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律师林诗晴【25026872[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律师林诗晴

     打开了门,孟丽带领着林诗晴恰好走到了门外。

     “呵呵!是林律师吧,欢迎欢迎!”阿飞笑着说,却并没有站起来,孟丽和吕文莺一起出去了,留X*林诗晴像个待宰的羔羊一般忍S*着阿飞S*眯眯的目光。

     “我是林诗晴,龙总到底想G*什么?”林诗晴一脸严肃,冷若冰霜,不卑不亢地问道。

     林诗晴穿的是一S*黑S*的律师制F*,雪白的衬Y*扎在黑S*的齐膝制F*套Q*里,魔鬼般凹凸起伏的S*材曲线毕露。X*前的律师制F*被那硕D*的双F*撑的J*绷绷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迸裂开。那两颗丰满硕D*的雪白xx简直是呼之Y*出,就像是要蹦出宽敞的领K*似的,随着S*T*的摆动不时漾起了汹涌的波涛;J*媚的面容,眼角的皱纹隐约可见,可是丝毫不影响她的艳丽,F*而更增加了她中年美F*的成熟柔媚,林诗晴比一般的美F*又多了一G*成熟N*R*的M*R*韵W*,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美F*和著名D*律师特有的高雅端庄冷若冰霜的Q*质。

     别的不说,单是想像一X*林诗晴惹火的xx,配S*律师制F*和丝袜Y*H*,如果能让她一丝不挂的站在面前,羞耻的L*露出两对雪白丰硕的滚圆丰R*……如果能让这副香艳旖M*的场景成为现实,那绝对是任何N*R*都拒绝不了的Y*H*……

     “呵呵,林律师真是K*R*K*语,好,那我就直说了,你R*子酒后驾车肇事伤R*,我一定要为孟老师伸张正义主持G*道,林律师只要尊重事实秉G*办案就行了,至于你R*子和李老爷子的事嘛……”阿飞好整以暇地Y*笑着,一双S*眯眯的眼睛在林诗晴成熟丰满的S*T*不老实地扫来扫去。

     林诗晴对龙剑飞的名Q*素有耳闻,也多少听说过他的传奇经历,可是更知道他的H*H*G*子的臭名,对于林诗音居然纵容N*R*林Y*芝嫁给这个H*H*G*子不J*嗤之以鼻,现在对这个H*H*G*子第一眼就更加没有好感,虽然倒也英俊潇洒,可是那S*眯眯的眼光,还有刚才出去的那个少F*满眼的春S*,再加S*办G*室里面xx霏霏的W*道,十有xx是他们俩刚刚做了什么见不得R*的苟且之事,令她想一想都感到恶心。

     F*感归F*感,毕竟现在老爷子的把柄在R*家手里呢!林诗晴不J*暗骂一声老不S*的,R*老心不老,放着她这么一个D*美R*守活寡,却偏偏喜欢老牛C*N*C*,在家对她已经越来越没有兴趣,在外却嗜好转C*年轻美貌的N*孩,本来就年老T*衰,又长期F*用壮Y*Y*L*得S*T*每况愈X*,虚弱不堪,现在出了这样的丑事,估计十有xx是中了这个X*混蛋的圈套,可是,万一传扬出去,不要说老T*子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就是她的声誉也会S*到极D*的不良影响。那肯定是一颗重磅炸弹,整个李家恐怕都要名誉扫地,颜面尽失,再被素R*里虎视眈眈蠢蠢Y*动的对手抓住机会D*做文章,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林诗晴来之前就全盘考虑了这件事Q*的后果,孰轻孰重,两害相权取其轻,迫不得已也就只好弃车保帅了,好歹自己的宝贝R*子李德盛说到底还不是S*罪,只有先保住老T*子再为宝贝R*子想办法了。

     林诗晴现在一边暗骂老T*子晚节不保酒后无德,一边暗骂宝贝R*子胡作非为酒后闯祸,更暗骂龙剑飞这个混蛋多管闲事强横出T*,骂归骂,还不得不强打J*神说道:“S*次开庭我也是以J*为退不得已而为之,其实,德盛酒后驾车肇事伤R*,我们可以给孟老师赔礼道歉并给与充分的赔偿,这也是合Q*合理的;至于老T*子一辈子廉洁奉G*德高望重,老了老了晚节不保,酒后L*X*F*X*这样的错误,无论如何还请龙总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您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看我的面子,不看我的面子还看诗音J*J*凭祥D*哥和Y*芝的面子……”

     →第541章-羞辱诗晴←

     “哈哈……林律师不仅是律师界的巾帼英雄,还是李家的贤Q*良M*A*!要是我有林律师这样的老B*,真是求之不得辗转F*侧A*……”阿飞眼睛盯在林诗晴丰硕高耸的S*X*S*,丰满的双F*把制F*顶得高高隆起,鼓鼓涨涨的格外Y*R*。

     “请你说话注意点,龙总!”林诗晴见对方出言不轨,不J*脸S*一变,柳眉倒立冷若冰霜地J*叱道。

     “哈哈……林律师不要生Q*嘛,我也是实话实说肺腑之言A*,象林律师这样出S*的N*R*哪个N*R*不动心呢?哈哈……”阿飞Y*亵地H*笑道,S*眯眯的眼睛肆无忌惮地在林诗晴丰硕高耸的S*X*和丝袜美T*S*X*打量。

     “龙总,我们还是言归正题吧,那件事你到底要怎样解决?”林诗晴考虑到老G*和R*子的把柄都在龙剑飞的手S*攥着,不得不耐着X*子问道。

     见林诗晴着急,阿飞F*而漫路不经心好整以暇的笑道:“不急不急,这件事好商量,李老爷子可是法律界的泰斗,闻名遐迩,我也是尊重老爷子的。只要给孟老师一个G*道的J*代,我自诩还是很有R*Q*W*的,不过……”

     阿飞此时看着D*美R*律师林诗晴,好像恶狼玩L*着待宰的羔羊,老猫戏L*到手的耗子一样,慢条斯理地笑道:“林律师不仅是个D*美R*,更是个聪明R*,自然明白这份材料的分量,我的条件很简单,除了你D*义灭Q*,将你R*子绳之以法还给孟老师一个G*道之外,我再临时加一个X*X*的条件……”

     “什么条件?”林诗晴迫切地问道。

     “哈哈……说出来林律师不要生Q*A*,我对林律师是仰慕已久,坦白说我想一Q*芳泽得到你,如果你愿意来国华集团工作,做我的法律顾问的话,坦白点就是做我的S*R*律师,支票S*面的数字随便你写,怎么样?”阿飞H*笑道。

     “住K*!无耻……龙剑飞,请你尊重一点,不要以为你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Y*为,你也太低估我了,就你这几个钱就想买了我,你以为你是什么R*?我就算没了丈F*一样可以活X*去,你别以为用这个就可以要挟我……”林诗晴愤怒地斥骂道。

     “好!很好!不愧是鼎鼎D*名的律师,今T*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辣W*十足,哈哈,我喜欢!”阿飞拍掌D*笑着说道。

     “卑鄙X*流!”林诗晴怒斥道,“阿飞,孟老师的事Q*是我R*子不对,李德盛咎由自。弦泳坪笪薜,我无话可说,可是,其他的你休想得寸J*尺!我真是纳闷诗音怎么会容忍Y*芝喜欢S*你这个H*H*G*子?凭祥筱蝶又怎么会认你做G*R*子呢?他们真是瞎了眼睛!”

     “哈哈……历害历害……可以连丈F*R*子都不要,好在我还留了一手……”阿飞说着从C*屉里拿出了一些材料丢在桌S*,“看看这个吧,林律师!”

     林诗晴一X*拿起来,看了一眼,心一X*子沉了X*去,如同当T*B*击,黯然无语。

     “怎么样?林D*律师……自己的字总还认得吧?”阿飞点了一G*烟冷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D*美R*律师林诗晴。

     林诗晴一X*子没了刚才的锐Q*和辩才,她手S*拿着的是当年贾沧海造假帐时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无保留意见的证明,当时她还没巴结S*李老爷子,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贾沧海远洋走S*G*司刚刚挖掘第一桶金子,虚假财务信息必须有正式审计师签出意见才具法律效L*,贾沧海利用和她R*恋的机会骗取了她的信任,为他的假帐作了真实X*保证,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二十年后却被龙剑飞W*在手中了,成为一击制敌的致命杀手锏。

     “如果我把这些东西G*开,美丽与智慧并存的林D*律师一定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吧……”阿飞悠闲自得地H*笑道,林家贾家的两次无间道行动令他收获颇丰,所以后来岳M*J*J*林诗音在轿车里再三提醒他不要X*觑林诗晴的时候,他就X*有成竹动了生擒活捉B*J*D*美R*律师的邪恶年T*,他在享S*岳M*J*J*林诗音的同时,也在想象着将来品尝品尝这个令林凭祥林诗音兄M*俩都有些T*疼的冷艳美R*D*律师林诗晴的辛辣美W*。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A*……”林诗晴几乎绝望,为什么一切不利的事Q*都一G*脑地落在了她的T*S*?她的心在这一刻全凉了。

     “事Q*并不是象林律师想的那样H*的……我这些东西收了很久了,也许永远收X*去,没有露面的一T*,但是那要看林律师的合作诚意了……呵呵!”阿飞看着无助的美R*D*律师,脸S*浮起一丝Y*邪的J*笑。

     “不,我不会……”林诗晴把手S*的纸用L*撕碎,泪S*凝S*了她的眼腔,此刻她第一次感到了凶险和无助带来的伤害和压L*是那么令R*T*心疾首和压抑窒息,那是近乎绝望的感觉。

     “撕吧!这只是复印件……”阿飞不以为然地H*笑道。

     “你是想得到我的S*T*,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把所有的东西还给我!”林诗晴深深呼吸一K*Q*,羞耻无比地哽咽着喃喃道,“而且只是这一次,之后你不可以再S*扰我……”

     “呵呵……你的条件还真够多的,不过林律师这样美丽的S*T*,一次就已经够了……哈哈……”阿飞Y*笑道,“首先我要说明,我不喜欢强迫别R*做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但你要是答应了,你就要听我的,明白吗?……”阿飞垂涎Y*滴地看了一眼对面的成熟美F*D*律师。

     林诗晴黯然神伤没有作声,美目M*离充满哀伤怨恨和无助的眼神……

     “那么,现在我们就开始吧!林D*律师……”阿飞收起手中玩L*不停的笔,好整以暇地Y*笑道,“先把你的律师制F*解开吧。”

     “不……不……”林诗晴突然摇T*向后退,虽然知道结果是那么回事,但真正做起来对她来说还是极度的抗拒,堂堂法学界泰斗李老爷子的太太,鼎鼎D*名的美N*D*律师怎么可以任R*宰割肆意玩L*呢?法律界的N*强R*,李家的贤Q*良M*如今却要沦落到拿xxS*X*J*易的境地,真是耻辱和悲哀A*!

     阿飞知道这只送S*门的猎物只是在作最后的挣扎,G*据他的经验,象林诗晴这种自尊心理极强的知识N*X*美N*律师,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但Y*F*的的难度越D*其中的乐趣就越D*,有时他F*而不希望手中的猎物太K*放弃抵抗。

     “怎么,林D*律师要改变主意吗?现在还来得及,我向来不喜欢强迫N*R*做事的……”阿飞故作无所谓地说道,他知道林诗晴已经如同待宰的羔羊,G*本无法逃T*他的魔爪,又像砧板S*的鱼R*,只是无助的挣扎蹦跶而已,越是这样越是在这一刻流露出来林诗晴N*X*柔弱的一面,在她N*强R*和律师制F*的F*衬X*,愈发显得Y*R*F*罪。

     林诗晴呼吸急促,丰硕高耸的X*K*一起一伏,她咽了一X*唾Y*突然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是龙剑飞,你就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筹M*,林D*律师……”阿飞冷笑道,“你R*子李德盛在倒车想要轧S*孟老师一次X*赔偿的时候;你在第一次开庭为了保全你的R*子,徇S*枉法,颠倒黑白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举T*三尺有神明,现世现报总不S*呢?”

     “不是这样的,龙总,请你理解我作为M*Q*的心Q*。”林诗晴开始没有了刚才的冷傲,R*语解释道,“是我R*子德盛害了孟老师,可是,孟老师已然那样了,我们也只想多赔偿一些钱弥补一X*过失罢了,德盛不是有意要倒车轧孟老师的,再说现在S*亡赔偿标准已经提高了……”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答不答应J*易你自己决定吧!强扭的瓜不甜的!嘿嘿!”阿飞冷笑道,这样的事Q*在中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最D*的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按照中国现在的法例来说,如果你开车把R*撞了个重伤,甚至严重伤残的话,你可得赔高额的赔偿金外,还会有不断的其他费用产生在R*后当事R*之间。在巨D*的金钱压L*X*,很多R*就会G*脆将一个撞到重伤的R*再次压过去,让那R*彻底地S*去,那样的话,自己最多也就是一次X*赔偿和监J*一段时间而已,这比起无休止的H*销来得更省事和轻松得多。虽然,这样的压L*不能成为一个杀R*的正当理由,但是,只要你有那样的勇Q*,你也可以这样做!

     “撞S*R*赔一次,撞伤R*赔一辈子!”一名有10年驾龄的货车司机给记者做了个形象的比喻:“撞伤了孩子,你H*的钱绝对可以供这个S*X*学的孩子考到博士了;撞伤了老R*,赡养老R*的义务全权J*给你,老R*以后有个好歹,也会被认作车祸留X*的后遗症;不如撞S*了,一次X*赔清,省得家属纠缠。”

     S*亡赔偿标准的提高,T*现了社会对生命价值的尊重。表面S*看,它涉及的只是个别S*害者利益;但从本质而言,由于不合理的法律规定可能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的扭曲,加剧“撞伤不如撞S*”这样的非道德行为,最终导致G*平和正义的缺位,因此必须予以改变。

     “你保证这件事只在这里,只一次……”林诗晴惴惴不安地嗫嚅道,似乎在作最后的讨价还价。

     “对于这样的事Q*我从来不作保证……”阿飞冷冷地说道,“那要看你的合作诚意了!可以开始吗?林D*律师,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还要考虑的话,请你回去吧!”

     林诗晴感到绝望,虽然已作了最H*的打算,但那一刻真正来临时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过自己这一关,“就算为了他们父子俩了,为了这个家牺牲一次吧。”这是她不停在内心中给自己的唯一理由和借K*,算是对自己的一种麻醉和掩饰。

     →第542章-林氏诗晴(一)←

     “林D*律师,解开律师制F*的纽扣吧!”阿飞望着无助的林诗晴,Y*笑着命令道。

     林诗晴低X*T*,泪S*似已涌S*眼腔。在无比屈辱中手慢慢地提起到X*前,几乎是以最慢的速度捏住了律师制F*的纽扣。

     阿飞却不C*促,只是静静地欣赏着,猎物终于屈F*了!这不是普通的猎物A*,这是鼎鼎D*名的司法界N*强R*,铁齿铜牙冷若冰霜的美N*D*律师,今R*终于要在自己K*X*屈F*了,他开始有点忍不住内心的J*动。

     一粒,两粒……尽管是慢得不能再慢,但林诗晴的律师制F*还是最终完全解开了,阿飞抑制着内心的冲动,眼光像箭一样S*J*林诗晴春光窄泄雪白丰硕的X*K*,映R*眼中的是那深深的R*沟,可能是羞愧的原因,饱满高耸的xx微微急速地起伏……

     林诗晴把T*扭向一边,她知要道此刻对面的H*H*G*子正用猥琐的眼光看着自己,李家的贤Q*良M*就这样站在一个陌生的N*R*面前,令她不知所措,本能地用手护在雪白丰硕的X*K*。

     “林D*律师,把手放X*,这样美丽动R*的春光遮挡起来岂不是锦Y*Y*行吗?……”阿飞以命令的K*W*道。

     扣子全部解开了,林诗晴在一阵犹豫后终于H*心地T*X*S*Y*,T*努L*侧向一边,避开龙剑飞S*眯眯的目光。

     动作是那么的羞涩犹豫,但每一X*举手投足在阿飞的眼里却是充满了美态。

     S*Y*T*X*后S*S*剩X*一件象牙白的蕾丝N*罩,冰肌雪肤,圆R*的肩S*挂着J*致的细细吊带连到罩杯S*,在罩杯的束缚X*,X*K*形成明显的深逐的R*沟,X*半边雪白柔N*的xx露出来,让R*看得要流K*S*,恨不得咬S*一K*。

     “好美的圣N*F*A*!麻烦林D*律师把您的R*罩也摘X*来吧!”阿飞咽了一K*K*S*,Y*笑着说道。

     林诗晴委屈地F*转Y*手,伸到背后,找到N*罩的钩子,高耸的xx一X*子变得更T*拔Y*R*,“啪”的一X*,N*罩失去钩绊松了X*来,林诗晴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动作变得果断起来,R*罩的肩带从臂膀S*H*X*,份量十足的xx因为突然失去支托向X*坠了一X*,但迅速恢复了T*拔,深S*的R*晕S*两粒N*T*骄傲地S*翘着,仿佛向猥亵的N*R*示威。

     林诗晴将手S*的R*罩丢在地S*,双手不知往那里放,只感S*到十分的局促。

     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xx,高耸T*拔的雪F*,透明的R*S*S*晶丝袜裹着两条丰N*R*感的D*T*,在黑S*短Q*的映衬X*,分外X*感M*R*,纤美的Y*脚蹬在高跟鞋里,冷艳高傲的美N*D*律师居然L*露出来这样端庄丰满的xx,愈发令R*X*脉贲张Y*火高涨。

     “林D*律师,请走到桌子前来!”不是命令自命清高的冷艳美F*D*律师一X*把Y*F*T*光,阿飞有意转移一X*视线,他知道对林诗晴这种个X*倔强的N*X*不能C*之过急,否则会让好不容易S*钩的鱼跑掉。

     待到林诗晴慢慢地走近办G*桌,阿飞似已闻到对面成熟N*T*S*发出的馨香,距离的拉近让林诗晴一X*子变得更无所适从,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对面这个B*T*的H*H*G*子K*点结束这一切。

     “现在把一条T*抬起来踩到桌子S*……”阿飞以平静的语Q*说道。

     “什么?……”林诗晴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为Q*而无L*地摇着T*,“不……不要……”

     “我不习惯同样的话说两次,林D*律师……”阿飞背靠着老板椅好整以暇摆L*着桌S*的资料,而又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强忍着羞辱,林诗晴H*H*心真的把一条T*抬起来,由于穿着制F*套Q*,她把穿着高跟P*鞋的脚踏S*办G*桌后Q*子自然向S*束起,阿飞一X*看到了林诗晴粉红S*内K*包裹着的,虽然凸凹有致只是隐约可见,却更加富有Y*H*L*。

     这么一站林诗晴马S*意识到这个姿势是多么的Y*荡,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几乎晕过去,只感到脸象火烤一样发T*。阿飞看着S*穿制F*冷艳清高的D*律师林诗晴摆出如此风S*Y*荡的姿势,差点B*出鼻X*来。

     R*S*透明S*晶丝袜裹着丰满修长的D*T*,可以看见丝袜末端绣H*的蕾丝H*边和松J*带陷J*D*T*G*白生生的P*肤里,粉S*半透明的内K*包着肥美柔N*的沟壑Y*谷,若隐若现的萋萋芳C*让阿飞的庞然D*物一X*子Y*起来顶在K*子S*,“噢!太美了……”他有点食指D*动Y*火高涨控制不住了。

     “很好!林D*律师不要动,就保持这个姿势!”阿飞边说边从旁边拿出一G*高尔F*球杆,他略低X*T*用高尔F*球杆撩开垂X*的Q*摆,让林诗晴整个沟壑Y*谷展现出来。他用高尔F*球杆轻戳那肥胀饱满的沟壑Y*谷,一边戳L*一边观察已为R*Q*R*M*的林诗晴羞愧的表Q*。

     “A*!不要A*……”林诗晴被这种X*流的方式玩L*,又Q*又急,羞愤万分,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本以为对方只是直接J*R*,只要忍一X*就过去了,没想到这X*S*狼这么多玩法,看来要S*的罪还在后面。

     “从G*爹那里论起来,我应该J*你姑M*;从Y*芝那里论起来,我应该J*你Y*M*,没有想到林D*律师保养的这么美丽这么J*N*呢?谁知道外表冷若冰霜的林D*律师内里却是如此的X*感M*R*A*!”阿飞由衷地赞叹着,S*手W*着球杆饶有兴致地在林诗晴神秘的探索着,X*感窄X*的三角K*包着宽D*的盆腔,茂密的芳C*从内K*边缘不安份地冒出来,让阿飞X*脉贲张。

     突然他把圆H*的高尔F*球杆T*点向林诗晴的珍珠部位,来回磨C*,林诗晴S*到突然的袭击,控制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哼J*。阿飞一脸Y*笑,持续用高尔F*球杆玩L*林诗晴最敏感的部位,林诗晴强忍着从传来的K*感,仰起T*闭S*美丽的双眼,咬J*牙忍着不发出J*声,脸S*一P*涨红。

     “嘿嘿,很敏感的T*质A*!林D*律师,美丽端庄冷艳高傲的Y*M*……”阿飞Y*笑着把高尔F*球杆从沟壑Y*谷向丰满白皙的S*S*转移,林诗晴S*S*的律师制F*只是解开了扣子,阿飞用高尔F*球杆把制F*向两边拔开,只见白S*的R*罩托着饱满的xxT*拔高耸,阿飞又用高尔F*球杆左右戳L*,“嘿嘿……Y*M*好白好D*的xxA*……李老爷子真是老牛C*N*C*艳福不浅A*……”

     林诗晴S*到强烈的W*辱,只能把T*尽量扭向一边,委屈地忍S*,可是Y*T*已经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生理的F*映,丰硕饱满的xx开始充X*膨胀,xx更是Q*不自J*地发Y*B*起,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Y*T*在龙剑飞这个H*H*G*子的挑D*之X*居然显得如此敏感。

     “Y*M*真是智慧T*使的容貌,正义之神的化S*,却有着魔鬼的S*材A*……”阿飞肆意地玩L*着眼前这具熟透的美F*xx,虽然已是年过不H*的贤Q*良M*,但林诗晴保持着完美的S*段,岁月在她S*S*留X*的更多是成熟与妩媚,是那种让每个N*R*向往的高贵和端庄。阿飞欣赏着林诗晴万分屈辱无奈的神Q*,最后把高尔F*球杆戳向N*R*雪白X*感的肚脐。

     林诗晴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D*T*跨在桌S*,保持着Y*荡的姿势,J*闭着美丽的双眸不去想眼前的一切,她只在心里祈求这一切K*点过去,但眼前的H*H*G*子显然不会轻易结束,她已经预料了最H*的结果,但她却没有料到过程竟然如此折磨R*……

     几乎对一切麻木,林诗晴脑中一P*空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好了,Y*M*现在把Y*F*T*掉吧!”阿飞S*眯眯地H*笑道。

     “A*……?”林诗晴不知怎么办,她低X*T*,让散落X*来的T*发遮住了羞红的脸颊。

     律师制F*终于在H*H*G*子的视J*X*T*了X*来,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做一个R*民律师,这一切将成为她一生中难以抹去的Y*影。

     “嗯……很好……”阿飞欣赏着眼前活生生的艺术品,林诗晴这位冷艳D*律师贤Q*良M*丰腴圆R*雪白柔N*的xx,突然他坐直了S*子说道,“麻烦Y*M*把Y*F*高高举起来!”

     听到这样的话林诗晴T*脑之中“嗡”地一阵晕转,“A*,我这是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听这个无耻的R*的话?不……我不要……我不可以……”她内心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抵触心理。

     “林D*律师,把你的律师制F*举起来!”不等林诗晴有F*应,龙剑飞厉声命令道。

     林诗晴象中了魔咒般慢慢举起一条圆R*的手臂,手S*拿着自己刚T*X*的律师制F*。

     “A*……好美的N*神A*!……”阿飞从内心里惊叹,S*眯眯的眼睛瞪得发亮,看到林诗晴腋X*那浓浓的腋M*,他的庞然D*物涨到了!

     做出这样一个不堪R*目的姿态,林诗晴感觉好象S*旁有无数对眼睛看着自己一样羞辱难当,S*为律师S*为R*Q*R*M*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感到眼前一P*眩晕,脸S*的红晕燃向了雪白的颈项。

     “好Y*M*,现在爬到桌子S*来!”T*J*的游戏并没有结束,阿飞开始变得变本加历地H*笑道。

     “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林诗晴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惊又Q*。

     “林D*律师,我命令你爬S*来!”阿飞冷笑着重复着,同时把办G*桌S*的东西全拿开了。

     林诗晴咬牙,眼睛有点红,“既然来了,就准备接S*最H*的结果吧,F*正就一次,就当是发一场恶梦吧,或者是被恶狗咬了一K*吧……”她脑子里一P*混L*,全没有了在法庭S*的睿智和挥洒自如,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她知道为了老T*子和R*子、为了这个家她可以牺牲自己,想到这她H*了H*心无限屈辱地爬S*了那张办G*桌……

     看到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得逞,阿飞十分得意,这个平时一S*正Q*清高冷艳而又助纣为N*徇S*枉法的美N*D*律师林诗晴终于屈F*在自己的Y*威之X*。

     看到林诗晴爬在桌面S*屈辱的样子,阿飞满足地命令道:“好Y*M*,爬到这边来吧……”示意林诗晴爬到他的面前。

     林诗晴不知这个B*T*的家伙要做什么,又惊又怕。

     “好,转过来,把你丰腴滚圆雪白柔R*的P*G*向着我……”阿飞Y*笑道。

     →第543章-林氏诗晴(二)←

     “A*,做什么……?”林诗晴强忍羞辱,象狗一样B*着,把成熟丰满的美T*向着龙剑飞高高翘起。

     阿飞一推椅轮,把老板椅移近桌边,面对林诗晴丰腴滚圆Y*R*的美T*不J*咽了K*K*S*,那套Q*J*裹着的美T*丰满肥翘,R*S*透明S*晶丝袜包裹X*J*绷绷的Y*R*曲线,散发着成熟N*R*的魅L*。他突然把Q*子向S*翻起,林诗晴惊J*着扭动了一X*,龙剑飞把鼻子凑到只剩三角K*包着的美T*深深地吸了K*Q*,“很特别的Q*W*……熟N*美F*的美W*,贤Q*良M*的贞洁……”一边回W*一边自语一边Y*火高涨食指D*动。

     “林凭祥林诗音林Y*芝都不好好管教这个X*H*蛋D*S*狼,这个H*H*G*子不得好S*……”林诗晴在心里骂道。

     “刷”一声,伴着林诗晴的惊J*X*S*狼把那条半透明的粉红S*蕾丝内K*生生撕了X*来,林诗晴吓得哭了出来……

     “嘿嘿……看来林家真是出背美N*,好Y*M*真是极品A*!”阿飞一边F*M*着林诗晴丰腴滚圆的美T*,一边赞叹道,“嗯……够肥美,够柔N*……”一边说一边手S*用L*,手指陷R*雪白圆R*的N*R*里,林诗晴被龙剑飞娴熟而具有魔L*般的手法F*M*R*捏得呻Y*起来,但她用贝齿S*S*咬住X*Z*C*勉强忍住发出羞R*的嘤N*甚至J*喘声音。

     阿飞抓J*林诗晴的两P*肥T*向两边分开,只见萋萋芳C*生满会Y*,一直蔓延到J*H*,“嘿嘿……C*真多A*,好Y*M*!”阿飞揪住林诗晴J*H*S*的几G*芳C*用L*扯了扯,T*得林诗晴D*J*起来,美T*也不得不向H*H*G*子拉扯的方向移动。

     “听说芳C*多的N*R*xx强烈……是吗,诗晴Y*M*?”阿飞Y*损Y*笑着问道。

     阿飞一双D*手肆意地抓捏着林诗晴肥硕的美T*,仔细观赏那J*致绝L*的J*H*,林诗晴的深S*的J*H*隐藏在T*缝深C*,周围长着X*感卷曲的芳C*。阿飞用手指在微微隆起的J*H*S*作圆周磨C*,Y*笑着问道:“诗晴Y*M*,怎么样?S*F*吗?”

     S*S*最难于示R*的器官即使是丈F*都没有看过,居然被龙剑飞这个X*混蛋这样玩L*,令林诗晴羞得无地自容,以往的种种律师尊严和贤Q*良M*自信在这一刻已被彻底粉碎。

     “从漩涡和颜S*看来很J*凑鲜N*,诗晴Y*M*,李老爷子还没有开发你这里吗?”阿飞Y*笑着无比X*流地问道,好像发现了值得开发的新D*陆一样。

     林诗晴突然听到这么X*流露骨的脏话,脸腾地红起来,心里又羞又Q*恨恨不已地咒骂道:“龙剑飞这个X*混蛋真是恶心至极,S*T*为什么要让我落在这样的R*手里呢?!有朝一R*我一定要H*H*惩罚这个X*混蛋!”

     忽然,林诗晴的纤Y*感觉到了炽R*的R*掌,阿飞竟然把双手探R*她的套Q*底X*,肆意F*M*她光洁的肌肤,随后,她感到阿飞那年轻强健的S*T*也凑了过来,J*贴着自己丰满浑圆的T*部,一条Y*邦邦的东西顶在她细腻柔H*的G*沟S*,不由羞得柳眉J*蹙,俏面也泛起红晕。

     林诗晴屈辱地忍S*,那双D*手肆无忌惮地在她J*躯S*F*M*游走,她饱满圆R*的丰X*J*J*挤压着办G*桌,不J*有些发胀,丝丝Y*T*从xx渗出。忽然,那温R*的S*T*离开了自己,随后美T*一凉,不J*J*躯一震,她知道粉红S*蕾丝内K*被阿飞T*了X*去,堆在膝盖C*,自己再没有半点遮掩,心中羞耻,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林诗晴雪白肥硕的肥T*一X*子露了出来,像两座R*丘,在R*S*透明S*晶丝袜的包裹X*,随着轻微的抖动,美T*S*雪白H*腻的R*R*竟像波N*般波动,似乎在G*Y*着阿飞,中间的沟壑Y*谷更加M*R*,深S*的饱满的肥美的沟壑Y*谷完全B*露出来,R*缝羞涩地J*闭着,X*面坠着萋萋芳C*,甚为Y*R*。

     阿飞忍不住伸出手指,M*S*了那Y*R*的Y*缝,林诗晴J*躯一抖,倍感羞辱,X*意识地J*J*双T*,把Y*门J*闭,可是在阿飞看来,那两P*H*瓣更显肥美柔N*,D*中风景若隐若现,F*而更加Y*R*。

     林诗晴J*躯剧颤,阿飞猥亵的D*Z*W*S*了她光H*如Y*的D*T*,S*T*T*在S*T*S*那麻麻的感觉,让她厌恶并且恐惧得J*躯发抖,而那条S*T*却没有停止的迹象,不断在她如羊脂白Y*般洁白无暇的xxS*游走,顺着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修长xx越来越向S*……终于,一G*R*Q*B*在了她的沟壑Y*谷S*,J*接着那S*R*的S*T*W*S*了她肥美柔N*的H*瓣,她忍S*不住这麻X*的C*J*,xxQ*不自J*地轻轻颤抖起来,不由自主地流X*了羞辱的泪S*。

     而龙剑飞那硕D*的S*T*像一条毒蛇,坚韧而有L*,到C*T*L*着她丰满圆R*的xx,肥硕滚圆的美T*,肥美柔N*的H*瓣,加S*Z*C*娴熟的Y*吸,发出“啧啧”Y*荡的声响,不断传R*林诗晴的耳中,她感觉又麻又X*,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那灼R*的S*T*T*到哪里,哪里的麻X*就减轻一分,她矜持地咬着牙,尽量控制自己的Q*绪,抵抗这让R*发疯的动Q*感觉。

     林诗晴恨不得马S*就S*掉,来逃避这一切,但是她明白现在她的S*T*已经不属于她一个R*,而是关系到李家家族的安危,自己现在还不能S*,如果拒绝xx,丈F*R*子都不能保。罴壹易迳儆谝坏,覆巢之X*焉有完L*,想到这里林诗晴已经泪流满面。她的丈F*和R*子都是社会名流R*物,她从来都被他们千般呵护,万般疼A*,百般孝敬。之后跟随丈F*李老爷子献S*法律维护正义,法庭之S*C*Q*S*剑,S*到法律界敬仰,一直都是高高在S*,冷艳高贵,没想到自己冰清Y*洁贤Q*良M*的xx有朝一R*竟然沦陷在龙剑飞这个H*H*G*子手里,被这个H*心D*萝卜的阿飞肆意蹂躪,任意羞辱,随意玩L*,真是造物L*R*,无比羞耻,不堪忍S*。

     “好Y*M*,何必如此矜持端庄,何不放开S*心尽Q*享S*R*世间最美妙绝L*的N*N*之事呢?马S*你就明白Y*芝为什么对我那么M*恋地S*心塌地的了!”阿飞Y*笑着捧着面前肥硕雪白的美T*,埋T*饥饿地T*拭,没有一丝疲倦。看着林诗晴美T*中心那最Y*R*的樱桃,他忍不住伸出贪婪的S*T*,T*了S*去。

     “A*……”林诗晴如S*电击,忍不住J*呼出来。阿飞含住她的珍珠,S*T*不停在S*面拨L*着,就像在品尝可K*的美食。

     林诗晴柳眉J*蹙,拚命忍耐,却也J*不住Q*X*翻腾,J*躯燥R*,内心的Q*绪像火山一样躁动着。F*Q*生活疏远,她久未经R*事,独自忍耐空虚寂寞,此刻最敏感的地方被丈F*之外的N*R*如此T*L*,高贵的xx立刻不由自主地违背了她的意志,再也经S*不住挑D*,G*G*春S*从Y*谷甬道中渗出。而她在强烈的C*J*X*,肥白的雪T*不停晃动,喉中发出不能抑止的呻Y*,如泣如诉。

     她放松了J*张的神经,S*T*变得R*绵绵的,在阿飞的挑D*X*门户D*开,凝脂R*Y*般的肌肤透着红晕,渗出丝丝汗津,沟壑Y*谷也已经泥泞不堪。她似乎放弃了矜持,扭动着肥白的美T*配合着阿飞,不知道是忍S*不住M*L*的感S*还是要故意M*H*阿飞,她竟然低声J*唤:“龙总,阿飞,不要这样A*……A*……求求你饶了Y*M*吧……”

     由于双T*J*J*并在一起,加S*阿飞的F*L*Q*W*和Y*吸,林诗晴立足不稳,只能尽量掌W*平衡,这样一来,雪白H*腻的肥T*在面前摇摆,阿飞Y*火高涨,忍无可忍,C*X*着开始T*自己的K*子。

     林诗晴感觉阿飞暂时离开了自己的S*T*,好奇中回T*一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有生以来看到了第二个N*R*的,却又非她的那个行将就木的李老爷子能够相提并论的,H*H*G*子龙剑飞的庞然D*物青筋B*露,X*脉B*张,面目狰狞,比李老爷子的长了一倍,浓密的森林L*蓬蓬一直延续到肚脐,有无尽的狂Y*霸道之感,不J*一颗贤Q*良M*的芳心狂跳不止。

     她羞愧难当,赶J*扭过了T*,还来不及思考,丰满滚圆的美T*又被阿飞那双D*手抓。帝諽*谷一J*,被那Y*邦邦的庞然D*物抵S*。

     “好Y*M*,都徐M*半老了,还这么敏感?真是T*生媚骨A*!”阿飞Y*笑着说道,“那我今开就S*累来个越厨代庖,替李老爷子给你开B*算了……嘿嘿……”说完把林诗晴丰腴滚圆的美T*D*D*扳开,将一K*唾Y*猛吐在她的J*H*S*,林诗晴一声惊J*,还没来得及F*应,阿飞已经把他C*D*的中指Y*生生地C*J*了一节。

     林诗晴惊恐万分,挣扎着扭动想要躲避这恶心的侵袭,阿飞见状,挥动另一只手H*H*地拍在林诗晴肥腴的T*R*S*,“啪啪”直打得林诗晴连声J*T*,T*每打一X*就仰起一次。

     “Y*M*,好美A*!”阿飞边说,边把手指往美F*J*H*里S*,J*H*突然S*到异物的R*侵产生F*S*X*的收缩,括约肌有L*地钳住了R*侵的手指,“嘿嘿,Y*M*,你J*得我好J*A*!”阿飞不怀好意地讥笑着。

     林诗晴听了脸一红,马S*感到不对,不得不放松S*T*,阿飞邪笑着把剩X*的半节手指全部C*J*了林诗晴的J*H*里。

     “怎么样,涨吗?”阿飞Y*笑着X*流地问道,同时手指转动磨C*J*H*内壁。

     “A*……不要A*……求求你……”林诗晴在心里诅咒这个X*流无耻的N*R*,J*H*里火辣辣的灼T*,又酸又涨,Z*里却不由自主地轻声呻Y*哀求道。

     阿飞的手指不断在林诗晴直肠深C*挖L*,T*得熟N*美F*贤Q*良M*哭着连声求饶,“不要……求求你……不要了……A*……”

     阿飞似乎看透了她的企图,庞然D*物并不急于C*R*,而是若即若离地研磨着D*K*绽开的H*瓣,偶尔触及N*T*的珍珠,令N*R*的焦燥升温。

     →第544章-林氏诗晴(三)←

     “不要……不要再欺负我了……”S*心就K*崩溃的林诗晴几乎是在哭求。

     林诗晴的纤Y*被阿飞箍。芯跄荝*Q*腾腾的坚Y*庞然D*物抵S*了她的Y*谷甬道,心中犹如在滴X*,真的要失去清白了吗,以后还如何面对F*君,面对R*N*,T*A*,谁来救救自己A*。正想间她感到那火R*的庞然D*物开始向自己的T*内C*R*,她拚命摆L*着肥T*,试图阻止庞然D*物J*R*她的S*T*,可是龙T*早已藉着她氾滥的春S*,划J*R*缝,被她肥厚的H*瓣包裹着,甩也甩不掉。

     林诗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龙T*的灼R*和H*腻,浅浅地嵌在她的Y*谷甬道中,随着她的扭摆,不停C*J*着她的敏感部位,F*而有种麻X*空虚的感S*。渐渐,她每扭动一X*,就听见阿飞“N*”的一声,很享S*的声音,她顿时醒悟,想是自己的Y*谷甬道含着他的龙T*,这样不停动来动去F*而C*J*得他很S*F*。不由停止了摆动,美目微闭,两滴眼泪顺着俊俏的脸颊H*落X*来,“R*为刀俎,我为鱼R*”,看来xx是难免了,只希望这一切尽K*结束。

     阿飞却似乎并不着急,龙T*在沟壑Y*谷的中心慢慢旋动,就着春S*,发出“啧啧”的S*声。林诗晴多年没有和丈F*J*欢,早已旱Q*严重,而此刻熟悉的庞然D*物停留在Y*谷甬太虚幻境K*,比她以前经历过李老爷子的巨D*许多,似C*不C*,挑动不已,把她S*T*挑D*得如同她现在的C*境,J*退不得。这种感觉K*要把她B*疯,心中F*感,X*面的Y*谷甬道却似乎强烈K*望庞然D*物的R*侵,顷刻间春S*泛滥,旱灾转为洪涝,Y*T*不由自主的生理F*应已经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

     林诗晴喘着C*Q*,喉间发出候低Y*,J*躯柔弱无L*,不知道这T*苦的摧残何时才能结束。只听那阿飞Y*笑道:“好Y*M*,K*S*不了了吧,你求求外甥N*婿,我就让你满足。”

     林诗晴心中凄苦,星目J*闭,默不作声,强作镇定,不动声S*忍S*着这难忍的挑D*。

     阿飞见她不作声,终于忍S*不。秃鹨簧:“好Y*M*,我J*来了A*!”一沉Y*,T*S*杀R*“噗嗤”一声,庞然D*物藉着H*腻的春S*,冲破层层R*R*,顺畅地齐G*而R*。

     “A*……”林诗晴发出撕心裂肺的J*呼,似无奈,似解T*,终于C*J*来了,那极度充实的感觉深深地C*J*着她,J*躯剧烈颤抖,顷刻间已经泪流满面,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T*苦地倾诉,“老G*,诗晴对不起你了……可是,还不是你和R*子造的孽害我xx给这个X*H*蛋D*S*狼的吗?”

     阿飞S*S*地长S*了一K*Q*,庞然D*物深深C*R*冷艳清高美N*D*律师林诗晴丰腴圆R*的xx内,被贤Q*良M*肥美柔N*的Y*谷甬道内S*H*的R*R*J*J*咬合着,满足的感觉无以復加,差点就忍不住B*了出来。不J*抬T*向T*Y*笑道:“李老爷子,龙某对不住你了,你是名扬T*X*的法学家,我却在这里G*你J*滴滴的老B*,龙某还是要谢谢你的道貌岸然和你R*子的胡作非为A*!”

     林诗晴一世清白毁在他手中,听他又说起如此荒唐无耻的话,不J*咬碎银牙,目眦Y*裂,恨不得Q*手杀了这魔鬼一般的H*H*G*子。但是她此刻却只能默默忍S*,真希望自己失去知觉,忘记这一切羞辱。

     阿飞开始慢慢xx,每次都一C*到底,使林诗晴的S*T*有节奏地震动。林诗晴绝望地双目J*闭,心中的T*苦难以言表,努L*忍S*着迫J*带给她的T*苦,她希望自己的S*T*是麻木的,但是事与愿违,她毕竟也是正常的N*R*,虎狼年纪的生理xx,又太久没有被丈F*滋R*,N*N*J*合的K*感不断衝击着她的S*T*,随着阿飞持续的xx,她S*S*的感觉越来越强烈,X*面的Y*谷甬道也开始违背她的意志,从两R*J*合的地方涌出阵阵。

     随着林诗晴的流出,阿飞的xx越来越顺畅,林诗晴生过孩子的Y*谷甬道虽然没有少N*那般J*,却更加肥美饱满S*H*,J*箍着他的庞然D*物,配合得T*Y*无缝。阿飞的庞然D*物每次C*出,都会使Y*谷甬道中的R*R*翻滚出来,再次C*J*去时,还要衝破层层H*腻R*R*的阻碍,由于滋R*,既顺畅,又有强烈挤压摩C*的K*感,阿飞更加兴奋,本能地加K*了xx的速度。

     林诗晴丰腴圆R*的J*躯屈辱地前后摆动着,美N*D*律师泪Y*飞溅,丰R*S*到办G*桌挤压,R*Y*也不断流出,J*合C*同时发出“噗嗤噗嗤”Y*荡难堪的响声,她能清晰地感S*到阿飞那条炙R*的庞然D*物J*出自己的S*T*,那熟悉的K*感让她渐渐M*L*。随着xx的渐渐加K*,林诗晴再也无法静止不动,J*不住轻轻摆动雪T*,K*中发出哭泣般的嘤N*呻Y*:“嗯……嗯……不要……求求你K*停X*……”

     阿飞似乎不懂得怜香惜Y*,抓住林诗晴丰T*卖L*地xx,K*中Y*笑道:“Y*M*的X*M*M*好多Y*A*,J*得我好S*F*A*!”

     见林诗晴没有回应,又调笑道:“好Y*M*,外甥N*婿还行吧,有没有李老爷子xx得你S*F*呢?”

     林诗晴听着他的W*言秽语,羞得恨不能钻到地缝裡,可是那被xx的美妙绝L*的K*感实在要命,让她神H*颠倒,心神M*醉,就在她xx更加高涨的时候,阿飞忽然又加K*了速度,次次C*到她的H*心深C*。

     “啪啪”阿飞的X*F*不断撞击着她丰满浑圆的雪T*,两R*X*器J*接C*溅出春S*,发出“扑哧扑哧”Y*荡难堪的响声。

     “A*……A*……”林诗晴再也忍S*不。珼*声J*了出来,雪白的肌肤泛起红C*,汗S*S*透了她的全S*,她J*不住摆L*着雪T*,彻底地放纵着自己的S*T*。那感觉愈来愈近,K*来了吗?自己不仅有感觉,难道还要丢J*给这Y*亵不堪的阿飞吗?可是此刻真有不泻不K*的冲动,竟企盼龙剑飞这个X*H*蛋D*S*狼的庞然D*物能更加雄壮有L*地C*她G*她。

     听见林诗晴的Y*J*,阿飞更加兴起,双手托起了林诗晴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D*T*,使她的S*T*近乎和地面平行,像推车一样继续xx。

     “A*……不要……”林诗晴屈辱地J*呼,可是S*T*悬空,加之传来的xx感觉,却让她整个R*像飞起来了一样。

     “林D*律师,好Y*M*,这样很S*F*吧,想J*你就J*出来吧。”阿飞得意地笑着,这样他的庞然D*物被J*得更J*,林诗晴的Y*谷甬道就像一个温柔的吸盘一样,庞然D*物每次C*出来,都会再次被吸J*去,然后被温暖地包裹着。

     林诗晴现在完全不能自已,成熟雪白的S*T*任由阿飞摆佈,K*中胡L*J*喘呻Y*道:“N*……放开……求求你……拔出去……不行了……A*……”

     “Y*M*比Y*芝还要肥美柔N*,我怎么舍得拔出去呢?”阿飞Y*笑着又猛烈xx了几十X*,忽然用L*分开林诗晴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xx,几乎把她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双T*压成一个“一”字,然后开始旋转,竟然Y*生生把她的J*躯翻转了过来,变成仰面朝T*,把她的双T*扛在肩膀S*,继续用L*xx。林诗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庞然D*物在她T*内也随之旋了一圈,强烈摩C*的K*感让她几乎昏厥过去,忍不住又B*了一G*春S*,汩汩不断B*涌出来。

     林诗晴此刻后背支撑着S*T*,当她睁开眼睛,看见阿飞丑陋的面目和xx的S*T*,而自己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一双雪白xx就搭在他的肩膀S*,极为Y*荡,不J*面红耳赤。

     阿飞不停地T*动,X*F*“啪啪”地撞击着她的S*T*,每T*动一X*,她都感觉到K*感更强烈一些,星眸微瞇,秀发凌L*地飘在空中,K*中忍不住发出令R*M*醉的呻Y*。

     阿飞感到林诗晴的N*S*越流越多,顺着J*合C*流到了他的T*S*,这让他的xx更加顺畅,庞然D*物像D*油锤一样在Y*谷甬道中出没,带出“噗嗤噗嗤”声不绝于耳。

     林诗晴感觉贯穿在自己T*内的的庞然D*物此刻变得更加C*壮,每深R*一次,都会C*J*到她最敏感的地方,“好D*A*……好深N*……R*家不行了……”她忘Q*地J*呼着,完全放弃了矜持。

     “冷傲清高的美N*D*律师原来也是这么xxA*……”阿飞无Q*地辱骂高贵纯洁的林诗晴,突然象D*P*S*膛一般,连续攻击,猛烈xx,庞然D*物一捣到底。

     “A*……”H*心一颤,一G*S*麻甜畅的电流沿着神经中枢直迫脑际,林诗晴象旷久的怨F*S*到雨露的浇灌,J*锁的眉T*一S*,迫不及待地耸动美T*逢迎。

     “嘿嘿,林D*律师好Y*M*,只要你G*正合理地D*义灭Q*为孟老师主持G*道,我今T*就会好好地满足你的熟N*xx的!”阿飞看着急需J*配发泄xx的美N*D*律师林诗晴Y*邪地笑道。

     “求求你不……不要说了……”残存的意识中掠过一丝羞耻,林诗晴无地自容地哀求,但那只是一刹那的意识,Y*求的洪流已Y*据了她的整个躯壳,把一切的道德L*理贞节冲涤殆。丝趟鵎*求的是J*媾!象低等动物一样完全不须顾忌地J*配,而不用理会J*配的对象是谁,只要他是雄X*的同类有庞然D*物就行了!

     不要用道德来教训S*份低位不如你的R*,这个世界谁也不比谁更高贵,一切高贵只是表象,陈冠希喜欢R*家T*他的弟弟,克林顿也有这样的嗜好,但是某个乡村深C*的某个农民却可能G*本就不知道那玩意还有这样一种玩法——S*份的高贵与道德的高贵就是T*M*D*这样捉L*R*。比如和144个N*R*有染的T*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和120多个N*R*“切磋”过的盐城市委书记徐其耀,贪W*被捕的S*海宝山区委书记薛全荣,叛国逃跑的卢湾区副区长忻伟明、温州市鹿城区委书记杨湘洪,S*贿卖国的商务部条规司司长郭京毅……这些都是扬威一时的“司局级”。这一串串家伙不G*R*事,老百姓看在眼里,自然对“司局级”的敬畏就少了很多。所以,斗胆弱弱地问任司长一句:您说,谁才是真正的害群之马呢?!

     月白风清、万籁俱寂的和谐社会,将悄然降临中华D*地。从此,T*X*R*噤若寒蝉、钳K*结S*,宋祖德们狼奔豕突、烟消云散;

     郭德纲L*T*X*沈Y*的时候笑骂专家无Q*,教授无义,官僚无耻,明面S*F*低俗,被窝里看M*P*,S*X*里贪W*S*贿,别墅里包二N*养X*蜜,都是又想当道德家又想立牌坊的伪道学卫士!

     →第545章-林氏诗晴(四)←

     “R*和畜不同的地方是什么?林D*律师好Y*M*T*会到了吗?”S*后的N*R*无耻地问,C*D*庞然D*物如H*膛P*一样冲击着林诗晴的Y*谷甬道,六块F*肌健壮年轻的X*F*不断撞击林诗晴丰腴滚圆的美T*,发出羞R*的R*声。

     “卟哧……卟哧……”庞然D*物J*出Y*谷甬道发出S*声,摩C*带来的K*感填补了N*R*的饥K*。

     “A*……”林诗晴象M*失了本X*一样,沉浸在漫无边际的Y*海中,卷R*R*Y*欢愉的旋涡里,追逐着R*类最原始的K*乐。

     庞然D*物在充满油膏和春S*的腔道里顺畅地出没,龙T*每次戳中子G*,贤Q*良M*都发出甜畅的哼J*,K*感的电流波及S*T*的每个芳C*孔,在羞辱和K*感的双重作用X*,xx提前来到,当盆腔区出现熟悉的收缩,贤Q*良M*变得主动而疯狂起来。

     但阿飞驾驭着局面,当林诗家晴流露出xx的Y*候,庞然D*物却放缓了速度,慢慢地直至停止C*送。

     “不要……”林诗晴发觉了阿飞的意图,拼命地耸动美T*套L*,但庞然D*物残忍地往外撤出,只剩X*龙T*留在D*K*C*。

     林诗晴几乎急出眼泪,美T*T*耸追逐着庞然D*物,想要把这G*又A*又恨的火R*庞然D*物吞回去,但阿飞无Q*地按住了她丰腴滚圆的美T*。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离颠F*只有一步之遥的林诗晴绝望地往X*坠落。

     “好Y*M*,现在告诉我……”阿飞一把揪住林诗晴的秀发,把那张M*茫的俏脸拉了起来。

     林诗晴象从云端跌X*,T*苦地扭着T*,悲叹命运对自己的不G*。

     “说,你J*什么名字?”阿飞扯了一X*林诗晴的秀发Y*笑着问道。

     一向思维敏捷的美N*D*律师似乎没有从龙剑飞的游戏中转过弯来,仍然沉浸在R*Y*的余韵中。

     “想继续K*感就得老老实实回答我!”阿飞手S*加L*扯动林诗晴的秀发Y*笑道,“告诉我你J*什么名字?”问题重复了一次。

     T*P*的撕T*令林诗晴回复了一丝清醒,这里简直比地狱还要可怕,连被J*都要先付出代价。

     意识到S*C*这样的现实中,以往刚强冷傲清高的林诗晴不得不放X*尊严,Z*角颤动了两X*,无L*地挤出三个字:“林诗晴……”

     话一出K*,林诗晴想起了自己原来的S*份,从庞然D*物C*R*后她已经不想记起这些了。阿飞在此时再次J*活她的F*抗意识,是为了F*复打压她的自救心理。

     阿飞深知这个坚强的N*R*只是暂时丧失了意志L*,一旦xx消失她本来的思想意识还是要恢复的,所以要彻底的Y*F*她,就必须F*复折磨她的心灵,一点点地消磨她的意志,就象捉一个R*溺S*一样,按X*去,提S*来,再按X*,如此F*复,使其在恐惧中J*神支柱逐渐瓦解,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从而放弃内心的抵抗,最终S*心塌地的臣F*。

     她刚刚S*灰复燃的自尊迅速消融在阿飞强有L*而又猛烈无比的C*R*之中,林诗晴刚才的余韵未消,被阿飞一带动,很K*就投R*R*博战,温暖J*实的Y*谷甬道R*璧滋滋地渗着S*,粘膜不停收缩蠕动,把庞然D*物裹得密不透风,D*K*J*N*纤弱的H*瓣沾满透明的春S*,被阿飞庞然D*物强L*的xx带动,F*复地卷R*又翻出,在无Q*的摧残中绽放着艳光。龙T*连续戳击H*心产生的麻X*感,甜美难耐,盆腔深C*发出的电流引发肌R*群的节律X*收缩,强烈的K*意直冲脑门,林诗晴Q*不自J*地疯狂起来。

     “好D*好深A*……不行了……”庞然D*物象S*足发条的机器一样高速xx,林诗晴Y*谷甬道里过多的春S*油膏不时被挤出。林诗晴双眼冒出兴奋的火H*,S*F*得酣畅淋漓,浑S*发颤,仿佛S*T*的每个细胞都K*要熔了,Q*不自J*的失声xx,这种极乐的程度是在行将就木的丈F*李老爷子那里T*验不到的,丢失自我的幻觉开始出现。

     “A*……好D*好深好猛好美A*……”林诗晴被xxK*感冲昏D*脑,电流一xx地袭来。

     “林D*律师,好Y*M*,我要G*S*你……”阿飞咬J*牙关,攻势如C*,直杀得贤Q*良M*熟N*美F*林诗晴丢盔弃甲,放N*形骸地Y*J*不止。

     “……S*了……”林诗晴J*声如泣似哭,不住地摇T*,M*茫的脸S*是T*苦与K*乐J*织而成的复杂表Q*。

     “平R*里清高冷傲的林D*律师现在不是变成xx荡F*了吗?”阿飞一边D*L*C*动,一边Y*笑道,“好Y*M*,还敢笑话Y*芝吗?”

     “不……不是……求求你别说了……”林诗晴J*喘Y*Y*,嘤N*声声,呻Y*连连地哭求道。她不想也不能再辩解,好象所有的分辩都是徒劳的,因为连她自己也开始觉得龙剑飞的话好象是对的,眼前的事实就说明了一切,她内心中的堤防已全面崩溃,几十年来形成的传统意识形态,贤Q*良M*的思想道德观念和贞洁Q*C*被R*Y*的洪流冲得无影无踪。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xx了,H*心在连连S*创后春S*突然B*出,林诗晴尖J*一声,S*T*连连抖动,随即象S*过去一样僵。琒*T*象飘在云端……

     越是有地位有名望的N*R*,她的Y*有Y*是比普通的F*N*强的,因为她们希望通过自S*的成就为他R*树立一种典范,她们K*望挑战N*权社会的种种不良习俗,虽然她们表面S*装得很谦恭,但其内心的权L*Y*是很强的,其心理素质也是一般社会阶层N*X*不能比的。

     当然,这是得益于S*过良好的教育和其自S*过R*的智慧。Y*其是学法律的R*,心理素质和逻辑思维能L*极强。

     其次,就是这种N*R*的价值观是不易S*客观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她们的心理抵抗能L*是很强的。

     而作为一个T*J*者不能只用强B*L*的手段去Y*F*,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好比把一个完美无缺的瓷器打烂,到时虽然它已属于你,但已经是一堆S*等的名贵碎瓷P*,完全失去了欣赏价值。

     所以,要真正的把一个高贵的N*R*Y*F*,要从xx和S*心同时R*手,要彻底摧毁其心理防线,把她的xx变成其J*神的附属物,这才能算得S*是一项完美的改造工作。当然,这对一个T*J*者来说既是挑战也是乐趣。

     今T*被龙剑飞如此羞辱玩L*和强悍Y*F*,林诗晴终于T*会到了N*N*之间的K*乐真谛,她的F*应敏感无比,防线马S*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Y*火难耐,显见礼教的道德无法压制美F*R*Q*久未享鱼S*之欢的xxY*求。

     阿飞感到S*X*丰满的xx变得更加柔R*松弛,Y*谷甬道内也越来越炙R*,让他有S*出来的冲动,不J*加D*了xx的L*度。

     “A*!我要S*了!”林诗晴再也承S*不住这剧烈的J*合,C*X*突然加剧,洪闸在猛烈的xx中失守,春S*汩汩涌出,J*躯抑制不住地颤抖,Y*谷甬道不断C*搐,Y*吸着庞然D*物,一N*高过一N*,贤Q*良M*在被阿飞强J*之后,S*心终于彻底地沉沦其中,完成了红杏出墙的心里路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xx。

     阿飞也无法忍S*,一声浓重的低吼,庞然D*物深深C*R*林诗晴成熟的xx中,岩浆连续B*S*而出,浇灌到林诗晴颤抖的H*心。

     “A*……求求你不要S*在里面……嗯……”林诗晴被阿飞滚T*的岩浆T*得发出Y*荡的J*声,不J*一泻如注,美目J*闭,摆L*雪T*,放纵地T*会着Y*Y*J*泰的感觉。一对xx的N*N*就这样xxJ*J*相连,喘着C*Q*,S*T*不停C*搐……

     待阿飞将岩浆全S*R*林诗晴的H*心深C*时,她已K*活的奄奄一息,一次X*的红杏出墙xxJ*易换来李家家族继续的风光T*面,看着车窗外朦胧的Y*S*,林诗晴却不知道以后再和龙剑飞这个H*H*G*子见面到底能不能克F*心底的那一份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