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 233 部分阅读【25022499[L]】
作者:未知 下载:姐弟妹乱伦专辑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N*脚N*孩的脚拿起来F*M*并同时蹂躏她们一番,我非常需要有一双丝袜N*脚在我需要时能满足我的Y*望,在这种Q*况X*,二Y*走J*了我的视Y*。

     二Y*是一个银行职员,她总是S*穿白S*Y*,黑Q*子,脚S*总是套着一双G*R*的K*袜,薄薄的,蒙胧的,令R*难以抗拒,我每周R*都要到姥姥家去,通常二Y*也会去的,二Y*的孩子也就是我的表J*在外地S*学,家里也没有什么需要照顾的事Q*,因此C*完午饭后都要在姥姥家S*一觉,而且二Y*还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每次S*前都要C*安眠Y*,而中午D*家都是在S*觉的,以S*的种种Q*况,给我提供了完美的机会。

     当我发现这些后,一个恶毒的念T*在我心里形成了,这是多么好的机会A*,不久后的一T*,我心怀叵测的推了一X*二Y*S*觉的房间门,T*哪,她居然没有锁门,真是T*赐良机!我简直不敢相信!屋里的二Y*静静的躺在C*S*,一双丝袜脚毫无防备的B*漏在我的面前,二Y*的丝袜脚第一次属于了我,那年我S*初中。

     那之后,我几乎每周都能享S*一次那种令R*心醉的K*乐,直到我S*了D*学,暑假回家后每周R*我仍可以重温那种美妙的感觉,一切一切都和从前一样,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双K*袜脚,还是那两个R*,还是同样的游戏,二Y*的感觉还是那样的迟钝,或许是安眠Y*的作用吧,在我几十甚至S*百次行动中,她从来没有醒来过。

     最令R*难忘的事Q*发生在去年暑假的某个周R*,我来到了姥姥家,不出所料,二Y*已经到了,那双丝袜脚已经摆T*了凉鞋的束缚,安静的靠在C*S*,二Y*与我说着话,,我的注意L*早已游离了我们的谈话内容,眼睛时不时的瞟向那双被我F*M*把玩过无数次的N*脚!当二Y*不再跟我说话了以后,由于她的目光离开了我,我更加放肆的直G*G*的打量起了那双脚,还是那么细腻鲜N*J*美,一如几年前,她的丝脚居然没有任何变化,那双薄如蝉翼的K*袜包裹X*,二Y*的N*脚趾微微叉开,在脚踝与脚面S*有几道自然的丝袜褶皱,我咽了咽K*S*,命G*已经Y*的T*了起来。我焦急的看着表,只希望K*些到午S*时间!我是如此专著的看着二Y*的脚,以至于没有发现另一双脚走J*了我的视Y*,直到那双脚的主R*的手有意无意的在二Y*的丝袜脚S*轻轻F*了一X*,继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姥姥,我回来了。”我不J*一惊,抬眼看去,才发现那也是一双无与L*比的丝袜脚,我看不到丝袜的H*边,只能确定那不是一双短袜但却无法认定究竟是一双长筒袜还是一双K*袜,在那双米白S*的丝袜的包裹X*,那双脚也是那么的动R*,她就是我在外地S*学的表J*,也就是二Y*的N*R*,我不J*有些M*H*,她刚才为什么在二Y*的脚S*轻F*了一X*呢?虽然她极L*装做不经意,可我还是看的出她是故意F*M*了二Y*的脚,难道我的表J*也是恋足之R*,而她的主要恋足对象和我一样,都是我的二Y*?

     午休的时间终于到了;R*们一个个都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二Y*当然也还是在那间屋子里等着我的蹂躏;今T*我的猎物却不只她一个了;自从我看见表J*的那双丝袜脚后;我一直心X*难搔;不愧是M*N*;无论是D*X*还是脚型都如此相似!不知道手感是否相同?巧的是我发现我的两个目标相继走J*了一个屋子;哈哈;我要一网打尽了!虽然我心X*难耐;但是还是努L*使自己平静X*来等了一会;今T*是个机会;可也是个考验;因为我的表J*并不C*安眠Y*;所以今T*要格外X*心!

     我等了半个多钟T*;估计两双丝袜N*脚的主R*都已经S*X*了;于是我轻轻的推开了那扇门;屋里的场景让我J*动的险些昏过去!二Y*S*在沙发S*;表J*S*在C*S*;我轻轻敲了敲门;二R*没有任何F*应;机会来了;我贪婪的看着那两双S*美足;二Y*的R*S*丝袜和表J*的米白S*丝袜相映成趣;我犹豫了一X*;还是先从我多年来的主要恋足对象X*手吧;于是我轻轻的来到熟S*的二Y*S*边;蹲了X*来;先是仔细凝望着那双多年来带给我无数K*乐的N*脚;然后;忘Q*的W*住了她的双脚;轻轻的F*M*起来;感S*着我的手与她的脚接触时那丝质的感觉;享S*着她脚那暖暖的温度;我醉了;就这样;我尽Q*的把玩着R*搓着那双K*袜N*脚;用手指在她的丝袜脚心S*挠了起来;这是我最最喜欢的感觉;喜欢听那N*脚被挠时的沙沙声;喜欢指甲与丝袜脚心接触的感觉;Y*其喜欢的时每当此时二Y*那双N*脚的F*应;果然;她的脚有了F*应;由于麻X*的原因;二Y*的脚趾翘了起来,一条条更加明显的丝袜褶皱显现在她的脚S*,我贪婪的望着那双Y*物,不由的痴了。随着我手指的L*量逐渐加D*,二Y*的丝袜脚F*映更强烈了,她的脚趾时而翘起,时而蜷缩,双脚也渐渐的开始躲避我的手指,G*据我多年的经验,她是不会醒的,我的手指如影随形的追随着她的脚心,她的双脚无论如何逃离不了我的控制,我惬意的享S*着指甲与她丝袜脚心接触那美妙的难以言表的感觉,聆听着那有节奏的沙沙声,不由把脸贴在她的脚S*,二Y*是个有洁癖的R*,她的双脚一点也不臭,只是有一种丝袜特别的W*道,正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正在我痴M*的望着把玩着这双又一次被我蹂躏的超级N*脚时,躺在C*S*的表J*突然翻了个S*,我这才意识到屋里还又一个R*,我不仅向她望去,她现在背对着我,那双米白S*的丝袜脚脚心正对着我,并轻微的蠕动着,T*那,你在G*Y*我吗?我遏制住自己向要扑S*去的强烈念T*,慢慢向躺在C*S*的表J*走去,不要怪我A*,X*妞,我这样想着同时轻轻的试探X*的触了她的脚一X*,她没有任何F*映,哈哈,S*熟了,我迫不及待的W*住了她的那双丝袜脚,她那温温的T*温透过她的丝袜传了过来,不错,果然是年轻A*,明显比二Y*显的更有活L*,直到这时我才满足了我的好奇感,顺这她的丝袜T*看S*去,我发现她穿的也是一双令R*心醉的K*袜,这M*N*两R*丝袜脚的手感果然很象,表J*的脚太N*了,以至于我在F*M*她的双脚,挠她的脚心时居然把W*不住L*度,我疯狂的挠着她的脚心,她T*苦的躲来躲去,满C*L*滚,显然她又X*又T*,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虽然她一直遭S*着T*苦的煎熬,但是居然也一直没有醒来,Y*火中烧的我早已抛弃了理智,我欣赏着表J*那美丽清纯的面庞,疯狂的T*起她的脚来,越来月强烈的Y*望让我无暇顾及这是否回让她醒来,正在我逐渐控制不住自己S*升的Y*火时,忽然听见二Y*“唔”的一声,我当然知道这时二Y*马S*就要醒来的前兆,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个钟T*了,二Y*要醒了,怎么办?可我正到了最关键的时刻A*,我犹豫P*刻,我离不开这M*N*两R*的K*袜N*脚,所以我只好恋恋不舍的轻轻走了出去,放弃了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几T*后发生的一件事Q*让我知道了那T*的选择是正确的,否则我恐怕再也不会有接触这两个K*袜N*脚N*R*的机会了。这T*,表J*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家一趟,我虽然感到很奇怪,但仍然答应X*来,她家就是二Y*家A*,就是有着两双K*袜N*脚的家A*,我的Y*F*是个出租车司机,很少在家,这又是我的机会吗?午饭后我来到了她家,当然,我特意挑了这个时间,来到她家,是表J*给我开了门,我一J*门就被她吸引住了,姣好的面庞,成熟的S*材,再加S*一双K*袜N*脚,怎能不让R*想R*非非?她今T*穿了一S*淡H*S*的连Y*Q*,脚S*套着一双看起来很新的淡粉S*K*袜,我的眼光再也离不开她的那双K*袜N*脚了,“咯咯咯”一阵清脆的笑声惊醒了我,“看你那傻样,跟我来”表J*说,我S*宠若惊,跟着她走J*了里面的卧室,卧室的Q*景更是让我C*惊,二Y*和Y*S*在C*S*,仍是那个往常的打扮,R*S*的K*袜脚毫无防备,松弛的摆在C*S*,一副任R*宰割的样子,她果然在S*觉!然后更不可思议的事Q*发生了,同时也印证了我一直以来的怀疑,表J*也是恋足之R*,而且她的主要恋足对象也是我的二Y*!

     简直令我难以相信眼前的事Q*,表J*S*了C*,用自己那双淡粉S*的K*袜N*脚在二Y*那双R*S*K*袜N*脚S*C*F*着,从脚面到X*T*再到D*T*,她的两只K*袜N*脚与二Y*的双脚双T*摩C*着,发出一种让R*心醉的丝袜接触的美妙声音,看着这两双N*丝袜脚缠绕在一起的美妙场景,我的命G*无比的坚Y*!表J*也是恋足之R*,而且毫无疑问,她在挑D*我!而且那T*我F*M*她的脚时她很可能一直是醒着的,否则她怎么会知道我对二Y*那双N*脚的感Q*?难怪那T*她醒不过来呢,原来一开始就是装S*!

     正在这时,令我更加J*动的事Q*发生了,表J*捧起二Y*的丝袜N*脚,F*M*了起来,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Q*,但我还是不仅心C*汹涌,我的眼睛已经离不开二Y*的丝袜N*脚了,表J*时而F*M*时而挠脚心,和我那T*的手法一模一样,也是追着二Y*的N*脚挠着她,我不由看的呆了,这时,表J*伏X*S*,把二Y*的脚捧的高了些,轻轻的Y*吸着,T*着,我只感觉到一G*R*流传遍全S*,这可是我多年想做却没敢做的事Q*A*!表J*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你是不敢做,怕我M*M*发现吧,今T*你放心吧,我给她放了足够的Y*,她不会醒来的,今T*算我请客,你对我,对我M*,做什么都可以。”我听了D*喜,不顾一切的夺过二Y*的脚,尽Q*的T*了起来,她果然没醒,甚至没有太D*的F*映,她的K*袜脚不一会就S*透了,然而我仍然舍不得放手,一遍遍的T*着,我的冷漠态度似乎J*怒了表J*,突然她的粉S*丝袜脚伸到了我的S*T*S*,挑D*着我,我不得不放X*二Y*的脚玩L*起表J*的来,表J*嗔怪我:“你也不感J*感J*我,难道我的脚真的不如一个四十岁的老N*R*吗?”她的这话钩起了我的好奇心,她的恋足是怎么开始的呢?表J*犹豫了一X*,还是如实的回答了我,原来,表J*在她很X*的时候,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了Y*F*玩L*,蹂躏二Y*的长筒丝袜脚,不J*产生了好奇感,于是在二Y*熟S*时效仿Y*F*F*M*了二Y*的丝袜脚,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摆T*不了这种感觉的Y*H*,多次对二Y*的脚X*手,成为了一个彻T*彻尾的恋足之R*,手段也渐渐由简单的F*M*,发展为挠脚心,T*脚等等,她也承认了那T*她是装S*,并且告诉我那T*她本想X*手的,不想被我捷足先登了,但是她却享S*到了更美妙的被M*脚的感觉。我一边听,一边F*M*着表J*的丝袜脚,挠着她的脚心,我看着她十分到位的配合动作,问道:“你的脚被R*M*过多少次了?”表J*C*C*笑了起来:“一看你也是个老手了,知道我的脚不是第一次被M*,我被R*M*过多少次了?我也记不清了,F*正在学校S*学时,有许多N*生对我这样过就是了,不过还真没有一个象你这么技术纯熟的,把R*L*的真S*F*,虽然很X*,但真是一种享S*!”

     就这样我过了一个难以忘怀的X*午,临走时,我除X*了那M*N*两个的K*袜,这可是无价之宝A*!在以后的R*子里,这两双K*袜成了我发泄的主要对象,每当看到这两双K*袜,就想到她们主R*那Y*R*的双脚,以及那个美妙的X*午,当然,在表J*的帮助X*,我又多次经历了同样的事Q*,而且,二Y*也没有追究那双在她S*梦中丢失的K*袜的去向。我的二Y*,我的表J*,你们M*N*二R*的K*袜N*脚令我一生难以忘怀!41

     ,

     M*M*的X*N*X*

     M*M*的X*N*X*

     把M*M*的那个地方J*做X*N*X*相信你不会F*对,当然,如果Q*眼见过并且也

     玩过的话。M*M*的双T*并拢的时候,总是并成笔直的一条线,两T*之间连一G*T*

     发丝也C*不J*去,这种时候你在远C*望见她一丝不挂的胴T*,只能依稀看见她X*

     前的两朵嫣红蓓蕾和X*F*C*一团浅S*的Y*M*。

     M*M*的R*房丰满T*拔,高耸的R*F*S*点缀着两粒Y*R*的粉红S*R*T*,边S*衬

     着一圈淡紫S*的R*晕。

     接着,你顺着她深深的R*沟一直向X*看,视线直抵她最M*R*的部位……

     1

     M*M*的Y*M*乌黑油亮,密密地覆盖在Y*阜S*以遮掩其最隐秘的深谷鸿沟。只

     有当她面对着你赤L*地坐X*或者躺X*,然后分开两条弹X*十足的D*T*时,你才有

     机会看到她那M*S*R*不赔命的X*N*X*。

     M*M*的Y*M*从R*丘S*长长地拖X*来,盖住她柔N*无比的两P*D*Y*C*。用手指

     轻轻撩开细如发丝的Y*M*,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怎样的两瓣漂亮粉N*的Y*C*—

     —肥N*、柔R*。

     与别的X*J*频繁的N*R*不同,M*M*的两P*Y*C*总是J*得那么J*密,绝无一丝

     蜜R*露于X*缝之外。那X*缝直直的一线,仿佛守护着一道C*N*之门,看守着M*M*

     的X*N*X*。

     2

     M*M*的X*N*X*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听我慢慢道来:

     当你的手H*过她的D*Y*C*和已经胀D*了的Y*蒂之后,你就可以开始J*一步的

     向里面探索。很多卤莽N*子常常不懂得充分享S*M*L*M*M*的Y*C*和Y*蒂的巨D*乐

     趣,便迫不及待地去掰开那两P*微微凸起并J*得很J*的H*瓣,然后眼前一亮,看

     见了H*瓣里面那沾满了蜜露的粉N*X*D*,它散发着怡R*的Y*香,挑D*R*的Q*Y*。

     可是探究这样的R*间仙境岂能如此唐突呢?我的做法也许更好些——

     我总是先尽Q*F*M*M*M*的肥N*Y*C*,并用两指轻捏她的Y*蒂,把S*面的N*P*

     往后拉开,露出里面那粒鲜N*的X*红豆。有时也拨L*她那长长的Y*M*。很K*,Y*

     蒂充X*涨D*,直T*T*地竖起,更加便于我手指的R*捏,两P*D*Y*C*也因此更加肥

     D*柔R*,富于弹X*。

     我喜欢将整个手掌扣住M*M*的Y*部,一X*一X*用L*揿着按着,当Y*蒂S*R*的

     时候,我才用食指和中指轻轻沿着两P*Y*C*中间的X*缝慢慢H*过。

     我感觉有一丝黏H*的Y*Y*从柔N*无比的X*缝中溢出,越来越多,很K*整个Y*

     部都变得S*R*起来。然后我同样还是用食指和中指,按住两P*饱满柔R*的D*Y*

     C*,轻轻地,轻轻地分开,露出里面嫣红J*N*、微微开启的X*Y*C*,再里面则是

     Y*S*横流的X*D*,D*K*微张,看得见那鲜红S*灵的R*膜。

     我将Y*C*的R*瓣分开、闭合,再分开、再闭合,如此往复,动作由慢而K*,

     美妙的X*X*D*就这般在我眼前一开一合、不断闪逝。不久,X*X*里的Y*Y*越流越

     多,我可以清楚地听到X*N*X*开合之际发出的“吧嗒吧嗒”的声音,极富韵律。

     到这时候,我的手指才正式突破她D*、X*Y*C*组成的两道关隘,去触M*里面那鲜

     N*S*H*的粉红S*X*R*。

     3

     如同长满青苔,M*M*的仙R*D*K*非常H*R*,当我用手指将M*M*的Y*C*分得极

     开时,我看见了里面那鲜红的桃源蜜D*,它正害羞地向我D*开着,只有一G*手指

     C*细,一些R*白S*的蜜Y*正源源不断地从深C*涌出。

     我把修长的中指探J*D*K*,先沿着D*K*的R*壁轻轻F*M*了几圈。随着我手指

     的转动,M*M*的X*T*随之作出F*应,我觉得她的两瓣X*Y*C*正J*J*地J*着我的手

     指,而蜜D*里也好象有某种神奇的L*量,把我把里吸。

     这时我的中指深深地C*R*M*M*的X*N*X*里,蜜X*里那C*S*温R*的R*壁J*贴着

     我的指肚。在N*X*深C*,我感觉其中R*N*翻腾,子G*K*像一张X*Z*一样将我的指

     T*J*J*咬住。

     我的手指一J*一出地C*C*着,由慢渐K*,由轻而重,一些R*R*的Y*Y*顺着我

     的手指从M*M*的X*中不断流出来,Y*S*迅速S*R*了M*M*的D*、X*Y*C*,使之变得

     更加肥N*鲜艳,而Y*蒂也早已兴奋地从包P*里探出T*来,一品琼浆Y*Y*的美W*。

     随着Y*S*不断流出,它们顺着温暖的山谷慢慢X*淌,在G*净的C*单绽开了一

     朵美丽的H*。M*M*的X*脯不住起伏,丰满的R*房像积满冰雪的Y*山在我眼前S*升

     又X*沉,红N*的R*T*骄傲地T*起,有如皇冠的尖顶。

     我拔出手指,一G*R*T*的Y*Y*B*涌而出。这时我看见M*M*的蜜X*也随之猛烈

     开合,D*K*收缩时X*如红豆,绽放时又艳如鲜H*,略带粉红S*的半透明蜜浆随着

     D*K*的开合而涌出,沾到M*M*的Y*M*S*,在灯光X*闪闪放亮。

     4

     我把T*深深地埋在M*M*的两T*间。M*M*的两T*正摆成一个D*D*的M形,这时

     候,她的Y*C*不用手指拨L*也分得很开,露出里面粉红细N*的X*R*和亮晶晶的Y*

     Y*。N*R*的三个D*清晰地出现在我眼前,中间的那个张得最开并且流淌着浆Y*的

     红N*D*K*,就是M*M*的X*N*X*——我曾用手指探索过,现在,我则将用Z*去吸Y*

     它。

     一开始,我把脸深埋于M*M*乌黑柔R*的Y*M*间,并在S*面摩C*,发出“沙

     沙”的声音,M*M*的Y*M*在我面颊S*C*过,那S*面亮晶晶的奇妙Y*T*就沾在了我

     的脸S*。

     我伸出S*T*去T*这P*S*R*的芳C*地,R*Z*微咸,D*R*X*Y*。我把她的Y*M*C*

     到Z*里,用牙齿咬住轻轻拉动。在M*M*的呻Y*声中我觉得她的Y*蒂涨得更D*了。

     我一K*含住那粒X*R*珠,用S*尖撩拨、D*L*,吐出来,然后再轻轻吸Y*。如

     此F*复数次,M*M*的Y*蒂S*面便沾满了我的唾Y*。

     我用S*X*牙齿轻轻地扣咬那粒X*R*珠,来回摇曳,每动一X*,就有一G*Y*Y*

     从X*面的仙R*D*里B*涌而出,B*到我脸S*。很K*,我的T*发S*、眉M*S*都沾满了

     来自M*M*X*N*X*的Y*浆,甚至连鼻孔里Z*巴里也都是。

     我用Z*一X*子堵住了那个神秘香X*,拼命吸Y*着,一G*G*R*T*的、芳香的蜜

     Y*源源不断地流J*我的K*腔,流J*了我的S*T*。我觉得它们很甜,像醇酒一样醉

     R*。于是我手捧住M*M*的X*圆T*,埋T*于她K*间吸Y*她S*T*酿造的甘露。我的鼻

     子也许正好顶在了她的Y*蒂S*,也可能不是,我不太清楚,因为我的整个脸部都

     深深地埋在一P*温暖S*R*的R*谷里了。

     M*M*J*J*了双T*。她的呻Y*越发J*烈,X*S*不住扭动。

     远看,我们俩的姿势相当H*稽。

     5

     我的J*巴早就Y*了,T*得高高的,像战士的长矛。在我Q*W*M*M*X*N*X*的时

     候,我已经将它从K*子里解放出来,要不然,我怕它就会熬不住的。现在,我把

     Z*从M*M*的香X*S*挪开,粉红的X*D*K*开合依旧,继续有Y*Y*从里面流出来,像

     是一眼永不G*枯的井。

     M*M*的手J*J*抓住我的肩T*。刚才她兴奋时还抓破了我的P*肤。我M*着她的

     R*房,用L*一W*,使它们更加坚T*。我用手指F*L*她泛红B*起的R*T*,同时X*S*

     开始L*近她的D*T*G*。M*M*的两T*重又恰倒好C*地分开,Y*C*向两边翻起,X*N*

     X*中充满了奇妙的Y*浆,等待客R*的品尝。

     D*G*T*在碰到X*N*X*时发生了奇异的颤动。它先是在Y*C*S*摩C*了几X*,Y*

     C*已经非常柔R*了,G*T*所触之C*便微微X*凹。G*T*S*很K*也沾满了Y*浆,它轻

     轻拨L*着M*M*的X*Y*蒂。我感觉那粒X*R*珠几乎已经和我的J*巴一样坚T*了。我

     用G*T*在S*面摩C*、挑D*,M*M*呻Y*着再次抓J*我的肩膀,并且从X*中涌出D*G*

     的Y*S*。

     甘露尚未流。珿*T*便已堵住了泉眼。我的S*T*微微向前,泛着红光的D*G*

     T*在桃源D*K*轻点了两X*,便逆着蜜流而S*,结结实实地S*J*了那K*X*泉眼。

     一俟G*T*J*R*,那张X*Z*便J*J*地将其咬。⑶铱嘉⑽⑹账。我感觉仿

     佛有S*T*在里面轻T*着我的G*T*,J*巴变得更Y*了,好象有无数的虫子在里面蠕

     动,急不可待地想要爬出来。我的手放弃捏L*M*M*的R*T*,顺着她S*T*的曲线F*

     M*而X*。我拍了拍她的P*G*,然后把它轻轻抬起,这样更便于J*巴的C*R*。

     随着我S*T*的不住耸动,我坚T*的J*巴已经C*R*她的X*中一D*半了。M*M*的

     R*D*J*J*地裹着我C*R*的那部分,蠕动、收缩,它是那样的N*,N*得几乎使我的

     J*巴融化于其中。我每C*R*一点,便感到R*N*迎着G*T*而来。不断有一些红白相

     间的Y*掖顺着我的J*巴溢出来,它们散发着怡R*的Y*香。

     虽然还没有C*到底,但我并不着急,我F*而缩S*将J*巴C*出两三寸。M*M*那

     粉N*的H*瓣一样的细R*随着J*巴的退出而绽放,甜蜜的X*Z*依旧淌着Y*露。

     现在我看到这样的Q*景:M*M*雪白的R*房剧烈地膨胀,不住起伏,R*T*像紫

     红的葡萄一样可R*,她的Y*M*乌黑油亮,因为沾满了Y*Y*而闪闪发亮,并且纠缠

     成一团。山谷底部是两P*宽D*肥N*的Y*C*,边缘C*微微有些黑,而翻开的部分则

     满眼尽是粉R*。她的沟壑里满是蜜Y*,现在那K*泉眼已经被我黑紫而C*D*的J*巴

     堵。琋*X*边S*的粉R*是如此细腻鲜R*,而顺着J*巴不断淌出的则是一些红白相

     融的稠密Y*Y*。

     M*M*的X*S*S*X*颠动,配合着我J*巴的C*R*。我的D*J*巴在H*R*的Y*道内不

     J*不慢地T*J*,当它全G*而R*时,M*M*发出令R*消H*的呻Y*。火T*的Y*Y*使我的

     G*T*在X*内不住颤动,子G*K*的X*Z*再次一K*将它咬住并且开始T*舐。

     我的整G*J*巴现在都已经完全C*R*了M*M*的X*N*X*中,仿佛是浸R*了一盆R*

     S*中那样柔R*而惬意,但是M*M*的X*N*X*收缩着,R*壁有L*地挤压着我的J*巴,

     又仿佛是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一把W*住它。

     我俩的Y*M*现在已经纠缠在一起,S*面沾满了M*M*的Y*Y*。她的X*N*X*J*J*

     地咬住我J*巴的G*部,使我不致过早S*J*,同时也使J*巴在里面更加坚T*。

     6

     M*M*的两T*J*J*地绕着我的Y*,X*边J*得J*J*的,使我C*在R*D*中的J*巴十

     分S*F*。

     刚才我猛烈地C*送,C*得她Y*仙Y*S*,后来我就一动不动地C*在里面休息。

     在X*方面其实M*M*才是真正的行家,她不会轻易地满足。现在我需要休息一X*再

     好好收拾她。

     当我静止不动的时候,M*M*的X*S*来回扭动。我感觉良好。后来,她改变了

     姿势,松开缠绕着我Y*部的D*T*,开始旋转。我的J*巴仍结结实实地C*在M*M*的

     N*X*里。随着M*M*运动的加D*,我感觉到她的R*壁开始摩C*我的J*巴,旋转着,

     旋转着。可能是刚才被我的J*巴堵得太久,X*里的Y*S*积存得太多,现在随着转

     动慢慢流淌了出来。

     M*M*已经由仰躺改为侧S*。在我的帮助X*,她杂技般地转成了卧姿。也就是

     说M*M*的N*X*旋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而我的J*巴则始终C*在她X*里!经过这样

     一番C*J*,我又恢复了生机,J*巴膨胀得更C*更长了。我用L*向M*M*X*里顶了一

     X*,M*M*D*声呻Y*了起来。

     我轻轻C*动了几X*,并且退出D*半,只留X*不到两寸C*在里面。拔出来的那

     部分R*B*S*沾满了红白相融的浆Y*,那是我和M*M*共同酿造出的Y*Y*A*!

     M*M*双膝着C*,撅着P*G*,摆成一个跪姿。我J*挨着她的P*G*,从后面C*J*

     她的X*里。

     这个姿势很不错,我伸开双臂L*住M*M*的S*T*,手M*到前面去捏她的Y*蒂。

     先M*到S*漉漉的一丛Y*M*,然后在两P*N*R*的J*缝中间M*到了那粒碧Y*X*珠。M*

     M*的Y*蒂涨得很D*,Y*Y*的,S*面沾满了Y*S*。我F*M*它,同时在后面加K*了冲

     击。M*M*雪白的P*G*J*J*地贴着我的X*F*。我的J*巴C*在她X*里轻轻摇动。M*M*

     的N*X*如果是S*晶G*,那我的金箍B*就要搅翻它!

     M*M*呻Y*着,Y*S*如C*般涌出。我趁着她X*K*R*N*汹涌之际,再度破N*前

     行,同时双手猛地抱住她的X*蛮Y*往后压!

     “N*!”M*M*D*J*起来,X*N*X*突然剧烈蠕动起来!Y*S*如决堤之S*B*涌而

     出!

     我C*出J*巴,再连G*C*R*。D*G*T*在N*T*中奇异地跳动着,然后整G*R*B*也

     随之颤抖起来。当我终于将它C*R*N*X*深C*时,一G*J*流突然从中B*发,在M*M*

     的X*中急速回旋,二流J*撞,带着无限的R*Q*汇成一G*洪流,顺X*东流!

     白S*的浆Y*B*涌出D*,顺着M*M*的D*T*G*流X*去,汇R*X*面的海洋。

     7

     我从晕眩中醒来,看见M*M*已经张开M*醉的媚眼,无L*地C*X*着。

     这时我的J*巴已经自动H*出X*K*,R*R*地垂在那R*,全无斗志。M*M*的X*N*

     X*依然鲜R*,一如既往地流淌着仙浆。我这才发现满C*都是J*汤Y*Y*!我们像沐

     浴一样浑S*沾满了来自彼此S*T*的甘露。

     M*M*转过S*来,又成为仰姿。我A*怜无限地F*L*着她S*R*的S*C*。Y*M*依然

     柔R*,Y*C*依旧肥N*,唯有Y*蒂还没有彻底R*化,M*S*去好象一颗X*珍珠。X*K*

     粉N*的红R*微微绽开,像美丽的H*蕾。现在,M*M*的蜜X*又开始收缩了,很K*就

     变得只有一G*手指那么C*细了。X*中还流淌着Y*S*。M*M*弓起两T*,让我把T*埋

     在那R*轻轻Y*吸。我感觉仿佛有一G*活L*和着那Y*S*注R*我T*内!

     我渐渐T*G*了M*M*X*T*的Y*露。我看见她的X*N*X*又开始闭合,两P*Y*C*像

     H*瓣一样慢慢地合拢,Y*蒂躲J*包P*里。当Y*C*闭合时,依然缝隙清晰、笔直,

     不J*一丝粉R*。她的X*N*X*又J*J*地闭为一线。

     M*M*又并拢双T*。在深C*,有她那美妙的X*N*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