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幼儿园老师秦乐乐【25026985[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Y*R*园老师秦乐乐

     正当齐心远L*着J*J*在S*里慢慢转着S*子的时候,突然从他们不到四五米远的地方冒出一个R*来,齐心远与齐心语两R*都X*意识的朝着发出S*声的地方看去。一个妙龄少N*在脸S*抹了一把S*,朝他们两个笑了起来。那N*孩算不S*漂亮,但S*S*现出来的曲线与那还算清秀的脸都让R*感觉到这N*孩有着不错的Q*质。

     “呵呵,没吓着你们吧?”那N*孩朝J*弟两个傻傻的笑了起来。她站的地方好像比齐心远他们的位置稍高一点,那N*孩站在S*里,竟能让齐心远看到她那扣在两座R*F*S*的比基尼X*罩了,圆圆的点嵌在两个X*馒T*的顶部有些突兀。

     “你从哪里游过来的?”齐心远一直与J*两R*转着S*子,至少七八十米之内是无R*区,只在远C*漂着一个H*P*球。

     “呵呵,我是从D*西洋底过来的呀!”N*孩调P*的说道,“她们都J*我X*潜艇!”N*孩非常自豪。N*孩一边往外走着,一边朝齐心远J*弟两个说话。她的S*子渐渐从S*里露出了庐山真面目。齐心远此时涌到脑际的词R*一个——健美!

     “你是游泳队的吧?”随着N*孩离开他们两个越来越远,齐心远说话的声音也D*了起来,他的目光被那N*孩丰满的翘T*给拉得直直的。齐心语用手把齐心远的视线给遮了起来。

     “业余的。”N*孩一边说着,一边朝一个X*凉台走去,那正是齐心远跟J*J*X*S*的地方。N*孩并没有走远,竟在那个凉台S*盘T*坐了起来,此时,她X*前那两座Y*F*因为含X*而挤在了一起,雪白的R*壁J*出了一道沟来。她不是短发,却能盖到脖子后面,现在被S*浸S*之后全让她捋到了耳朵后面接近她的柳肩了。

     “我不就是看一眼嘛!”齐心远狡辩道。

     “再看那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只许看J*!”齐心语努着Z*X*声嗔道,同时一只手伸到了X*面,在那命G*子S*惩罚起齐心远来。

     “真够霸道的,R*家看看都不行A*?”

     “J*不在你跟前的时候看谁都行。现在只能看J*,不能分心。”

     “这又不是练Q*功,什么分心不分心的。”

     “那丫T*有J*好看吗?”齐心语的S*子故意靠了S*来,那平H*的X*F*有些套近乎的贴在了齐心远的馋S*。

     “J*好看。”

     “就是嘛!”齐心语美美的把脸贴在了齐心远的X*S*,两臂环着他的Y*,这是标准的恋R*的Q*昵了。她正是用这种方式来排斥着不远C*那个长得虽然不算漂亮却让N*R*嫉妒浑S*透着活L*的N*孩。

     “那N*孩也不错。”

     “再贪Z*J*可咬你了!”齐心语张开Z*咬住了齐心远的xx。N*R*光着S*S*S*,那xx一旦被N*R*吸在Z*里更是一阵S*麻。齐心远很拘谨的看了那N*孩一眼,那N*孩正朝他C*C*的笑。

     “喂,你会潜S*吗?”N*孩竟然挑衅起来,这一问对于一个N*R*来说那岂止是挑衅,简直就是蔑视!

     “这N*孩可真够嚣张的!你会吗?”齐心语X*声问齐心远道。

     “会一点R*。”齐心远D*声的道。他同时是在回答J*J*的话,那“一点R*”是谦虚,那响亮的声音表现出来的却是自信。

     “敢跟我比吗?”

     “怎么比?”齐心远有些喜出望外了,正愁找不到机会呢,她自己就送S*来了。越是这种好强的N*孩他齐心远越是有信心将她Y*F*,因为她很容易被他控制弱点的。

     “喏。”那N*孩朝远C*漂着的H*P*球扬了扬她那尖尖的X*巴,S*子还坐在那R*晒太Y*。从S*里出来坐在Y*光X*晒一会R*是相当S*F*的。

     “过去跟她比一比!”齐心语怂恿道,同时手在X*面鼓励了他一X*,像是Q*马的R*在马肚子S*拍了一马。齐心远便跃跃Y*试的看着那个Y*光N*孩问道:“有赌注吗?”

     “一块钱,怎么样?”N*孩很兴奋,好像终于找到了对手似的。

     “行!”对于齐心远来说,这一块钱的赌注太有C*J*了。他离开齐心语朝N*孩走来,那N*孩也从台子S*站了起来,亭亭Y*立,如出S*芙蓉。齐心远走过去站到N*孩S*边,高出N*孩一个T*来。但两R*站在一起却非常协调。

     “像不像N*N*双跳?”N*孩调P*的仰起脸来看着齐心远笑起来,那脸好灿烂,额前还长了一颗青春痘R*。N*孩的眼角较长,眼珠蓝蓝的,很清纯的样子。

     “有这个项目吗?”齐心远傻傻的问道。

     “咱们俩创一个嘛。谁来喊K*令?”

     “你先跳出,让你一秒。”

     “不许X*别歧视哟!”

     “好吧,那咱们一块R*!预备——跳!”随着齐心远一声号令,X*N*孩S*形如箭一样S*了出去,落S*之后那两臂就并在了一起,潜R*S*中不见了。齐心远看着她那矫健的S*姿,不J*赞叹起来。

     “跳呀!”齐心语站在S*里急了起来,她可不想让弟弟落后,齐心远输了就是她输了,因为齐心远代表的是她。

     齐心远一个纵S*跳了出去,那一跃竟出去了七八米远。在S*里他睁开眼睛看时,那N*孩渐渐在他眼前了,他加K*了速度向前游过去,就在靠近N*孩子脚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了N*孩的脚踝往后一拽,那N*孩突然停了X*来,而齐心远却向前窜出了一D*截去。齐心远从S*底X*就看见了漂浮在S*面S*的那个P*球,到了跟前,一伸手抓了过来。

     当那N*孩从S*里冒出来的时候,齐心远已经稳稳的站在S*里了。

     “你耍赖!”N*孩抹了一把脸J*道。

     “我怎么耍赖了?”齐心远得意的笑着,把那P*球举得高高的给齐心语看。齐心语给了他一个飞W*。

     “你拽我的T*!不然我早就抓到球了!”

     “我在S*里面可没看见你的T*,我还以为是只青蛙呢!哈哈……”

     “你才是青蛙呢!”

     “呵呵,咱们是一对青蛙行了吧?不过,我是G*的,你是M*的!”

     N*孩笑了。“重比一次!”

     齐心远把球抛得远远的,顺着风D*约出去了四五十米远。

     “不许再拽我的N*了!”

     “好的。”齐心远自觉的游到了N*孩的S*边。N*孩喊了K*令两R*一齐向前扎了过去。齐心远一直傍在N*孩的S*边,渐渐的靠近,突然一把将N*孩L*在了怀里,自己仰面朝S*,S*子与那N*孩贴得J*J*的,他这才发现,那N*孩在S*X*边也会换S*!N*孩让齐心远吓了一跳,但齐心远只是抱着她,让自己的X*脯感S*着N*孩那两个X*馒T*,与她一同往前游,并无不规矩动作,N*孩这才放了心。

     当N*孩试着往S*浮起来的时候,齐心远放开了她,P*球抓在了N*孩的手里。但她很K*就远远的游开了,与齐心远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你赢了!”齐心远看着N*孩笑道。

     N*孩却不说话,越游越远。

     “我还没给你那一块钱呢!”齐心远D*声J*道。

     “给你N*朋友买糖C*去吧。”

     “那是我J*!”

     N*孩没有回话,把球使劲往前抛出去,一个猛子扎到了S*里不见了。齐心远有些失落的游了回来。

     “吓着R*家了吧?”齐心语也向他游过来。

     “谁吓她了?”齐心远看着从远C*冒出来的那个N*孩说道。

     “是不是在S*里M*R*家了?”

     “我可没有那么猥亵!”

     “别R*不知道,J*还不知道你那脾Q*呀!”

     “我只是抱了她一X*。”

     “你是怎么抱的R*家?”齐心语J*媚的看着弟弟,齐心远一个猛子钻J*了S*里把齐心语拉X*了S*,他知道齐心语的S*X*不怎么样,很K*就带着J*J*从S*里冒了出来。

     “你想呛S*J*呀?!”齐心语J*嗔道。刚才齐心远在S*里在她X*S*抓了那一把让她的脸猛的红了起来,“X*心R*家告你耍流氓。”

     “呵呵,证据都被S*淹了,怎么告?”

     “她要是在泳装里安了摄像机呢?”

     “她是007呀?”

     “多好的心Q*让X*丫T*给搅了!”

     “谁说的,我觉得倒过来倒是增S*不少呢,我们可以继续。”齐心远L*了J*的细Y*要Q*R*。

     “X*心有R*从旁边钻出来。”

     “再多两个这样的N*孩来围观那才好呢,我倒希望她钻到你T*底X*T*G*呢。谁想到她那么远就冒出来了。”

     “让那X*妖J*给M*住了吧?不过,那X*妖J*S*段R*还真不错。看她那害怕的样子也T*可A*的。要不要J*给你联系一X*?”

     “算了吧,J*不给我使H*就谢T*谢地了。”

     “你要是真喜欢她,J*就能把她L*到手!”

     “刚才不是还C*R*家的醋了吗?”齐心远的手在J*J*X*前动了起来。那感应立即传到了他的要害C*,将游泳K*顶得J*J*的。

     “刚才是刚才,J*一时一个心境嘛。”她很欣赏齐心远的手法。Y*其是他那表Q*与手法配合得恰到好C*,让R*动Q*。齐心语的目光一直追着那个与她一样穿着比基尼泳装的N*孩的S*影,“她S*岸了。咱们也出去吧。”

     “这才多会R*呀?”齐心远不想放开J*J*。

     “你不走J*走了!”齐心语独自向外面走出来。齐心远只好悻悻的跟了出来。

     两R*回到更Y*室的时候,齐心语看见那个N*孩也朝里面走。真是巧了,她的房间正好与齐心语J*挨着的。为了避开齐心远,那N*孩走得很急,漂亮的两条xxJ*替得好K*,生怕让他追S*来。她一打开门,就迅速的关S*了。齐心语还没来得及跟她说S*一句话。齐心语朝齐心远两手一摊,自我解嘲的笑道:“把R*家吓着了吧?”

     “我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R*。”

     “K*J*去换Y*F*吧。没戏了。”齐心语推着弟弟J*了他的房间。

     J*弟两R*再从更Y*室里出来的时候,那N*孩已经朝一辆红S*夏利走去。没等齐心远S*前搭话,那N*孩就钻J*了车里。看样子,R*家真把他当成流氓了。

     让齐心远意外惊喜的是,那N*孩却怎么也发动不着车子了,那车子一阵阵的发出轰鸣,从那轰鸣里,齐心远能听出来N*孩的焦急来,好像S*后有一条狼正撵着她似的,而那条狼就是齐心远了!

     第134章略显S*手

     齐心远见那N*孩的车子发动不了,心里一阵高兴。他信步走到了车前,朝车里的N*孩G*了G*手,示意她把车盖打开。那N*孩此时已顾不得躲齐心远了,只好X*了车。此时她穿的却是S*磨得颜S*很浅的牛仔直筒长K*,黑S*高跟P*鞋,S*S*却是很短的白T恤,虽然那S*形很苗条,而两座Y*F*却是很招眼。齐心远猜想,刚才见她穿着泳装的时候那R*子并不十分D*,现在却这么J*T*,一定是戴了X*罩的。果然,当她走到齐心远前面把车盖子打开的时候,齐心远就从她的后背S*看出了那X*罩的勒带R*。这时齐心语也走了过来,齐心远自觉的让到了一边。

     “你J*去再发动一X*。”那N*孩回到了车里再发动车子,齐心语侧耳听了一会R*,似乎找到了原因,把手伸J*去,拨L*了几X*,再让N*孩发动,那车子竟然就打着了。N*孩的脸S*现出了感J*与友好的微笑。

     “也不说个谢字?”齐心远笑着说道。

     “又不是你修好的!”N*孩明显不再害怕齐心远了,感觉他S*边这个N*R*比齐心远更厉害。

     “我J*修好的跟我修好的有什么差别吗?”

     “谢谢了D*J*。”那N*孩朝齐心语甜甜的说道。

     齐心语笑着从她的车里拿了一张名P*递给了N*孩。

     “真想不到你还是汽修中心的D*经理呢!”N*孩感觉好像突然见到了刘德华一般的兴奋起来。

     “有什么事R*可以直接呼我!”齐心语一副成熟N*R*的微笑闪到了一边。N*孩把那张名P*S*J*了一个X*盒子里再次朝齐心语笑了笑,车子缓慢的启动了。

     看着那辆红S*夏利的背影,齐心远摇了摇T*很感慨的道:“J*真行!”他夸奖J*的话总是不多,却很让齐心语滋R*。齐心语也有些感慨,游泳的时候对Y*F*这个N*孩还那么有信心却C*了R*家的闭门羹,不想却是T*助我也。真是有心栽H*H*不活,无心C*柳柳成M*了。

     饭后齐心远跟秦乐乐两R*各R*开着自己的车子又去了那个半T*然的碧云T*游泳场。

     他们又来到了S*次那个地方,因为那里相当僻静。

     “你害怕不?”齐心远问一S*比基尼的秦乐乐道。

     “我怕什么?”秦乐乐的脸S*现出了红R*。她心里似乎猜到了齐心远问的是什么。

     “不怕我非礼你了?”

     “你要是胡闹我可再也不跟你玩了!”秦乐乐的眼睛里柔柔的荡漾起了秋波。

     “那还跟我比赛吗?”齐心远伸出手来牵了乐乐细长的手指,N*孩的手真好看,比她的脸还好。又细又长,跟葱G*一般。

     “对了,你怎么游得那么K*?要知道,我还遇到过比我更K*的高手呢,你是第一个?”

     “我还有更厉害的呢,你想学吗?”

     “当然想了!”

     “那你不怕我唐突了美R*R*的S*T*了?”

     “你别胡来就行。”乐乐低X*了T*,J*羞Y*滴。

     “那你先看我示范一X*。”齐心远站到了X*跳台S*,纵S*跳J*了S*里,他的S*T*没有潜R*S*底,是为了让乐乐看清。回来之后,齐心远又让乐乐试了一回。乐乐游得的确不错,但并没有真正T*会齐心远独创出来的技巧。

     “来,是这样。”齐心远让乐乐站到了自己S*前,让她B*在了S*里,摆好了姿势,这样,要让乐乐能浮在S*里来指导,他只好用手托住了她的S*T*,一手G*住了她的一条D*T*,一手托在了她的X*F*之S*,正好触在了她的R*X*。那是很柔R*的部分,那手感让齐心远不由的X*S*绷J*了起来,如果不是游泳K*束缚着他,那Y*X*一定会窜出来伤R*的。

     齐心远就那样托着乐乐那苗条的S*子试了几分钟,觉得不实践还是不行。

     “这样吧,你在里面游着,我在X*面观察着,我才能看到细微的技术问题。”

     于是两R*一齐潜到了S*底。齐心远一直傍着乐乐游,他的S*子是仰躺着,正好看到乐乐的正面,那两只X*兔子,还有那平H*的X*F*都十分的Y*R*。齐心远控制不。琒*子S*。肜掷挚吭诹艘黄,一手轻轻的L*住了她的蜂Y*。因为S*子贴得J*,乐乐已经感觉到了X*F*S*顶S*来的那有些R*乎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J*动,两R*的氧不够用的,便很K*从X*面浮了S*来。

     “你在S*里更美了!”齐心远没有松开L*在乐乐Y*S*的手,并让她的S*子与自己J*贴着了。

     两R*的T*在S*底X*必须不停的蹬着,这样,两R*便在游动时就得磨在一起了。虽然是在S*里,齐心远也能感觉到乐乐那X*脯急剧的起伏。她的眼睛不敢去看齐心远了,因为齐心远正两眼B*着Y*火盯着她的脸在看。

     “有什么好看的。”乐乐的目光只能落在齐心远的一侧。她的手迫不得已的搭在了齐心远的肩膀S*。因为S*子被齐心远J*J*的箍在了他的S*S*了。

     “我在看你脸S*的X*豆豆。它长在美R*的脸S*,我也就喜欢了。”

     “真H*!”乐乐吐Q*如兰,J*喘微微了,那柔柔的两只X*兔子很乖巧的伏在了齐心远的X*K*S*。

     “别害怕,我可没有隔着泳装让N*孩怀Y*的本事!”

     “再胡说……不理你了!”此时乐乐的脸红得像一P*彩霞了。她终于D*着胆子看了他一眼,与齐心远那火辣辣的目光正好相遇,乐乐立即被烧得心呼呼的狂跳了起来。现在两R*的X*S*一齐在动着,而S*S*只能齐心远在划S*了,他借着这机会正好让自己的X*膛享S*一X*X*姑M*那温柔的Y*兔。

     “你J*对你真好。”

     “她是我J*,不对我好对谁好?”齐心远说着,一只手从乐乐的Y*S*H*到了她的翘T*S*,轻轻的捏了起来,现在,乐乐虽然害怕,却不想逃跑了,她第一次T*会到让一个自己喜欢的N*R*这样L*着,肌R*相互摩C*着竟是如此的幸福。她觉得这应该就是A*Q*了。

     “我没有J*,也没有哥。”

     “这有什么,现在像你这样的多着呢。独生N*更是父M*的掌S*明珠了,你还不幸福S*了!”

     “……”N*孩无语了。

     “我做你哥够格吗?”

     “你没有M*M*吗?”

     “从今以后就有了!”齐心远骄傲的说道。

     秦乐乐竟然动了感Q*,S*子伏在了齐心远的S*S*,而不是齐心远L*过来的,但她同时停止了两T*的摆动。

     “你想累S*我呀,刚认了个M*子就这么缠R*!”齐心远感觉到S*子要往X*深,因为乐乐贴得他太J*,让他没有了运动的空间。

     ……

     两R*慢慢游到了浅C*,两脚都立在了地S*,S*子依然浸在S*里。齐心远的X*T*不停的膨胀着,那愤怒的Y*X*狂躁的顶起了游泳K*,以最强的L*量顶在了乐乐的X*F*S*。

     “哥,咱们回去吧。”乐乐的声音很柔很弱。让齐心远感觉到她想出去的愿望一点R*也不强烈,只是害怕。

     “哥还没Q*够你呢。……哥能W*你吗?”齐心远的声音有些J*动,S*子也在S*中颤抖。

     N*孩没有说话,齐心远的Z*便勇敢的俯了X*来,印在了乐乐的两P*X*感的C*S*。开始的时候乐乐只是被动的被齐心远W*着,渐渐的,丁香X*S*从她的贝齿间吐了出来,与齐心远的S*T*J*织在了一起。齐心远的刚Y*在乐乐那肚脐之X*的比基尼游泳K*S*磨动着,两手在她的T*瓣S*尽Q*的R*捏。乐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齐心远觉得火候已到,那手便爬了S*来,C*J*了她的X*Y*X*面。乐乐的X*微微收了一X*,却正让齐心远抓住了机会,一只D*手在她那R*中带Y*的X*xxS*捏了起来。

     “嗯~~”乐乐像是抵抗,又像是陶醉,S*子轻轻在S*里摆了起来。最让齐心远陶醉的是她那X*xx并不D*,却很有滋W*,你捏了两只X*Q*球在手里。那原来藏在R*顶里的N*T*也跟着冒了出来,竟那么D*,让齐心远觉得这N*T*与那X*xx有些不太协调了。他直接把那比基尼X*X*Y*托了S*去,露出了两个X*R*子来,然后让她贴J*了自己的X*脯,让自己的S*T*感S*着C*子的xx。

     “A*——”齐心远不J*呻Y*了一声,十分的陶醉起来,N*孩也害羞的T*了齐心远的C*S*,伏在了他的肩T*。齐心远的手开始向乐乐的X*面J*攻了。他试图在S*里把她的X*三角K*退X*来。

     “别!”N*孩第一次做出了最强烈的F*抗,一只手拽住了那只过的,你是我哥了!”乐乐声音颤抖着,T*真的说道。

     “哥就M*M*,好吗?”齐心远的Z*在她的耳G*S*Q*W*着。那是一种安F*。

     “说话算数!”

     “算数!一定算数!”

     乐乐松开了那只手,齐心远的手从乐乐那平H*的X*F*S*C*J*了她的比基尼游泳K*衩里面。那是一P*汹涌繁茂的丛林。他的手继续往X*H*去,乐乐的X*F*随之而一阵阵的收缩着。齐心远的手指M*J*了那道沟里,一P*泥泞的沟里。他伸出了一个手指,在那沟沿S*来回划拉着。H*H*的腻腻的。

     “嗯~~~好哥哥,不要……”齐心远在乐乐那膨胀起来的X*豆豆S*挑L*了几X*,乐乐又闹了起来。

     齐心远的手不得不退了出来,再看乐乐的脸时,已经红得不行了。那泳装还卷在那两只xxS*面。齐心远的S*子H*了X*来,将脸贴在了那X*脯S*,Z*,噙住了乐乐X*脯S*的一颗红红的葡萄Y*了起来。乐乐十分J*张的向四X*里张望着,生怕被R*看见。但对被Y*着xx的滋W*却非常享S*。

     第136章西门偷R*

     “你是做什么的?”秦乐乐问道。

     “推销员。”齐心远L*着乐乐的细Y*,两R*沿着池岸S*的S*泥地S*往回走,俨然一对Q*侣。

     “推销什么呀?”

     “齐氏火T*。”

     “没听说过。”乐乐笑着摇了摇T*。

     “那是你不常C*火T*。”

     “商场里有卖吗?”

     “还没有。跟你开玩笑呢。”

     “H*哥哥!”乐乐用S*子抗了齐心远一X*。

     “我是D*画家。”

     “D*画家?”乐乐以为齐心远又是在忽悠她了。

     “不相信?”齐心远又把乐乐L*J*了,让她那矫健的S*T*贴在自己的S*S*。

     “我只知道齐白石,没听说过齐心远!”

     “呵呵,你不追星,当然不知道了。”

     “你又不是星。”

     “那我是什么?”齐心远的手指压在了她的xxS*,她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J*张了,似乎很享S*被齐心远的手F*M*的滋W*。

     “你是太Y*。”乐乐仰起脸来,笑得很灿烂。齐心远俯X*脸来在她额S*W*了一X*。

     “你家里没有G*艺术的吗?”

     “我父M*都是工R*。我是个孤R*。我八岁的时候被现在的父M*收养了。”

     “孤R*?”

     “嗯。”乐乐的脸S*有了一丝的伤感,“不过养父M*对我都T*好的。”

     “你那车子也是他们给你买的吧?”齐心远想一个刚刚毕业的D*学生是买不起车子的。

     “那是我H*了不到三千块买的二手。不过又B*了一回漆,看S*去并不旧。”

     “T*喜欢车子的?”

     “我喜欢运动,我报名参加了业余游泳训练,星期T*就开着车子到C*跑。”

     “你可T*N*漫的呀!”

     “你J*才是真正的N*漫呢。”

     “嗬,怎么看出来的?”

     “她有一种不S*约束的风度。我说不S*来。”

     “你也是,N*漫就是一种飘逸的灵H*。不一定很有钱。”齐心远像是在讲R*生,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在什么学校教书?”

     “职工子弟X*学。教舞蹈。”

     “怪不得S*材这么好。”齐心远夸奖R*家的时候,那手同时在N*孩S*S*F*M*起来,好像是在比划着,不过,连他自己也觉得那动作纯粹多余。

     “我去换Y*F*了。”两R*不知不觉间回到了更Y*室。

     齐心远早穿了Y*F*在外面等着她。乐乐再出来的时候,又是那S*经典的打扮,那X*脯格外J*T*了,将那本来就不D*的X*衫子撑得似乎更短了。

     “其实你不戴那X*罩更好看!”齐心远S*S*的盯着乐乐的脸说道。

     乐乐的脸刷的红了起来:“夏T*谁里面不穿东西呀!”

     “你可以换个薄的。今T*是怎么碰S*我J*的?”

     “不跟你说!”乐乐保护着N*孩的自尊,她怕让齐心远猜出来自己是为了找他。但齐心远想起了那T*给她修好了车子之后齐心语还送了她一张名P*,她D*概是寻着那名P*找到齐心语的。

     “是想我了吧?”齐心远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

     “臭美!”乐乐脸一红,J*艳无比,齐心远总结,N*孩害羞的时候更好看。

     “什么时候再来玩?”齐心远S*子B*到了她那辆红S*夏利S*,像一个彪形D*汉压在了一个X*N*孩的S*S*,看S*去有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

     “随便,假期里我有的是时间。”那表Q*让齐心远觉得她很喜欢跟他J*往。

     “那我们怎么联系呀?”

     “你可以打我的手机。……”接着说出了一串数字来。

     “我可以去你家找你吗?”

     “不可以!”乐乐很警觉的说道。她觉得这个N*R*还没有到领到家里来的份R*S*。

     “怕我C*你家的饭吧?我可以J*伙食费的。”

     “那你就去吧,不过我不会告诉你地址的!”乐乐从来不领R*到家里去,也不告诉别R*自己的住址,像一个神秘的N*孩。

     “呵呵,这个可难不住我!”

     齐心远突然听到了一声信息提示,一看,又是那个陌生的号M*,虽然没有编辑,但他断定那一定是谢含Y*的。打开一看,里面是一连串的“混蛋”。齐心远感觉今T*是不可能跟乐乐有什么J*展了。但他还定不X*来是不是应该与乐乐分手。

     “有R*找你了吧?”

     “呵呵,狐朋狗友罢了。”这样说更能让乐乐相信。

     “不耽误你了,忙你的去吧,我也得练功了。C*这碗饭,一T*不练都不行的。”乐乐很认真的说道。齐心远相信她的话,他要是几T*不拿笔手就会有些生。

     “那好吧。到时候我呼你。”

     等乐乐S*了车后,齐心远才S*自己的车。

     当机场外面与家长们J*接完毕,孩子们也都陆续被家长们带走以后,乐乐的心才算是松了X*来。

     “走,C*饭去。”

     “还不到点呢。”

     “那也要找个地方休息一X*,我有些累了。”

     “既然担惊S*怕的,何苦组织这样的活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齐心远伸出胳膊来将有些疲惫的乐乐拥R*怀中朝他的车子走去。乐乐今T*没有开她的红S*夏利,是齐心远把她接出来的。孩子们也是由家长们Q*自送到机场来。这样就减少了路S*的不安全因素。

     “你不懂。”乐乐真想把S*子倚在齐心远的怀里美美的S*S*一觉。

     当齐心远把乐乐送到后座S*的时候,乐乐突然一把抱住了他,在他的Z*S*Q*了起来。

     “刚才在飞机S*的时候飞机突然震动了一X*,我以为要出事R*了,你知道吗?当时我真想跟你抱在一起,W*你。”秦乐乐突然很J*动的说,那神Q*与刚才判若两R*了。

     “为什么没有W*我?让我空喜一。 

     “我怕孩子们笑话。”

     “一会R*找个地方,我W*你……”

     齐心远开动了车子之后才问乐乐:“要不是J*S*J*?”

     “X*次吧,今T*我只想跟你两个R*在一起。”这个被称为X*潜艇的乐乐突然间温柔起来。齐心远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而且她的眼睛里也有一种期望。

     而这种K*望与期待的具T*内容是什么,就是连秦乐乐自己也说不清楚。是M*恋齐心远那霸道的R*捏,还是他那甜蜜的W*,还是他那种让R*又X*又羞的无耻?秦乐乐微闭着眼睛将后脑勺枕在后靠背S*,听说齐心远给她放出来的《茉莉H*》,那太古典的而又太经典的乐曲无法在这个年轻R*的脑子里产生什么特别的共鸣,只是觉得那旋律还算是流畅,却无法表达一种特别的——此时此刻的心Q*。

     在离T*和酒店不远的一个“老知青”酒店里,两R*找了一个雅间,那房间的四壁都装饰成了篱笆,给R*的感觉就是置S*于一个乡村的院落,而不是什么漂亮宾馆,同时墙S*那些摆设,无一不让R*有一种强烈的怀旧Q*绪,齐心远估计这个店主可能是当年X*过乡的知青。店里的生意不冷不R*,也许,知青R*早已过去了,现在柜台里只剩X*了那个沉默的老板沉浸在往事的回忆里。

     秦乐乐懒懒的坐在那里。

     “累了吗?”

     “有点R*。”

     “还不到C*饭的时间,先S*去找个房间躺一会R*吧。”

     乐乐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齐心远带着乐乐在二楼开了一个X*时房间。

     两R*J*了房间之后,齐心远将乐乐抱到了C*S*。

     “是不是有想法R*了?”齐心远L*着乐乐,在她的脸S*脖子里W*了起来。

     “你才有想法R*呢。”乐乐被齐心远W*得俊脸绯红起来,最后齐心远的Z*压在了她的芳C*S*。

     两R*拥W*的时候,齐心远的手在她那红衫子S*解起了扣R*来,乐乐没有F*抗,跟平时的乐乐D*不一样,她是那么的温驯,好像打算把自己的一切要J*给这个心仪的N*R*了。

     “远,你A*我吗?”乐乐突然C*开了Z*,认真的看着齐心远的脸问道。

     “但我无法娶你!”齐心远同样认真的说道。

     “我不会B*着你娶我的,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A*我?”

     “如果你不被第二个N*R*带走,我会A*你一辈子的!不论刮风还是X*雨,我都会A*你!”

     乐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誓词也太毒了吧?”

     “嘿嘿,不毒,不足以明我心嘛!”齐心远的手从那蕾丝X*罩底X*伸了J*去,捏住了那柔柔的R*团。

     第169章如此C*喝

     跟齐心远单独开这个房间,一D*半的愿望在于秦乐乐。她似乎觉得齐心远是自己一生当中不可再遇的好N*R*,是自己的真A*,她几T*没有见齐心远,正是在自己的内心里极度的矛盾着,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把自己的贞C*与真A*奉献给这个让她神H*颠倒的风流G*子。她心里很明白,自己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不可能让这个N*R*离开自己的老B*孩子而将她娶到家里的。而且她也觉得如果那样,自己也未必真的幸福。

     当她再三权衡之后,她毅然作出了决定,今T*从T*S*X*来,就会主动的把自己的心与自己的S*子一并J*给他了。

     一切都按着预定的轨道行驶着,齐心远的手在她那虽然不D*但很有N*R*W*道的xxS*R*捏着,并C*出了她的X*罩,将那灼R*的Z*C*压了S*去,J*动着她那绽开的R**T*。对于从未与N*R*Q*密过的乐乐来说,一开始就让一个N*R*这么Q*W*Y*吸着自己的xx太有些不可思议了。但一切好像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S*到渠成。两R*不再需要什么言语的J*流,默默的达成了默契,她想,不出几分钟,甚至半分钟之后,齐心远就会解她的Y*带了。

     她闭S*了眼睛,让一切不敢面对的镜T*都挡在了她的眼P*之外,只凭着细腻的肌肤来感知齐心远的温存与A*F*。

     果然,当他的S*尖还在她的R*顶S*挑动着的时候,他的D*手就伸到了她的Y*S*了。好像两R*已经签过了一张契约,什么都不需要再商量,他直接松开了她的棉布绳Y*带,并将那J*J*的牛仔K*从她那苗条而丰满的Y*T*S*扒了X*来。连那X*X*的丁字内K*都随着牛仔K*一起褪掉,露出来的是她那雪白而丰满的D*T*与平H*的X*F*,还有那一P*让R*Y*火B*烧的原始丛林。

     她的形T*之健美是两R*一起游泳的时候就见识过了的,但将脸贴得如此之近的看着她的全L*,却是第一次。对齐心远来说,这毕竟是他未曾开垦的一块C*N*地。不管她是不是C*N*,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他A*她,是因为自己喜欢她。当然,他还是希望这块地S*没有R*来过。

     他的C*S*在她那洁白如雪的R*沟里犁过之后,又向她的F*地J*发了。

     乐乐虽然已经有所准备,可她的S*子却依然在齐心远的撩拨之X*不由自主的发抖,一种难言的J*动与恐惧在她的不谙风Q*的内心深C*剧烈的躁动着。当齐心远的C*S*盖在了让她不敢睁眼的地方的时候,她的双T*不由的J*了起来默默诉说着少N*的羞涩。

     但齐心远的双手却不住的在她那光H*如丝绸的xxS*F*M*起来,她虽然闭着双眼,却能想像得出齐心远此时是什么样的表Q*与神态,从来没有N*R*Q*近过她的S*T*,但齐心远却一X*子用Z*Y*领了她神圣的C*N*地。此时此刻,乐乐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些不知廉耻的H*N*孩了,好像是自己在G*Y*着这个N*R*爬到了自己的S*S*来。这样两T*分着让一个N*R*B*在自己的xx的地方,会不会让齐心远觉得她是多么的少廉寡耻。她突然有了后悔的念T*。乐乐猛的坐了起来,用自己的Y*F*盖住了自己的X*S*,可怜楚楚的看着齐心远。齐心远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H*N*孩R*?”她的目光停在齐心远的脸S*,S*S*的盯着他。

     “为什么这样说?”

     “是我G*Y*了你。”

     “你不会想把自己的C*N*S*子留到自己的暮年去吧?那可是真正的资源N*费呀。”

     “你是不是觉得我跟洗T*房里的N*R*一样?”

     “乐乐,你把我可L*糊涂了。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你了?”

     “你……没要……我就给你了!N*R*会说我这样的N*R*很J*的。”

     “有R*这样说过你吗?那我C*他!”

     “没有。我怕你这样说我……”

     “那还是让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吧。”话音刚落,齐心远突然把T*扎J*了她的双T*间,并把她拿过来盖在S*S*的Y*F*扔到了一边。

     “别……”乐乐还想F*抗,但齐心远已经将他的C*S*牢牢的盖在了那一道沟S*并用L*的吸了起来。

     “A*……别……远哥……不要……”乐乐只是Z*S*轻声J*着,两T*却不再挣扎,也许是齐心远的J*攻让她尝到了N*R*给她带来的K*感与兴奋,她的两条xx已经Q*不自J*的分了开来,只是看S*去有些羞涩而已。齐心远一阵猛烈的J*攻之后,乐乐突然两T*错了起来,Z*里同时K*乐的呻Y*着了。她的红衫子还压在她的S*X*,只是向两边散开着,里面除掉了X*罩,X*脯S*两座好看的X*丘随着S*T*的扭动而微微晃动着,煞是Y*R*。

     齐心远又吹又吸,里面却没有什么动静,不像那些破了S*的N*R*会在这时候发出那种扑哧扑哧的声响来。齐心远猛然间起了冲动,S*子一X*子从X*面窜了S*来,压住了她那健美的xx,在她的脸S*脖子里猛烈的Q*W*起来,C*Y*的雄X*在乐乐光H*的双T*间跃跃Y*试,像一条控制不住的警犬挣着要扑向它的目标。而乐乐似乎也做好了准备,将齐心远健硕的xxJ*在了中间,随时准备开城延敌了。

     齐心远捧起了她的俊脸来,看着她那姣好的容貌,那弯弯的细眉,那长长的眼角,那高T*的鼻梁,还有那微微翘起的薄薄的Z*C*……

     乐乐像是吓惊了的X*兔子一样看着齐心远。

     “害怕了吗?”

     “嗯!”

     但乐乐的脸S*分明还洋溢着初尝肌肤之Q*的K*乐与幸福。她真的有点R*抖。

     齐心远突然改变了主意。在他结识的N*孩中,她算是唯一与其他N*R*不一样的了。齐心远捧着她的脸在她红R*的芳C*S*W*了数秒钟之后,S*子从她的双T*间移了出来。

     齐心远整理好自己的Y*F*,从C*S*X*来,背对着乐乐说道:“把Y*F*穿S*,X*来C*饭。”

     齐心远出了房间。乐乐却愣愣的坐在C*S*。

     他在C*饭的房间里等了她足足有十几分钟之后,秦乐乐终于推开门走了J*来。她X*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红衫子,是不是还有什么不整的地方,然后就坐到了齐心远的对面。眼睛始终低垂着,也不说话。

     “C*吧。”齐心远先拿起了筷子自己C*了起来,桌S*没有酒。

     乐乐像做错了事R*的孩子却又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她将X*碗R*端了起来,一X*K*一X*K*的往Z*里送着米粒,不时偷偷的看一眼齐心远的表Q*,但齐心远只是D*K*D*K*的C*饭,什么话也不说。见乐乐并不J*菜,齐心远便J*了几筷子放到了她的X*碗里,然后朝她微微一笑,更让乐乐M*不着T*脑了。她怎么也不知道齐心远为什么会在那种时候突然停了X*来,是怕负责任,还是自己什么地方让他不高兴了?还是他觉得这是对她的一种侵害,而中止了自己的F*罪?对了,S*学的时候,老师是讲过F*罪中止的。

     “我没有后悔……”乐乐莫名其妙的说着,她完全是G*据自己的猜测在向齐心远解释着。

     齐心远抬起脸来看了她一眼,又继续C*他的饭。

     “我是自愿的。”秦乐乐很认真的停止了C*饭,她要向齐心远明白无误的表达自己的意愿。

     “我停X*来也是我自愿的,没说是你强迫的。C*饭吧。一会R*我带你去见我J*。”齐心远用筷子指了指她手里的碗,那X*碗里还有平平的一碗D*米饭,她几乎没C*。

     秦乐乐无语了,她觉得这是一个T*底X*最让R*莫名其妙的N*R*!N*孩子送S*门来的买卖他却能在那种时候中止!真是不可思议!

     “你跟别的N*孩也这样过吗?”秦乐乐还是不S*心。

     齐心远摇了摇T*,Z*里嚼着饭,又送J*Z*里一D*筷子青菜。他一边狂嚼着一边看着乐乐笑。

     他C*饱之后掏出香烟来点S*了一支,看着她C*。

     秦乐乐突然把碗放X*,将S*S*的红衫子T*了X*来,S*S*只穿了那蕾丝X*罩,X*X*脯很是丰满,因为那蕾丝X*罩起了作用,罩外是那雪白而细腻的R*G*。

     “我的衫R*让你给L*皱了,给我T*平去!”她看也不看齐心远把那衫子扔到了齐心远的怀里。齐心远一笑,拿起她的衫子出了房间。门K*就有N*F*务员,齐心远把刚刚接到了任务就转手给了那个F*务员。

     他重新坐回了座位S*,一边吐着烟圈R*,一边欣赏着光着膀子C*饭的秦乐乐。

     她像一只饿极了的X*猫,竟T*着碗沿R*C*起来。

     “再给我要一碗!”她把碗递到了齐心远面前。

     “X*心发胖哟。”

     “我早S*就没C*J*去饭。”

     “可得加钱呢。”

     “我又不是要你两碗,不去那我自己去要了。”说着,乐乐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别别别……”齐心远赶J*站了起来,拿了碗出来。那F*务员已经回来了,笔直的站在门K*。

     当F*务员J*来的时候让乐乐吓了一跳,她忘了屋里的X*J*把衫子T*X*来送去T*平了。

     “对不起。”那F*务员俊脸突然红了。

     齐心远一笑把那碗接了过来,把椅子挪到了乐乐跟前,自己一K*一K*的喂起她来。乐乐也不推辞,甜甜的C*了起来。

     “把Z*漱G*净了!”乐乐J*嗔的瞪了齐心远一眼。齐心远放X*碗来,拿了茶S*连冲了几遍又嚼了里面泡开的茶叶再漱。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乐乐笑了。

     “我要你……喂我……”乐乐红着脸说道。

     齐心远嚼一K*喂她一K*,两R*Z*对Z*的直到把那一碗米饭C*完。最后一K*,齐心远喂了她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

     “我想喝S*……”乐乐任X*的看着他。

     齐心远倒了杯白S*,喝到Z*里,然后再吐到乐乐的Z*里,两R*喝到半杯的时候,竟不知道那S*是J*了谁的肚子里去了。齐心远已经顾不得喂她S*,只顾两手在她那蕾丝X*罩底X*使劲的R*搓着那两个X*馒T*了。

     “喝了那么多的S*,没有N*意?”齐心远H*H*的把手伸到了乐乐的Q*子里面。

     “H*蛋!”

     “你要是有,我就想喝!”

     “H*蛋哥哥!”乐乐B*在齐心远的怀里羞得不敢抬起T*来。而齐心远却H*X*了S*子去,把T*钻J*了她的Q*子里面。他退X*了她的丁字内K*,又在她那X*豆豆S*T*了起来。乐乐哪让R*这样T*过,只刚才那一回就够她S*的了。要不是T*W*到了刚才在房间里那一阵滋W*的话,现在她也不会再让他钻到她Q*子里面。

     齐心远轻轻分着她的T*,只T*她的X*豆豆,没几X*那X*豆豆就鲜红鲜红的了,越T*,乐乐越觉得有N*意。

     “我真的要……N*了……”乐乐害羞的说道,她真担心在齐心远T*她的时候N*到了他的Z*里去。

     齐心远蹲在Q*子里说:“N*吧,我愿意喝了它。”接着又T*了起来。

     乐乐实在S*不住了,只感觉到一阵N*意急泻X*来,“我真要……N*……”

     突然,一G*N*Y*“滋滋的”B*了出来,齐心远没有躲避,而是更加疯狂的T*起了那个让乐乐要命的X*豆豆来,乐乐两手隔着Q*子J*J*的抱住了齐心远的T*,N*S*了自己的Q*子,也顺了齐心远一S*。

     乐曲突然停止,喇叭里又响起了夏菡那甜美的声音。

     “X*面是乐乐X*J*的表演!”乐曲再次响起,D*家立即闪到了四周,有的也许是跳累了,坐在沙发S*休息起来,而乐乐则以优美的舞姿步R*D*厅中央,在那鲜红的地毯S*,她那洁白的xx与地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乐乐毕竟是专门练过舞蹈的N*孩,肢T*伸展自如D*方优美,如同T*鹅一般,腾挪跌宕,一个个造型让R*感觉如R*仙境在看着仙子起舞。

     Y*其是当她将一条T*从后面劈起来的时候,那舞姿更让在场的美N*们惊艳不已。她那个姿势一直定格在了那里,过了半分钟之后,她以一只脚为中心将那个美妙的舞姿旋转了起来,在场的每个R*都能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到她了。

     齐心远披着斗篷缓缓的来到了D*厅中央,一手扶住了她的脚腕,一手托住了她的X*F*,两R*再次舞了起来,渐渐的,两R*的S*T*越来越近,最终贴在了一起,场X*一P*R*烈的掌声。

     但两个R*并没有分开,齐心远两手捏在了她的蜂Y*S*,随着乐曲轻轻的在D*厅中央荡了起来。细心的R*都能看到,齐心远的Y*X*已经举了起来,抵在了秦乐乐的X*F*之S*,只是两R*的xx贴得J*,P*R*已经将那内幕掩藏起来。

     乐乐已不再像刚才舞蹈时那么自如,呼吸加K*起来,她清楚的感觉到了接X*来要发生的事Q*。

     齐心远的手从她的细Y*S*拿开,两手捏了斗篷,将她包了起来,两R*的xx都被掩盖在了那件蓝S*斗篷之中。

     两R*已经不再是舞蹈,而是沉浸的优美的乐曲声中耳鬓厮磨起来,齐心远的Z*渐渐的向乐乐的Z*S*靠近,乐乐微微的躲了躲,却最终被齐心远的Z*俘虏了过去,齐心远没有疯狂,只是浅浅的在她那X*感的红C*S*轻轻的W*着,连S*T*都没有吐出来,但秦乐乐却已经醉了似的无法支配自己。她完全被动的随着齐心远的脚在场中央动着,只感觉到X*F*S*那灼R*的一G*在用L*的动起来。

     齐心远好像用了一个扣子将那斗篷扣了起来,再也不用他自己用手捏着,那斗篷便圈着两个R*了。

     外面的R*却看得很清楚,齐心远的手在那斗篷底X*收了回来,好像C*在了两R*S*T*的中间,那胳膊肘一X*一X*的将斗篷支起来,让外面的R*浮想联翩。

     齐心远从浅W*J*R*了S*W*,很K*又是深W*了,那S*T*都能让R*看得见,秦乐乐的香S*也被他吸了出来,那巨D*的斗篷里的肢T*显示,好像齐心远已经将乐乐的两T*抱了起来,J*在了他的K*S*,而齐心远的两手托住了她的T*,秦乐乐两手攀S*了齐心远的脖子,与他J*W*起来……

     美N*们都屏住了呼吸,伸长了脖子,S*子不由自主的前倾着,生怕落掉了任何一个细节,虽然那些细节都是隔着斗篷来猜测的,但都凭自己的经验,非常相信自己的猜测,而且那斗篷的掩盖之X*,似乎更增加了Q*节的神秘……

     超乎D*家的期待,齐心远抱着乐乐的S*子,缓缓的伏到了脚X*的红地毯S*,两R*的Z*依然W*在一起并发出了啧啧的吸咂声……

     当乐乐的两条T*在那斗篷里翘起来的时候,夏菡走S*前,戏谑的道:“都光着S*子了,偏偏你们两个还要这破玩意R*包得严严实实的,有什么意思?”说着便把齐心远S*S*的斗篷给扯了起来,那斗篷不过是块乏料子,面S*好看,一扯就破。齐心远与秦乐乐两R*的xx立即露了出来,而此时齐心远的Y*茎刚好C*到了乐乐的蜜D*之中,只是还未深C*X*去罢了。

     乐乐早已被齐心远吸得晕眩起来,R*也到了动Q*之C*,在今T*这样的Q*氛之X*,从来没与齐心远有过xx之Q*的乐乐似乎突然间放开了,准备在这隆重的美N*D*会S*把自己的贞C*当众献给自己的A*R*齐心远。

     斗篷扯去了,乐乐的双T*依然盘在齐心远的K*S*,齐心远S*子一压,那坚T*的Y*茎刹那间如一柄长Q*“滋”的穿破了那一层脆弱的薄膜之后一X*子T*了J*去。

     “A*——”乐乐尖J*一声,全场都静了X*来,乐乐眼角有一滴D*D*的泪珠滚了出来。

     那是幸福与疼T*J*织在一起的泪S*。

     齐心远没有再动,而是继续Q*W*着乐乐的Z*又Q*她的眼角,将那泪珠W*到了Z*里。齐心远的C*D*让她的X*S*有一种撕裂般的疼T*。

     “心远,拿出来让我们也开开眼,当初我们还没能看到自己的红呢!”不知是谁嚷了一句,齐心远知道,乐乐一直留着那一P*象Y*着C*N*的Y*M*没有剃掉,美N*们早就猜到了今T*要是这里见红了。所以D*家对这一幕都很期待。

     “乐乐,她们要看。给她们看不?我听你的!”齐心远很尊重乐乐,他俯在她的耳G*X*声问道。

     “让她们看吧。”乐乐睁开眼睛看着齐心远,幸福的笑溢了出来。

     齐心远慢慢的拉起了S*子,众美N*那邪恶的目光一齐杀到了齐心远与秦乐乐两R*的xxJ*接之C*,那C*D*的一G*S*果然沾满了乐乐C*子的X*红!

     “哇——还真是个雏R*呢!心远这X*子,真有你的!你竟然能留到了今T*!”长J*们一齐惊呼起来。

     也有惜香怜Y*的,在一边J*道:“心远,饶了她吧,T*一次会疼的,R*后再收拾乐乐也不迟呀,你不是还有个X*表M*吗?R*家可是等不及了!”R*群里又有R*煽风点火起来,矛T*直指向了坐在李若凝S*边的梦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