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137 跳,继续跳【25031925[L]】
     浅浅被轩辕连城冰冷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这个连城皇子了,不过既然R*家开K*说让她跳,她跳便是了。

     翘立的粉T在薄薄的Y*Q*X*轮廓清晰,她晃动手中的链子,X*Z*哼哼,俏T一扭,完全没有丁点骨T*似的Y*肢忽然迅速颤动了起来。

     慕浅浅的S*子骨真的很柔R*,R*得如一条蛇那般,让她在熟悉的节拍X*,柳Y*扭动得更加得心应手。

     灵动的青丝飘然垂落,随着她S*形的晃动,晃出一波一波令R*眩目的墨Se海L。

     一张X*脸渐渐生起了自信满满的笑意,美得如诗如画,出神R*化。

     极致的美,G*H*,也夺魄。

     但,令厅里那三个N*R*完全移不开视线的却是她的Y*。

     纤细得每个R*都可以两手W*住的Y*肢,随着叮叮当当珠子碰撞的声音,不断在颤抖,不断在摇晃。

     晃出来的光泽,一圈一圈荡开。

     忽然,他们在一瞬间想到一种动物,蛇。

     她现在,如蛇一般。

     看到浅浅那出神R*化的舞姿,三个N*R*同一时间想到了一种动物。

     蛇!

     她现在,如蛇一般。

     扭动,颤抖。隔着薄薄的Y*料,SX不断在起伏,他们甚至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

     世间的一切仿佛忽然停罢了一般,唯有那条蛇Y*依然在扭动,以及耳际响起了,她的呼吸。

     没有声音,却胜过千言万语。

     一幅幅画面在脑海中不断重复,柔弱的她被压在某具高D*壮实的N*XS*躯X*,薄C*微启,蛇Y*扭动,整个R*在不断颤抖。

     呼吸,渐渐变成低低的J*喘,一声一声,一L一L,最终化作尖锐的呼啸,高亢的尖J*。

     他们甚至可以看到她S*S*那个N*R*在用L*驰骋,把他无比C*壮的巨物,一X*一X*送J*她J*窒细N的X*X里,K*速chou出,再用L*填满,一次又一次……

     “啪”的一声,不知是谁手里的杯子被一不X*心抓破。

     浅浅吓了一跳,舞步一顿,看着赫连子衿,顿时尖J*了起来:“你……你的手S*伤了!”

     “我回去S*Y便好。”白Y*素影一闪,厅里再没有赫连子衿那一抹颀长飘逸的S*影。

     “简直……不知廉耻!”轩辕连城霍地站起,长袖拭去鼻间不X*心溢出的一抹猩红,狼狈逃开。

     浅浅额角顿时挂满黑线,这个C*鲁的连城皇子,R*家在跳肚P舞,在跳舞也!他居然骂她不知廉耻!太过分了!

     本来呼吸就还没来得及调整过来,X脯还在剧烈起伏,这X*因为生Q*,起伏得更厉害了。

     “你Q*息L*了,我给你顺顺。”S*后,东陵默低沉的声音响起,低沉中,J*杂着J分她所熟悉的喑哑。

     没来得及抗拒,一件外Y*铺T*盖地而来,尔后,她S*子一轻直接被他打横抱起。

     耳边风声不断,只是一转眼的功F*,他们已经回到寝房。

     柔R*的S*躯被轻轻一抛,迅速W*S*柔R*的被褥,还好,这次是被褥,不适Y邦邦的C*S*。

     可是D*白T*的,东陵默捉她回房做什么?

     或许她已经知道了他想要做什么,但,她刚才还在跳舞,一首舞蹈还没有跳完,他怎么可以就把她扛回这里来。

     “东陵默……唔……”

     没有太多话语,他想来习惯了用做的,S*S*那件本来就被剪得完全没有了原形的Y*衫在他掌X*成了PP碎P。

     他又成了那个C*鲁B*L*的侯爷,甚至,比起过去每一次都要显得C*B*。

     “东陵默,东陵默不要这样!”她用L*挣扎起来,生怕自己这副J*N的S*躯承S*不住他的R*Q*。

     这次,明显来了个R*Q*D*爆发,在她还来不及抗拒的时候,他忽然伸手W*住她的S*子用L*一提,一X*把她提了起来,让她抱住C*边的雕H*木柱。

     “东陵默……”想要回T*看他,可他不允许。

     滚T*的薄C*落在她耳际用L*咬了一K*,直咬得她失声T*呼:“东陵默,别……”

     “抱J*它。”完全不理会她的挣扎,他的D*掌落在她Y*间用L*一扯,那条飘逸的Q*子被他撕得一分为二。

     可是,他只是撕破它,却没有让它们在她S*S*H*X*。

     不过,她的亵K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最终还是被这个横蛮的N*R*撕得支离破碎扔在不知名的角落里。

     一P雪Se顿时出现在眼前,东陵默眸光发亮,C*砺的D*掌近乎膜拜地F*S*引R*遐思的T瓣。

     潜藏于深C*的一抹粉Se,让他本来就绷得J*J*的S*T愈加连mao孔都J*绷起来,D*掌沿着粉N的肌肤往X*M*索,最终在她的轻颤和不安中,挑开她粉Se的H*C*。

     “嗯……”

     “跳,继续跳,像刚才那样。”他的Q*息重重洒落在她背后的脖子S*,T*得她浑S*一战颤栗。

     慕浅浅咬J*薄C*,他让她跳,可他一只D*掌把她整个脆弱J*锢在掌X*,她怎么跳?

     她不想骂他变T,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好想骂一句,东陵默你这个D*变T,S*Se鬼!

     老T*,她好想爆C*!

     “东陵……默,你先放开我,这样……没法跳。”她试着与他讲道理,哪怕明知道这个N*R*一旦动起Q*,你G*本不可能和他讲得通。

     可是,S*子被他J*锢着,两条T*一直在轻颤,她哪来的Q*L*跳?

     他沉默了半晌,呼吸却越来越重,最终,他闷闷哼了一声:“不想放开。”

     不但没有放开,还让自己罪恶的指尖深R*。

     “嗯……”浅浅忍不住低低J*了一声,整个R*一瞬间绷J*了起来。

     “K*跳。”他的声音沙哑得如在车轮底X*被碾过的沙子,感S*着她S*T的变化,呼吸又急促了J分。

     很想让自己J*R*她温暖J*窒的X*X,可是,他还是想看她跳,就像刚才那样,舞动她的蛇Y*,让他Q*S*感S*把一个蛇nv压在S*X*的感觉。

     见她没有任何举动,他眼眸微微眯起,忽然低T*在她肩膀S*重重咬了一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