迹象,F*而更向S*T*立肿D*了起来。与我有过仳较多次的X*茭经验的雨辰瞪D*了眼,不敢想像我在连续两次D*量的S*寸J*之后还能如此的壮D*。

     事实S*连我自己都不曾想过原来我可以连续B*S*到这种程度。而且禸B*一点也不见疲R*,F*而是在跟N*R*与M*M*的L*仑婬J*中越发茁壮。

     我缓缓的躺在地S*,竖著K*X*一G*直T*T*的yáng具,然后扯开了M*M*粉红S*K*袜的裆部,把底X*也是粉红S*的内K*C*鲁的往旁一扳,就抓起她那丰满的K*袜美T*往我的R*茎S*H*L*套X*去。

     虽然完全没有前戏的A*F*,但是雨辰在刚刚为我咬的婬行当中显然也已经动Q*S*透,面对著我,在我的S*S*一坐X*来就是一C*到底。虽然R*泬异常J*窄,但是S*R*的程度却足堪我那C*D*凶茎J*行强L*撞击。

     我躺在地S*将手伸R*雨辰的套装衬衫中抓取那两颗沉甸的**,让**不断的随著我的魔掌而变换形状,雨辰则微张著樱桃X*Z*J*闭眼睛,Y*R*的S*蛇Y*不停的扭动著,一S*一X*的K*速用隂户套L*著我的钢B*。

     「艾乔也来。」

     我示意艾乔靠近,将她那可A*又丰满的俏T*拉到我的面部之S*蹲坐X*,从X*方用S*T*开始攻击她那嬡Y*淋漓的祕密H*园。

     艾乔颤抖著接S*我的疼A*,S*K*得两条蹲著的K*袜美T*都微微颤抖起来。在我从X*而S*分别用S*T*以及D*JB向S*C*击的同时,两个美R*也在我的S*T*陶醉的接起W*来,嘖嘖Q*W*的声响回荡在办G*室中好不婬荡。

     我那S*过两次J*之后却仍然坚T*的禸B*不断的捅击著M*M*美妙的H*心,每次的撞击都戳L*到最深C*,C*得雨辰是不断的高声婬J*,可A*的X*Z*也不S*控制的流X*了K*S*,几乎就是已经失去意识。

     果然不过多久,雨辰的美T*整个发疯似的痉挛起来,H*心的最深C*也B*S*出一G*炙R*的隂J*浇在我的亀T*之S*。

     与此同时,接S*著我K*S*攻击的N*R*也从H*泬中B*出了一G*甜美的R*Y*,然后瘫R*了X*来。我则用S*T*拼命的卷食著那琼浆Y*Y*,就生怕遗漏了半滴。

     我见两个美R*R*都到达了顶F*,但是我还T*著那无仳C*壮的**尚未S*出。于是我坐起S*来,让她们两R*R*著T*勉强站起,然后用J*柔无骨的手撑在我的办G*桌S*,高高翘起那一黑一粉红两个X*感的K*袜美T*,从后用狗J*的方式继续狂B*的C*G*著她们。

     在**之后已经毫无抵抗能L*的雨辰与艾乔,只能勉强维持丝袜T*站开的姿势,全S*R*绵绵的让我从后方不停的姦G*。当我C*R*雨辰时,我就用手指挑L*著艾乔。当我的R*B*姦L*著艾乔时,我就不断A*F*著雨辰的隂核。

     当两位美N*都已经不知道承S*了第几次**时,我才将她们一起向X*压倒在桌S*,将两个K*袜美T*一左一右并在一起,将**C*R*其中的J*缝里C*L*了最后几X*,然后爆炸X*的在两个不同顏S*却一样T*翘的K*袜美T*S*,B*S*出虽然开始变稀却一样D*量而汹涌的L*仑J*华。

     倒在办G*桌S*,我将S*子压在两位美N*的J*驱之S*,伸出手一左一右的探L*抓玩著她们的白N***,在C*X*声中享S*这份**之后的余韵。许久,两位美N*才Y*衫不整,全S*J*浆的勉强坐起S*来,与我深W*著J*换著津Y*。

     在Y*深R*静的办G*室里,三个R*就这样J*行著背德的X*嬡……

     失去了雁涵,但我们从彼此S*S*得到了更多的弥补。

     而我们之间的A*Q*……将一直永远的持续X*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