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扮成于孝天上他妻子李碧云【25026708[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Y*少春看着李碧云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不由更加J*张起来,而这时东边卧室内周清兰的哭泣声也停止了,Y*少春尴尬的朝李碧云笑了笑:“嘿嘿,我都给忘了,由他们去吧!”他自己给自己一个台阶X*,说完便又折S*朝客房走去。李碧云看着Y*少春的背影,当Y*少春再次想要拧开客房的房门之时,李碧云便J*了一句:“孝T*,你不是习惯了S*前喝杯酒的吗?怎么连这个也忘了?”<p>Y*少春一听内心一J*,看向李碧云,只见她一双美目之中S*出的不仅仅是那狐疑的眼神,而是更深层次的怀疑,Y*少春只能再次尴尬的笑了笑:“我没忘,只是不想喝罢了。”李碧云走到Y*少春面前非常认真仔细的S*X*打量着他,她的眼神让Y*少春的心里越来越M*,被她这样看着感觉到浑S*的不自然,也极其的不S*F*:“呵呵,你看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不是你老G*吗?”<p>李碧云没有说话,而是绕到Y*少春的S*后,Y*少春有些心虚的跟着转S*面对着她,李碧云好象发现新D*陆似的:“你怎么长高了一样?”<p>Y*少春一听更加J*张起来,笑了笑:“你说什么呢?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能再长高,你不是老H*眼吧!”<p>李碧云一听拉X*脸来:“你跟我来!”<p>Y*少春一听愣了一X*:“G*,G*什么?”<p>“你来了就知道了。”李碧云二话不说,便走向自己的卧室,打开门之后J*去了,还特意给Y*少春留X*了敞开的房门,Y*少春思索一X*后,便Y*着T*P*J*R*了李碧云的卧室。<p>李碧云走R*卧室之后,便来到靠窗的Y*柜前,打开柜门在里面翻找什么东西,Y*少春有些J*张的站在门K*,心里正盘算着,如果李碧云发现了自己是假的于孝T*该怎么办,他正思索着如何应对李碧云呢,却见李碧云从Y*柜里取出一件白S*衬Y*来。Y*少春一看不知道她要G*什么,李碧云把手S*的白衬Y*递给Y*少春,然后走到房门边将门慢慢关S*,并对他说道:“看你的衬Y*都脏了,还不K*换一件!”<p>Y*少春一听愣在哪里,但他马S*F*应过来,便笑道:“好呀,我到隔壁去换!”说完拎着白衬Y*便要出去,李碧云用S*T*挡住了他的去路,看着他:“你G*什么?现在连换Y*F*都不想当着我的面吗?”Y*少春尴尬的站在哪里:“怎么,怎么会呢,只是我觉得,觉得你这房里太香了,我怕,我怕我S*S*的臭W*会影响你。”<p>李碧云一听Y*少春的话,S*子猛的颤抖起来,双眼便涌出了泪珠,Y*少春一看吓了一跳:“你,你G*嘛哭?”<p>李碧云泪眼B*娑的看着Y*少春:“你当年娶我的时候,还记得对我说过什么话吗?”<p>Y*少春呆在哪里,他怎么会知道于孝T*当年追求李碧云的时候说过什么话,他半T*说不出来,李碧云便往前走了两步,粉脸之S*的泪珠流得更多了:“你果然什么都忘了,既然你已经不再A*我了,为什么还要将我留在这里,为什么你要如此这般的折磨我,为什么?”<p>Y*少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碧云,他胀红了一张脸,想模仿于孝T*来发脾Q*,可他一看到李碧云那张美艳脸蛋S*的泪珠便不忍心再伤害她,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李碧云已经走到Y*少春S*边,将螓首埋R*他的X*前,哭泣着说道:“孝T*,我知道你在外面有其他的N*R*,这我都可以忍了,可是,可是你不要再这样对我冷落了好不好,我也是一个N*R*呀!”<p>Y*少春站在那任由李碧云在自己怀里哭泣诉说着,他的双手往两边分开,李碧云便J*J*的抱住他的Y*S*:“孝T*,我不想在一个R*寂寞的守着这间空房子了,孝T*,只要你回到我的S*边,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p>听着美F*R*Y*怨痴Q*的哭诉,Y*少春的心便R*了:“A*,那个,碧云呀!”<p>“孝T*,你平时都不会这样称呼R*家的,我要你J*我云云。”美F*R*有些撒J*似的在Y*少春的怀里说道。“N*,云,云云,你先别哭。”Y*少春把怀里美F*R*的螓首轻轻的抬起,看着她那红红的美目,雪白的肌肤S*颗颗晶莹的泪珠,就象那雨后桃H*一般,是那么的美艳那么的动R*,看得他都不免有些呆了。李碧云被Y*少春这么痴呆的看着,也止住了哭泣声,雪白的脸蛋S*升起两抹鲜艳的红晕,那种神Q*仿佛如少N*一般是那么的羞涩那么的Y*R*,看得Y*少春真是S*予H*授,连那手中拎着的白S*衬Y*掉落在地都不知道。<p>看着N*R*如此丢H*落魄的看着自己,美F*R*李碧云仿佛感觉到自己的丈F*又回到了自己S*边,又仿佛感觉好象回到了初次与丈F*相识的那个Y*晚,那时的N*R*也是如此痴M*发呆的盯着自己看,她内心深C*那G*积压很久的春xx火便自然而然的燃烧起来,羞红粉脸的美F*R*,非常主动的去解N*R*的衬Y*,沉醉在美F*R*痴怨J*嗔媚态之中的N*R*好象忘记了自己的真实S*份,任由她去解自己的衬Y*。当美F*R*解开N*R*S*S*的衬Y*之时,她的脸S*突然凝重起来,呼吸急促,心跳加K*,N*R*X*前那十分强壮的X*肌和棱棱块块的F*。浞终故玖艘桓鯪*R*健壮的美,美F*R*抬T*看着N*R*仍旧在发呆的双眼,虽然她感觉到怀疑可是她又想到,也许是自己太久没有和N*R*在一起了,连他健S*练就了这么一副强壮的S*T*都不知道,这让她感觉自己真的不象是眼前N*R*的Q*子,就好象一个她和丈F*是一对陌生R*似的。<p>N*R*被美F*R*这主动的求欢L*得浑S*Y*火高涨,有这样的美R*主动投怀送抱,怎能让他不心猿意马起来,虽然在临来于家之前,在竹林之内成熟美F*R*诸葛兰再三警告自己不要在外面沾H*惹C*,可现在眼前这样一个J*滴滴的成熟美F*R*自动献S*,哪能让他克制住自己,也完全把诸葛兰的话抛到脑后去了。<p>N*R*非常深Q*的你X*T*去W*住美F*R*那有些颤抖的樱C*,美F*R*S*S*那G*令R*心动的Y*香便随之笼罩而来,N*R*一把用L*L*住了美F*R*的纤细柳Y*,一边用S*T*顶开美F*R*的银牙G*住那柔R*的芳香的醉R*的X*香S*吸Y*起来,一手更是不由自主的攀S*美F*R*丰满高耸的Y*N*F*,那份极佳的手感传至心里真是令N*R*兴奋不已,虽然还只是隔着一件外Y*F*M*美F*R*的Y*N*F*,但那份柔R*和饱胀的手感便令N*R*J*动不已,从第一眼看到她之时便被她那种高贵端庄的优雅Q*质深深的M*住了,现在能够如此近距离的Q*W*A*F*她的S*T*,带给N*R*的除了是强烈的兴奋之外更多的还是难以压制的C*J*。<p>美F*R*被N*R*如此熟练的S*W*L*得浑S*S*X*难耐,Y*其是S*X*那xxH*心之内的S*X*感觉更是越来越强烈,那Y*Y*的xx便毫不由已的流淌出来,S*R*了她的xxH*瓣,打S*了那与xxJ*密相粘的贴S*内K*。N*R*慢慢将美F*R*的J*躯推倒在柔R*S*适的D*C*之S*,更加深Q*的与美F*R*J*行着缠绵悱恻的S*W*,从美F*R*的琼鼻深C*开始慢慢发出了那令N*R*浑S*更加燥R*的呻Y*声。一翻J*Q*S*W*之后,N*R*从美F*R*的樱C*一路往X*,Q*W*着美F*R*雪白的颈脖子,终于有透Q*的时间,美F*R*仰起T*轻声的呻Y*起来,N*R*S*S*那G*强烈的Y*刚之Q*让她有些忘我了,很久没有和丈F*行那xxJ*欢之事,此时的美F*R*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N*R*几乎每T*都缠着自己,可这十多年来独守空房的经历,令她想起来就浑S*发冷,今Y*N*R*又回到了自己S*边,这让她好J*动,她知道N*R*还是A*着自己的,要不然早就和自己分手了。<p>N*R*一边W*着美F*R*的J*N*肌肤,一边J*动的用双手去解开美F*R*S*S*的装备,当那H*S*的X*外套被N*R*解除之后,露出里面淡H*S*的蕾丝X*罩,一对丰满坚T*的Y*N*F*被J*J*的束缚着,雪白的山F*之间一道M*R*的山谷简直K*要令N*R*疯狂了。美F*R*羞涩的半睁着一双美目,看着N*R*有些痴呆的盯着自己的X*前一对Y*N*F*傻看,不由的内心欢喜不已,看来自己的S*T*还是令N*R*着M*的,这让她感觉到了一丝骄傲和自豪。<p>N*R*将T*埋R*美F*R*的双F*之间,T*W*着那里的每一P*肌肤,美F*R*那充满Y*R*的xx令N*R*的一双S*眼变成了Y*红之S*,只觉得自己那坚强的K*X*毒龙已经胀T*到了极点,那一双S*手便迫不得已的伸到美F*R*的X*S*,将那件H*S*的套Q*慢慢的撸X*,一边往X*撸一边呼吸急促的盯着美F*R*X*S*那慢慢露出来的淡H*S*真丝内K*,美F*R*成熟而J*N*的xx被真丝内K*J*J*的包裹着形成一座M*R*的X*山丘,那是正是N*R*的温柔乡,是令N*R*Y*火焚S*的源泉。<p>美F*R*粉脸之S*的羞态越来越重了,虽然她还没有完全xxL*的呈现在N*R*面前,可N*R*那火R*的呼吸不住的B*在她的肌肤之S*,令她T*内那G*春xx火燃烧得更旺盛了,虽然已经K*近四十岁的R*了,可是由于保养的好,美F*R*的S*子看S*去就好象那三十岁的少F*一般,光H*细腻的肌肤便是最好的证明。N*R*都看得有些痴了,一双S*手不住的在美F*R*那雪白修长的D*T*之S*F*M*着,而随着N*R*一双S*手的不住A*F*,美F*R*的J*羞之态更重,那因为羞涩而发出的呻Y*声也更加重了起来,整个房间里除了N*R*急促而混浊的呼吸声之外,便是美F*R*那Y*R*的呻Y*声,Y*糜的氛围在房间里是越来越浓,越来越浓。<p>N*R*的视线再次回到美F*R*那丰满坚T*的Y*N*F*之S*,伸出手去颤抖的F*M*着那柔R*的双F*,双手沿着美F*R*X*前蕾丝X*罩的边缘来到美F*R*的S*后,当然美F*R*非常主动的将自己的傲R*S*X*抬了起来,以方便N*R*解除自己X*前双F*的装备,她为自己如此主动的动作感觉到更加的羞赧,除了有些Y*糜的呻Y*声之外,她的呼吸和她的心跳都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此时的美F*R*仿佛感觉到N*R*即将回到自己的S*边,而自己也即将在时隔了十多年之后,再次融R*N*R*的S*T*之中去,那一J*动的时刻就要来临。<p>')docu;美F*R*在N*R*怀里抬起T*来看着他:“老G*,我好累了!”N*R*低T*看着怀里美艳J*媚的熟F*,经过一Y*的折腾自己在她S*S*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自己在美少F*周清兰和美N*警官林超琼S*S*没有得到的东西暂时从她的S*S*代替了,虽然自己也感觉到有些累了,但他对美少F*周清兰和美N*警官的Y*有Y*却更加强烈了,Y*其是刚才对美少N*的染指更加C*J*了他T*内邪恶X*Y*的沸腾。“好吧,乖云云,今T*就饶了你!你K*S*吧,我先去洗个澡去!”N*R*想到今后的R*子还长,没有必要非得在这个时候Y*有了美少N*的C*子之S*,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让成熟美F*R*接S*M*N*共伺一F*的xx世界,一切还是要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