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部 鹰扬京师 第18章 浮生若梦 美人如云【25024551[L]】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皇帝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于A*卿,依你说,罗惊T*会怎么C*置那个J*R*?」他问得都不坚决,显然他清楚罗惊T*会怎么做的。

     毕竟,以罗惊T*收了那么多Y*F*妖N*而不顾世俗舆论的X*格来说,他没有理由不收X*李彩凤这个Y*物!

     于放自然明白皇帝的意思,他忙说道:「回皇S*,罗G*爷随是江湖R*物,却也是世家子弟,绝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Q*的!」

     皇帝心里似乎是安W*了不少,他装作D*度的说道:「哎呀,朕只是让你说说罗G*爷会如何C*置那个J*R*,毕竟废后诏书还没有X*,以她皇后的S*份怕是罗A*卿也会缚手缚脚呀!你怎么说到出格不出格的了!」

     于放正要说话,忽然门外X*太监奏道:「启奏陛X*,博运G*罗惊T*擒拿钦F*得胜而归,已经将钦F*押解至内城月华门外,正在朝皇城J*发。」

     皇帝似乎很J*动他对于放说道:「K*!你代朕去午门外等待罗A*卿,宣读完圣旨再让内卫将那要F*押J*来,朕要Q*自审问!」

     于放忙领旨,就要出去。可那个道:「陛X*,罗G*爷的信使还有一事要奴婢代为转奏!」

     皇帝说道:「K*说,怎么吞吞吐吐的!」看得出皇帝不耐烦的样子,那道:「陛X*,罗G*爷说,此要F*武功高强,绝非一众侍卫可以对付的,所以,他求皇S*恩准Q*自押送要F*S*殿,以保护陛X*万全!」

     这X*,不仅是皇帝,就连于放都有些愣了,毕竟他和皇帝已经商量好如何C*置罗惊T*了。可按照计划,需要先将罗惊T*诓回他的临时府。缓笏呛帽阋诵惺。可罗惊T*所说的,李彩凤武功高强的事Q*他们却忽视了。倒也不是他们C*心,而是想着罗惊T*既然将她擒X*,自然会将其制。热宦蘧猅*这么说了,那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皇帝不信罗惊T*会猜到自己的心思,而且即便是猜到了,也不会预知自己会如何行动,也只有听命的份了!所以,他相信罗惊T*所S*奏的事Q*不假,若是真的要万无一失的制住李彩凤,恐怕现在已知的R*也只有罗惊T*一R*了。

     「准奏,于A*卿先到午门宣旨,然后着五百御林军一同陪罗A*卿送要F*S*殿吧!」皇帝权衡之后吩咐于放,于放也知道罗惊T*所说事Q*的严重X*,也不可能冒险,便领旨去了,剩X*皇帝一个R*有些发呆的站在D*殿里,周围只有几个X*太监在侍候,却都和木T*R*差不多了。他无奈的叹了K*Q*,心道:看来自己S*边得L*又信得过之R*太少了!

     此时的罗惊T*却正在午门外迎接圣旨。于放宣读完圣旨后,罗惊T*立即领旨谢恩,不过,他对于圣旨中所赐予的恩典并不是很意外。博运王,封邑八百里,丹书铁劵,世袭罔替。基本S*,对于一个R*臣来说,也只能到此了。罗惊T*接旨后,将圣旨转J*给S*后的林雨晴,吩咐了几句,便带着李彩凤跟着于放及五百御林军一起S*殿谢君了。

     于放和罗惊T*并排而行,他悄声跟罗惊T*说道:「王爷,R*后还望多多关照老朽呀!」罗惊T*心里轻蔑地骂道:「你不想害S*老子就是好事,装什么蒜!」Z*S*却谦逊一番说道:「于D*R*说笑了,晚生不过是借T*子洪福,有幸立此功劳而已。如何及得S*D*R*三朝元老,应当是R*后请D*R*多多指点才是。」

     虽然知道他是客Q*话,但于放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飘飘然的,毕竟能够让一个王爷,还是风T*正劲的王爷奉承,那确实不是一般R*能有的殊荣。就这样,二R*互相吹捧,心里却是互相怒骂着,一起去往皇帝所在D*殿觐见皇帝。

     「臣罗惊T*奉旨擒拿罪F*,借皇S*洪福顺利完成,特来付旨。」山呼万岁之后,罗惊T*S*奏皇帝,并将李彩凤带了过来。

     皇帝心Q*不可谓不J*动,自从皇后开始篡权以来,他R*思Y*想的就是如何击败皇后,将江山社稷夺回来。如今,他已经成功了,这真是恍若隔世。在皇帝心里,一种威武雄壮的自我感觉油然而生,似乎他已经超越了以前的诸位祖宗,可以载R*史册了。他强自压X*心中的J*动,声音却是略带颤抖的说:「A*卿保我T*朝江山社稷可谓是立X*了T*功,朕心甚W*。」

     他转T*对李彩凤骂道:「J*R*!你可知罪?」「臣妾可不知F*了何罪,皇S*要是有什么说法就请X*旨吧!」李彩凤竟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Q*得皇帝差点B*跳起来。他强压着怒火说道:「N*!看来你是S*不悔改了?」李彩凤见他怒Q*S*冲,忽然媚眼一抛,妩媚的问道:「怎么?莫非臣妾M*途知返陛X*还可以饶过臣妾吗?」

     皇帝脸S*一会R*青一会R*白,他一挥手,示意众R*都退X*,那些侍卫G*N*立刻垂T*离开,宽敞的D*殿里除了皇帝只留X*李彩凤,罗惊T*还有于放三个R*。

     「你若是M*途知返,朕念及与你F*Q*一。匀换岱ㄍ馐┒,对你从轻发落的。」他一脸严肃的说:「不过,你R*后必要洗心革面,忠心于朕才成。」

     「那陛X*要臣妾如何做才算是M*途知返呢?」李彩凤的两只眼睛如同会说话似的,G*得皇帝几乎要咬S*尖来集中J*神了。皇帝勉强说道:「你自废武功,并且将手中那些R*的兵权J*出,朕便信你!」

     说完,皇帝面带得S*的傲然而立,就等李彩凤F*R*了。李彩凤倒也没让他失望,说道:「就这么简单?早说呀!」她如释重负的说道:「妾S*的功L*已经被罗掌门废掉了,此事罗掌门可以作证。」

     说完朝罗惊T*飞了个媚眼。罗惊T*立刻说道:「不错,皇后M*M*的武功乃是微臣Q*手所废,千真万确。」看了李彩凤朝罗惊T*抛媚眼,皇帝心里当时就有些冒火。但他还是强忍着听罗惊T*说完。可罗惊T*说完,他心里不由得疑窦丛生,问道:「怎么?A*卿废了其武功,可怎么还说担心她会伤及寡R*,需要A*卿Q*自保护呢?」

     于放更是在旁边说道:「王爷虽然是有功之臣,可这欺君之罪却是要砍T*的呀!」于放分明是在挑衅,可罗惊T*并没有按照于放猜测的那样,年轻Q*盛的和他翻脸,而是笑着说道:「于D*R*真是老糊涂了,本王并没有F*欺君之罪,你老何必给本王L*扣帽子呀?」皇帝现在所关心的不是这些咬文嚼字的事Q*,他止住二R*,问罗惊T*道:「A*卿还是自己说吧!」

     罗惊T*微微一笑,朝于放挑衅似的挤了挤眼睛,说道:「臣确实已经废掉了皇后M*M*的武功,不过,由于考虑到R*后M*M*还有用C*,所以就又将M*M*武功中重要的部分补足了。」他的笑容似乎有了些变化,但皇帝没有注意,仍是听他说道:「微臣将M*M*武功废掉后,M*M*已经对微臣表示效忠,所以,考虑到R*后M*M*的用C*,微臣便将M*M*的元Y*用自己的元Y*补足了。」

     皇帝一听,火Q*却更D*了,他沉声道:「向A*卿效忠,莫非A*卿有谋朝篡位之心?」说着,他就要开K*J*R*。

     罗惊T*只是一笑,说道:「微臣乃是闲散之R*,做官已经是拘束无比了,更遑论江山了!」听他这么一说,皇帝似乎又踏实了些,但他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那么A*卿所说,皇后向A*卿效忠这是为何?」

     「好J*皇S*知道,」罗惊T*好真似假地说道:「微臣废掉皇后的武功后,皇后M*M*心中害怕之极。她央求微臣,并说要效忠微臣,求微臣放过她。可微臣的武功自成一路,夺取N*子元Y*后,无法再送回,只有将自S*元Y*填送到N*子Y*关之内,到也有同样的效果的。于是,微臣就将自己的元Y*填R*M*M*的Y*关了!」

     他说得轻松,皇帝及其S*边的于放却是被他说得目瞪K*呆。虽然罗惊T*所说的都是采补武功用的词汇,但他们却也能猜出这其中的意思。君臣二R*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是一样的心思,那就是,罗惊T*再狂妄也不会在皇帝面前承认和皇后有苟且之事。最后,还是于放G*咳了两X*,说道:「王爷,X*官有一事不明,还望王爷指点!」

     这时候他也不再问罗惊T*为何称他是老糊涂了,见罗惊T*示意他说话,便继续说道:「这个,刚才王爷说什么破开Y*关,又是什么元Y*元Y*的,不知王爷如何能破开皇后M*M*的Y*关?又如何夺取到元Y*呢?」

     看着皇帝那求知的眼神,罗惊T*知道他也想知道,便说道:「倒也不是很难!就是在行房时坚持的时间久些,趁着其Y*关松R*时以R*J*冲击其Y*关,自然就会使其冰雪消融,元Y*奔流而出,至于怎么夺取那就方法很多不一一道来了。」

     「你!」皇帝的脸S*被Q*得通红,他又羞又恼,用手指着罗惊T*,颤抖的却半T*说不出话来!「罗惊T*,你,你可是要造F*,敢与皇后通J*?」于放没想到罗惊T*如此D*胆,他刚要再骂,李彩凤却突然S*形一晃,那本来缚着的双手也一X*子S*展开,抓住于放的Y*F*领子,「噼噼啪啪」连着就是几个Z*巴,将于放打得眼冒金星,雪白的须发也都散L*开来。

     「凭你也敢对我主R*指手画脚?找S*。」说着就抬手,要朝他T*灵盖拍X*。

     「慢着,」罗惊T*阻止道:「一会R*他还有用。」说着一转S*,看向了已经吓得不住颤抖的皇帝,说道:「陛X*,于放谋F*,你要C*S*他,对吧?」皇帝刚要抗声,忽然,他却发觉罗惊T*的眼神有异。他心里打了个突,想要躲开,但刚转过T*却又不由自主的转了回来,继续看着罗惊T*的双眼。

     皇帝的眼神变得十分呆滞,罗惊T*微笑着对他说道:「我为你保住了江山,你要感谢我,所以,你的皇后和贵妃就归我了,知道吗?」

     皇帝木然的说道:「知道……知道了。」

     看到他心里似乎还有些抵触,罗惊T*也不以为意,说道:「你要封我的F*R*为一品诰命F*R*,R*后你要像以前那样行事,但永远忘记我带走了你的皇后和贵妃。只记得我有D*功于社稷,救了你的命,所以谁如果说我什么H*话你都要严惩不贷,记住了?」皇帝呆呆的说道:「记住了!」

     罗惊T*看看没有问题了,便向李彩凤使了个眼S*,李彩凤点了点T*,顺手一点于放的哑X*,接着,在于放惊恐的眼光注视X*,将他的双臂摘钩,任由其耷拉着左右摇摆。

     罗惊T*的话于放是一字不漏的全听清了,他想哀求却是说不出话来,用眼神向罗惊T*求饶,罗惊T*却是都不看他一眼。Q*急之X*,他双T*一R*,普通跪了X*来,罗惊T*却轻蔑的撇了撇Z*,说道:「你一定和皇帝密谋杀我吧?」看着于放那惊恐的眼神,他充满不屑的说道:「还是让你的主R*收拾你吧!」

     说完,李彩凤向他施礼后,随手提起个木敦从窗户扔了出去,接着在众R*惊慌失措的声音中又是扔出一个木敦,接着她就蹿了出去。

     「有C*客!」外面侍卫D*声吵吵起来,一P*L*哄哄的。只听李彩凤的声音划过长空,说道:「告诉你们的皇帝,要是敢动于D*R*一G*汗M*,我绝不会善罢甘休!哈哈哈哈……」

     她S*形一闪,几个起落就消失在G*墙之间,不少侍卫都去追赶了,而更多的侍卫则冲到皇帝所在D*殿外,由侍卫统领战战兢兢的J*殿请罪。

     「陛X*,C*客逃走了,已经派R*去追,臣等护驾不利令陛X*S*惊,请皇S*赐罪。」说完,四个统领纷纷跪X*,等皇帝C*置。

     皇帝只是哼了一声说道:「好了,有博运王在此,量她们也伤不了朕。」

     众统领纷纷拜谢罗惊T*,皇帝却说道:「好了,此事朕不想殃及无辜,丞相于放,世S*皇恩而心怀叵测,竟然G*结C*客意图谋F*,今虽然C*客逃走,但证据确凿不容狡辩,推出去斩首示众!」他顿了顿说道:「将其抄家夷三族,所有N*子发配岭南西域等边关,与披甲R*为奴!」

     说完,众R*领命去了,罗惊T*也对皇帝说道:「好了,微臣也告退了!」皇帝煞有介事的说道:「A*卿跪安吧!博运王府朕即刻X*旨着户部拨银修建!」罗惊T*谢恩退X*,心里却是乐开了H*,他偷偷的回T*看了坐在众R*之S*的皇帝,心道:你的老B*归我了,你还要谢谢我,看来也是够仗义的了。不过,老子没有杀你也是仁慈,算是打了个平手吧!他D*D*方方的走出了皇G*,朝自己临时府邸而去了。

     刚刚J*了府门,他的那些N*R*们就如R*燕还巢般迎了出来,扑到了他怀里。但还没有来得及细说相思之Q*,就听罗惊T*说道:「老子今R*先喂饱了你们!」J*起王M*和林雨晴D*踏步的走J*了卧房。众N*先是一愣,但J*跟着也一窝蜂的跑了J*去,生怕去晚了Y*不到好位置。

     罗惊T*D*事已了,正是心Q*绝佳之时,而不少N*R*又都离开了,于是众N*无不均沾恩泽!当然,林雨晴还是多Y*了不少,罗惊T*刻意恩宠她,竟然在她T*内S*了两次,真是羡煞了众N*。

     自此,一连多R*,罗惊T*都是在和众N*R*搏中度过,除了出恭,连C*饭喝S*时都要想办法取乐,真是Y*M*极了!他要安排一X*京师中的T*运门X*钱庄分舵的R*事安排,所以要待S*几T*,不然怕是早就带着众N*回扬州胡T*胡帝去了。

     凡是来拜访他的D*臣们都被他拒之门外了,理由很简单,就是朝廷有制:外臣不得和内臣结党营S*。虽然有些伤R*面子,但却是一派忠臣的模样,令那些D*臣们也只有摇T*感叹其正直了。不过,要找他的事Q*终究是要来的,在京师享乐了半个多月后,这一R*,他正在和众N*嬉闹,眼看就要开始R*搏D*战了,外出办事的林雨晴突然从外面走J*来,排开众N*说道:「主R*,扬州有信到了。」

     罗惊T*知道必然有事,不然林雨晴是不会这么急着给他的,现在留在他S*边的这些N*R*里,只有林雨晴和王M*能S*自打开他的信件,倒不是他不让别的N*R*打开,而是那些N*R*自觉。她们知道自己不能给罗惊T*做什么决断或是出什么主意,所以,只有林雨晴和王M*这两个N*R*在他不在时会适当的替他做一些决定,才会看他信件了。

     不过,看过信后,罗惊T*问林雨晴道:「你说该怎么办?」林雨晴本来表Q*严肃,突然,她绷不住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主R*还怕多添个N*R*?还怕给我们多添个J*M*?」她这么一说,那些没有看到信的内容的众N*忙问怎么回事,罗惊T*懒得说,直接将信J*给了她们。

     原来,是吴A*A*派R*送来的,主要说的是:妙丽丝等两路先行回去的N*R*都已经平安到达,而接到他收F*了极乐教的信息后,也开始派R*手去联络分散在各地的极乐教分舵和教众了,估计再有个把月也就可以完成。有个喜事,就是吴依依所怀的孩子十分健康,经名医诊脉不但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还是龙凤双胎。

     但有件事Q*却是不好相C*,就是当初罗洪林为他定X*的那庄和点苍派左中义之N*,左心蝉已经到了罗惊T*府S*了。本来,虽说是定了Q*的,但双方还没有正式X*帖,而且也没有选定婚期,G*本谈不S*什么娶Q*。可左中义是和罗洪林在众多武林中R*面前K*T*约定了此事,以双方的S*份那都是一诺千金了,所以也就等同于定了婚约。

     不过,左中义之所以厚着脸P*将N*R*送到罗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罗惊T*最近声名鹊起,随说左中义是在不知道罗惊T*已经封王的前提X*,决定赶K*将N*R*送S*,以便敲定这么婚事,以防有变,但当时罗惊T*已经是S*封博运G*了。

     以罗惊T*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地位和名望,就是傻子也知道会有多少R*想巴结他,会有多少R*明知他已经有了一D*群妾室了还会将自己家的姑M*往他这里送,毕竟罗惊T*自己说过,妾室虽多却没有正Q*,而且就算是有了正Q*,相对于可以通过联姻而获得的利益来说,让自家姑M*给他做妾也会有许多R*接S*。

     按照罗惊T*的为R*,多个N*R*不会让他有什么不能接S*的,若是多个美N*他自然是十分欢迎。可若是多个丑N*,甚或是不是丑N*只是中R*之资,在他这么多美艳N*R*的环绕X*也就等同于丑N*了,那么他绝不可能欢迎。

     可若是不要,此N*乃是自己老子罗洪林定X*的,虽然自己S*了自己老M*,还让自己老M*怀S*了自己的既是R*N*又是弟M*的孩子,乃至于J*Q*败露后杀了老子灭K*,可名声总是要的。他所做的这些事外R*并不知悉内Q*,可若是他拒绝了老子给定X*的Q*事,总不能说是因为对方长相不成,不如自己老M*吧?那样岂不是要让R*说他是只贪图美S*的不孝子弟?

     「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王M*突然开K*道:「主R*,婢子见过左中义和他老B*,他老B*应当算是长相不错了,料想他N*R*也不会太差!」她点明似的说道:「再说,若是主R*真的看不S*,只要将他们打发走就是,主R*可以说是皇帝Q*自X*旨赐婚,自古忠孝难两全,主R*也是无奈呀!」

     罗惊T*一想也对,点T*道:「不错,确实如此!」

     林雨晴却是说道:「哎呀,不要庸R*自扰了,S*次评武林十H*时,左心蝉就有提名的,不过她很少出门,见过的R*不多,而且似乎不会武功也不和武林十H*的要求所以才没有评S*的,模样自然是决错不了的!」听她一说,罗惊T*想起似乎罗洪林也说过此事,于是,他也就放X*心,写了回信派R*送回扬州了。

     当罗惊T*带着自己这些N*R*启程回扬州时,已经是初夏时节了,他出来时只是个凭着祖M*挂着个博运侯的空T*爵爷。如今,他是食邑八百里的博运王了,封为异姓王爷,这可是已经近百年未有了。一行R*还有随行护驾的护卫军马,以及王爷的仪仗,还有随行百官的仪仗,沿着运河两岸绵延近十里。

     当他们回到扬州,回到罗家T*运山庄时,众N*在吴依依的带领X*已经于山庄外五里C*搭建了喜棚,迎接罗惊T*还有随他而来的圣旨了。「查:博运王罗惊T*之Q*吴氏,贤良淑德,孝义贞洁,特封一品诰命F*R*,钦此……」

     「谢万岁隆恩!」当罗惊T*扶起已经是D*F*便便的吴依依时其已经是喜极而泣泪流满面了。「哭什么?」罗惊T*笑着说道:「我不是说过吗?谁先生X*孩子谁最D*,如今兑现诺言了,你还哭?」吴依依却撒J*似的说道:「我,R*家好几个月没见到你,想你了才哭的,你……你可真没良心……」

     Z*S*骂他可眼睛里却尽是喜悦之S*!罗惊T*也不以为意的说道:「你看,我怕你的王妃的地位有麻烦,连外B*我都是才让她有了三个月的S*子,这你还说我没良心?」

     他说的声音不D*,可林雨晴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她的X*F*也已经显怀,面带羞涩的走到罗惊T*和吴依依中间说道:「给J*J*见礼!」说着福了一福,「J*J*J*了我那么多年M*Q*,这X*可要找回去了!我努L*半T*也只有坐第二了!」吴依依还没有说话,吴A*A*却是突然过来C*K*道:「只怕你这第二也坐不稳!」见罗惊T*和林雨晴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她忙说道:「不是我,看我做什么?」

     接着她朝S*后努了努Z*。顺着她眼光看去,却是金翠玲M*N*和张可R*等在一起。别R*还好说,金翠玲和张可R*的肚子却都鼓起来了,Y*其是金翠玲,竟然不比林雨晴的X*。

     吴A*A*说道:「看见了?请D*F*来诊脉,可R*有了两个月的S*子,金J*J*已经三个月了。跟你应当是差不多的,所以,你是老二还是老三可不一定呢!」

     林雨晴一X*子又Q*又急,她一X*子锤了罗惊T*好几拳骂道:「你是怎么G*的吗?怎么才宠了她们那么几次就种S*了,在我这种了这么多次才有?一定是你偏心,就是,就是!」

     罗惊T*虽然知道这和林雨晴修炼采补武功有关,但是也不好直说,他眼睛一翻,H*笑道:「都是一样的种子,怎么R*家的地种几次就有了?你的却要这么费L*?一定是地的问题了?」说完,他不理被说得发愣的林雨晴H*笑着走向金翠玲等R*,林雨晴一X*子F*应过来又要去追打他却被吴A*A*J*M*两个拉。靡环癢*。

     打打闹闹的,终于回到了山庄里,安置好那些随行R*员以及宣旨的使者后,罗惊T*逃命似的在众N*簇拥X*到了后院,回到他那阔别已久的乐园。不过,看到自己熟悉的房子他有些傻眼,有改变自然免不了的,但这改变未免也太D*了。以前普通的中间正堂,左右卧室的格局虽然没动,但房子却是D*了不少,足足D*了三倍有余。

     J*了房间,他才看到真正的变化,地S*全部都铺S*了厚厚的绒毯。正堂还有个条案供桌及几把椅子等简单的家什,但两个卧室里却是空空如也,连照明的灯烛也都做在了墙壁S*!两间卧室的区别还是有一些,那就是,一间是正常的门窗设计,而另一个则是门窗严实,却在房顶S*有个不X*的T*窗。

     罗惊T*眼睛一转就猜到了,这T*窗是在寂静无R*的Y*里,在他临幸众N*时,可以让众N*的声音更加容易响彻环宇!罗惊T*真想立即和众N*D*战一。,还有一件事Q*没有做呢。在吴A*A*的带领X*,他来到了左心蝉的卧房,似乎是有意让自己N*R*和罗惊T*单独相C*,左中义在迎接罗惊T*回府后并没有跟着到自己的客房休息而是去拜会自己的几个朋友去了。

     所以,当罗惊T*J*屋时,正坐在C*榻S*C*绣的左心蝉一X*子站了起来,却将自己C*绣的东西藏在了S*后。她怯怯的看着罗惊T*,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虽然吴A*A*还没有引荐,但她却知道眼前这个高高D*D*,眉目清秀的年轻R*就是自己未婚F*罗惊T*!她虽然是武林D*派点苍的X*J*,但却是自由不喜欢习武,所以左中义也没有勉强她,只是让她读书学画,请了名士D*家教她F*琴Y*诗等文雅之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不像一般武林二N*那样豪S*D*方,颇有些D*家闺秀的感觉。不过,罗惊T*倒是也喜欢。他的N*R*很多,但是基本S*都是武林中的豪S*N*子。娜依乌丽虽然不是出自武林,可她本事平民家N*R*,没有那书卷Q*,且西域民风不同于中原,N*R*家虽然有羞涩的一面却也不是豪放之态。

     自己的J*J*和M*M*虽然是琴棋书画都J*通的,但J*J*还好些,Y*其是M*M*罗云丹脾Q*丝毫不带D*家X*J*的样子,急躁莽撞,一点都不亚于N*子!而且,左心蝉的相貌真的是不错,丝毫不亚于罗曼丹等众N*。罗惊T*心里高兴,心道:老爹呀老爹,没想到R*子我S*了你的老B*,还杀了你,你却给我说了个好Q*!那我一定会好好疼她不让你不好做R*。

     「你就是左心蝉?」罗惊T*笑着问话,倒是还算和Q*,只是这笑容实在是不怎么样,让R*看了总往H*C*想!「正是民N*!」左心蝉向他行礼道:「民N*见过王爷!」看着她俏生生的样子,罗惊T*心里竟然又有些发X*了!

     「平S*吧。」说着,他坐到了C*榻旁的太师椅S*,同时示意左心蝉也坐X*,说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媳F*,不必如外R*般拘礼!」本来左心蝉刚要坐X*,可他这么一说,却是一X*子将左心蝉羞得满脸通红。

     她坐在榻S*险些又站起来,镇定了半T*,才勉强说道:「是,王爷民N*的父Q*,的父Q*……」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吴A*A*在一边扑哧一笑,说道:「好了,X*M*M*!」

     她看了罗惊T*一X*说道:「你呀也不要不好意思,王爷为R*最是谦和了,不要拘谨。」听她一说,左心蝉才稍稍放开了些,可她接着却说道:「以后你也是我们的J*M*了,如何能这么拘礼?」

     一X*子左心蝉又再次不好意思起来。可吴A*A*却故意刁难似的,说道:「不过,有件事Q*要你知道,王爷的家规就是:谁先生X*孩子,谁就D*。如今,D*J*已经定了,二J*与三J*虽然还有一争,可四J*也是确认了的。M*M*你虽然年轻美貌,但也只能争夺一X*老五了,哈哈哈哈……」

     她笑得H*枝招展,左心蝉听了却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她偷眼看向罗惊T*,却见对方是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是乐在其中不以为意。

     「好了,你陪着王爷吧!」说着,吴A*A*忽然站起S*,走到门K*说道:「放心,王爷可疼R*了。」说完便走出去了,只留X*罗惊T*和左心蝉二R*在屋子里独C*。

     「王妃可愿意侍候本王呀?」罗惊T*S*咪咪的发问,R*却是起S*,从椅子S*改为坐到了C*榻S*。左心蝉被他的举动吓得朝后挪动了一X*,但却没有离开C*榻的意思,因为在她心里除了害怕却还有另一种想法,罗惊T*是自己的未婚F*,自己和他是名分已定,算不S*什么太过越礼。

     他是王爷,而且R*长得也不错,又正是声名鹊起的R*物,自己跟了他也是个N*子梦寐以求的归宿!所以,她似乎又有些期盼,期盼着罗惊T*X*一步的动作。

     看着罗惊T*那M*离的眼神,她也沉醉了,双眼渐渐支持不。蛔跃醯谋誗*了。那樱桃般的朱C*不等吩咐就悄悄撅起,看她脑袋微微扬起的角度,纯粹是一副任君品尝的架势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半T*没有动静,忽然,左心蝉觉得眼前有个什么东西一晃,暗了一X*又随即明亮。她睁开眼睛,却见罗惊T*并没有坐在她对面,而是已经到了门K*,对她说道:「孤王还有事,待会R*找你父Q*提咱们成Q*的事Q*!「说完,转S*就走了,只留X*左心蝉呆呆的坐在榻S*,百感J*集的发愣。

     其实,罗惊T*不是不想当时就S*了左心蝉,但他忽然有了灵感,应当在D*房H*烛Y*再S*了这个斯斯文文的D*家闺秀!他回到自己房间,当然也就是最D*的卧房,对吴A*A*吩咐了几句,吴A*A*似乎是很高兴的样子,忙不迭的点T*去了。

     罗惊T*看着周围众N*那看向自己的,有如饥饿之极的M*狼般的眼神,他也不由得心里打突。但他终究是见惯了D*场面,嘿嘿一笑,随即镇定的说道:「来吧,看本王今T*喂饱你们!」说着一个饿虎扑食,扑向了已经是跃跃Y*试,正要扑向自己的妙丽丝。

     「A*……」妙丽丝一声似苦似乐的长J*,拉开了杀伐的序幕。

     罗惊T*的D*jī巴如同一直巨D*的夯石,在妙丽丝那S*H*的yīn道里轰轰烈烈的打夯起来!硕D*的guīT*就像是一柄D*铁锤,巨D*坚Y*而且沉甸甸风量十足!罗惊T*将妙丽丝如同一只背着地青蛙似的,双T*弯曲,却努L*的分向两侧,将那长满暗红S*的茂密丛M*尽Q*展示,而在C*丛X*面的那个桃园仙D*也是流S*潺潺的迎接自己君王的驾临了。

     罗惊T*G*劲十足,他半Q*半坐的将妙丽丝压在S*X*,S*T*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到了自己的D*jī巴S*,再由D*jī巴传到妙丽丝的R*X*最深C*。他的双脚虽然是站在地S*的,但作用却并非是支撑T*重,而是在向S*C*出D*jī巴时借X*L*以便让自己的动作更加迅速而已。

     二R*忘我的厮杀,罗惊T*的D*jī巴越杀越凶悍,他每次都尽皆而R*,恨不得把R*都冲J*去才好。那付巨D*的睾丸如同一支X*铜锤一样,随着D*jī巴的R*R*而不断敲击妙丽丝的yīnC*等C*,将景象L*得更加Y*M*。

     不一会R*,妙丽丝的J*C*声就变得断断续续,而且也不是清楚的索要声,变成了闷闷的,发自喉咙里的低低的嘶吼。突然,在罗惊T*一阵K*攻,D*jī巴冲撞了十几X*Y*关后,妙丽丝S*T*如同C*筋了似的,不住的C*动,脑袋左摇右摆的随意晃动,她的四肢如果不是被罗惊T*牢牢压住早就舞动得更加厉害。

     她泄S*了。随着她一声歇斯底里的长Y*,伴随着从其Y*关内冲出的aìY*B*涌而出,罗惊T*将D*jī巴再C*送了几X*就不动了,完全的将D*jī巴沉浸在那温暖S*H*的Y*Y*里,细细品W*着那Y*R*的C*搐感。

     等从Y*关传来的振颤感觉渐渐消失了,罗惊T*看到妙丽丝那失神的样子也不想再挞伐她,便C*S*而出,提出那S*淋淋的D*jī巴准备再换一个N*R*。

     忽然,他脸S*笑容一收,对外面喝道:「哪路朋友驾临寒舍?现S*吧!」王M*,李争艳等也纷纷窜起,愕然地看着门外。因为她们也从来R*的脚步声听出,其武功绝非泛泛。

     「吱抝。」D*门无风自开,一个穿着一袭洁白的道衫,手拿拂尘,T*S*带着斗笠,脸S*遮着白纱的,似乎是个道姑的出现在众R*眼前。罗惊T*嘿嘿一笑说道:「这位仙姑,来找本王所谓何事?莫非是来化缘的?」那道姑开K*说道:「罗惊T*,贫道是来找你讨债的。」

     罗惊T*莫名其妙的问:「怎么?本王欠仙姑银子吗?这不是误会吧?」那道姑也不废话,说道:「别绕弯子了,你杀了贫道的R*子,又霸Y*了贫道的R*媳和孙N*,贫道是来找你讨这笔债的!」

     罗惊T*心里奇怪,他琢磨半T*,还是想不出T*绪,问道:「不知仙姑R*子是谁呀?」那道姑冷冷的一笑,说道:「嘿嘿!你问我的R*子是谁?没有他就没有你,你说他是谁?」

     罗惊T*脑筋急转,忽然他想到一件事,说道:「这可就奇了,不知仙姑到底是谁?可是能摘X*面纱让本王一睹庐山真容呀?」那道姑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怕见旧R*,所以遮挡容颜以方便行走,不过既然你要看也没什么,毕竟虽然你我是至Q*我们却是没有见过面!」

     说着,她摘X*自己的面纱,露出了那仙子般的面容!刀削般的鼻子,笔直尖俏,杏眼柳眉煞是动R*!不过,从她S*提着的眼角可以看出,她的X*格绝对够刚烈的。虽然瓜子脸形,X*巴尖尖,可却是十分有R*感,丝毫不见瘦俏!模样绝对是S*S*极品,只是,罗惊T*看她的脸庞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乎看出他的疑H*,那道姑冷哼一声说道:「哼!怎么样?我们是不是有些相像呀?贫道俗家姓宋,F*家姓罗,先F*名讳你还不知道吗?」说到这里她语Q*变得极为冷酷,道:「今R*就要清理门户。」

     罗惊T*嘻嘻一笑,他不慌不忙的说道:「原来是祖M*D*R*到了。孙R*有失远迎了。」他朝旁边的林雨晴招了招手,林雨晴乖巧的T*着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走了过来。他对道姑说道:「这就是您老的Q*家M*,孙R*的外B*,九尾Y*狐林雨晴的便是。」道姑心中一惊,她可没想到,自己竟然跟林雨晴这个为祸武林的Y*F*是Q*家。

     「宋雪R*?」罗惊T*笑容忽然变得Y*邪,他对自己的祖M*说道:「既然,你来了,那就也和你Q*家一起乐乐吧!顺便告诉你,你的R*媳和孙N*都是自愿的,至于为什么自愿,你马S*就知道了!」

     说着他忽然双手一合,那两扇D*门竟然直接关S*了,宋雪R*没有想到他功L*竟然如斯深厚,简直是骇R*听闻!她J*喝一声,一摆拂尘倒着退到了门K*,开门就要退出去。罗惊T*岂会让她如愿?他一个纵S*就贴S*了宋雪R*,Y*笑道:「怎么?祖M*不让孙R*孝顺一X*就想去清修?」

     宋雪R*又惊又怒,她D*喝一声道:「孽障,今R*就除了你。」舞动拂尘,朝罗惊T*杀了过来。罗惊T*哈哈一笑,挥掌迎战。不过,斗了没有多久,王M*以及被他们打斗声音吵醒的妙丽丝等都看出了,宋雪R*的武功虽然不弱,却绝非罗惊T*的对手,充其量与她们几个不相S*X*而已。于是,李彩凤和王M*互相使了个眼S*,她们纷纷悄悄移动,将宋雪R*的个个退路都堵S*了。

     罗惊T*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她们的意思,便朗笑道:「哈哈,你们都退开,看我孝顺祖M*!」说着,突然他招式一变,F*守为攻,双手如风J*攻,立时将宋雪R*B*得手忙脚L*!「着!」他突然D*喝一声,吓得正在专心防守的宋雪R*一抬T*,但高手过招稍有分神便有危险。

     罗惊T*看准破绽,连续三掌全L*而发,将宋雪R*B*得只有退守,突然,第四掌时,他一收L*,宋雪R*运足残L*正在做拼S*一搏,却如同打到了棉H*S*X*K*竟然一时Q*闷。罗惊T*脚踏中门,将她B*得靠在了墙S*,双手连出,竟然将她S*S*道袍一条一条的撕X*,很多地方都露出白皙的雪肤来。

     宋雪R*D*惊之X*竭尽全L*的一闪,总算是逃开了罗惊T*的B*迫,但由于强行运Q*,却也让她X*闷得更加厉害,竟然S*了些微内伤了。得理不饶R*。罗惊T*如影随形的赶到,又是一轮强攻,将宋雪R*S*S*Y*衫彻底撕扯光了。

     看着他那Y*亵的目光,宋雪R*知道自己清理门户不成F*倒要S*辱了,她心一横发H*的就要咬S*自尽。罗惊T*看她神S*不对,虽然不知道她要如何但估计是要自尽了,趁着她一分心的功F*突然出手封住了她几个D*X*,看着她R*R*的倒在了地S*。罗惊T*Q*都不喘一X*,的说道:「好了,祖M*当初因为伤感祖父早逝而出家,应当就是怕自己寂寞时不好守寡,那既然祖M*来了,孙R*就尽尽孝吧。」

     说着也不J*屋,在光T*化R*之X*,在这宽敞的院子里他将自己的祖M*压到S*X*,那条凶神恶煞般的D*jī巴张牙舞爪的一X*子R*R*到宋雪R*的yīn道里,直直的R*R*她子G*之中。

     「不!」罗惊T*解开了宋雪R*的哑X*,按他说得是要享S*自己祖M*J*C*时的声音,宋雪R*却是泪流满面,她被自己的孙R*J*Y*了。

     罗惊T*D*刀阔斧的杀伐着S*X*的祖M*,心道:「也就是祖M*出家这么多年,自己一直不知其X*落,否则定然会早早的去S*了她。要是那样恐怕这时候也K*有自己的骨R*了吧?但现在也不晚,自己有的是时间,感S*到祖M*Y*关里那浑厚的元Y*,还有子G*里那炙R*如火的温暖,他有信心让还没有绝经的祖M*怀S*自己的孩子。」

     「祖M*,看孙R*的D*jī巴如何?可是满意呀?」罗惊T*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忘记告诉祖M*一件事Q*,那就是,Y*克Y*的事Q*已经没有了,孙R*已经可以克制Y*功了!」说完他肆意的D*笑起来,那声音是那么得意那么Y*荡,在周围众N*的喝彩声中,宋雪R*只有无助的流泪,她最后的,拼着自己清白的努L*也白费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