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护士吕笑笑【25027016[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护士吕笑笑

     黑S*轿车停了X*来,车门一劫,车S*的R*似乎要X*来看一看周梦龙S*了没有,这时,一个声音D*J*了起来:“K*来R*呀,救命呀,要撞S*R*了。”

     车门迅速的关了起来,P*G*后冒出了一缕青烟,飞速的开走了,那个J*喊的R*走了出来,却是一个年约二十一二的少N*,少N*看着黑S*的轿车,想要将车牌号记。上У氖,黑S*轿车似乎是有备而来,车牌早就不见了,少N*跺了跺脚,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M*,不一会R*功F*,警笛声响了起来。

     周梦龙悠然转醒,眼前却是一P*雪白,想起自己昏M*之前发生的一切,周梦龙心R*一跳,努L*的想要爬起来,但马S*的,周梦龙就发现,自己全S*几乎都不能动弹了,张Z*想呼,但是声音却嘶哑之极,G*本发不出什么声音,“周先生,不要J*张,这里是医院,你已经没什么D*事了,你昏M*了两T*,现在需要休息,周先生,刚刚我已经通知了医生,医生一会R*就会过来了。”

     一张圆圆的俏脸出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那张圆脸之S*带着一丝对英雄的敬佩,正微笑的看着周梦龙,周梦龙看到,那R*一笑之X*,竟然会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使得这个少F*看起来份外的M*R*,少F*脸S*的肌肤赛雪胜霜,竟然将这整个病房的白S*都给比了X*去。

     周梦龙这才知道,自己是被R*救了,当X*点了点T*,不一会R*功F*,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接着少F*那甜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院,院长,你,你也来了,主任,主任也来了,王医生,病R*刚刚醒过来了。”

     随着那少F*的声音,周梦龙仿佛听到,正有三个R*如释重负的叹了一K*Q*。

     “院长,这真是太好了,本来我们推测,以周梦龙的S*伤程度,应该还要过两T*才能醒过来呢,但没有想到这么K*就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看来,我们X*一步的治疗,可以提前了。”

     这声音清脆悦耳,听到R*的耳朵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S*F*的感觉。“嗯,我看可以,这样吧,周梦龙已经醒了,再在重症监护室里呆S*半T*,就可以转到其高护病房去了,对了X*李,你还负责照顾周梦龙,你记。苊瘟鞘〖臀褪屑臀郊读贤瞥龅挠⑿鄣湫,所以,你一定要尽心尽L*,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听到没。”

     周梦龙听到先前的那甜甜的声音似乎应了一声,接着,自己的手脚就给R*挪劫了起来,又是量X*压,又是做检查什么的,可惜的是,周梦龙全S*不能劫弹,看不出给自己做检查的R*是什么R*,但周梦龙却感觉到,似乎有一G*动R*心肺的Y*香,时时缭绕在自己的S*边,而那手指在自己S*S*检查时给自己带来的感觉,也是那么温柔而细腻。

     又忙L*了一阵以后,病房显然又静了X*来,周梦龙睁D*着眼睛,看着T*H*板,“周先生,你K*K*了吧,要不,我扶你坐起来吧。”

     那甜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周梦龙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那R*的话,那R*微微一笑,轻轻的将C*摇了起来,这时,周梦龙才看到了眼前的R*是一个什么样的R*了。

     此R*D*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正带着一丝异彩看着周梦龙,虽然穿着一件护士F*,但是曼妙的S*材,却尽Q*的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此R*Y*S*纤细,X*部饱满,细长的如T*鹅一样的脖子S*,挂着一条白金项链,使得L*露在外面的肌肤,看起来是那么的光H*如绸,那么的细腻而洁白,一双xx也露在了外面,在白S*丝袜的包裹之X*,闪烁着瞪眼的白光,Y*H*着周梦龙的眼球,这竟然是一个风Q*万种,但却又充满了制F*Y*H*的年青N*护士。

     看到周梦龙打量着自己,N*护士落落D*方的介绍起了自己:“周先生你好,我是省第一R*那医院特护科的护士吕笑笑,现在是你的特别S*R*护士,在你住院期间,我将负责你一切的生活起居,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那T*你晚S*给R*送J*来以后。”

     说到这里,吕笑笑将周梦龙住院以后发生的事Q*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周梦龙听,周梦龙这才知道,那T*自己S*伤以后,有一个少N*报了警,而后,少N*和警察一起,将周梦龙送到了医院里。

     第二T*,周梦龙的家R*,钱妃兰,刘Y*梅,孙丽和钱楠罗莉等R*,一D*早就齐齐的赶到了医院,看到省市两级纪委书记都到场了,院方一X*子T*P*就发麻了起来,这种Q*况之X*,医院自然组织了最J*G*的L*量,用了最先J*的设备和工作简报,治疗起了周梦龙来了,一来,周梦龙的S*T*素质本就比常R*要好一点,二来,周梦龙现在所接S*的是最先J*的治疗,所以,周梦龙比预想之中的要早两T*醒了过来。

     说完以后,吕笑笑走到了周梦龙的S*边,温柔的对周梦龙道:“周先生,你看是这样子的,刘医生J*待过了,你刚刚醒过来,S*T*还有些虚弱,所以现在不适宜J*食,我先给你喝点S*吧,过一会R*,我会去给你L*一碗稀饭来,你C*X*去,这样子,对你会有好C*的。”

     周梦龙经过了一会R*的休息,J*神已经好了许多,听到吕笑笑这样一说以后,点了点T*,脸S*微微一笑:“吕护士,谢谢你。”

     吕笑笑点了点T*,转S*端过了一杯来来,想要J*给周梦龙,周梦龙苦笑了一X*,吕笑笑这才意识到,周梦龙现在刚刚苏醒,G*本拿不住茶杯,所以脸S*微微一红:“这样吧,周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来喂你喝吧。”

     面对着如此折美N*,周梦龙怎么会介意呢,当X*,周梦龙点了点T*。

     吕笑笑坐到了C*边,先将S*杯放在了一边的桌子S*,然后,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L*着周梦龙的脖子,使得周梦龙的T*抬起了一些,然后,吕笑笑侧过S*T*一只手拿起了勺子,喂起了周梦龙来了,周梦龙感觉到,吕笑笑来到了自己的S*边以后,一G*淡淡的香风,正从她的香R*而充满了弹X*的S*T*S*散发出来,C*J*着自己的鼻子,让自己心神不由的微微一荡。

     吕笑笑无疑是一个美N*,而且是一个极品美N*,那仿佛J*雕细刻过的俏脸之S*,充满了一种让R*心动的温柔,而现在由于吕笑笑是坐在了那里,所以,周梦龙可以看得出来,那全T*的护士F*就J*J*的贴在了她的S*S*,使得她的高耸着的X*脯,一X*子在自己的面前展现了出来,在护士F*的包裹之X*,吕笑笑的X*形看起来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充满了张L*,还有一G*淡淡的温R*的Q*息,正从那里散发了出来。

     护士F*的X*摆,因为吕笑笑坐X*来了的缘故,已经退到了吕笑笑的D*T*之S*,使得白S*丝袜包裹之X*的xx,在周梦龙的面前L*露了出来,吕笑笑的T*型,看起来是那么的修长而笔直,丰满,但却又不失弹X*,在白S*丝袜的包裹之X*,正散发着一G*淡淡的Y*H*的W*道,冲击着周梦龙的视觉。

     闻着吕笑笑S*S*散发出来的淡淡T*香,看着眼前的绝S*美N*尽Q*的F*侍着自己,周梦龙感觉到J*神又好了许多,吕笑笑喂了一会R*,或许是觉得这样的动作自己太累了,所以索X*的将周梦龙的脖子板了过来,使得周梦龙的T*靠在了自己柔R*的X*脯之S*,然后,吕笑笑才喂起了周梦龙。

     吕笑笑这一举动,本是护士很自然的照顾病R*的姿势,但是周梦龙却不一样了,这时的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T*就像是枕到了一团棉H*堆里一样的,那种香艳的感觉,让周梦龙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温R*的Q*息,弹X*十足的触感,淡淡的T*香,无一不给周梦龙带来了深深的C*J*,使得周梦龙开始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此刻,似乎正有一G*淡淡的xxW*,从正在护士F*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S*散发出来,冲R*到了周梦龙的鼻子里,周梦龙怦然心动之X*,轻轻的摇动了一X*T*,看起来像是因为姿势不S*F*而移动一X*位置,实则是用自己的T*,在那里磨C*起了吕笑笑的xx来了,以便于自己更真实的掌W*吕笑笑的xx的尺寸和轮廓。

     同时,周梦龙看到,吕笑笑由于要L*着自己,再也不能侧着S*T*抱着自己了,所以,吕笑笑便将一条T*架到了C*S*,而这样一来,从周梦龙的位置看过去,却正好可以将吕笑笑一双正在白S*丝袜J*J*的包裹之X*的xx尽收眼底,看着那xx横陈的样子,周梦龙一时间有些茫然了起来,全不知S*在何C*。

     吕笑笑以为周梦龙刚刚移动了一X*T*部,还以为周梦龙是真的不S*F*呢,当X*,吕笑笑也轻轻的移动了一X*S*T*,以便于让周梦龙更S*F*的躺在自己的怀里,Z*里也轻声的道:“周先生,你看看,这样子,你是不是更S*F*一点呢。”

     可是让吕笑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动,本来还打到了自己D*T*G*部的护士F*,又分开了一点,而这样一来,自己的两T*之间的美妙的风景,一X*子就在周梦龙的面前展现了出来。

     周龙看到,吕笑笑的两T*G*部,那丝袜的护裆,将她两T*之间的美妙风景给包裹了起来,但是可惜的是,吕笑笑的R*包子一样的隆起实在是太鼓起了,将丝袜给高高的撑了起来,而丝袜因为S*到张L*的影响,所以网眼也变得D*了起来,透过网眼,周梦龙可以清楚的看得到吕笑笑正包裹着两T*之间那美妙风景的内K*的样子。

     周梦龙看到,吕笑笑今T*穿了一件纯白S*的蕾丝内K*,那内K*只有两G*手指一样折宽细,白S*丝蕾内K*的两边,似乎还隐隐的出现了一丝的褐S*,在白S*丝袜的包裹之X*,白S*的内K*和旁边褐S*的P*肤相印成趣,给R*无比的视觉之S*的冲击,不需要用手去M*,就凭着眼光,周梦龙都能深深的感觉得到,吕笑笑的两T*之间的那C*N*X*的S*T*最隐密最柔R*最敏感,也最能让N*R*疯狂的地方应该是多么的肥美多Y*,多么的丰腴而弹X*了,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K*K*S*。

     一百十七美F*护士二

     周梦龙看着吕笑笑的两T*之间的美妙的风景,不由的在心中赞叹了起来:“M*的,这个吕笑笑,不仅R*长得那么漂亮温柔,而且X*X*也长得那么的美,只是不知道,这X*X*有没有给R*玩过,要是没有,那应该多好呀,刚刚听得院长说,这吕笑笑应该就是照顾我在医院起居的护士了,这样一来,我应该就有机会可以好好的接近一X*这个美N*护士了,真不错,没有想到,住院都能住出一段香艳的事Q*来,看来老T*待我真的不薄呀。”

     吕笑笑G*本没有想到D*病初瘉的周梦龙,在醒来以后第一件事Q*,就是在那里欣赏起了自己两T*之间的美妙风景来了。而且还一边看着自己两T*之间的风景,一边在那里幻想了起来,在又喂了周梦龙一K*S*以后,吕笑笑温柔的道:“周先生,你看看,你还有什么需要么,如果有的话,你跟我说一声好么,我会尽量的满足你的。”

     吕笑笑本是再正常不过的护士J*待病R*的话,但听到周梦龙的耳朵里却完全的变了W*R*,周梦龙只觉得吕笑笑说这话时,那薄薄的X*感的Z*C*微张着,一动一动的,仿佛正在向着自己发出着无声的Y*H*,看到这里,周梦龙一K*Q*没有顺过来,开始在那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吕笑笑吓了一D*跳,在这种Q*况之X*,吕笑笑连忙的放X*了周梦龙,站了起来,手忙脚L*的给周梦龙C*试起Z*角的S*迹来,一边C*着,还一边急切的道:“周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了,对不起,让我来帮你L*G*净吧。”

     周梦龙看到吕笑笑站了起来以后,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就T*离了和自己的T*部的接触,那种温香R*Y*的感觉也一X*子消失不见了起来,心中不由的淡淡的失落了起来,但马S*的,周梦龙的眼前微微一亮,仿佛看到了一件世界S*最好玩的稀世珍宝一样的,开始目不转睛的在那里欣赏了起来。

     原来,吕笑笑弯X*Y*来,在给周梦龙C*完了Z*角的S*迹以后,又整理起被子来,而这样一来,吕笑笑宽D*的护士F*就垂了X*来,在她的X*K*和护士F*之间形成了一个倒三角,而周梦龙的位置,目光正好可以通过这个倒三角,钻R*到吕笑笑的X*前,欣赏那里的风光,这么好的机会,周梦龙又怎么会放过呢。

     周梦龙看到,正在白S*蕾丝R*罩的J*J*的包裹之X*的吕笑笑的xx,因为重L*的原因,向X*垂了起来,而两P*雪白的坟起,也变得更加的耀眼了起来,两坐M*R*的山F*,向X*垂着,在两坐xx之间,一条M*R*而深邃的R*沟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着周梦龙的眼球,透过护士F*,周梦龙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得到,正J*J*的包裹着吕笑笑的xx的R*罩的样子,看到这里,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D*xx,似乎正在恢复着活L*。

     吕笑笑没有想到,急切之间,自己的X*前已经走光了,将自己的一对雪白的光H*百坚T*的xx,呈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仍然在那里手忙脚L*的整理着C*单,慢慢的,吕笑笑的S*T*向X*转动了起来,渐渐的将自己的一个正在护士F*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间X*的X*P*G*,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

     由于吕笑笑弯着Y*的缘故,所以,宽D*的护士F*J*J*的贴在了吕笑笑的P*G*S*,G*勒出了T*部优美的曲线,周梦龙看到,吕笑笑的P*G*,肥D*而不失弹X*,光H*之中又带着一丝的Y*H*,Y*其是两P*T*R*,将那护士F*高高的撑了起来,使得那美T*看起来更加的充满了张L*。

     正在护士F*的J*J*的包裹之X*的美T*,因为吕笑笑的动作,而轻轻的晃动了起来,每晃动一X*,周梦龙的心都会不由的怦的剧跳一X*,周梦龙突然间觉得,在这一刻,这个世界S*,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吕笑笑一个正在护士F*包裹之X*的美T*正吸引自己的了,“M*的,这吕护士的P*G*正的好翘好T*好有弹X*呀,真不知道,要是抓在手里玩L*一X*,会是怎么样一的种感觉呢。”

     想到这里,周梦龙有些怦然心动了起来。

     这时吕笑笑已经收拾到了C*尾,而一个正在护士F*的J*J*的包裹之X*的美T*,也正好C*在了周梦龙的手的S*方周梦龙有些C*L*的抬起了手来,就想要向着吕笑笑的美T*M*过去,去T*会一X*吕笑笑美T*S*那种弹X*温R*而又张L*十足的柔R*的感觉,随着手R*慢慢的接近了吕笑笑的美T*,周梦龙的目光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

     就在手K*要和吕笑笑的美T*来个Q*密的接触的时候,周梦龙却突然间有些犹豫了起来,因为自己和吕笑笑才第一次见面,如果自己就这样的冒F*她,她会不会生Q*呢,但是这时的周梦龙已经感觉到了从吕笑笑的美T*之S*散发出来的那种温R*的Q*息,在这种C*J*之X*,周梦龙咬了咬牙,一H*心,向着吕笑笑的T*部探了过去。

     可是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手还没有M*到吕笑笑的P*G*,吕笑笑却突然间转过了S*来,正好看到了周梦龙抬起来的手R*,周梦龙的心一跳,手也僵在了空中,而吕笑笑先是微微一呆,但马S*的跟F*应过来了一样的,有些兴奋的抓起了周梦龙的手:“周先生,真的太好了,你竟然连手也能动了,我想,你恢复得太K*了吧,如果按照这样的Q*况发展X*去,我想,不出一个星期,你就可以出院了。”

     周梦龙没有想到,吕笑笑竟然丝毫没有怀疑自己的手抬起来只是为了去F*M*一X*她那个正在护士F*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美T*,而是在看到自己的和以后,为自己的恢复速度而高兴了起来,当X*,周梦龙故意的叹息了一声:“唉,吕护士,其实,我并不想那么早出院去。”

     吕笑笑微微一愣,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露出了不解的神S*看着周梦龙:“周先生,怎么这样说话呢,要知道,哪个病R*不希望早一点出院了,可是你倒怪了,竟然还不想要出院,这是为什么呢。”

     一边说着,吕笑笑一边将周梦龙的手给放了X*来,又细心的给周梦龙盖好了薄被。

     周梦龙微微一笑:“吕护士,你想呀,你是医院派给我的专职护士,要是我过早的出院了,就没有希望和你这样的美N*护士接触了,这对我来说,可不是好事呀。”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看着吕笑笑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想要看看在自己这句话之X*,吕笑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Q*,吕笑笑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不由的泛起了两P*红C*,白了周梦龙一眼以后,吕笑笑才道:“你看你这个R*,才好,就没一点正形了,我可不愿意长期的侍候你呢,要知道,我的事Q*还有很多呢。”

     周梦龙虽然是在和吕笑笑开着玩笑,但是吕笑笑的话,却还是让周梦龙有些失落了起来,吕笑笑似乎看出了周梦龙的失落:“笨蛋,我的工作是很多,但是我也有不工作的时候呀,到那个时候,你想要见过,给我打电话不就行了么。”

     说到这里,吕笑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更红了。

     周梦龙心中一喜:“真的么,吕护士。”

     吕笑笑白了周梦龙一眼:“假的。”

     说到这里,吕笑笑看到周梦龙的神S*,不由的格格的笑了起来,吕笑笑这一笑,一对正在护士F*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也颤抖了起来,在周梦龙的眼前泛起了一层层的R*N*,那香艳的一幕,让周梦龙不由的又暗自咽了一K*K*S*。

     吕笑笑站直了S*T*:“周先生,你先躺着吧,有事的时候,你按一X*铃,自然会有R*来的,我要出去一会R*啦。”

     听说吕笑笑要走,周梦龙表Q*之间有些失望了起来,吕笑笑又白了周梦龙一眼:“笨蛋,我不是说过了,要去给你L*点稀饭来C*么,你不知道,你昏M*了两T*,两T*就靠着一点糖S*在维持着,要是不补充一X*,你会跨掉的。”

     周梦龙这才想起来吕笑笑刚刚是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对着吕笑笑一笑:‘那好,吕护士,你K*去K*回吧,我不想要别的护士来侍候我,我只想要你侍候我呢。“看到周梦龙认真的样子,吕笑笑没来由的心R*一跳,这时的吕笑笑感觉到自己的粉脸有些发T*了起来,连忙如逃一样的出了病房,生怕周梦龙看出了自己的心事。

     看着吕笑笑的S*影消失了,周梦龙的Z*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这个吕笑笑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又是那么的善解R*意,还长得那么的漂亮,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N*,想到自己还有几T*时间和吕笑笑呆在一起,尽Q*的欣赏着她的音容笑貌,周梦龙一时间心Q*D*好了起来,连S*T*仿佛都可以活动了,这也许就是美N*的L*量吧。

     目送着游X*柔离开,周梦龙按响了电铃,过了好一会R*,吕笑笑才走J*了病房里,周梦龙看着吕笑笑,想到她的温柔T*贴,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暖意:“笑笑,你来了。”

     吕笑笑点了点T*,突然间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格格的D*笑了起来,越笑,吕笑笑越是觉得好笑,到了后来,几乎直不起Y*来。

     周梦龙看到,随着吕笑笑笑了起来,一对正在护士F*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X*前的那一抹香艳,让周梦龙一时间有些K*G*S*躁了起来:“笑笑,你笑什么呀,碰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跟我说说好不好。”

     周梦龙H*H*的瞪着吕笑笑X*前那呼之Y*出的饱满,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吕笑笑微微的C*X*了两声,走到了C*边,在周梦龙的S*边坐了X*来,周梦龙看到,吕笑笑因为刚刚笑过的原因,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已经是C*红一P*,使得她看起来份外的妩媚可A*,看到吕笑笑的样子,周梦龙的骨T*都轻了二两:“笑笑,今T*晚S*你真的好美呀。”

     听到周梦龙称赞自己,吕笑笑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更红了,J*嗔的白了周梦龙一眼以后,吕笑笑才道:“梦龙,你看你,才好就有些油Z*H*S*了起来,刚刚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将我们医院的第一D*美N*给Q*得不轻的呀。”

     吕笑笑仿佛又想起了游X*柔Q*乎乎的走J*办G*室时的样子,脸S*不由的发出了一抹会心的微笑。

     周梦龙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吕笑笑看了看周梦龙,又接着说了起来:“梦龙,你知道不知道,X*柔在我们医院里,那可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Z*里怕化了的G*众R*物呢,N*R*们见到X*柔,那一个不是拍马拍得满T*飞,以求得美R*芳心一笑,你可倒好,竟然将她Q*得这个样子,也真有你的,你就不怕X*柔的那些A*慕者找你麻烦么。”

     周梦龙摇了摇T*:“笑笑,你这话可说得不对了,她是第一美N*,我看末必吧,我们的笑笑的相貌Q*质,就不在她之X*呢,她怎么当得起这第一美N*的称号呢,我看,我们笑笑温柔T*贴多了,我倒宁愿拍拍你的马P*,以求得你的芳心呢。”

     周梦龙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吕笑笑观察着吕笑笑听到自己的话以后的F*应。

     吕笑笑没有想到周梦龙竟然这么D*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夸奖起自己来了,一阵羞意涌S*心T*,让吕笑笑不由的低X*了T*来:“梦龙,你看,你就是没个正经的。”

     说到这里,吕笑笑叹息了一声:“其实,X*柔也是个苦命R*呢,梦龙,以后,要是她不惹着你,你不要那样子对她好不好。”

     一百二十三病房美护八

     虽然明明知道吕笑笑是在转移话题,不让自己挑D*她,但是周梦龙还是给吕笑笑的话引起了好奇:“笑笑,怎么说她是个苦命R*呢,我看她的样子,那高高在S*,冷冰冰的,一副拒R*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还以为,这个医院里面,除了她以外,就玩不转了呢。”

     想到游X*柔一J*病房就不由分说的将自己责斥了一顿,周梦龙也不由的微微火起,所以说话的声音,也渐渐的D*了起来,神Q*之间,也微微显得有些J*动。

     吕笑笑轻轻的笑了起来,笑完以后,吕笑笑抬起了T*来,温柔的看着周梦龙:“梦龙,你看你,怎么那么沉不住Q*呀,X*柔J*会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医院里有些R*太讨厌了,所以才会要装出这个样子的,你不知道,厉害柔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么,X*柔也许T*T*都会接到那些N*R*的电话,不可能还有时间工作的。”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看着吕笑笑的温柔的样子,周梦龙心中的火Q*,正在迅速的消退着,“笑笑,那你说X*柔可怜,那是怎么一回事呀。”

     吕笑笑轻轻的叹了一K*Q*:“X*柔J*本来是留美的博士,回国以后,立刻担任了这一学科的学术带T*R*,但可惜的是,X*柔J*的婚姻却并不幸福,她二十六岁嫁R*,可惜的是,老G*却在三十二岁离开了他,到现在,她已经一个R*独S*过了两年了,我S*为N*R*,自然能T*会得到她内心的寂寞的,她也曾经想过要重新找一个,但是这些个臭N*R*,不是图她的钱财,就是图她的美貌,却没有一个R*真心对她的,找过几个以后,X*柔认识了这些R*的Z*脸,所以,现在也闭K*不谈这些事Q*了,但是,从她和我们吹牛时的神态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她是多么K*望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真心实意的A*Q*呀。”

     吕笑笑的话,让周梦龙若有所思了起来,吕笑笑仿佛跟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对了,梦龙,你长得那么帅Q*,家世又不错,而且还是省市两级的先J*,我看你的为R*,和那些个臭N*R*肯定不一样的,不如,你来追求我们X*柔J*好不好呀,我想,你一定可以让她碇放第二春的。”

     说到这里,吕笑笑似乎有些兴奋了起来。

     周梦龙心怦的一跳,但随即摇了摇T*:“算了吧,X*柔,你知道我的N*朋友很多的,更何况,有你在我的S*边,我就已经知足了,那个什么X*柔的,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呢,还是喜欢你这种温柔可A*型的。”

     一边说立夏,周梦龙一边意Y*末尽的在吕笑笑的一对正在S*Y*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S*打量了一X*。

     吕笑笑白了周梦龙一眼:“鬼才相信你的话呢,你长得这么帅Q*,N*朋友不少我是相信的,但是你会看S*我,我才不相信你呢,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G*活了。”

     吕笑笑的话虽然这样的说着,但一双S*汪汪的D*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的异彩,这一点,自然也逃不过周梦龙的眼睛。

     吕笑笑说到这里,转S*走J*了卫生间里,不一会R*,S*声哗哗的响了起来,周梦龙不知道吕笑笑要G*什么,不由的静静的躺在了C*S*,过了一会R*,吕笑笑端了一盆S*走到了C*边,打开了周梦龙的被子,看到吕笑笑的样子,周梦龙的心不由的微微一跳:“笑笑,你要G*什么呀。”

     吕笑笑白了周梦龙一眼:“G*什么,你说G*什么呀,我要帮你洗S*T*,医生J*待了,每T*要帮你C*试一遍S*T*的。”

     说到这里,吕笑笑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原来,周梦龙昏M*这两T*,都是吕笑笑在负责着帮他清洁S*T*的,当然,清洁的过程之中,周梦龙虽然C*在无意识的状态,但是xx却在吕笑笑的F*M*之X*,会变得坚Y*,虽然C*在无意识的状态之中,但周梦龙的D*xx坚Y*起来以后,还是要比平常的R*要D*得多,而正是这个,使得吕笑笑对周梦龙有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好感。

     周梦龙听到吕笑笑这样一说,不由的微微一笑:“笑笑,这样我不是亏D*了么,你帮我C*S*T*,那我的S*T*你不是都看光了么,但是我却什么也看不到你的,这可不G*平呀。”

     吕笑笑咬着Z*C*,抓了一把M*巾,在周梦龙的脸S*C*了起来,Z*里也J*嗔的道:“梦龙,你说什么呀,这可是我的工作呀,你不知道,有些N*R*想要我给他C*S*T*,我还不愿意呢,我这样的帮你,你不感谢我,还要说什么C*亏的事,惹得我生Q*起来,我让你自己C*怎么样。”

     周梦龙吐了吐S*T*:“好吧,那我什么也不说了,笑笑,你C*吧。”

     周梦龙感觉到,吕笑笑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自己几乎都可以感觉得到她吐Q*如兰的呼吸,而细长的如T*鹅一样的脖子,一对正在护士F*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也近距离的让自己观察了起来,看到这里,周梦龙感觉到,自己有些蠢蠢Y*动了起来,全S*的X*Y*,开始向着自己S*T*的某一个部位集中了起来。

     更为要命的是,由于吕笑笑靠在了C*边,所以一双xx,正好跟自己D*T*的边缘接触了起来,那种感觉虽然若即若离的,但是那种温R*而弹X*顺H*的感觉,周梦龙却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的,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将J*神集中到了自己的D*T*之S*T*会起那种美妙的感觉来了。

     “笑笑,真的,你好漂亮呀,不但R*长得漂亮,就连手法也那么温柔,你给我的感觉,倒不像是一个护士在给病R*F*务,倒像是一个Q*子,在给丈F*F*务一样的,笑笑,谢谢你。”

     周梦龙本是S*中饿狼,面对着吕笑笑如此的绝S*,周梦龙又怎么能不心动呢,一边欣赏着吕笑笑的弹指可破的俏脸,周梦龙一边和吕笑笑调笑了起来。

     “梦龙,这本是我们的职责,对待病R*,要像对待自己的Q*R*一样的T*贴和周到,梦龙,你不要再夸奖我了,你要是再夸奖我的话,那我可是要飞S*T*去了,到时候,没R*来给你C*试S*T*,你可就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吕笑笑听到周梦龙的赞扬,虽然很是高兴,但是却忍不住的对周梦龙说出了那样的话。

     周梦龙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躺在了那里,享S*起吕笑笑给自己C*试S*T*来,吕笑笑给周梦龙C*试完了脸和X*膛,周梦龙以为X*一步就应该是自己的X*F*和跨部呢,所以心有些J*动了起来,就想等着吕笑笑帮自己C*试S*T*的那一部分,但是让周梦龙失望的是,吕笑笑却直接的跳过了那一部分,而是转过S*来,背对着周梦龙,帮着周梦龙C*起了脚来了,周梦龙一X*子失落了起来。

     但是马S*的,周梦龙就看到,吕笑笑一个背对着自己,又加S*要弯X*Y*来给自己C*试S*T*,所以,护士F*已经J*J*的贴在了她浑圆而T*翘的X*翘T*之S*,而且,护士F*高高的撩了起来,已经打到了D*T*的G*部,周梦龙G*直了眼睛,想要看看吕笑笑穿的是什么Y*F*,但是周梦龙失望的是,护士F*虽然退到了D*T*的G*部,但是周梦龙却G*本看不到一丝吕笑笑X*S*所穿的Y*F*的样子。

     这样的Q*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吕笑笑的X*半S*G*本没有穿K*子或者是Q*子,看着吕笑笑白得跟要滴出S*来一样的xx,周梦龙的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而那双眼睛,更是S*出了火R*的目光,这时的周梦龙,真的恨不得能有一阵风吹过来,可以将J*J*的包裹着吕笑笑美T*的护士F*给吹S*去,露出吕笑笑丝袜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美T*,以供自己尽Q*的欣赏。

     可惜的是这里是高护病房,房里装了空调,整个房间密不透风,G*本就没有一点点的风声,周梦龙的愿意自然实现不了了,但周梦龙也有周梦龙的办法,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趁着吕笑笑背对着自己,看不到自己手S*的行动的机坐,将一只手微微抬了起来,靠向了吕笑笑的一个正在护士F*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美T*。

     越来越近了,周梦龙甚至都能感觉得到美T*之S*散发出来的那种温R*的Q*息,周梦龙的手在虚空的抓着,心中也幻想着吕笑笑的美T*在自己的手X*不停的变幻着形状的样子来,想到这香艳的一幕,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D*xx竟然在短K*里抬起了T*来,因为穿的是一件X*短K*,D*xx一抬T*,就将短K*给高高的撑了起来,现在,就算是一个末经R*事的少N*,在看到周梦龙的裆部以后,用D*T*也能想得出来周梦龙在想着什么了。

     看着自己裆部的F*应,周梦龙暗暗的J*起了苦来,有心想要将Y*火给压制X*去,以免得吕笑笑看到以后以为自己不怀好意,但是周梦龙越是这样子做,那D*xx仿佛在跟周梦龙做对一样的,F*而更加的涨D*了起来,那样子,让周梦龙有些心慌意L*了起来,G*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更为要命的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吕笑笑却突然间转过了S*来,这一X*,周梦龙已经翘了起来的D*xx,已经无从循形了,周梦龙J*张得要命,生怕吕笑笑不高兴,但是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吕笑笑只是在周梦龙的跨部扫了一眼,便对周梦龙道:“梦龙,来,将K*子给T*了吧。”

     周梦龙吓了一D*跳,看着吕笑笑,露出了一丝J*张的神S*,看出了周梦龙的不自然,吕笑笑不由的C*C*一笑:“梦龙,刚刚你不是很牛么,不是说你有很多的N*朋友么,怎么的,你怎么连这点Y*H*也S*不了呀,我还没有怎么动你呢,你的那里就翘了起来了,看起来还跟个童N*子一样的。”

     吕笑笑的话,显然D*出周梦龙的意外,让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K*K*S*:“M*的,这X*美R*R*刚刚的那话,摆明了是在Y*H*我的吗,没有想到,她看到我Y*成了这个样子,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这X*美R*R*的S*T*内,还真有些风S*的本质呢,今T*晚S*得想个什么办法,将她给S*了才好。”

     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吕笑笑在前两T*给周梦龙C*试S*T*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了周梦龙D*xx的坚Y*和火R*,刚刚见到周梦龙的D*xx的时候,吕笑笑也是很J*张和冲动的,甚至内K*都给xx打S*掉了,但经过两T*的C*试,吕笑笑在看到周梦龙的D*xx以后,虽然还是芳心荡漾,但是F*应却没有那么强烈了。

     看到周梦龙一副目瞪K*呆的样子,吕笑笑C*C*一笑:“梦龙,想什么呢,我们是G*这行的,这种事Q*我们见得多了,见到我这样的美N*,N*R*要是Y*不起来,那就不正常了,你不用J*张的,你能Y*得起来,那证明你还是个正常的N*R*,现在,请你将K*子T*了,不然的话,我可得帮你T*了呢。”

     周梦龙虽然阅N*无数,但是在这种Q*况之X*,让他当着一个绝S*的美N*T*掉K*子,周梦龙却还是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吕笑笑白了周梦龙一眼,转过S*来,一把抓住了周梦龙的K*子,将周梦龙的P*G*抬了起来,周梦龙只觉得X*S*一凉,还没有等他F*应过来,那内K*就啪的一声,给吕笑笑丢到了地S*。

     自己xx在了吕笑笑的面前,周梦龙F*而静X*了心来,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悠然的躺在了那里,D*xx和S*T*成了九十度的直角,正在那里颤抖着,仿佛在向吕笑笑示着威一样的,周梦龙为了作L*吕笑笑,还暗中吸了一K*Q*,使得自己的D*xx在那里又涨D*了几分。

     吕笑笑做护士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也给不少N*R*C*试过S*T*,但是如此威武雄壮的D*xx,还是让吕笑笑有些Q*不自J*了起来,看着周梦龙的D*xx威风凛凛杀Q*腾腾的样子,吕笑笑不由的也感觉到一阵K*G*S*躁了起来,而X*意识的J*起了两条xx,这时,吕笑笑才意识到,自己的两T*之间,已经变得有些C*S*了起来。

     突然间,吕笑笑微微一愣,本来,吕笑笑已经很熟悉周梦龙的两T*之间所散发出来的那G*W*道的,那是一G*虽然有些甜腥,但是却很能让R*兴奋的W*道,但是现在,这G*甜腥之中,似乎还J*杂着一丝别样的W*道,这W*道是什么,吕笑笑很熟悉,但却又很陌生,因为闻到这G*W*道以后,吕笑笑突然间想到了,自己在xx以后,将手指放到自己的鼻子前,手指S*传来的那G*W*道。

     一百二十四病房美F*九

     “这个梦龙,倒底G*了什么呀,怎么会有N*R*X*X*的Q*息从他的两T*之间散发了出来呢,这一整T*,我都跟他在一起呀,他也应该没有那个机会的呀,呀,对了,X*午过来的那个N*R*,应该就是她了,我记得,当时她J*我将门关S*,还不要打扰他们,她在这里一呆就呆了近两个X*时,T*A*,不会是那N*R*让周梦龙给G*了吧,那N*R*看起来是那么的高贵,Q*质是那么的B*R*,一看就知道是纪委的高官,但却还是让梦龙给G*了,梦龙会有那么D*的魅L*么。”

     想到这里,吕笑笑X*意识的看了看周梦龙正在那里威风凛凛的T*立着的D*xx,心中不由的一R*:“不过倒也是,周梦龙的D*xx那么C*D*,是我见过的最D*的一G*,这G*D*xx,要是C*R*到N*R*的那里,是一定可以顶到N*R*的H*心的,那样,N*R*就会达到前所末有的xx了,怪不得,那么高贵的N*R*,也会主动的送S*门来,让周梦龙的D*xxC*呢。”

     想到C*这么C*俗的字眼从自己心中蹦了出来,吕笑笑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的躁R*。

     “不过周梦龙看起来也太历害了吧,一G*D*xx,竟然G*那个F*R*G*了两个X*时,怪不得我怎么觉得那个F*R*在走的时候,一脸的春意,T*发也有些凌L*呢,原来是周梦龙将她送S*了无数次的xx,T*A*,我是一个C*N*呢,怎么看着一个N*R*的D*xx在这里胡思L*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想到这里,吕笑笑有心收回目光,但是周梦龙的D*xx仿佛有一G*无形的魔L*一样的,使得吕笑笑却无L*移动自己的美目半分。

     相F*的,想到周梦龙就在这张C*S*,就这样的躺着,将自己的D*xxC*R*到了一个高贵而成熟的F*R*的X*X*里面,将那贵F*R*G*得Y*仙Y*S*,吕笑笑就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末有的C*J*,而在这样的C*J*之X*,吕笑笑感觉到,自己正被内K*和丝袜J*J*的包裹着的R*缝里,竟然缓缓的流出了xx。

     周梦龙X*午G*完钱妃兰,将钱妃兰送S*两次xx以后,再也忍不住的沉S*了过去,而一醒来以后,周梦龙就一直躺在了C*S*,G*本没有机会去清洁自己D*xxS*残留着的钱妃兰xx的痕迹,所以才给吕笑笑发现了这个密秘,但周梦龙却不知道这一回事呀,所以在看到吕笑笑J*起了双T*站在了那里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奇怪了起来:“笑笑,怎么了,你不是要帮我C*试S*T*的么,怎么不动了呀。“周梦龙的话,才让吕笑笑如梦初醒一样的回过了神来,有些惊慌的应了一声以后,吕笑笑抓起了M*巾,一只手也向着周梦龙的D*xx抓了过去,如果换做以往,吕笑笑这一把会毫不犹豫的将周梦龙的D*xx给抓在手里,但现在,不知怎么回事,吕笑笑突然间想起了那G*xx的W*道,想到这里,吕笑笑的手不由的僵了一X*。

     周梦龙正在那里等着,等着吕笑笑抓住了自己的D*xx以后,自己可以享S*一X*那种温柔而细腻的X*手给自己带来的C*J*呢,但等了半T*,X*半S*的那种感觉还没有传来,这种Q*况之X*,周梦龙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有些Q*急的将P*G*一T*,本来,周梦龙是想要暗示吕笑笑的,但是面对着这样一个绝S*的美R*R*,周梦龙的心中急切的感觉,那是可想而之的,所以,这一X*T*动,周梦龙无形之中用了很D*的L*Q*。

     顿时,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D*xx,顶到了一P*光H*和柔R*之S*,而随后,吕笑笑轻呼了起来,周梦龙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那一X*T*得太重了,肯定是顶在了吕笑笑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了,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歉意,周梦龙张了张Z*,正想要说些什么,但这时,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D*xx一J*,已经给吕笑笑W*在了手里。

     原来,就在吕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却没料想周梦龙的D*xx突然间T*动了起来,而这时的吕笑笑又是弯着S*T*的,所以这一X*,正好使得周梦龙的D*xx顶到了自己的俏脸之S*,一阵火R*而坚Y*的Q*息传来,让吕笑笑不由的心慌意L*了起来,为了免得周梦龙再L*动,让自己难堪,吕笑笑几乎是X*意识的就将周梦龙的D*xx给抓在了手里。

     坚Y*,火R*,充满了N*X*的Q*息的D*xx,给温柔而细腻的X*手抓在手里以后,兴奋的跳动了起两X*,吕笑笑感觉到,那D*xx似乎在自己的手里又涨D*了少许,心慌意L*之X*,吕笑笑不由的J*J*的W*住了周梦龙的D*xx,但马S*的,吕笑笑就意识到,这样子是不对的,所以就想要将手松开来。

     但是那种异样的感觉,却使得吕笑笑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畅K*,虽然心中想要放X*D*xx,但S*T*的F*应,却背叛了吕笑笑的内心,使得吕笑笑的手越来越用劲的W*住了D*xx,看着自己手持D*xx的样子,吕笑笑没来由的心R*一跳,两T*之间流出了更多的xx。

     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D*xxC*,传来了温R*细腻而J*窄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周梦龙也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若不是怕吓着了吕笑笑,周梦龙也话早就忍不住的呻Y*出声了,虽然没有呻Y*,但是周梦龙却暗暗的使起了H*来,开始暗暗的指挥着自己的D*xx,在吕笑笑的手里,一会R*变D*,一会R*又微微缩X*,一会R*又点起了T*来,用各种Y*荡的举动,挑D*着眼前这个风Q*万种的X*护士。

     吕笑笑僵了几秒钟以后,无法拒绝周梦龙的D*xx给自己带来的那种畅K*的感觉,所以任命一样的,抓着周梦龙的D*xx,而另一只手,则开始拿着M*巾,在D*xxS*C*试了起来,吕笑笑看到,此刻周梦龙的D*xx,已经是青筋B*起,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狰狞,但偏生的,自己在看到这G*D*xx以后,不但不觉得它面目可憎,F*而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A*了起来。

     一X*一X*的C*试着周梦龙的D*xx,吕笑笑感觉到,每C*试一X*,自己的心都要剧烈的颤抖一X*,而那坚Y*而火R*的Q*息,一阵阵的传到自己的心里,C*J*着自己的神经,使得虽然C*在只有二十四五度的病房里,但吕笑笑却感觉到全S*都变得躁R*了起来。

     “这么D*一G*xx,C*R*到X*X*里面,一定能将我的X*X*S*得满满的,而且,梦龙的D*xx那么C*长,一定会顶到我的H*心的,要是那C*D*的xx,再在H*心S*魔两X*,我的H*都会给磨掉的吧,呀,如果我的第一次,献给这样的一G*极品D*xx,那我不是第一次就会享S*到R*间的极乐么。”

     想到这里,吕笑笑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涨红了起来,S*汪汪的D*眼睛中,也闪烁起了xx的火H*。

     吕笑笑S*为护士,和所学的专业有关,所以对N*N*之间的那层隐秘看得并不如一般N*X*那么重,现在看到周梦龙的D*xx威风凛凛的样子,又闻到D*xxS*散发出来的那种让R*心动的甜腥J*杂着一丝xxW*道的Q*息,吕笑笑不但不害羞,F*而在心中瑕想了起来,而想到D*xxC*R*自己的R*缝里可以给自己带来巨D*的K*乐,吕笑笑感觉到,正在丝袜和内K*包裹之X*的R*缝之中,似乎流出了更多的xx,现在,那xx不但将自己的内K*给打S*了,就连自己的丝袜,似乎也给涌出来的xx给渗S*掉了。

     周梦龙可不知吕笑笑在想着什么,只觉得到吕笑笑一只手J*J*的W*住了自己的D*xx,而另一只手,则拿着M*巾,不停的在自己的D*xxS*C*试着,那种异样的C*J*,让周梦龙也有些R*X*沸腾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再也忍不住的再次伸出了手来,抓住了吕笑笑的护士F*的X*摆。

     轻轻的拉扯了一X*,周梦龙看到,吕笑笑似乎并没有什么F*应,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的胆子更D*了起来,手R*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向S*一番,就将吕笑笑的护士护给撩了起来,露出了正在护士F*的J*J*的包裹之X*的吕笑笑的丰满柔R*而充满了弹X*的美T*。

     一个美丽的,正在白S*丝袜的J*J*的包裹之X*的美T*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尽管周梦龙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却还是给眼前的美艳C*J*得心R*一跳,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微微抬起了T*来,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吕笑笑的美T*,在那里欣赏了起来。

     周梦龙看到,吕笑笑的美T*,在白S*的丝袜的包裹之X*,看起来是那么的丰满而结实,两P*T*R*高高的耸立着,将丝袜高高的撑了起来,几乎不需要用手去M*,周梦龙就能深深的T*会到那T*R*之S*散发出来的弹X*而温R*的Q*息,这是一个多么美丽而X*感的美T*呀,看着吕笑笑的美T*,周梦龙发出了这样的赞叹。

     白S*丝袜之X*,是一条白S*的纯丝蕾的内K*,现在,这条内K*在丝袜的包裹之X*踏实的履行着它守护吕笑笑的美T*的职责,那白S*的内K*虽然履行着职责,但是却因为实在是太窄X*了,所以只包裹住了吕笑笑X*半个雪白的P*G*,而D*半P*T*部的雪白的肌肤,却尽Q*的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K*Q*。

     同时,周梦龙感觉到,一G*淡淡的,N*X*的S*T*最神秘最柔R*最敏感的部位所循有的香腥W*,也随着自己撩起了吕笑笑的Q*子,而弥散在了空Q*之中,闻着这G*好闻的Q*息,周梦龙有些陶醉了起来,那眼睛中,也开始闪烁起了火R*的目光,如果说目光能强J*R*的话,现在的吕笑笑,也许已经不是C*N*了。

     两T*之间,因为吕笑笑J*起了双T*的缘故,所以,那里微微的突出了出来,在白S*内K*的包裹之X*,正在那里散发着Y*R*的Q*息,Y*H*着周梦龙的眼睛,看到那鲜美的鲍鱼,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心一X*子提到了嗓子眼,一双眼睛也跟定住了一样的,再也舍不得从那美鲍之S*移动目光半分。

     吕笑笑虽然被周梦龙的D*xx深深的吸引着,但是周梦龙的X*动作,吕笑笑却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想到自己的C*N*地就这样的让一个N*R*尽Q*的打量着,吕笑笑就有些害羞,但是S*T*对J*Q*的K*望,却让吕笑笑的S*T*背叛了她的神经,使得吕笑笑只是静静的站在了那里,让周梦龙欣赏着自己两T*之让那让R*R*X*沸腾的C*N*地。

     同时,吕笑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将Y*S*又弯X*去了一些,将本来J*了起来的两条xx,微微的分了开来,吕笑笑觉得,自己这样的姿势,应该可以让自己内K*包裹之X*的R*缝在周梦龙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也可以更加的C*J*周梦龙,至于S*T*为什么会这样子举动,吕笑笑自己也G*不清楚,F*正她觉得,只有这样,自己内心的躁动和K*望,才会微微的发泄一些,而内心也会觉得好S*一些。

     想到一个N*子,X*午才用D*xxG*过了一个高贵的F*R*,而现在这个N*子,又正在打量着自己的两T*之间那C*从来末被开垦过的C*N*地,吕笑笑就感觉到了一G*异样的C*J*,而在这种C*J*之X*,吕笑笑感觉到,自己R*缝里流出来的xx,不但已经S*透了丝袜,就连自己D*T*G*部敏感的肌肤,也感觉到了一阵的S*意。

     正在欣赏着吕笑笑两T*之间美妙风景的周梦龙,看到,在美鲍鱼的正中央,一团S*迹突然间扩散了开来,知道吕笑笑W*着自己D*xx,S*不了自己的C*J*,X*X*之中已经流出S*来了,一种异样的C*J*涌S*心T*,使得周梦龙不由的X*意识的低吼了一声,一个S*T*再一次的向S*一顶。

     吕笑笑正在那里给周梦龙的D*xx和在自己两T*之间视J*着的目光L*得心慌意L*的,G*本没有想到在这当K*周梦龙突然间动了起来,再加S*本来为了弯Y*使得自己的R*缝在周梦龙的面前更加的突出,吕笑笑的T*变得越来越低,而周梦龙这样的S*S*一T*,那D*xx正好就顶到了吕笑笑的X*感的Z*C*之S*。

     一P*柔R*的感觉传来,让周梦龙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C*J*,那D*xx开始迅速的B*涨了起来,周梦龙没有想到,吕笑笑的S*T*竟然有如此的魔L*,在自己还没有J*R*到她的R*缝的时候,就让自己有了S*J*的冲动,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妙,想要压制J*动的心Q*,但却哪里还来得及,周梦龙只觉得xx一阵的S*X*,开始迅速的颤抖了起来,随着D*xx的颤抖,一G*又浓又白的J*Y*,从周梦龙的双xx里B*S*了出来。

     一百二十五病房美护十

     吕笑笑轻轻的A*了一声,抬起了T*来,转S*看着周梦龙,周梦龙看到,吕笑笑的脸S*眉M*S*,Z*C*之S*,都是白糊糊的东西,显然是自己突然间S*J*,打了吕笑笑一个措手不及,来不及逃避,所以才会让那些J*Y*,S*到了她的脸S*的,看到吕笑笑的样子,周梦龙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歉意:“笑笑,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你能原谅我么,不真的对不起了,笑笑,不要生Q*了好么。”

     看着周梦龙仿佛跟一个做错了事的X*孩子一样,吕笑笑心中本来有的些许的怨Q*也一X*子荡然无存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吕笑笑道:“好呀,周梦龙,你都说你S*边美N*如云了,却还是这么的不耐战,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虽然是这样子说的,但是吕笑笑因为害怕自己一张Z*,那J*Y*就会流到自己的Z*里去,所以这些话都是闭着Z*说的,却有些含糊不清了起来。

     吕笑笑的话虽然有些含糊,但是周梦龙还是听清楚了,听出吕笑笑的话里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F*而带着一G*说不出来的妩媚,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一S*,在吕笑笑走J*卫生间的清洁自己的那一会R*功F*,周梦龙的D*xx竟然再一次的坚Y*了起来,又和自己的S*T*成了九十度的直角。

     吕笑笑清洁了脸S*的J*Y*,走出了卫生间,目光X*意识的向着周梦龙的两T*之间看了过去,这一看之X*,吕笑笑不由的A*了一声,一个S*T*再也忍不住的走到了C*边,轻轻的坐在了周梦龙的S*边,吕笑笑没有想到,周梦龙的D*xx这么K*又恢复了活L*,S*T*一阵的S*X*,一双S*汪汪的看着周梦龙D*xx的眼睛中,也S*出了一丝xx的火H*。

     「看什么,这可是N*X*K*乐的源泉呢。」

     看到吕笑笑并没有生自己的Q*,F*而目不转睛的看起了自己的D*xx来了,周梦龙感觉到,眼前的这R*绝美的护士,已经应该给自己的D*xx比例深深的吸引住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的胆子D*了起来,决定开始露骨的挑D*吕笑笑。

     周梦龙拉着吕笑笑柔H*的X*手,轻轻的放在自己已经完全B*起的D*xxS*,「你M*M*看。」

     周梦龙对吕笑笑抓着自己D*xx的手给自己带来的那种温柔而细腻的感觉有些不舍,所以引导着吕笑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D*xxS*,但因为毕竟G*不清楚吕笑笑的真实的心意,所以周梦龙倒也不敢太急躁,只是引导着吕笑笑的X*手缓缓的在周梦龙的D*xxS*轻轻碰触着。

     「A*,」

     吕笑笑转过脸,一手扶着自己的X*Z*,看着在自己的手X*一跳一跳的xx,S*汪汪的D*眼睛中,露出着强烈的春意。「还是不要了……怎么……怎么可能J*的去……会T*S*R*的……」

     「笑笑,那么多N*R*都过来了你见谁S*掉了吗?就算S*也是S*F*S*的。」

     周梦龙调笑着,一K*含住了吕笑笑X*巧的耳珠,吕笑笑J*X*的S*躯一阵颤栗,触M*着D*xx的手不自觉地把那xxW*在了手心中。仅仅是被那H*腻柔R*的手掌包裹,就让周梦龙感到一阵K*感。

     一点点地,周梦龙不老实的手从吕笑笑的颈前H*J*了吕笑笑的护士F*中,先是在X*前H*腻的肌肤S*轻轻的F*M*,在看到吕笑笑开始S*F*得发出了猫咪一样的哼哼时,才向里探去,开始在J*T*的Y*F*边缘R*搓。吕笑笑的鼻息变得略微C*了一些,W*着xx的手在周梦龙引导了两次之后,开始尝试着S*X*套L*了起来,不时地伸出粉红的S*尖在樱C*S*T*一X*,一幅春Q*已动的样子。

     被吕笑笑的动作鼓励,周梦龙缓缓把整个手掌F*S*了吕笑笑恰好盈满掌心的xx,在温柔的R*捏X*,掌心明显感到一个突起渐渐的变得坚Y*。「好R*……」

     吕笑笑不安的扭动着,空闲的手颤抖着拉住X*K*的Y*襟,微微扯开,然后又怯怯的拉J*。「R*就不要穿着了,好吗?」

     周梦龙温柔的T*着吕笑笑的耳垂,低声的Y*哄,手也拉住了吕笑笑护士F*的带子,一点一点的拉扯着。

     「别……别这样……」

     吕笑笑呻Y*着,按住自己的Y*带,但无L*的手,没有任何坚决。「不要怕,相信我。我会很温柔的。」

     周梦龙微微用L*,Y*带渐开,白S*的护士F*对襟而分,里面粉N*玲珑的J*躯马S*露出了D*半。吕笑笑W*着周梦龙D*xx的手猛地一J*,H*腻的掌心让周梦龙一阵S*S*。周梦龙拿开了吕笑笑的手,可不想让自己再在吕笑笑的攻势之X*败X*阵来。吕笑笑有些羞涩的问:「怎么了,是不是……我做得不好。」

     周梦龙A*怜的W*住吕笑笑,S*S*微微使L*,让吕笑笑的J*躯随着自己的W*与自己一起平躺到C*S*,然后低喘着说:「不,你做得很好,但我更想要你,而不是你的手。」

     周梦龙露骨的话让吕笑笑的脸变得更红,有些不安的抓着自己的Y*角,优美的双T*不自觉地J*叠在一起,J*J*地J*住。

     周梦龙R*着吕笑笑xx的手开始向X*移动,H*过吕笑笑的X*F*,接近那Y*R*的J*区时,察觉到吕笑笑全S*不自然的僵Y*和排斥,从这一点S*,周梦龙立刻就明白了,眼前风Q*万种的可R*R*,竟然还是一个C*N*,兴奋之X*,周梦龙将吕笑笑的丝袜给T*了X*来。「在这种时候不专心,可是要被打P*G*的N*。」

     周梦龙戏谑的耳语,手却不敢逾矩的停留在平坦的X*F*S*,在充满弹X*的肌肤S*轻轻的F*M*着。

     「不……不是,」

     吕笑笑有些结巴,好像很不好意思一样,「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真的。」

     此地无银之后,吕笑笑T*真得闭S*了眼睛,摆出一副任凭发落的样子,颤抖着分开了J*J*着的双T*,一只手抓着纯白的蕾丝内K*,缓缓的向X*褪去。周梦龙不由得好笑,却无法不被这Y*R*的一幕吸引,内K*渐渐变成卷起的布绳,露出里面光洁的肌肤。

     内K*褪到D*T*G*C*,颤抖的Y*手再也移不动半分,J*W*的指节都变得青白。周梦龙温柔的W*S*了吕笑笑的手,然后把吕笑笑的手拉开,把手指含J*Z*里,Y*吸T*L*了一会R*,在看到吕笑笑M*茫不解的朦胧眼神后,轻轻地说:「放松一点,让我A*你,而不是强迫自己忍S*我。」

     「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做你才能S*F*一些……你看起来…很难S*的样子……」

     吕笑笑声若蚊鸣,满脸布满红晕的望着周梦龙,仿佛希望能稍稍的取悦周梦龙一X*一样,周梦龙终于感觉到,这个少N*的心里有了自己。自己的努L*今晚终于要有了收获。

     「没有,我没有难S*,只是你的S*T*太美了,所以让我不知所措而已。你什么也不必做,只要放松,放松的试着接S*我。」

     看到吕笑笑微微的点T*,周梦龙才轻轻的帮吕笑笑褪X*内K*,吕笑笑的两T*之间粉N*N*的,还带着S*汽的美丽H*瓣便J*羞的B*露在周梦龙的眼前,吕笑笑的手动了动,像是忍不住要掩盖一样,但马S*,就J*J*地W*成拳T*,J*贴着T*侧放在了C*S*。

     吕笑笑可A*的动作,让周梦龙心T*一阵温暖,怕惊吓到初经R*事的吕笑笑,周梦龙忍住去T*W*那Y*R*的粉红N*蕊的冲动,先用手在吕笑笑的Y*侧F*M*着,缓缓向X*移动,在M*到吕笑笑D*T*内侧一C*S*N*的P*肤时,察觉到吕笑笑明显的颤栗和C*间几不可闻的呻Y*,周梦龙微微一笑,开始在那一带不断的按摩F*M*起来。

     「不要……一直M*那里……好X*,好R*。」

     吕笑笑半L*的S*子开始些许的扭动,J*喘也变得清晰可闻,周梦龙甚至清晰地看见,那S*N*的J*闭在一起的R*瓣中,一丝清澈的Y*T*正在缓缓的流X*。「真的不要吗?不S*F*吗?」

     周梦龙Y*H*一样的问,手开始J*贴着D*T*内侧S*移,在轻轻的接触到J*闭的H*瓣后,便开始里外的移动,一边F*M*着D*T*G*敏感的肌肤,一边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摩C*着吕笑笑X*T*最柔R*的N*R*。

     「不……不是,只是……感觉好奇怪……好像……有什么……流……流出去了。」

     吕笑笑的X*脸,几乎红成了秋T*的苹果。周梦龙也有些讶异,S*为护士的吕笑笑不可能不知道这些的,但当周梦龙看到吕笑笑正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S*汪汪的D*眼睛中带着一丝的顽P*,周梦龙才有些恍然,吕笑笑这是在故意的挑D*自己呢。

     「很敏感呢,是不是一个R*的时候……常偷偷的自己来呢?」

     周梦龙隐喻地说。果然看到吕笑笑J*张的摇T*,「才……才没有。」

     Y*盖弥彰。周梦龙噙着笑,感S*吕笑笑S*S*因为兴奋而越来越明显的颤抖,两条xx不停的J*着周梦龙的手S*X*摩C*着,不满足于这样的接触,周梦龙自然绅士的顺从淑N*的愿望,有L*的手恋恋不舍的离开G*沟侧的N*肤,转而按S*吕笑笑已经完全充X*肿胀的H*C*。

     吕笑笑双T*猛地一J*,颤声说:「我……你……请……请温柔些……」

     周梦龙A*怜的W*S*吕笑笑的C*,吸Y*到樱C*变得微微涨红,才挑开J*闭的贝齿,让自己的S*T*与吕笑笑的丁香纠缠在一起。手S*仿佛触M*的是易碎的瓷器一样,轻柔的分开S*R*的H*瓣,F*M*S*含在中间已经耐不住寂寞探出好奇的T*的敏感R*芽。

     吕笑笑的X*S*仍然与周梦龙的纠缠在一起,但被玩L*的地方带来的莫D*K*感让吕笑笑不得不宣泄,于是J*X*的鼻翼C*动着,发出来自鼻后的,能令N*R*全S*S*R*的鼻音。再兴奋一些,再多兴奋一些,这样便不会太T*了,周梦龙想着,手忽K*忽慢忽重忽轻的继续与那敏感的R*芽嬉戏。

     吕笑笑的S*子S*蛇一样的扭动着,光H*的肌肤S*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好像离了S*的鱼一样有节奏的T*动着自己的Y*。Y*Y*已经涂满了整个R*C*,D*T*S*都已经是一P*S*H*粘腻,周梦龙捏着那已经H*不溜手的R*粒,顽P*的向X*一压。「A*A*A*……不……不行了……」

     吕笑笑猛地挣开周梦龙的Z*,张D*了X*K*D*声的呻Y*着,全S*伴随着呻Y*渐渐的T*直,S*子想要变成桥一样向S*拱起J*美的T*部,「拉……拉住我……我……我……好像要……飞……飞起来了……A*A*……」

     周梦龙有些讶然的看着吕笑笑C*N*的秘D*里D*量B*涌而出的晶亮Y*Y*,不断收缩C*搐的H*C*表达着N*T*所承S*的K*乐,T*直的xx足足过了十几秒钟,才渐渐瘫R*X*来,洁白的J*躯S*遍布了渗出的汗S*,看起来更加X*感Y*R*。看来现在做些什么,吕笑笑应该是可以适应的了了。xx过后的N*T*仍然会保持J*缩期时的兴奋感较长时间,周梦龙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给已经足够敏感的Y*部一个休息的机会,周梦龙W*过吕笑笑纤长的粉颈,在吕笑笑的肩窝里Y*出一颗颗C*莓一样的印子,手攀S*吕笑笑皎洁的Y*F*,这次稍稍加重了些L*道,把柔R*的N*R*捏L*成洁白的面团一般在手心里变换着形状。

     吕笑笑微微蹙起秀眉,闭S*没多久的双眼微微睁开,牙齿咬住了X*C*,已经完全放松的Y*T*再度便J*张起来。周梦龙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俯S*再度W*住吕笑笑的樱C*,X*S*轻轻移动到吕笑笑两T*之间,让吕笑笑的xx自然的分向两边。「唔唔……」

     尚未从K*乐中复苏的X*X*R*瓣,被xx撑开到两边,细X*的H*径Y*K*被火R*的xx顶。佬π沤℡*了柔R*的S*躯,T*部本能的向后挪着,「我……害怕……」

     「没事的,相信我……」

     周梦龙温柔的在吕笑笑的耳边说,用一只手支撑着S*T*的重量,另一只手F*M*着吕笑笑的Y*侧,略带霸Q*的阻止了吕笑笑不断后缩的T*部,X*S*略一用L*,Y*的发T*的火R*xx的前端侵R*了那柔R*S*R*的极乐H*园。吕笑笑的Q*息突然一滞,双手J*J*地绞着攥着的C*单,仿佛在用浑S*的L*Q*在克制着不要逃开,一双xxJ*绷着J*住N*R*的Y*,秀眉J*蹙,那种仿佛在忍耐什么一样的表Q*让吕笑笑显得愈发楚楚可怜。

     xx缓缓的前J*,多Y*的鲜N*xx尽L*的张开去容纳C*D*的前端,在粘H*的Y*Y*帮助X*,周梦龙很轻易的就J*R*了蓄势待发的状态,只要周梦龙一用L*,这个惹的周梦龙无限疼A*的X*N*R*就将是完完全全属于周梦龙的了,这种感觉让周梦龙无比满足,周梦龙凝视着吕笑笑的眼睛,吕笑笑却不知是羞涩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别开了T*,只有微微颤抖的全S*表达着吕笑笑的J*张,xxK*C*柔N*的肌R*随着吕笑笑的呼吸J*J*地一X*一X*的吸Y*着周梦龙的xx。

     周梦龙强压X*深深C*R*的xx,忍住那想深深地J*R*吕笑笑T*内,在那J*致柔H*的Y*T*里S*命的C*搅戳C*的冲动,周梦龙X*心的压住吕笑笑的J*躯,双手在吕笑笑S*S*各个敏感的地带游走,在吕笑笑的耳边低喃,「放松些……再放松些……」

     吕笑笑侧着臻首,秀发披散开挡住了侧脸,看不见脸S*的表Q*,但逐渐平复的颤抖却让周梦龙感到了吕笑笑正在努L*的接纳,用吕笑笑的初蕊去接纳C*D*的侵略者。

     「A*!」

     随着一声短促的T*呼,吕笑笑猛地抱住了周梦龙的肩背,张开X*Z*一K*咬在了周梦龙的肩T*。周梦龙却丝毫不觉得疼T*,因为此刻周梦龙全部的官能都集中到了脐X*三寸C*,那J*缩,那蠕动,那Y*吸,无不让周梦龙几乎要把S*X*的N*R*恨不得R*J*自己的S*T*里去。

     如此甜美的S*T*,周梦龙几乎能感到自己X*腔内的心脏要跳出来一般。周梦龙保持着合为一T*的姿势,不敢C*动,等待着心T*那强烈的宣泄感慢慢的冷静。咬X*了一个深深的牙。佬πλ煽薠*K*,泪眼M*濛的看着周梦龙,那种带着T*苦的J*弱脸庞让周梦龙Q*不自J*的W*了X*去,咸咸的,W*到的泪。

     「我……不要J*的……」

     N*R*J*J*着的D*xx虽然没有D*的动作,但仅仅是稍微的脉动和摩C*就给吕笑笑带来一P*火R*,红晕再度遍布吕笑笑全S*后,吕笑笑声若蚊鸣的在周梦龙耳边说。「会有些T*,你忍一X*……」

     周梦龙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周梦龙需要动作,需要D*起D*落的动作,周梦龙捧着吕笑笑蜜桃一样的T*部,把自己的D*xx向外C*出,一丝丝X*迹随之混合着Y*Y*向外流出,无心去欣赏落红P*P*,周梦龙又再度把Y*向前一T*,深深的C*R*。

     「唔……感觉……好奇怪……」

     吕笑笑呻Y*之中掺杂S*了些许的疑H*,周梦龙满意的微笑,继续T*耸着坚Y*的xx,当R*包子J*贴的时候,吕笑笑像是被S*到X*C*的X*猫一样S*F*的呻Y*了一声,Q*不自J*的扭动着Y*磨蹭着,好像比起这摩C*的K*感,那撕裂的薄膜G*本不算什么。

     故意要吊吕笑笑胃K*似的,周梦龙开始浅浅的C*送,只让半G*D*xx去享S*xx秘D*的J*缩,让伞状冠在R*动X*K*一样的吸Y*中J*J*出出。「别……别欺负……R*家……」

     蜜桃似的P*G*难耐的向前拱起,如果不是那J*致的秘D*和里面还在不断流出的些许X*丝,周梦龙真是不会相信自己是吕笑笑的第一个N*R*。

     周梦龙为了取悦吕笑笑,深深地C*到最底,一面研磨着J*合的地方一面T*会在自己的C*J*X*愉悦的N*T*F*馈的蠕动享S*。周梦龙倒是觉得这是绝对的意外收获,没有N*R*的经验,却有这样一副敏感的好S*T*,X*格容貌也都是周梦龙喜欢的类型,周梦龙简直要沉溺了。

     周梦龙不断的摩C*着吕笑笑xxS*方的敏感R*蕾,然后觉得仍不足够的用两G*手指,再次捻住了J*俏的R*豆,Y*Y*已经泛滥,S*H*的让手指不断H*T*,周梦龙恶作剧的一笑,用指甲掐住R*豆G*部,隔着N*N*的外P*稍稍一用L*,没想到吕笑笑突然绷直了双T*「A*A*……A*A*……A*!」

     的D*声呻Y*了起来,柔R*的xx骤然的绷得S*J*,仿佛要把R*整个吸J*去一样,一G*G*Y*T*从xx深C*B*S*到火R*的xxS*。

     这骤然而来的xx让完全没有准备的周梦龙再也把持不。鱔*L*J*了少N*不断颤抖的S*躯,维持着合二为一一般的姿势,把J*Y*有L*的B*S*J*为周梦龙完全敞开的N*蕊深C*。「唔唔……A*!」

     有L*的冲击把吕笑笑送S*了另一个顶F*,但J*L*已然耗尽的吕笑笑只能完全的放松了四肢,春意朦胧的D*眼完全的失神,像是J*R*了另一个世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