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马依莉女儿马洁【25026792[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D*宝轻轻地问道:“怎么了?刚才X*璐咬我的耳朵,你C*醋了吗?”

     “我才不呢!”

     马洁轻轻摇了摇T*,那神S*不是装出来的,她不是林X*璐喜怒外露于S*,羞赧无比地J*嗔道,“你喜欢哪个N*孩是你的事Q*,我凭什么C*醋呢?”

     “好洁洁,别C*醋了!我刚才为了救我的岳M*D*R*,可是J*疲L*竭了,真要好好在你的宿舍休息一X*呢!”

     D*宝转守为攻地调笑道,一J*那间熟悉的宿舍就D*咧咧地伸个懒Y*,昨T*在这里要不是马洁的D*Y*M*来了,就已经给这个美少N*护士开B*了,可是,今T*岂不是还是不能如愿以偿吗?

     “谁是你的岳M*D*R*A*?自作多Q*!”

     马洁羞赧无比地J*嗔道。

     “是吗?我真的自作多Q*吗?昨T*不知道是谁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呢!”

     D*宝调笑道,他好整以暇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对他一见钟Q*一往Q*深的美少N*护士,发现她刚才S*到了惊吓,一X*子变得忧郁了不少。由于遗传,马洁也是一位清纯绝S*的Y*物,她M*Q*马依莉固然是风姿绰约、秀丽典雅。而马洁也是樱C*瑶鼻柳眉杏眼桃腮,一双漆黑清澈的D*眼睛,柔R*饱满的红C*,J*俏玲珑的X*瑶鼻秀秀Q*Q*地生在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S*J*靥S*,再加S*她那线条优美细H*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T*T*一个如H*似Y*的X*美R*R*。

     马洁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S*材,雪藕般的柔R*Y*臂,优美浑圆的修长xx,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着细削光H*的X*T*,以及那青春Y*R*、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Y*F*,将浅蓝S*的护士制F*高高撑起,配S*细腻柔H*、J*N*Y*R*的冰肌Y*骨,真的是婷婷Y*立。

     马洁那T*鹅般美丽高贵、白Y*般纯洁无瑕的那一双清纯多Q*的美眸,令D*宝怦然心动。D*宝温柔地轻轻L*住了她的纤Y*,马洁那T*又长又直的秀发如Y*瀑般泄X*肩T*,鼻中嗅到她发际散发出来的阵阵淡雅的清香,令D*宝心驰神醉。见她因为J*羞而Y*颜酡红,细长的柳眉弯曲有致,鼻翼扇动,嫣红柔R*的樱C*微微启合,Y*手轻招,眼波流转,真是好一个绝S*美R*R*。能L*着她的柳Y*和心中的仙N*拥在一起,D*宝觉得艳福不浅,见马洁Y*鼻T*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M*蒙着一层S*R*的雾Q*,J*艳的檀K*微启,贝齿轻舐着樱C*,散发出芬芳馥郁的T*香W*,浅蓝S*的护士制F*也掩不住马洁那婀娜多姿的曲线,凹凸xx若隐若现,护士制F*X*xx高耸,雪T*纤H*修长,圆R*优美,纤纤细Y*仅堪盈盈一W*。

     第257章美N*护士(二)

     “马洁……刚才吓H*了吧?”

     D*宝从后面抱住马洁,双手环住她的纤Y*J*缠在她的X*F*S*,柔声安W*道,“没事了,不要担心了。”

     马洁双肩耸动着,嘤嘤地哭了出来,带着颤抖的声音呢喃道:“D*宝……你不知道刚才我好担心……我怕M*M*丢X*我不管我了……我只想永远陪伴在M*M*S*边……R*家看见X*璐咬你的耳朵也担心你喜欢S*了X*璐就不要我了呢……我好好地A*你……只是我想到自己在你S*边……我好怕有一T*你不再要R*家了……”

     “X*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我生命中最珍惜最重要的R*之一,你已经成为我所珍A*的收藏品,想逃也逃不了呢!正如我昨T*对你所承诺的,除非有一T*是你想离开D*宝了,否则这辈子你休想逃离我的S*边。”

     D*宝A*怜地说道,将马洁的J*躯扳转过来,深深揽R*怀里,J*J*抱住那一团的温馨。

     D*宝的手L*抱在马洁的柳Y*S*,他能清晰感觉到一种青春少N*特有的弹X*P*肤,细而不腻,H*而不柔,一G*少N*特有的清香在D*宝的鼻中发散开来,熟悉而C*J*的感觉油然而生,昨T*未完的xx演出还要继续。

     马洁似乎不堪C*J*,嘤N*一声靠在D*宝的S*S*。D*宝轻轻的用S*T*摩C*着美少N*护士的J*躯,感S*着她丰满而富有弹X*的xx,在全面的C*J*X*,D*宝能感S*到马洁渐渐加速的心跳声,心底不由的燃烧起一G*熊熊Y*火。

     马洁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主D*宝双手L*住她的细Y*,把她压在墙S*,脸颊和她贴在一起互相摩C*着,马洁的X*K*中发出轻而S*F*的呻Y*声,D*宝找到她的香C*,一K*W*了X*去,顿时两P*Z*C*毫无缝隙的合在一起。D*宝Y*吸着马洁的香甜,S*T*Q*扣着她洁白的牙齿,顺利的H*J*她的K*腔,挑D*着她的香S*。D*宝们的S*T*不断的纠缠在一起,乐此不疲的互相吞噬着对方的K*S*,当D*宝把S*T*从她的Z*里退出来时,马洁甜美H*腻的香S*却突然如灵蛇一般钻R*D*宝的K*中,学着D*宝刚才的做法在D*宝的Z*里不停的搅动,很K*又和D*宝的S*纠缠起来。

     D*宝用S*子顶住马洁的J*躯,防止她H*落地S*,双手慢慢S*移,W*住了马洁护士制F*X*傲R*的双F*,手掌来回的搓R*起那正好一手包住的xx,马洁的呼吸更为急促,J*躯拼命的扭动着和D*宝互相摩C*,甜美H*腻的香S*更是在D*宝的Z*里抵S*缠绵。

     D*宝勉强控制住自己暂时放开了马洁,看着马洁充满xx的眼睛和一张红得像苹果似的俏脸,不J*怜A*万分的低声问道:“好J*J*,喜欢吗?昨T*要不是你的D*Y*M*来了,恐怕已经是我的老B*喽……”

     “D*宝……如果你想的话……R*家可以的……”

     马洁的声音轻细如蚁语,难以掩饰少N*的J*羞,却坚定地抬起T*来看来,勇敢地迎向D*宝炽R*的目光。鼓起勇Q*说完这句话之后,马洁羞涩地将T*埋R*D*宝的怀里,双手却J*J*贴在D*宝宽阔的后背S*。

     “真的可以吗?”

     D*宝惊喜地问道,“你不是昨T*才来了D*Y*M*吗?这个期间不是不可以做吗?”

     D*宝将脸颊贴在马洁柔R*而富有质感的发丝S*,闻着她S*S*美少N*护士的Y*香,感觉着她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自己的T*温似乎随之不断S*升,浑S*被一种躁R*感所包围着。

     “昨T*不是的……”

     马洁J*羞无比地呢喃道,“我本来还有几T*才来呢!昨T*突然出来粉红S*的Y*T*还以为被你胡闹提前来了呢……谁知道并不是的……今T*G*G*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了……”

     “A*?可是昨T*那G*粉红S*的Y*T*……”

     D*宝咬着马洁白皙J*N*的耳垂低声调笑道,“不会是你xx的时候出来的都是粉红S*吧?”

     “你好H*A*!都是你害得R*家……”

     马洁不胜J*羞地嗔怪道,美目流转,却闪现着Q*不自J*的春S*,被D*宝在电梯里面猥亵,又在宿舍里面缠绵,少N*的所有部位都被他Q*W*F*M*个遍,少N*的芳心早就归属A*郎,K*望着早R*被A*郎Y*据S*心了,少N*怀春丝毫不亚于少N*动Q*,一G*与生俱来的生理Y*火在少N*芳心深C*熊熊燃烧起来。

     “马洁……”

     D*宝听见她的解释,哪里还能够拒绝少N*的暗示,不由得轻唤着她的名字,再难把持住内心的xx,躺到她的S*边,双手攀S*了她完美的xx。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他感到把眼前的幸福拥R*怀里,寻S*马洁香C*,使劲地W*她,F*M*她柔若无骨的香肩,用尽他的R*Q*、L*Q*。

     马洁J*躯不堪C*J*地强烈抖颤,不P*晌Z*C*变得灼R*柔R*,C*出Y*手L*S*他脖子,沉醉在他的R*W*里,任D*宝在她的J*躯S*肆意的F*M*R*捏。D*宝抱J*美少N*护士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在马洁Y*F*间R*捏F*摩,不几时,马洁J*躯开始火R*,Y*颜J*红,银牙微咬,樱C*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J*呤。

     这更助长了D*宝的决心,他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S*移,渐渐的捂S*了美少N*护士J*N*坚T*的S*X*,同时双C*从美少N*护士光洁的额T*开始渐次而X*,经过美少N*护士的双眼、鼻尖、双颊一路W*到美少N*护士的S*X*,虽然隔了一层护士制F*,但D*宝仍然能感觉到那对Y*F*的惊R*的突起和弹跳L*,不由得又R*又捏,更Y*敞开美少N*护士香怀,R*内寻Y*探胜一番。

     而怀中的美少N*护士似乎也已动Q*,放松了S*T*,随着D*宝的W*,S*T*发生了异样的变化,一阵阵S*麻K*感油然而生。面S*渐渐泛起了醉R*的红晕,不住的J*声喘喘,J*躯不停的扭动,无意识的磨C*着D*宝N*X*的xx。

     终于D*宝的一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顺着美少N*护士J*叉敞开的Y*领爬行J*去,F*M*她丝质R*H*的抹X*,留恋忘返之余更两指探R*X*Y*内直接R*捏那含B*Y*放的雪白Y*F*,还有那屹立在Y*F*S*的樱桃,更是S*X*J*攻,左右D*L*。

     D*宝只觉触手C*温柔R*H*,说不出的过瘾,接着便再往S*M*去,攀S*了马洁那高耸坚实的Y*F*,想来是她平常勤练武功的关系吧!虽然昨T*就已经细细F*M*R*搓过,可是他依然觉得手中这个Y*F*和以前M*过的N*R*都不一样,不单弹L*十足,而且又R*腻又坚T*,还有一种说不出的N*H*,简直让R*A*不释手,忍不住H*H*地抓了一X*。

     另外一只左手仍J*捂美少N*护士的柳Y*,防止此时已不知T*高地低,只懂胡L*发出呓语的美少N*护士R*倒在林X*璐的C*S*。同时一张D*Z*也不甘寂寞,直接叼开了马洁的X*Y*,朝另一边的Y*F*J*攻,慢慢地将整个樱桃含J*Z*里,同时用S*T*不住的T*L*,用牙齿Q*咬……

     含B*未破、尚是C*N*之S*的美少N*护士立时如遭雷击,银牙暗咬,秀眉轻。班拧毕蔔*J*艳的柔R*红C*间不自觉地呻Y*出声……

     这时D*宝便不再顾虑,把双手也伸到了马洁的X*K*,放肆地、毫不忌惮地玩L*着那双梦寐以求的R*H*R*F*,和那两颗J*N*Y*滴的葡萄……马洁眼睁睁地任由D*宝那双禄山之爪在她的X*前抓捏R*L*……D*宝他两指一并,捏住了马洁圣M*F*S*那颗X*巧玲珑的J*N*R*珠……对一个C*N*的蓓蕾这样的直接C*J*岂是刚才那些许异样的S*麻酸X*所能比拟的,清丽如仙的绝S*美少N*护士R*芳心J*羞万般,丽靥桃腮晕红无比。

     耳闻K*X*美R*R*如仙乐般的动R*J*啼,强捺住炽R*Y*火的D*宝不慌不忙地轻T*细Y*着Z*里那无比J*N*Y*R*的可A*……

     他一只手仍然J*J*W*住绝S*美少N*护士另外一只J*R*丰盈的雪白美R*R*搓着,不时地用D*拇指和中指轻轻J*住J*R*雪白的xxS*那一粒玲珑可A*、J*X*嫣红的稚N*,食指轻轻地在无比J*N*的尖S*Y*亵地F*L*……

     他能感觉到S*X*绝S*美少N*护士那柔若无骨的J*R*N*T*在自己F*C*她的稚N*xx时J*张般地丝丝轻颤……还有那一对稚N*无比、X*巧可A*的犹如雪中樱桃,J*艳绝L*、媚光四S*地在巍巍怒耸的柔美R*F*巅S*J*柔怯怯、含羞T*立……

     D*宝越来越放肆,他双手R*、搓、抓、捏,马洁两团粉N*的J*R*在他的十指中不断地变形、翻腾着,那动R*的手感、那B*R*的K*感、那剌J*的罪恶感,让他的Q*绪到达了前所未有的端点,他只觉得K*X*巨龙胀T*得几乎要爆掉。

     “D*宝,轻点A*……”

     马洁J*喘Y*Y*,嘤N*声声,芊芊Y*手Q*不自J*地L*住D*宝的背部H*动。

     D*宝感觉到马洁的手指在D*宝背S*轻轻划动着“我A*你”三个字,D*宝再难抑止内心的Q*动,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锁S*宿舍门,一手打开了马洁护士制F*S*的纽扣。D*宝再也无法扼止N*xx望的膨胀,将马洁那张羞红火R*的美丽螓首轻轻地L*J*怀中,慢慢抬起她的S*S*,把凌L*不堪的护士制F*从绝S*美少N*护士那一P*雪白晶莹、美丽绝L*的J*R*xxS*缓缓T*落……随着护士制F*的缓缓落X*,一具只着粉S*X*围和粉S*亵K*的洁白xx顿时出现在D*宝眼前。

     当薄薄的护士制F*最终从马洁那白皙修长的纤美指尖缓缓飘坠,美丽圣洁的空谷Y*兰、美少N*护士终于xxL*地袒露出那一具美绝R*寰、令R*心跳顿止的雪白Y*T*S*S*,但D*宝决不满足于此,双手沿着美少N*护士玲珑胡突的J*躯X*H*,预备J*一步开辟阵地。

     D*宝细细的打量着马洁的美貌,心型的X*脸蛋,X*巴尖尖俏俏的,樱桃X*Z*旁有对醉S*R*的X*酒窝,白Y*般T*拔J*X*的琼鼻,最M*R*的是她的眼睛,S*波荡漾中有一层雾Q*,当她M*M*蒙蒙、似笑非笑地看着你时,没有N*R*能抵挡得了她的魅L*,恨不得马S*L*她R*怀,好好地保护她。

     第258章美N*护士(三)

     马洁的S*材不是很高,但却比例匀称,玲珑有致,一双丰满呈倒梨状的椒R*T*立在X*前,使得她的Y*肢看起来更是纤细,让R*不忍一W*。D*宝拉开马洁的X*围,一对白Y*般的H*凝xx霎时弹跳出来,D*宝一把拱起她丰满的椒R*,撩拨起那两蕊红艳似火的,低X*T*去吸住她的xx,轻咬着马洁如缎般的R*N*肌肤,感觉着X*豆豆在K*中变Y*、发胀。

     马洁见D*宝一直盯着她看,显得更是羞涩,她闭S*眼睛,鼓足勇Q*对D*宝说道:“D*宝……能……能不能把我抱到我的C*S*去A*……在X*璐C*S*这样好羞R*的……”

     D*宝不J*莞尔,看到她的J*态,有哪个N*R*会不想把她抱S*C*?不过这本应该由D*宝首先提出,没想到被她捷足先登的说了出来。恭敬不如从命,D*宝一把抱起马洁,把她轻轻放在C*S*,整个S*躯压了S*去,一手盖住她的xx,一手在她的粉红S*亵K*S*轻轻的H*动。马洁J*不住一阵微颤,似乎非常的J*张。她J*J*闭着双眼,双手也无意识地掩盖在脸S*,J*躯轻轻颤抖着,在窗外投过来的柔和Y*光映照X*,绮丽的春光不断冲击着D*宝的感官。

     “R*家愿意替M*M*报偿你的救命之恩……不过,D*宝你温柔一点,让R*家在初欢中享S*Q*Q*,好吗?”

     马洁J*喘Y*Y*,嘤N*声声,心M*神醉于A*郎娴熟的技巧之中,对R*生的第一次充满着美好的憧憬,虽然多少知道D*宝是个H*心D*萝卜,可是,此时神H*颠倒心神M*醉早就对于这些不太在意了,F*而感觉有些经验的D*N*孩更懂得疼A*少N*,更能够让少N*在破S*之中获得美妙的享S*。

     “好洁洁,依莉阿Y*以后不会再象第一次见面那样F*对咱们俩J*往了,她还嘱咐我好好疼A*你呢!特意教了我几招,让我第一次和你这样的时候,要格外温柔一些呢!”

     D*宝S*眯眯地H*笑道,马洁薄薄的内Y*G*本无法挡住他锐利如电的神目,马洁那白净的P*肤,像晶莹白洁的羊脂白Y*凝集而成,杨柳枝条一样柔R*的纤Y*,修长匀称的xx,足以使R*心荡H*飞。

     随着绝S*美少N*护士均匀而思略带些许急促的呼吸,S*X*前那一双凝霜堆雪的Y*F*,在空中刻画出优雅的、极富动感的曲线,更充满了煽动圣R*柳X*慧的Y*H*魔L*。

     而J*S*的薄薄的抹X*,更将Y*F*突出无可比拟的T*立,直有裂Y*而出之势。纤Y*盈盈不堪一W*,马洁微微露出的雪白Y*肌X*面朦胧的粉S*亵K*里那神秘又美妙无比的Y*谷,更因其隐约可见而动R*心魄,显示着它无可抵抗的魅L*和少N*最最贞洁的骄傲。

     而抱在怀中的马洁那柔R*的J*躯传来阵阵的Y*香和美妙的触感,加S*美少N*护士Q*动时无意识扭动的J*躯美T*不时地摩C*着D*宝N*X*的xx。

     D*宝更加看得十分真切,怀中的马洁的确是个无以L*比的绝S*美少N*护士,冰肌Y*骨,俏脸S*的肌肤晶莹剔透,既有艳丽J*羞的粉红,又有白Y*T*使的纯真,还有掩饰不住的时尚N*孩的魅L*,万种风Q*居然在伊R*S*S*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D*宝一双L*J*马洁J*R*纤Y*的手渐渐放肆起来,在马洁全S*Y*T*S*游走……貌若T*仙、美丽清纯的美少N*护士还是圣洁的C*N*之S*,不由得J*羞无限,任其在自己的Y*T*S*Y*戏轻薄。

     “D*宝弟弟,你好H*A*!”

     马洁J*喘Y*Y*,嘤N*声声。

     “那T*第一次见到你这个美少N*护士,我就忍不住使H*了;昨T*不是你假报消息,我就已经让你领略到我的H*了;今T*我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尽Q*享S*我有多么H*也就有多么好!”

     D*宝H*笑着俯X*S*躯,用双手撑住美少N*护士秀颈X*S*枕两T*,一低T*,双C*W*S*了马洁J*艳的樱C*,不愧是绝S*美少N*护士,双C*形状优美且不说,单就那清凉R*H*、凝脂兰香的感觉,就足以让D*宝留连忘返。迫不及待地,D*宝将自己的Z*C*压在马洁两P*柔R*的香C*S*,用L*地Q*W*、Y*吸、T*L*、轻咬着。同时,腾出一只手M*S*马洁的秀发,轻挑F*L*良久,才解开束发的发卡,让美少N*护士的青丝流瀑飞垂,衬着T*使般的Y*容,更添绝S*美丽。

     “唔!”

     马洁圣洁不染尘俗的面容已经满是羞红,被xx焚S*,无L*自拔,当然也就任由得D*宝任意妄为。D*宝有L*的Z*C*吸住马洁象H*一般柔R*的香C*,灵活的S*T*无C*不到的游遍了美少N*护士的X*Z*,这种巧妙的挑D*轻薄手法别说是,孤傲圣洁、未经R*事的马洁,就是熟悉C*第之能事的熟F*恐怕也无法抗拒,马依莉马艳丽都是很好的证明,更何况挑D*自己的又是美少N*护士芳心暗许的A*郎呢!

     此时马洁好似有所回应,樱C*微张,D*宝自然不肯错过如此良机,S*T*轻轻一顶,就将S*尖顺势伸R*了美少N*护士的樱桃X*Z*里,更霸道地要将美少N*护士亮如编贝微微暗咬的银牙顶开,呓咿唔唔中,绝S*美少N*护士的香齿果不其然半推半就地顺势开启,曲意逢迎起来。

     D*宝赶J*把W*机会,J*一步将马洁甜美H*腻的丁香X*S*吸R*Z*里,并用S*尖不住地添L*,马洁也开始有了X*意识地F*应,细X*香醇的粉红S*尖试探X*地微微迎S*,两条S*T*一接触,就开始缠绕吸Y*起来。

     香R*温H*的丁香X*S*R*K*,立即将D*宝的xx引发了。美少N*护士K*中特有的香泽,丝丝地沁R*他的肺腑,流向他的四肢,使他感到了一种原始的需要。

     D*宝吸着美少N*护士的丁香,拚命地Y*吸着,T*L*着,吞噬着马洁S*尖中散发异香的Y*露琼浆,并用双C*使劲摩C*美少N*护士J*N*的樱C*。终于马洁的樱C*红R*Y*滴,Y*颜烧R*,一双秋S*星眸轻眨两X*,美哞中尽是如海的深Q*及满眼的J*羞。

     D*宝侧S*压住马洁因轻微抗议而稍稍扭动的J*躯,更感S*那份惊心动魄的肌肤弹跳L*和因两R*躯T*摩C*而带来的xx蚀骨的感觉。

     D*宝已一把L*住绝S*美少N*护士的秀颈,伸出左手F*摩着她流瀑轻扬的丝质R*H*的青丝,右手却探R*伊R*S*X*C*J*S*薄薄的抹X*内,寻S*美少N*护士的樱C*,T*W*起来。

     R*烈的C*S*J*缠终于告一段落,D*宝火R*的Z*C*在马洁吹弹得破的粉颊,晶莹的X*耳,粉N*的Y*颈S*一一印X*痕迹。而Y*焰焚S*的马洁终于微微缓过神来,马洁勉L*按住D*宝仍在自己Y*F*间作恶的H*手看到美少N*护士这样的表Q*,D*宝更觉得兴奋,把她从C*S*抱起,将她放在自己的怀中,一双带着R*L*的魔手在美少N*护士Y*F*间四C*肆N*,Z*C*更是逐渐X*移,从她秀美的X*巴,莹R*的Y*颈,雪白的X*。宦放繱*了绝S*美少N*护士的雪山Y*F*,轻轻用牙齿咬住Y*F*S*鲜美的樱桃,虽然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抹X*,仍惹来马洁若有若无的J*声低呤,这无疑助长了D*宝的Q*焰。

     “D*宝,我A*你!”

     马洁J*喘Y*Y*,嘤N*呢喃道。

     “马洁,我也A*你!我不要你替你M*M*报答我,我要你真心A*我给我!”

     D*宝的手不再满足于外面的活动,灵活的五指D*军开始了新的一轮攻击,同时再次用L*W*S*马洁的香C*,展开更加R*烈的Q*挑。

     而已经Y*据雪山Y*F*的五指D*军则轻柔地搓R*着柔N*丰R*的xx,更不时地用温R*的掌心摩挲着美少N*护士的圣洁Y*F*,未曾缘客采摘的雪山仙桃。让那Y*F*在指间跳跃,樱桃在掌心成熟,:焱黄。

     D*宝心满意足地肆意游览着马洁那凝脂白Y*般的S*X*N*R*,慢慢将其S*S*的护士制F*褪去铺在S*X*。M*失在J*Q*之中的马洁除了声声的J*Y*外,全S*S*R*,任由自己的冰肌Y*肤,白Y*T*使雪白J*N*的xx再次慢慢出现在D*宝的眼中。

     D*宝双手绕到马洁S*后,迅速解开了抹X*的节扣,马洁一对半球形的Y*F*便立刻像赛马开闸般T*围而出,D*宝并不等抹X*落X*,他已转过S*,从背后L*住心中的美少N*护士,禄山之爪M*S*了她温R*如Y*的S*X*。

     马洁的Q*质固然是清纯J*艳婉娈可A*,此时让D*宝心动的却是她的肌肤,真个是温R*腻H*,H*不留手。一S*少见的健美肌肤,纤细的Y*枝,光H*平坦的X*F*,颤动不休的高耸T*拔的R*F*S*面,两颗J*红S*的在凉风中骄傲地T*立着。

     “好美好N*的xxA*!”

     D*宝此刻全副心神都集中在那双近在眼前、不断跌宕起伏的抖颤J*R*S*,只见双F*雪白丰腻,凝脂如膏,十分硕D*,J*凑饱满,看来尖T*T*的弹X*十足,使R*忍不住想M*S*一把;R*R*洁白异常,恍是凝脂洗Y*一般,而酡红的xxS*,淡红化开的R*晕想两朵衬在雪F*S*的红梅,美极艳极,两粒J*X*的呈现粉红S*,仅有绿豆般D*X*,衬着铜钱D*X*的R*晕,煞是惹R*怜A*。

     “嗯……”

     马洁的整个J*躯在D*宝的怀中轻轻颤抖着,洁白无瑕晶莹如Y*的xx更是因为J*羞不已而染S*了一层美丽的粉红,那种绝S*少N*的含羞待放,在护士制F*的映衬X*Y*拒还迎散发着醉R*风Q*,更让D*宝兴奋莫名,蠢蠢Y*动。

     “D*宝弟弟,J*J*的xx美吗?”

     马洁J*羞无比地呢喃道。

     “A*!我见过不少美N*了,这种半球形的Y*F*很少见,Y*其是如此平均和完整的半球形,更是N*R*万中无一的宝物呢!”

     D*宝心中暗暗赞叹,Z*里不由自主地赞叹道,“昨T*一时心神M*醉,今T*才知道只有依莉阿Y*那样丰腴圆R*端庄娴雅的D*美R*才会有你这样J*艳美丽的绝S*佳R*宝贝N*R*A*!”

     第259章美N*护士(四)

     马洁的xx看S*去感觉非常的Y*H*,形状便刚好如切开一半的蜜瓜般呈完整的半球形,而两个S*各有一颗樱S*的N*尖,Y*F*整T*有着绝美的曲线和形态,带给D*宝的视觉神经绝D*的C*J*!

     “好洁洁,好美的白Y*A*!”

     D*宝望着那晶莹雪白的H*N*Y*肤S*两朵J*羞初绽的H*B*Y*蕾,心跳加K*,他低X*T*,张Z*含住马洁一颗饱满柔R*、J*N*坚T*的xx,伸出S*T*在那粒从末有异X*碰触过的稚N*而J*傲的少N*xxS*轻轻地T*、C*一个冰清Y*洁的神圣C*N*最敏感的H*蕾;一只手也W*住了马洁另一只饱满坚T*、充满弹X*的J*R*椒R*,并用D*拇指轻拨着那粒令R*目眩神M*、嫣红J*N*、楚楚含羞的少N*。

     “D*宝,你的S*T*好H*A*!”

     马洁昨T*就已经尝到了被D*宝F*M*T*L*的美妙滋W*,此时此刻直给他玩L*得Y*T*酸R*,全S*xxJ*S*麻X*,J*喘Y*Y*,嘤N*声声,一颗J*柔清纯的C*N*芳心J*羞无限,一张美艳无L*的绝S*丽靥羞得通红。

     “好J*J*,我恨不得一K*把你的xx含在K*中永远不松开呢!”

     D*宝低T*看着马洁Y*脸通红,薄薄的红C*D*张,吐出火R*的Q*息。J*躯更是滚T*,J*N*的樱C*除了无意识地呻呤外已无暇顾及其他。他满意极了,K*中更是不停D*L*已Q*思M*L*的绝S*美少N*护士。

     “嗯……R*家被你含化了A*……”

     马洁从鼻子里发出Y*R*的J*哼,混L*的脑中早已没有了平R*的矜持,而眼前又是自己一见钟Q*芳心暗许的D*N*孩,M*M*马依莉的家教L*理被强烈的Y*火烧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当那一波又一波从xx的尖发S*传来的如电麻般的C*J*流遍了全S*,从S*S*传向,直透J*X*S*深C*,C*J*得那敏感而稚N*的羞涩“H*G*”深C*的“H*蕊”C*N*xx一阵阵痉挛,美艳J*羞、清纯秀丽的美少N*护士马洁不由自主地J*Y*声声:“唔……A*……哎……”

     随着一声声J*柔婉转、哀婉淒艳,时而短促,时而清晰的J*呻柔啼,一G*温R*Y*H*的羞R*的春S*又从C*N*圣洁深遽的子G*深C*流出马洁的X*S*,纯洁美丽的C*N*的X*S*内K*又S*濡一P*。

     D*宝含住马洁的xx挑D*不久,就感觉到了S*X*这J*美如H*、秀丽清纯的绝S*C*N*那柔若无骨的Y*T*传来的痉挛般的轻颤,他被这强烈的C*J*L*得Y*焰高炽,再加S*这千柔百顺的绝代美少N*护士那张因Y*火和J*羞而胀得晕红无L*的丽靥和如兰似麝的J*喘Q*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M*向马洁的X*S*……

     “好J*J*,这么K*又S*了!”

     D*宝恋恋不舍地离开于马洁Y*R*的Y*F*,D*宝的双手开始向X*面J*军。轻柔地将马洁S*S*的最后一件粉红S*亵K*T*掉了,露出了美少N*护士完美无瑕的骄R*Y*T*,白晰的肌肤还是那么的J*N*柔H*,吹弹得破的冰肌Y*肤X*面,隐隐约约有似有光泽在流动,触手又是如此的富有弹X*,在S*X*护士制F*的衬托X*焕发出一G*妩媚Y*R*的风韵。

     更让R*神往的是那P*萋萋芳C*掩映X*神秘的Y*谷,在绝S*美少N*护士xx无意识的不时开合X*:若隐若现的桃园渐渐有淳淳春S*溢出。

     沉醉在R*Y*Y*海中的马洁忽然觉得一凉,最后一件内Y*飘落在地,马洁浑S*Y*T*竟已一丝不挂了,马洁羞得一张俏美的粉脸更红了,芳心J*羞万般,不知所措。一具晶莹雪白、粉雕Y*琢、完美无瑕的C*N*Y*T*,xxL*的、一丝不挂的犹如一只待R*宰割生吞活剥的X*羊羔一般横阵在C*S*,那洁白的X*F*X*端,一团淡黑而纤柔卷曲的少N*芳C*是那样J*柔可A*地掩盖着C*N*那条圣洁神密、嫣红粉N*的“Y*沟”“昨T*被你逃跑了,今T*无论如何我都要C*了你!”

     D*宝J*不住欢呼一声,再次感叹S*T*造化神奇:林X*璐纵然也是绝顶美N*妖娆J*媚也比不S*马洁的美丽,眼前的马洁xx已经不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就算是倾尽世间所有丹青之妙笔也无法G*勒出仙子X*凡的出尘仙姿。马洁脸若丹霞,肩若刀削,Y*若约束,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美少N*护士xx丰姿绰约,妙本T*成!此景只应T*S*有,R*间哪得几回见A*!那清丽T*俗偏又冶艳J*媚的Y*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R*泽的Y*颈,那洁白细腻凝着温H*脂香的高耸Y*F*。还有那圆R*剔透的Y*脐、那修长柔美的xx、那P*萋萋芳C*掩映X*神秘的Y*谷、那在绝S*美少N*护士xx无意识的开合X*若隐若现的桃园Y*溪……

     D*宝就是不说话,双手开始在美少N*护士J*躯S*D*肆活动起来。贼眼自然也不肯闲着,乘机饱览绝S*美少N*护士S*躯无限胜景:饱满的椒R*不堪一手可W*,如豆,正在闪闪抖抖。

     X*面的Y*F*平坦细窄,香脐浑圆浅显,纤Y*更是不堪一W*,有若刀削。而修长R*泽的xx袒露在窗外投S*过来的Y*光照S*X*隐隐有光泽流动。因跨坐在护士制F*S*而无法合拢的xx再也无法完成其护卫圣洁的神秘Y*径的重任,任D*宝一览桃园Y*溪的美好风光。

     他把手伸J*马洁那柔柔的芳C*萋萋鹦鹉洲,手指轻捏着她那纤柔卷曲的C*N*芳C*一阵R*搓,马洁被他玩L*得粉靥羞红,樱桃X*Z*J*喘Y*Y*:“唔……嗯……好D*宝弟弟,R*家S*不了了A*……”

     一G*亮晶晶、粘稠H*腻的C*N*也从马洁的Y*谷甬道之中潺潺流淌出来,S*了他一手。

     “好J*J*,好柔好N*A*!”

     D*宝双手不停地F*L*绝S*美少N*护士的玲珑Y*T*,眼睛却贼兮兮地盯着伊R*那神秘柔N*的粉红细缝,感觉它早已早已S*H*不堪,不自J*地探出手指轻柔地F*摩触碰那C*N*圣洁。

     “A*!不要A*!不要这样欺负R*家了!”

     从未接S*甘露滋R*,也未经外客到访的伊甸园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C*骨酸X*,马洁不自J*的抬起T*来,D*K*喘Q*,秀眉微蹙,媚眼M*离,发出令R*xx的嗯唔呻Y*,然后J*R*无L*的瘫R*在D*宝怀里,任凭摆布。

     “太美太N*的xx容易J*起N*R*的Y*F*xx,我如果控制不住自己恐怕会将你强J*了呢!”

     D*宝猛扑S*去抱住马洁的纤Y*把她J*J*抱在怀里,两手从后面把她锁在C*S*,用手F*摩着她的两半雪白浑圆的美T*,R*绵绵的好H*好C*J*。

     “嗯!轻点A*!”

     马洁使劲摇晃着L*露的圆R*双肩,她挣扎着T*部左右扭动,这让D*宝感到更加过瘾。D*宝压在马洁柔弱无骨的Y*T*S*,只见马洁J*靥晕红、丽S*无L*,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Y*洁的C*子特有的T*香,不由得Y*焰高燃。他一双手在马洁的Y*T*S*游走,先轻F*着马洁的Y*颊桃腮,只觉触手的Y*肌雪肤柔N*H*腻……

     双手渐渐X*移,经过马洁T*直白皙的优美Y*颈、浑圆Y*R*的细削香肩,W*住了马洁那饱满翘T*、J*R*柔R*,盈盈不堪一W*的C*N*椒R*。

     D*宝S*眯眯地盯着马洁洁白J*N*的肌肤S*又T*又圆、不断弹跳的Y*R*双F*,无知无觉地T*立着,随着他X*膛的挤压,微微的跃动着。D*宝俯X*脸去,把整个T*埋R*了那深深的R*沟,R*鼻是浓烈的xx,Z*C*不住M*挲着那光H*的肌肤,W*着她柔R*坚T*的硕R*,细细T*丰X*S*每寸肌肤,就好似寻宝般,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R*:椭芪б蝗ο屎霷*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突然他一张Z*,将她右R*蓓蕾噙R*Z*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那茁壮的R*粒,同时用手挤捏的捻着另一边那颗樱桃。

     D*宝将她的xx分到最开,脸凑近了她的蜜D*,D*宝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她光洁的D*T*内侧往S*望去,马洁雪白无瑕,那白得令R*目眩的Y*肌雪肤H*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使得全S*xx柔若无骨、J*R*如绵,那N*神般圣洁完美的Y*T*犹如一具粉雕Y*琢的雪莲H*,是那样的美艳、J*N*。

     D*T*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D*H*瓣,像两扇Y*门J*J*关闭,只留X*一条X*X*的深红S*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X*X*的圆孔;缝隙的S*缘是粉红的珍珠,乌黑的芳C*只分佈在珍珠的周围和D*H*瓣的S*缘,D*部份的D*H*瓣原本的粉红S*都B*露无遗,显得很鲜N*的样子;D*H*瓣的X*缘会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J*H*轮一样同样J*闭的J*蕾K*,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P*肤的颜S*恢复了晶莹的白S*,两侧是圆浑丰腴的X*山一样的T*部,洁白柔R*如凝R*一般。从缝隙看到红S*的粘膜,那是还没有让任何东西碰过的C*N*粘膜。

     “不要看了,羞S*R*了……”

     马洁不胜J*羞地呢喃道。

     “这么美轮美奂的景S*不仔细欣赏岂不是B*敛T*物吗?”

     D*宝H*笑道,知道马洁C*N*羞涩,也不太令她难堪,随即还是饱尝她的S*X*xx,禄山之爪轻轻F*M*着美少N*护士的雪F*,只留X*R*F*顶端那两粒艳红柔N*的H*蕾,用Z*含住xxS*稚N*可A*的,熟练地xx咬吸起来。

     D*宝一边含着美少N*护士鲜N*粉红的“滋滋”的Y*吸着,一边F*L*着她T*拔高耸的雪F*。双手伸到S*X*,F*M*着美少N*护士浑圆柔R*的T*部和雪白修长的D*T*,C*D*的巨龙按捺不住摩C*着美少N*护士微隆的xx和柔R*乌黑的芳C*。美少N*护士柔R*而乌黑的芳C*X*两P*丰满的D*H*瓣J*J*关闭着,J*N*的黏膜呈现可A*的粉红S*。

     第260章美N*护士(五)

     马洁的芳C*不算特别的浓密,D*宝轻易找到了美少N*护士的珍珠,然后一X*一X*的R*捏起来,同时也开始F*L*起两P*J*N*的D*H*瓣。敏感区域S*到这样的触M*,美少N*护士的S*T*很K*有了变化,粉红的D*H*瓣渐渐充X*张开,露出了粉红S*的H*蕊和J*N*的果R*,H*园里也慢慢S*R*,流出了透明的。

     D*宝索X*埋X*T*,用S*T*T*吸美少N*护士的Y*门。J*闭的Y*门在不断的挑D*X*再也抵挡不。蚩怂獾腄*门。

     在D*宝的D*L*X*,马洁K*中J*喘Y*Y*,还不时还伸出那X*巧的香S*T*舐着微张的樱C*,彷佛十分饥K*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Y*,纤细的柳Y*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D*宝的A*F*,浑圆笔直的修长美T*,一张一合的缓缓J*缠,似乎还在享S*xx的K*感。

     “好洁洁,给我你的X*S*T*吧!”

     D*宝再次温柔地W*S*了她微呶的樱C*。美少N*护士温柔驯F*地献S*了自己的红C*,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D*宝的技巧却是格外的高,她只觉得才只是一W*S*而已,D*宝的S*T*已迅K*地溜了J*来,G*出了她的X*香S*,带着她在C*间甜美地舞动着,K*中的Y*Y*不住J*流,那滋W*简直就比得S*被M*Q*眼挑D*的W*道,L*得马洁登时芳心M*醉、咿唔连声。M*醉在深W*中的马洁浑然忘D*宝地任由D*宝火R*的S*在K*中恣意舞L*,香S*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Y*S*被她G*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F*而愈发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D*宝松了K*,从长W*中透过Q*来的马洁却只有J*声急喘的份R*,两R*的Z*R*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R*,那美妙无比的滋W*R*,让马洁采取主动,把昨T*D*宝教给的K*S*技巧全搬出来。

     “嗯……”

     被他这么W*着M*着,只一会R*,马洁便觉得S*子越来越R*,越来的越麻、越来的越X*,Y*其当他的Z*巴离开了她的X*Z*,改W*向自己的粉颈和S*X*时,她只觉得浑S*的S*X*变得十分难S*,而的麻X*,更令她直希望D*宝弟弟用手去揩、去挠、甚至去扣、去挖……

     马洁神智越见不清,美目愈她发M*离,她的J*靥似火、J*躯炽R*得如烙铁似的。

     “好R*A*……”

     马洁J*喘Y*Y*,嘤N*声声,那雪白的肌肤,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晶莹的汗珠,最不寻常的,是她桃源D*里的春S*,从开始始时缓缓莹集的点滴甘露,逐渐变成不断流涌的涓涓细流……她J*喘嘘嘘的,柳Y*出于本能地摇摆着、xx不由自主地扭迭着,只为了想要触碰那火辣辣的巨龙,追寻那相遇一刻的K*感……

     渐渐地,D*宝攻击的重点转向了马洁的X*S*:虽然他仍留X*他的左手,继续挑D*她那双N*美的椒R*,但他的Z*巴,己经开始轻W*她那J*X*的肚脐眼,而他的右手,却在她的xx和香T*S*的敏感部位S*、在那神秘J*N*的敏感H*蕾S*来回扫掠、D*得她浑S*发抖、S*X*难耐……

     当D*宝的手沿着马洁那Y*H*细削、纤美雪N*的xx轻F*着C*J*美少N*护士的Y*K*H*溪,手指分开J*闭的H*N*H*瓣,并在她那圣洁神密的Y*谷甬道K*沿着C*N*J*N*而敏感万分的H*瓣S*轻C*R*F*时,美少N*护士更是J*啼不断:“唔……A*……不要这样折磨R*家A*……”

     “我要欣赏一X*J*J*的美景!”

     D*宝H*笑着轻轻的把她D*H*瓣往两边拨开,Y*门缓缓的打开,D*宝惊异于美少N*护士这N*T*的结构。粉红S*的门内还有一道X*门,那是一双X*H*瓣,再深R*,圆圆的Y*谷甬道开K*终于显露,这M*R*的X*蜜壶,将要迎来第一位客R*。D*宝只觉得X*S*的巨龙已坚Y*异常,蠢蠢Y*动跃跃Y*试地想钻J*这X*X*的D*K*,直捣子G*。

     马洁一丝不挂、J*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Y*T*在D*宝的Y*邪轻薄X*一阵阵的僵直、绷J*,特别是那C*D*火R*的棍壮物T*在她无不敏感的Y*肌雪肤S*一碰一撞、一弹一顶,更令马洁心R*狂跳、桃腮晕红无L*……

     此时的D*宝已是Y*焰高炽,忍不住将那在无比J*R*H*N*的温R*H*C*旁轻挑细抹的手指向马洁未缘客扫的H*径深C*寻Y*探秘……

     “唔……你的手指不要A*……”

     马洁N*H*J*R*的H*C*蓦地J*J*意Y*再行深R*的手指……

     “哇!好柔R*好J*N*A*!”

     D*宝X*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着神秘Y*深的火R*腔壁S*H*腻无比的粘膜N*R*……暗暗T*昧着S*X*一丝不挂的J*柔Y*T*一阵阵难言的轻颤,感S*着手指尖传来的J*J*、缠绕,D*宝的手指终抵达绝S*美貌的清纯Y*N*那冰清Y*洁的童贞之源……

     无论xx怎样的J*J*,无论H*径内的粘膜N*R*怎样地S*S*缠绕阻碍,清纯C*N*美少N*护士的神圣贞洁终落R*D*宝的邪手,马洁芳心M*L*、J*羞万分,桃腮晕红无L*更显J*媚……

     D*宝用手指细细地T*昧着K*X*这高贵端庄的圣洁Y*N*那神秘Y*R*的C*N*膜特有的轻薄、稚N*……

     D*宝的指尖不时地沿着马洁的C*N*膜边S*那N*H*无比的媚R*转着圈……

     清纯可R*的马洁桃腮J*艳晕红,美眸J*闭、檀K*微张、秀眉J*蹙,让R*分不清她是感S*到羞耻难捺的的T*苦还是亨S*着新奇Y*R*、xx无比的C*J*……

     D*宝又用D*拇指轻轻拨开柔柔J*闭的J*N*H*C*顶端那H*R*无比的珍珠,犹如羽M*轻拂般轻轻一R*……

     “A*……”

     马洁如遭雷噬,一丝不挂的xxY*T*猛地一阵痉挛、僵直,白皙纤秀的一双素手不由地深深抓J*洁白柔R*的C*单里……

     D*宝再不怠慢,飞K*T*X*全S*Y*K*,T*着炙R*的N*xx望,B*X*S*T*,往xx的粉红细缝送去……

     D*宝将巨龙顶住马洁J*N*柔R*的H*瓣,就是一阵磨转,两手更在美少N*护士高耸坚实的Y*F*S*不停的搓R*,阵阵S*麻的充实K*感,令马洁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R*再度瘫R*,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可是内心却是感到羞惭万分……

     “好J*J*,依莉阿Y*这次不再F*对咱们俩相A*了,艳丽阿Y*还特意教我要这样耐心温柔地挑D*你然后才可以恣意疼A*你呢!你感觉怎么样?”

     D*宝一K*含住马洁香扇Y*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K*X*巨龙更是不停在美少N*护士伊甸园动K*的磨转,双手手指J*捏住Y*F*蓓蕾,在那不J*不慢的玩L*着。

     “Y*M*真H*,教了D*宝弟弟这样X*流的手段折磨R*家,R*家S*不了了。”

     马洁J*喘Y*Y*,嘤N*声声,Y*T*轻颤,不能自已。

     D*宝不急于将巨龙C*R*C*子H*房,将马洁整个T*部高高抬起,感觉美少N*护士原本J*闭的桃源D*K*,如今已经微微翻了开来,露出淡红S*的N*R*和那颗J*艳Y*滴的粉红S*豆蔻,随着马洁的扭动,Y*谷甬道N*R*一张一合缓缓吞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G*沟流X*背脊,一G*说不出的Y*糜之S*,C*J*得D*宝混S*直抖,连K*S*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D*宝用双手扳过马洁的D*T*压在雪白的X*F*S*,双手压住美少N*护士的D*T*使她不能活动。然后脸向D*T*G*靠过去。从R*缝S*散发出甜酸的芳香,D*宝并没有直接用Z*压S*去,这时候他想到用食指沾S*K*S*R*搓的方法。很想看到平时洁白无暇婉娈可A*的马洁,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F*应。食指S*沾满K*S*压在xxS*,然后像画圆圈一样旋转,压迫xx的L*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马洁的表现。

     “D*宝,不要这样折磨J*J*了,R*家难S*S*了……”

     马洁的柔肩微微颤抖,在H*蕾S*增加强烈振动时,美少N*护士弯曲的双T*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S*抬起。雪白柔R*的Y*N*F*开使摇动,好像在表示自己的K*感。

     D*宝的右手玩L*xx的同时,左手向柳条般的细Y*M*过去。他继续玩L*开始马洁有R*度的xx。“嗯嗯”从马洁的鼻孔冒出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过了一会R*,xx已经完全充X*,D*宝停止对xx的攻击,可是并没有立刻开始xx,而是拉动薄薄的R*瓣,观察伸展的Q*形和内侧的颜S*。

     马洁的H*瓣是R*R*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内侧的颜S*是较深的粉红S*。这样把H*瓣拉开,手指伸R*裂缝里,压在N*道K*S*C*J*那里,同时把食指C*R*美少N*护士X*蜜壶里欣赏蜜道璧的感触。这时美少N*护士蜜道里面已经S*R*,食指C*R*时,觉的蜜道的Y*R*J*住手指。

     “嗯嗯嗯,D*宝弟弟,你好H*A*!”

     马洁雪白的肌肤微微染S*樱H*S*,她已经抬起双T*,脚尖向X*用L*弯曲。D*宝手指在C*子H*房活动时发出吱吱的S*声。从马洁鼻孔发出的哼声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然后,终于从C*R*手指的X*蜜壶里流出火R*的蜜Y*。D*宝从蜜壶里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闻,那是会煽动N*R*xx的雌X*W*道。在黑暗中两眼直视着马洁缓缓扭动的雪白xx,他终于忍不住捧起了美少N*护士的圆T*,D*宝的S*T*向R*缝移动,一张Z*,盖住了马洁的桃源D*K*,T*时像捞起东西一样仔细的T*,S*尖C*J*xxK*……

     D*宝就是一阵啾啾吸Y*,吸得马洁如遭雷击,仿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内心一慌,一道洪流从X*蜜壶J*S*而出,居然真的还是粉红S*的,登时羞得她脸如蔻丹,双目J*闭,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D*宝知道遇到了罕见极品,回忆看过的《房中术》里面好像没有提及,暗自思忖这样每每达到xx都会流淌出来粉红S*,岂不是每次都是如同C*子开B*一样吗?难道今T*破S*以后还会继续出现这样奇妙的Q*况吗?那真是N*R*中的极品,永远的C*子了。

     第261章美少N*护士

     D*宝欣喜若狂,居然还伸出S*T*T*了T*,低X*T*来,朝着xx的秘D*K*及G*沟C*不停的T*舐,一G*羞赧中带着S*X*的感觉,有如一把巨锤般,把马洁的xx带到xx,马洁扭动着雪白的xx,怯生生的说:“别……D*宝弟弟……别这样……那里脏……A*……不要……嗯……A*……”

     D*宝仍不罢手,两手J*抓住马洁的Y*K*间,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S*T*不停的在秘D*K*及G*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S*的豆蔻啾啾吸Y*,或用S*T*轻轻T*舐,甚至将S*T*伸R*Y*谷甬道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S*的J*H*蕾C*缓缓T*W*,一G*淡淡的N*S*W*J*杂着马洁的T*香,真可说是五W*杂陈,更C*J*得D*宝更加狂L*,K*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K*了起来。

     “D*宝弟弟,你好H*A*,我不喜欢你这样,你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A*?”

     马洁万万没想到D*宝比她这个卫校毕业的护士还要专业,对N*X*敏感地带如此熟悉地不断挑D*,阵阵S*麻K*感不住的袭R*马洁的脑海,再加S*H*T*的J*H*S*到手指的攻击,一种羞惭中带着S*畅的K*感,周S*有如虫爬蚁行般S*X*无比,不自觉的想要扭动S*躯,但是D*宝J*抓在Y*K*间的双手,那里能够动弹半分,一G*炽R*闷涩的难耐感,令马洁连呼吸都感到困难,K*中的J*喘渐渐的狂L*了起来,J*杂着声声xx蚀骨的动R*J*Y*,更令D*宝兴奋莫名,马洁再度“A*“的一声尖J*,全S*一阵急抖,Y*谷甬道里粉红S*的蜜Y*再度狂涌而出,整个R*瘫R*如泥,脑中一P*空白,只剩X*一阵阵浓浊的C*X*声不停的从K*鼻中传出……

     “食S*X*也,无师自通,这才是开始,真正的K*乐还在后面呢!”

     D*宝Y*笑着缓缓的伏到她的S*S*,再度W*S*那微张的樱C*,两手在高耸的S*X*S*轻轻推R*,姆食二指更在F*顶蓓蕾不住R*捻,正沉醉在xx余韵中的马洁,此时全S*肌肤敏感异常,在D*宝高明的挑D*之X*,再度浮起一G*S*麻K*感,不由张开樱K*,和D*宝R*侵的S*T*J*J*的纠缠在一起,两手更是J*抱在D*宝的背S*,在那不停的轻F*着。

     “D*宝弟弟,我好喜欢你,R*家的C*子S*就属于你了。”

     马洁不胜J*羞,J*喘Y*Y*,嘤N*呢喃道。

     眼见马洁完完全全的沉溺于西R*Y*的漩涡内,D*宝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的骄傲,手S*K*中的动作愈加的狂L*起来,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美少N*护士K*中传出的J*Y*声再度急促起来,一双修长的美T*更是J*J*的J*缠在D*宝的Y*T*之间,纤细的柳Y*不住的往S*T*动,似乎难耐满腔的Y*火,K*X*伊甸园更是不住的厮磨着D*宝K*X*R*T*C*肥的Y*T*巨龙,看到美少N*护士自己的挑D*之X*,Y*火高涨得几近疯狂,D*宝竟然停止了手S*的动作,离开了马洁的J*躯。

     正陶醉在D*宝的A*F*X*的马洁,忽觉他强壮的S*躯离开了自己的S*T*,顿时一G*空虚难耐的失落感涌S*心T*,急忙睁开一双美目,J*媚的向坐在一旁的D*宝说:“A*……不要……D*宝弟弟……K*……A*……别停……”

     “别急A*!依莉阿Y*和艳丽Y*M*特地嘱咐我要温柔疼A*你嘛!呆会保证你S*F*地S*去活来的N*!”

     D*宝用双手W*住马洁的J*脸,将那龙T*轻轻地顶在她的鼻孔S*,巨龙在美少N*护士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马洁羞涩地闭S*眼,Y*F*高高T*起,她感觉到巨龙在一路X*H*,脖子、R*沟,很K*Y*F*S*的蓓蕾传来坚T*压迫的感觉,她的脑海浮现出龙T*蹂躏蓓蕾的Q*景,D*宝将她的红樱桃顶在龙T*沟部,他能感S*到美少N*护士蓓蕾B*起的感觉,G*棂在她樱桃S*来回摩C*,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D*宝产生强烈的Y*F*xx,他用巨龙K*速来回C*打她的蓓蕾,马洁被C*J*得J*声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D*宝停止了C*打,将龙T*顶在她的R*沟S*用L*X*压,马洁更高地T*起了她的雪F*,迎合着D*宝的挤压,D*宝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Y*F*,将巨龙放在她深深的R*沟里,马洁悟X*很高,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Y*F*,她能明显感S*到D*宝巨龙的火R*。他试探X*地C*动了几X*,她的R*沟很H*,挤压感很强。

     “噢噢!”

     他只觉得K*S*S*了,那是xx和J*神S*的双重剌J*: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有美N*为他N*J*,但马洁却是绝对的不同的:她,是贞洁的白Y*T*使、是J*羞的美少N*护士、又是马艳丽的外甥N*、更是马依莉的宝贝N*R*,而马依莉马艳丽xxJ*M*双H*都已经沦落为他的K*X*之臣,所以此时此刻,她的形象、她的美貌、她的S*份,都给D*宝格外的C*J*和K*感,她还做得那么甘心Q*愿、柔顺温婉……这一切一切,J*D*宝怎能不剌J*莫名、S*K*Y*S*?

     D*宝满意地看着龙T*从她的R*隙前端探出T*来,他开始有慢而K*地xx,只感到巨龙在一团R*R*里颤C*,其S*无比,龙T*被J*得R*麻麻的,D*宝越来越K*,马洁闭S*双眼呻Y*着,R*隙越来越J*。

     “好J*J*,我有好多N*朋友,你不介意吗?”

     D*宝边动边问道。

     “R*家早就听说你又风流又H*心了,可是,你太H*了太有魔L*了,你的技术高,H*样又多,将R*家L*得很S*F*,R*家真的离不开你了……”

     马洁到底是卫校毕业的护士,专业知识和生理K*望被D*宝完全挑D*出来,J*羞妩媚地J*嗔道。

     看到马洁这副xx的J*态,D*宝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美少N*护士L*了过来,让她平躺在C*S*,一腾S*,压在美少N*护士那柔N*的J*躯S*,张K*对着红R*R*的樱C*就是一阵狂W*,双手更在高耸的Y*F*S*不住的R*搓推移,正在Y*火高涨的马洁忽觉阵阵S*畅K*感不断传来,Y*其是K*X*秘D*C*,被一G*R*Q*腾腾的巨龙J*J*顶。俳宓煤貌籗*F*,她Y*臂一伸,J*G*住D*宝的脖子,K*中香S*更和D*宝R*侵的S*T*纠缠不休,一只M*R*的修长美T*更是J*J*的J*缠在D*宝的Y*T*之间,柳Y*粉T*不停的扭摆,桃源D*K*J*J*贴住D*宝的巨龙不停的厮磨,更令D*宝觉得S*S*无比。

     “D*宝弟弟,你还不舍得要了R*家吗?”

     马洁媚眼如丝地J*羞呢喃道。

     W*过了一阵子后,D*宝坐起S*来,双手托起马洁的圆T*,抓了个枕T*垫在底X*,已经马洁自然的将修长的美T*分开了。她此时需要D*宝弟弟勇猛的J*R*她的S*T*,几滴晶莹的露珠含羞的挂在蜜道旁的黑森林S*,D*宝的巨龙雄赳赳的昂起,他用手的扶着C*Y*的巨龙,慢条斯理的在马洁S*漉漉的伊甸园K*C*缓缓R*动,偶尔将龙T*探R*X*蜜壶内,可是就是不肯深R*,那G*子R*T*S*X*的难S*劲,更D*得马洁全S*直抖,K*中不断的欢声高呼,几乎要陷R*疯狂的地步,他这才双手按在马洁的Y*K*间,T*着颤巍巍的N*R*骄傲抵在马洁从未开启过的蓬门之S*。他双手抓住她的xx高高举起,一手扶着那G*C*壮火R*的D*巨龙,便待去R*她那待开的J*N*H*蕊……

     看到马洁粉红S*J*N*的Y*蚌,他不J*深吸了一K*Q*;在一抺稀疏的、乌亮的黑丝之X*,那两P*细N*的H*瓣半藏着、J*闭着,好象在警告他:她,是个神圣而不可侵F*的白Y*T*使;这里,是个不容冒亵的所在;但另一方面,那两P*N*N*粉红中间闪烁着的一抺晶莹,又好象在告诉他:她己经准备好、也欢迎他以他那C*D*Y*直的巨龙,剥夺她C*子的S*份……

     D*宝轻轻将巨龙抵在马洁的R*缝之S*,然后缓缓的往Y*谷甬道直C*,马洁的Y*谷甬道可真是鲜N*J*X*、,两边J*N*的H*瓣,被他硕D*的龙T*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强吞X*了D*宝龙T*的开端。

     当他C*D*的巨龙R*开了马洁那两P*鲜N*S*R*的H*瓣时,她的本能令她自然地把右T*分开了一点,好让那散发着高R*的C*D*东西更容易、更方便地向前T*J*,同时,X*Z*里还发出了像是鼓励般的J*Y*……

     D*宝Y*部用L*缓缓地送了J*去,马洁R*壁J*束摩C*的压迫感让他眉T*一皱,马洁的S*T*扭曲着发出T*苦的哀鸣呻Y*:“D*宝弟弟,疼A*……”

     美少N*护士的C*子的Y*谷甬道是多么的J*迫狭窄A*!D*宝并没有急着J*R*,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马洁的密道,刚Y*的巨龙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美少N*护士J*美绝L*的xx深C*前J*着。在F*复的推J*和挤压过程中,D*宝尽Q*地享S*着来自两R*S*T*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致而敏锐的感觉。他令巨龙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R*马洁珍贵无比的C*子之S*,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K*感。

     马洁的Y*谷甬道比想像中更为J*窄,虽然经D*宝D*L*一C*,但巨龙仍只能C*J*一寸许,美少N*护士灼R*的Y*R*J*J*J*着D*宝的巨龙,像阻碍他更J*一步般,D*宝把巨龙C*出一半,再H*H*用L*一C*,巨龙又再J*R*了少许,真的很J*,D*宝不J*惊讶马洁Y*谷甬道的J*窄程度。

     “好D*好C*A*!”

     马洁只觉一G*火荡C*D*的异物一点一点地割开了自己C*子的J*N*R*壁,向从未有R*探索过的Y*谷甬道里挤去,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T*得她几乎痉挛起来的摧心裂T*,这时,她只能绝望地闭S*了双眼,羞T*的眼泪如泉涌出。

     “疼,D*宝弟弟,A*,求求你K*拔出来A*!”

     马洁拼命J*J*xx。

     第262章美少N*护士(二)

     马洁本来就很J*的X*蜜壶强烈的J*J*,D*宝的巨龙此时享S*着比平时更为猛烈收缩,差一点S*了出来,D*宝强忍着S*J*的冲动得意的Q*W*马洁的雪颈,美少N*护士顿时J*羞无限,D*宝不断用L*xx,经过了十来X*的努L*,终于遇S*阻碍,D*宝的龙T*抵在一块X*薄膜S*,他知道已触到马洁的C*N*膜。

     “D*宝弟弟,疼S*我了,求求你K*拔出来A*!”

     马洁J*喘Y*Y*,R*语哀求呻Y*道。

     “拔出来就拔出来,我正好慢慢地调L*你!”

     D*宝暗笑道,他随停靠在马洁的Y*谷甬道之中按兵不动,低T*便向她的樱C*W*去,接着便向她的耳珠W*去。他的S*T*才碰S*美少N*护士的耳珠,马洁的S*子腾然一震,T*部忙不迭地转了开去,D*宝心中D*K*,双手捧住了她的T*,蛇一样的S*T*向她的耳朵T*去。

     果然不出所料,D*宝的S*T*在马洁的耳珠S*才没T*S*几X*,马洁似已S*不了那种酸麻S*X*的感觉,本能地伸手往D*宝肩膀推去;但她已被T*得浑S*无L*,她的推拒R*弱得像是少N*对Q*郎的撒J*,D*宝稍一低肩,便轻易地卸开了她的Y*手,一面不断在她的脸颊、耳朵、粉颈、秀发轻W*细T*,一面侧S*躺X*,一手绕过马洁的粉颈,攀S*了她那丰满高耸的雪白R*F*,一手却顺着她平坦的X*F*H*X*,向她的探去。同时,D*宝也不甘示弱,从她S*漉漉的Y*谷甬道之中C*出S*来,B*S*前去压住马洁的D*T*,一面用S*T*在她的X*F*、柳Y*、P*G*和D*T*S*T*来T*去,一手却抓住了她的另一个R*F*,不断地抓捏、R*L*着……

     “嗯……D*宝,你好H*A*!”

     马洁扭着Y*,S*子越来越滚T*,H*瓣裂缝中也开始渗出了S*H*的蜜S*,S*T*和T*部的扭动渐渐地变得有L*了起来,她粉脸火红,星眸半闭,艳红的双C*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张了开来,像出S*的鱼R*般艰难的喘着D*Q*,知道她已经被自己挑L*的Y*兴Q*动了起来,心中狂喜,低T*便向她的樱C*W*去。

     “我看看你到底求不求我?种“D*宝的双C*重重地落在了她的樱C*S*,S*漉漉的S*T*急不及待地拨开了她的双C*,钻J*了她Z*巴里搅动了起来,一时间,两条S*T*在马洁的樱C*内不断地纠缠着,你追我逐,翻绕不定……他一会R*以T*她的牙齿,一会R*伸S*T*到她S*T*X*方,轻轻的咬她的S*T*,又用Z*C*咬她的S*Z*C*或X*Z*C*,一会R*又单纯只作Z*C*和Z*C*的磨C*……不用S*T*,最后他T*她牙齿内侧或外侧……

     “D*宝弟弟,你哪里学会的这些H*样?R*家S*不了了。”

     马洁J*喘Y*Y*,嘤N*声声,春心B*发起来。

     “都是你M*M*Y*M*教我的A*!”

     D*宝一语双关地Y*笑着,也不管马洁理解不理解,明白不明白,Z*C*J*J*的和马洁J*R*无L*的香S*纠结在一起,Y*吸着她Z*里甘甜的津Y*,并强烈地吸Y*着美少N*护士X*巧的S*尖,而右手也J*J*捂住马洁那雪白柔R*J*N*的Y*N*F*,不断地J*捏着。

     D*宝恣意地用S*T*卷住了她甜美H*腻的香S*,吸Y*着清甜的津Y*,尽Q*地T*会着C*齿相依、双S*缠绕的美好触感。一直W*到她K*要窒息过去了,才依依不舍的松了K*,让马洁的C*S*重新恢复了自由。他将十个指T*深深的陷J*了美少N*护士双F*里,J*N*的葡萄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R*Q*息的吹拂X*骄傲地S*翘T*立。

     “我看你忍不忍得。壳蟛磺笪遥俊

     D*宝兴奋地俯S*相就,用S*T*T*L*着她淡淡的R*晕,接着又把整个xx都衔J*了Z*里,用牙齿咬。糝*切的Y*吸。马洁扭摆挣动的J*躯,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J*Y*,晕红的俏脸S*露出了又羞愤又M*L*的复杂表Q*。

     只见那一对J*艳Y*滴的红樱桃,已经在K*S*的滋R*X*明显肿D*了许多,正又T*又Y*的高高凸起,彷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Y*H*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Q*品尝、尽Q*玩W*。

     P*刻后,马洁的俏脸S*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D*宝两只手一起用L*,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T*。

     在她的惊J*声中,用膝盖把她的T*呈“D*“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眼光早已落在了那神秘的桃园S*,并用手指拨开了那P*C*丛,灵巧地翻开了J*N*的H*瓣,触到了一个X*X*的珍珠S*手法娴熟地R*捏着。

     “D*宝弟弟,R*家S*不了了,那里好酸好麻好X*A*!求求你再J*来吧。”

     马洁J*喘Y*Y*地嘤N*呢喃,主动求欢,春S*潺潺不断从Y*谷甬道之中流淌出来。

     “好J*J*,刚才你让我的X*弟弟从你X*蜜壶里拔出来,现在想求我再J*去可没这么容易N*!”

     D*宝H*笑道,突然他从林X*璐的枕T*底X*拿出她的一双R*S*S*晶丝袜和一双白S*亮光丝袜,把美少N*护士马洁双T*D*打开成一字型,分别固定在C*的两端,令伊甸园B*露无遗。接着将美少N*护士S*半S*绑成“X*部缚“,勒得Y*F*更鼓凸出来;X*半S*则是“G*间缚“,把丝袜绳结J*J*卡在她的珍珠。马洁感到xx耸立,憋不住的K*感阵阵袭来;Y*其是勒过裆部的丝袜绳结,正好卡在珍珠S*,中电似的C*X*感从这里涟漪般地传遍马洁的全S*。

     “D*宝,你玩什么呀?不要这样折磨R*家A*!”

     马洁又羞又喜又害怕又新鲜地J*嗔道。

     “让你的第一次留X*永生难忘的美好印象A*!”

     D*宝Y*笑着突然含住马洁的珍珠Y*吸着,极度的K*感C*J*得马洁雪白J*N*的Y*T*J*绷成F*弓形,她只好J*喘着呻Y*着R*语哀求向他求饶。他却更用劲地Y*吸着,将马洁一直送S*K*乐之巅。

     接着D*宝顺手从C*T*柜S*拿过一瓶雪碧,任意往马洁全S*浇,他一边T*一边玩L*美少N*护士的Y*F*和伊甸园,亮晶晶透心凉的雪碧混合着美少N*护士的芬芳,马洁不由地在他硕D*滚T*的S*T*Y*吸T*L*X*婉转呻Y*起来:“D*宝弟弟,这太X*流了,不要这样A*!”

     “都说N*生邋遢,N*生连C*饭用的筷子也不收好吗?”

     D*宝冷不防抓起C*T*柜S*的一次X*筷子,用筷子J*住马洁的红樱桃往S*拉,C*J*得美少N*护士T*X*J*T*,全S*F*弓,不由自主地呻Y*起来。接着,他又用筷子拨拉美少N*护士的H*瓣和珍珠,极度K*感一阵接一阵地J*荡着马洁的全S*,她婉转挣扎着,笑得喘不过Q*来。

     “这是谁的笔A*?”

     D*宝H*样也真多,这时候D*宝拿来C*T*柜S*化妆盒里描眉的M*笔,M*笔尖L*得完全散开来,他就用这东西在马洁的香T*S*轻轻的刷过去。

     “A*……”

     马洁的S*T*J*烈的抖动,急剧地J*喘Y*Y*,嘤N*呢喃呻Y*哀求道,“不要……不要……”

     几乎不能呼吸的欢J*,在R*民医院第一美少N*护士,扭动S*T*挣扎的模样真J*R*不敢相信。

     可是D*宝一点也不在乎的一X*在两个圆丘S*画圆,一X*在R*缝中轻轻C*过去,Y*其在背部和Y*部的地方特别仔细的刷来刷去。

     “不要……那里……不要……”

     马洁J*羞而K*乐地嘤N*呜咽着,随着M*笔的动作而扭动P*G*,呼吸越来越急促呻Y*中开始出现甜蜜的呜咽声……

     “好洁洁,好J*J*,好老B*,保证你S*F*到极点,有了K*感你就喊出来吧!”

     D*宝Y*笑着用两只J*子J*住了马洁的D*H*瓣,然后栓S*细绳在她的S*后系J*,这样马洁的D*H*瓣被最D*极限地扯开,伊甸园呈一个D*D*的O型。D*宝一只M*刷在美少N*护士X*H*瓣中央S*X*刷动;捆成一束的几G*细竹丝不急不慢地捅扎、拨动着马洁特别突出的珍珠;另一只宽M*刷则在J*H*蕾和G*沟、D*T*内侧刷动;马洁Y*F*顶S*两只葡萄也被指T*捏起徐徐地捻转。把马洁玩L*得xx迭起,晕T*转向;恍然如置S*于云端飞车,悠然落地,心跳不已;又似伏S*N*顶,突降N*谷,C*X*未定,又被接踵而至的后N*托到半空!直教R*惊心动魄,Y*S*还生;如仙如梦,Y*拒还迎。D*宝还嫌不过瘾,鼓Z*含住美少N*护士的珍珠,H*劲地Y*吸。强烈的C*J*恰如火焰般迅速燃遍全S*,马洁又麻又X*、兴奋得仿佛整个S*心都S*化了,马洁清晰感觉到自己的H*B*内已蜜S*泛滥。

     “D*宝弟弟,你K*要我吧,你再不给我,我会在你的挑D*X*虚T*的……”

     马洁J*喘Y*Y*,S*Q*不接X*Q*地R*语哀求道。

     D*宝D*为兴奋,解开了马洁S*S*的捆绑,他艰难地调正了姿势,Y*间慢慢用L*,顿时间,那Y*得像G*铁棍似的巨龙在马洁两P*J*N*的G*R*缓慢地磨动了起来……巨龙对准美少N*护士马洁那待开的H*B*,Y*际发L*一沉,巨龙已随着动作挤开美少N*护士的Y*谷甬道,C*J*马洁的C*N*H*房内。

     “好D*好C*好R*好Y*好充实A*!”

     美少N*护士春心B*发,春Q*荡漾,长长地C*X*着呻Y*着。

     “好洁洁,看着我J*R*你了A*!”

     D*宝习惯了姿势,C*动的动作变得顺畅起来;虽然龙T*的N*R*被马洁J*J*的G*R*磨得有点发T*,但随着巨龙内春S*的流出,那轻微的T*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巨龙H*过N*R*时产生强劲K*感……K*感一N*一N*地狂袭X*,他出乎自然地把双手转回马洁S*前,再一次把她柔N*的xx控在手中搓R*。

     虽然马洁还是个青涩的C*N*,但这时,在D*宝纯熟的前奏技巧剌J*X*,她的Y*D*内己充满了晶莹H*R*的蜜S*,所以他的龙T*在R*开她鲜N*的H*瓣后,己沾S*了H*H*的蜜S*的C*D*巨龙,并不算十分困难地,便己S*J*了她J*致的Y*G*中,才一X*子,便踫到了那道令他雀跃不己的、坚韧的障碍。

     第263章美少N*护士(三)

     看着马洁羞得通红的X*脸,海棠一般可A*,D*宝忍不住端着马洁雪白柔R*的雪T*S*X*xx起来,D*宝xxS*平颇高,就是不捅破马洁的C*N*膜,开始时美少N*护士T*直了S*子,脸S*全是T*苦的神S*,只是一会的工F*,她T*内的K*感就被N*R*的岩浆唤醒,随着D*宝的巨龙不断的J*R*、C*出,马洁的S*T*达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她忘记了少N*的矜持,开始疯狂的扭动雪T*,时而又S*X*套L*,X*前两支坚T*的Y*F*随着S*T*的S*X*晃动剧烈的摇摆颠簸,更加增重了N*漫的Q*息。

     “S*F*吗?好J*J*?”

     D*宝笑问道。

     “S*F*S*了……”

     马洁J*羞无比地C*X*呢喃道。

     “你不会又嫌疼求我退出来吧?”

     突然D*宝H*笑着再次退出巨龙。

     “不要退出去A*!”

     美少N*护士一把L*住D*宝,将他正面压在自己S*S*,马洁欢喜的Q*W*着D*宝,S*漉漉的芳C*在他X*F*磨动,J*N*S*R*的蜜C*触到灼R*跳动的龙T*,D*宝二R*浑S*都是一震。马洁伸手探X*,用食中二指扶住了,挫S*缓缓将Y*茎引R*T*内。硕D*的尖端撑开敏感J*艳的R*C*,滚T*S*麻的感觉让她心R*都S*了起来,一时间动弹不得。敏感的龙T*被两P*丰厚S*R*的H*R*J*J*含。⑽⒄衬宓母芯鮴x蚀骨,D*宝闭S*眼睛细细的品W*。

     汩汩H*蜜从翕开的宝蛤K*流直到Y*茎,晶莹雪亮。美少N*护士顿了一刻,咬牙缓缓将Y*茎吞R*T*内。熟悉的温暖S*R*逐寸包裹B*S*,X*S*仿佛回到了温馨的老家。

     “好D*好C*好Y*好深A*!”

     美少N*护士蛾眉微锁,美目J*闭,樱C*微启,喉间吐出J*弱的一声长哼,终于将龙T*顶到柔R*的C*N*膜。如此美少N*护士,百年难逢,D*宝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的享用,他不急于突R*她的Y*径,伸出一指到两R*相贴的K*间,轻轻R*L*着她H*瓣S*方已经膨胀得Y*如R*球的细N*R*芽,S*此致命的挑D*触M*,美少N*护士与D*宝蜜实相贴的柔N*D*T*G*部立即F*S*X*的开始C*搐。

     D*宝低T*审视,只见C*壮的龙S*无Q*地撑开绯红的宝蛤K*,xx的S*R*蜜C*被D*D*的分开,蜜C*顶端俏然T*立的蚌珠显露出来,T*外却尚有一X*截Y*茎。他轻轻再往里面挤了挤,美少N*护士的K*中也间歇的发出J*媚的呻Y*声:“A*,A*,好!D*宝弟弟,再C*得深一点……”

     D*宝吞了一K*K*S*,调整了一X*姿势后,试着向马洁最后的防线加强压L*,顿时,那P*薄薄的瓣膜被撑得J*胀Y*破……

     “唔……”

     媚眼M*离的马洁皱起了柳眉,发出了一声T*苦的轻哼……

     但这时D*宝的D*箭概己在弦,又试出了马洁最后防线的虚实,怎可能再忍而不发?他一挪膝盖、Y*眼用L*,巨龙H*H*地往前便T*……

     “好洁洁,好J*J*,你永远是我D*宝的N*R*。”

     D*宝心中自豪地呐喊。

     “噗嗤“随着一X*令D*宝喜极万分的暗响,马洁那P*可怜的薄膜终于抵S*不了那强猛急劲的突剌,才一X*子,便被那无Q*的L*量所撕破、割裂……

     失去了它的防卫,那C*D*坚Y*的巨龙挟着余势急剌而R*,深深地没R*了她冰清Y*洁的Y*G*之中。

     “呀……好D*好C*好深好T*A*!”

     马洁只觉得X*S*一阵裂T*,双手本能地抵住了D*宝的X*膛,她哪里想得到A*郎的这G*巨龙刚刚在她M*M*Y*M*的Y*谷甬道之中纵横驰骋过呢……

     D*宝感觉到龙T*一瞬间便C*穿了马洁T*内的柔R*N*膜,配合着美少N*护士X*Y*流出的阵阵C*N*破瓜落红,令他知道自己已得到了这位美少N*护士最宝贵的第一次。

     伴随着美少N*护士D*T*间的C*N*落红,更J*一步的C*J*着D*宝的摧残xx。既然已经开了B*,辣手摧H*的时间到了,他不J*F*退的缓缓C*出着巨龙,感S*着马洁T*内C*N*膜的位置,用他那火R*硕D*的龙T*磨C*着美少N*护士的C*N*膜残骸。每一次触及马洁的C*N*膜裂C*,她都T*出了豆D*的泪S*,直到他F*F*覆覆来回C*送了十多次,才将美少N*护士的C*N*膜残骸刮过一G*二净,彻底开发了马洁Y*谷甬道的C*N*膜地段。

     “好J*J*,我C*破你了A*!”

     C*D*浑圆的滚T*龙T*已C*破白Y*T*使般美貌圣洁的马洁那冰清Y*洁的C*子之S*的证明——C*N*膜,刚才才在马洁的M*M*和Y*M*丰腴圆R*的xx内肆意挞伐横冲直撞,此时此刻他已深深J*R*美貌如仙的绝S*美少N*护士马洁那尚是C*子之躯的Y*T*内。

     马洁的C*N*膜被C*破,一丝疼T*J*着一丝S*X*的充实感传遍全S*,马洁丽靥羞红,柳眉微皱,两粒晶莹的泪珠因破瓜时的疼T*涌出含羞轻合的美眸,一个冰清Y*洁、美貌绝S*的圣洁C*N*已失去宝贵的C*N*童贞,马洁雪白的Y*G*X*落红P*P*。

     “唔……”

     一声J*喘,马洁J*靥晕红,星眸Y*醉,J*羞万般,Y*T*J*躯犹如S*在云端,一双修长柔美的xx一阵僵直,轻轻地一J*那“蓬门”中的“采H*郎”一条又C*又长又Y*的D*巨龙已把马洁T*生狭窄J*X*的N*H*Y*谷甬道S*得又满又J*。

     由于S*到美少N*护士蜜津的浸泡,那C*在马洁Y*谷甬道中的xx越来越C*D*,越来越充实、胀满着C*N*那初开的J*X*J*窄的“H*径“R*壁。D*宝开始轻C*缓C*,轻轻把巨龙拨出马洁的Y*谷甬道,又缓缓地顶R*圣洁C*N*那火R*Y*深、J*X*J*窄的N*H*Y*谷甬道。

     “好J*J*,好J*好温暖好柔R*的美X*A*!”

     他已深深地C*R*马洁T*内,巨D*的龙T*一直顶到美少N*护士Y*谷甬道底部,顶触到了美少N*护士J*N*的“H*蕊S*”才停了X*来,当马洁N*J*羞而不安地开始蠕动时,他就开始奋勇叩关,直捣H*龙了。

     “D*宝弟弟,我已是你的R*了。”

     马洁感到D*宝弟弟的巨龙比刚才所见还C*还长,马洁那J*X*H*R*的Y*谷甬道本就J*窄万分,他C*在美少N*护士的T*内不动,就已经令美少N*护士芳心Y*醉、Y*T*J*S*、H*靥晕红,再一xx起来,更把马洁蹂躏得J*啼婉转、S*去活来,只见美少N*护士那清丽T*俗、美绝R*寰的J*靥S*羞红如火。

     “唔A*嗯N*……”

     马洁开始柔柔J*喘,嘤N*声声,呻Y*连连,J*H*Y*N*、一丝不挂、J*R*雪白的美丽xx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

     在美少N*护士那美妙雪白的xxY*T*J*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回应着D*宝弟弟。

     “好J*J*,好柔好N*A*!我要让你第一次就飞起来!”

     D*宝Y*笑着加D*巨龙的C*出、顶R*,他逐渐加K*了节奏,X*S*在美少N*护士的Y*谷甬道中J*J*出出,越来越H*、重、K*……

     马洁被他C*得Y*仙Y*S*,心H*皆S*,一双Y*H*J*美、浑圆细削的优美xx不知所措地曲起、放X*、抬高……最后又盘在D*宝的T*后,以帮助心S*R*A*郎能更深地J*R*自己的Y*谷甬道深C*。

     绝S*清纯的美少N*护士那芳美鲜红的X*Z*J*啼婉转:“唔嗯……D*宝弟弟……噢唔……请你轻……唔……轻……点……唔……唔……轻……唔……轻……点……”

     马洁H*靥羞红,粉脸含春,忍T*迎合,含羞承欢。

     当D*巨龙到达子G*时,马洁的青春的S*T*由H*芯开始麻痹,烧了又烧。S*T*内感S*到那充满年轻生命L*的D*巨龙正在无礼地C*动,全S*一分一秒的在燃烧,马洁高声xx。D*宝用手包住美少N*护士R*F*,指尖轻轻捏L*美少N*护士柔N*的xx。

     “A*……”

     两个xx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被D*宝C*糙的手指F*L*,K*感就由R*F*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

     “W*W*……”

     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马洁苗条的S*T*摇摇晃晃,H*谷里充盈的蜜Y*已经使X*蜜壶彻底S*R*。

     当最K*乐笼罩时,N*R*的这种F*应,马洁虽然也学过也知道,但过去从未经验过。当被D*宝深深的C*R*的同时,两个xx又被R*,那三个X*感带,就同时发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欢愉,贞洁的美少N*护士马洁已经深深堕R*S*Q*xx的深谷。马洁觉得有些K*K*,当X*部和H*房愈是S*C*J*的话,那K*K*就愈严重,美少N*护士好像被什么引Y*似地轻T*J*N*X*感的焦K*红C*,要淹溺在K*感的波涛中,美少N*护士将C*送S*去。

     D*概是太强了吧,甚至觉得脑髓的中心,有一点甘美的麻痹状态。美少N*护士过去跟本不知道自己对xx居然如此贪心。马洁伸出X*巧的香S*。以自己的S*去T*N*R*则是第一次。C*和C*相接后,S*T*就伸了J*去,而D*宝的S*也急急地出来回礼。

     马洁意识早已飞离S*T*,晕旋的脑海中一P*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J*窄的X*蜜壶中火T*C*T*的巨龙不断C*动,一波又一波的K*感在全S*爆炸。美少N*护士两支J*T*的R*F*被D*L*的捏W*,C*糙的手指用L*搓捏柔N*的xx。修长秀美的双T*被D*D*地分开,J*T*的T*F*被压挤变形。C*T*火R*的巨龙开始加速C*送,滚T*的龙T*每一X*都C*B*地戳J*马洁J*N*的子G*深C*,被蜜Y*充份滋R*的H*R*S*S*地J*J*箍J*住巨龙。

     “A*……”

     像要挤J*马洁的S*T*一般,D*宝的C*J*J*堵住美少N*护士X*感的樱C*,两手J*捏美少N*护士丰盈弹X*的R*F*,S*S*压挤她苗条R*感的背T*,C*D*的龙T*深深C*R*美少N*护士的子G*了。

     蓦地,马洁觉得他的那个C*J*自己S*T*深C*的巨龙顶触到了自己Y*谷甬道深C*那最神密、最J*N*、最敏感的“H*芯”——少N*Y*谷甬道最深C*的xx,马洁的xx被触,更是J*羞万般,J*啼婉转:“唔……轻……轻……点……唔……”

     第264章美少N*护士(四)

     D*宝用滚T*梆Y*的龙T*连连轻顶那J*H*稚N*、含羞带怯的C*N*xx,美少N*护士J*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他这样连连顶触得Y*仙Y*S*,J*呻艳Y*:“唔……轻……D*宝弟弟……唔……轻……轻点……A*……”

     突然,马洁Y*T*一阵电击般的酸麻,Y*深火R*的S*H*Y*谷甬道膣壁内,J*N*Y*H*的粘膜N*R*J*J*地箍J*住那火R*C*动的巨D*巨龙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J*J*,马洁雪白的xx一阵轻颤、痉挛,那X*S*深C*柔N*敏感万分、羞答答的N*H*xx不由自主地哆嗦、酸麻,美少N*护士那修长雪H*的优美xx猛地高高扬起,绷J*、僵直……最后J*羞万分而又无奈地盘在了A*郎的Y*S*,把他J*J*地J*在X*S*Y*K*中,从Y*谷甬道深C*的H*芯J*S*出一G*神密宝贵、粘稠腻H*的Y*N*Y*J*,美少N*护士Y*靥羞红,芳心J*羞万分。

     “唔……轻……轻……点……唔……A*……唔……好……好多……唔……好……好T*……W*……”

     马洁的初J*浸透那Y*谷甬道中的xx,流出Y*谷甬道,流出Y*沟……流X*雪T*Y*G*,浸S*C*单……

     S*出宝贵的C*N*Y*J*后,美少N*护士马洁H*靥羞得绯红,Y*T*J*S*麻R*,H*N*粉脸J*羞含春,秀美Y*颊生晕。马洁美丽的xx一阵痉挛,Y*深火R*的Y*谷甬道内温H*J*窄的J*N*膣壁一阵收缩。

     可D*宝丝毫没有S*J*的念T*,马洁感到S*F*畅S*的K*感,却一N*一N*地不断传来──它们从那G*C*D*炽R*的东西传出,随着那火R*的C*送,贯J*她的、贯J*她S*T*内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角落……

     “哼……唔!……好D*好深认A*A*!……A*!”

     很自然地,她D*声地呻Y*和J*喘了起来……

     “好洁洁,我的好老B*,你真是太N*了,C*一C*就C*出S*来了!”

     D*宝赞叹着一边用L*的在美少N*护士的X*蜜壶里xx,一边继续抓捏她雪白柔R*的丰R*,虽然没有她M*M*马依莉和Y*M*马艳丽那样的丰硕xx,却也是丰满浑圆柔R*细N*,可谓是少N*xx中的极品。

     她高翘着丰盈雪白的D*T*,连续不断的向S*蹬踹,J*窄的Y*谷甬道包裹着D*宝的X*弟弟,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让D*宝觉得xx很K*又要来到了。

     他心神一凝,暗想自己还没有玩够,绝不能这么K*就丢盔弃甲,连忙停X*了正勇猛冲杀的武器,谁知马洁竟似有些M*糊了,浑圆的香T*就像S*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仍是有节奏的自动向S*耸T*,一次次的撞击着他的F*部。D*宝惊讶之X*,发现她的面容S*早已是一副S*畅N*漫的神Q*,似乎已是Y*仙Y*S*、Y*罢不能了。当他放开J*L*她的J*躯时,她忽地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美T*歇斯底里般的抖动了起来,然后主动的、L*道十足的G*在了他的Y*S*,将他的R*牢牢的J*在了T*G*之间……

     “好D*宝,好弟弟,好哥哥,好S*好S*F*,R*家要S*了。”

     马洁J*喘Y*Y*,呻Y*连连。

     就这样,两R*的J*合越来越火R*、越来越疯狂。在那J*烈炽R*的J*欢之中,一次又一次的,马洁被S*S*的A*郎送S*极乐的顶F*,她彷佛像置S*于K*乐巨N*中的一叶X*舟,完完全全地淹没在原始狂Y*的风B*中,无法逃T*、也不想逃T*。

     渐渐地,悟X*极高的马洁熟识了、掌W*了D*宝C*送的节奏和频率。虽然这是她的第一次,她的S*T*开始摇摆了起来,再不只是单纯地、无条件地接S*着他的C*送,而是自然地,对他的xx作出了R*烈的迎合……

     硕D*无比的龙T*不断R*顶着美少N*护士那J*R*稚N*的子G*“H*蕊S*”……而马洁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H*Y*洁、一丝不挂的雪白xx,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J*X*F*,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Y*深的Y*壁,火R*Y*深、Y*濡不堪的Y*谷甬道R*壁,S*箍J*J*住那狂Y*出R*的C*D*巨龙,火R*滚T*、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N*R*盘绕、缠卷着硕D*无朋的龙T*。

     美少N*护士J*羞火R*地回应着D*宝巨龙的xx,羞赧地迎合着他对她“H*蕊S*”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H*浓稠的Y*J*Y*Y*泉涌而出,流经她Y*H*的Y*沟,流X*她雪白如Y*的D*T*。随着D*宝越来越重地在美少N*护士窄X*的H*房内C*动、顶R*,美少N*护士那T*生J*X*J*窄的Y*谷甬道H*径也越来越火R*滚T*、Y*H*S*濡万分,N*H*的Y*谷甬道R*壁在C*壮的D*巨龙的F*覆摩C*X*,不由自主地开始用L*J*J*,敏感万分、J*N*无比的Y*谷甬道黏膜火R*地J*J*缠绕在C*动、顶R*的C*壮巨龙S*。D*宝越来越沉重的xx,也将马洁那哀婉撩R*、断断续续的J*啼呻Y*xx得声音越来越D*,越来越急促:“A*……嗯……唔……”

     马洁不只是柔顺地任凭D*宝的手动作,X*蜜壶S*X*套L*着D*宝的巨龙,还在套动之间愈来愈D*L*地扭Y*旋T*起来,随着美少N*护士忘形的动作,她那窄J*的N*X*Q*R*地箍住我的巨龙,彷彿从前后左右无休无止的冲击,不断地将K*感导R*D*宝的巨龙当中,让他的K*乐也愈来愈高。怀中正G*着的是R*民医院第一美少N*的绝S*护士,为xx所驱策的她已完全褪去了冰霜一般冷艳的外表,动作和N*言呓语都是无比的狂Y*、扣R*心弦,X*蜜壶里T*更是机关重重,令他的巨龙犹如陷R*了xx阵中般K*感连连,刚刚在她M*M*马依莉Y*M*马艳丽的Y*谷甬道之中历练浸泡过,如今再度在美少N*护士的蜜壶中横冲直撞,难免有种格外C*J*的J*忌K*感,若非D*宝也是C*笫老将,经验丰富无比,加S*巨龙S*修练的神功也是实L*过R*,换了个冲动的N*R*,怕早在马洁J*媚婉转的呻Y*N*啼和狂Y*放N*的扭摇套L*当中弃甲曳兵、一败涂地了。虽是强撑着一K*Q*,不让自己的冲动那么K*就发泄出来,但怀中的美少N*护士委实太过Y*R*了,X*蜜壶里T*的吸Y*滋W*更是前所未见,S*S*畅K*的感觉犹如地震般直荡的我背脊发麻,重重K*感直冲脑门,美少N*护士完全不由自主地沉L*在那波涛汹涌的R*Y*K*感中,呻Y*声越来越D*,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R*,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C*微张地J*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T*苦又似S*畅甜美的M*R*J*态。

     “好洁洁,好J*J*,我A*S*你了!我要让你飞起来A*!”

     D*宝已是Y*火狂升,不能自制,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只见他一提X*S*,将巨龙向马洁那玄奥Y*深、J*窄无比的火R*Y*谷甬道深C*H*H*一顶……

     正沉溺于Y*海Q*焰中的美少N*护士被D*宝这一X*又H*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那巨D*C*Y*的巨龙深深地冲J*T*内的极深C*。她只感觉到,那巨D*的龙T*在自己Y*谷甬道深C*的“H*芯”S*一触,立即引发她Y*谷甬道最Y*深C*那粒敏感至极、柔N*S*H*万分的xx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C*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S*冰肌Y*骨。只见她M*L*地用手猛地抓住D*宝刚刚因将巨龙退出她Y*谷甬道而提起的P*G*,雪白粉N*的可A*X*手S*十G*纤纤Y*指痉挛似地抓J*他肌R*里,那十G*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Y*指与D*宝那黝黑健硕的P*G*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动R*的美少N*护士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Y*R*的J*H*秀T*更是一阵痉挛J*J*住他的双T*。D*宝感觉非常S*K*,只感觉S*X*这千J*百媚的美少N*护士那洁白如雪的平H*X*F*和微微凸起的柔R*xx一阵急促地律动、C*搐。在马洁雪白平H*的X*F*和xx一起一伏的狂L*颤抖中,她那S*漉漉、亮晶晶,Y*R*无比的嫣红Y*沟中,因Q*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X*R*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G*R*白粘稠、晶莹亮H*的Y*N*和她的C*N*X*,这G*温S*稠H*的Y*T*流J*她那微分的嫣红Y*沟,顺着她的“Y*溪“向X*P*P*落红……

     D*宝使出了《房中术》中的各种招数各种姿势,使出了浑S*解数,不断地Y*辱S*X*这春Q*B*发的美少N*护士;时而浅C*轻送、猛打急攻、时而研磨挠转、时而记记穿心,他不断变换着T*位,时而老汉推车、比翼双飞、时而隔山取火、霸王举鼎,D*得马洁S*X*难耐,顶得她J*喘Y*Y*嘤N*声声呻Y*连连……

     强烈的酸S*C*J*使美少N*护士的子G*再次J*S*出一G*温R*粘H*的C*N*Y*J*……

     “A*……R*家又要S*了A*!”

     撑到这个时候,美到极点了的美少N*护士终于再也承S*不。患斫嘁徽驤*媚高昂、似哭J*又似K*活的呻Y*,整个R*一阵僵直,Y*J*狂泄的T*K*带着无比欢乐,降临到她S*S*,竟就这样瘫R*在D*宝的怀中,“好D*宝好弟弟好哥哥,你G*得R*家好S*A*!”

     D*宝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T*仙的美少N*护士那xxL*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Y*T*S*耸动着……

     他巨D*的巨龙,在美少N*护士T*生J*X*J*窄的Y*谷甬道中更加C*B*地J*J*出出……

     R*Y*狂澜中的少N*只感到那G*C*D*骇R*的巨龙越来越狂Y*地向自己Y*谷甬道深C*冲C*,她羞赧地感觉到C*壮骇R*的巨龙越来越深R*她的Y*径,越C*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我还在不断加L*顶R*……滚T*的龙T*已渐渐深R*T*内的最Y*深C*。

     随着D*宝越来越狂Y*地xx,丑陋狰狞的巨龙渐渐地深R*到她T*内一个从未有R*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Y*深的“Y*G*”中去……在火R*Y*邪的C*动顶R*中,有好几次马洁羞涩地感觉到D*宝那那硕D*的滚T*龙T*好像触顶到T*内深C*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R*感到酸麻C*J*之极,几Y*呼吸顿止的“H*蕊S*”

     第265章绝S*马洁

     在不断缠绵J*织的xx中,马洁已经懂得含蓄地F*应着D*宝的R*Q*,如泣如诉地不断呼唤着D*宝的名字:“好D*宝……我……是属于你的……”

     “好弟弟好哥哥好D*宝好老G*,不要离开R*家……”

     当D*宝C*出时,她又不安地、J*羞怯怯地J*J*xx,将他J*J*J*。圃诳仪蟊鹄胨,请求A*郎重新J*R*,K*K*直捣H*龙深度恩泽。

     “A*!好弟弟好哥哥,你顶S*R*家了A*!”

     她不由自主地呻Y*狂喘,J*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Y*媚R*骨的J*喘呻Y*也不由得J*羞无限、丽靥晕红……

     D*宝——D*宝和马洁双宿双飞,达到了生平第一次xx,而D*宝成为了马洁生命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N*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