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公主销魂]第37章【25031946[L]】
     清晨,趁着封镇去了净室,姜姒赶J*将信封藏J*了方枕X*面。随后传来红莲,嘱咐她这JR*都不可L*动寝G*内的任何东西。

     青雀台一去,再回来时,姜姒便是这T*X*之M*,红莲哪敢不遵从,连声应道:“M*M*放心,奴婢一定会看好寝G*的!”

     姜姒J*了J*袖中的袖珍瓷瓶,那里面装着稀释过后的龙X*。她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用刀去划封镇,她是没这个胆子的。佛祖A*...菩萨A*...你们一定要保佑我!

     青雀台建在梧桐山S*,离皇G*D*概两T*的距离。当时钦T*监测出了三个吉R*,不知道是不是T*意,刚好有一个是七月初一,封镇询问了她的意愿。她当然就选了玄Y之R*,省得再费一番周折了。

     姜姒穿着G*装,封镇一路将她送到了G*门K*,虽然只有JT*的离别,可心里还是舍不得她,“T*Q*炎R*,这JR*在外,切不可贪凉多C*冰镇之物。”

     姜姒呐呐的应X*了,心里想的却是她这次真消失了,封镇应该会很伤心吧?

     “还有,这次护送你去青雀台的,是朕的贴S*护卫,个个武功高强。要是遇S*什么事,直接就找周统领,这是朕的令牌,你收好。”说着,封镇的手S*多出了一个黑Y*令牌。

     姜姒看着封镇宽厚的掌心,一时很心虚,有点不忍去拿这枚令牌。

     “拿着吧...朕在G*里等着你...朕的皇后。”封镇主动将令牌放J*了姜姒的手里,还趁机挠了挠她的手心。

     姜姒S*子一颤,到底是回家的K*望压倒了一切,她虽迟疑,但还是撒谎了,“...是。”

     ……

     一路S*很顺利,两T*后姜姒就登S*了梧桐山顶,当见到那心心念念的青雀台时,她深呼了一K*Q*。

     明R*...她就可以回家了...

     ……

     这边,姜姒走后,后G*的nvR*又活泛了起来,个个都打扮的H*枝妖娆,给封镇送糕点的,在御书房附近偶遇的,还有直接鸿雁传书的,五H*八门。

     但封镇一个都没见,哪让他的心都被一个X*nvR*给填满了呢?他摇T*失笑,从未奢望此生能有一个nvR*与他Q*投意合,后G*中的nvR*不过是控制朝堂的手段罢了。还好S*T*垂怜,赐与他姜姒。

     姜姒...不知不觉间,封镇心里念着,手中就将心S*R*的名字写到了宣纸S*。

     旁边侍候的金宝瞧见了,想讨个好,“皇S*,想必皇后M*M*明R*就到青雀台了呢。”

     听到金宝称呼姜姒为皇后,封镇果然龙心D*悦,他收笔笑道:“今R*晚S*歇在含璋G*。”这含璋G*便是姜姒的寝G*。

     封镇的到来,让含璋G*的G*R*手忙脚L*,这M*M*都走了,怎么皇S*还来这R*?好在一众G*R*都是在D*风D*L里过来的,很K*就收起了心思,将封镇给侍候好了。

     封镇穿着寝Y*躺在C*榻S*,鼻尖萦绕着姜姒残留X*的T香,他忍不住埋在她的方枕S*深吸了一K*,然而手X*却触到了...纸?

     chou出来一看,竟是一封信?面S*歪歪扭扭的写着皇S*Q*启。

     ?——————————————————————————————————————————————————————————————————————————————————————————————————————————————————————————————————————

     ?《G*主销H*》第37章

     清晨,趁着封镇去了净室,姜似赶J*将信封藏J*了方枕X*面。随後传来红莲,嘱咐她这JR*都不可L*动寝G*内的任何东西。

     青雀台壹去,再回来时,姜似便是这T*X*之M*,红莲哪敢不遵从,连声应道:“M*M*放心,奴婢壹定会看好寝G*的!”

     姜似J*了J*袖中的袖珍瓷瓶,那里面装着稀释过後的龙X*。她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用刀去划封镇,她是没这个胆子的。佛祖A*...菩萨A*...你们壹定要保佑我!

     青雀台建在梧桐山S*,离皇G*D*概两T*的距离。当时钦T*监测出了三个吉R*,不知道是不是T*意,刚好有壹个是七月初壹,封镇询问了她的意愿。她当然就选了玄Y之R*,省得再费壹番周折了。

     姜似穿着G*装,封镇壹路将她送到了G*门K*,虽然只有JT*的离别,可心里还是舍不得她,“T*Q*炎R*,这JR*在外,切不可贪凉多C*冰镇之物。”

     姜似呐呐的应X*了,心里想的却是她这次真消失了,封镇应该会很伤心吧?

     “还有,这次护送你去青雀台的,是朕的贴S*护卫,个个武功高强。要是遇S*什麽事,直接就找周统领,这是朕的令牌,你收好。”说着,封镇的手S*多出了壹个黑Y*令牌。

     姜似看着封镇宽厚的掌心,壹时很心虚,有点不忍去拿这枚令牌。

     “拿着吧...朕在G*里等着你...朕的皇後。”封镇主动将令牌放J*了姜似的手里,还趁机挠了挠她的手心。

     姜似S*子壹颤,到底是回家的K*望压倒了壹切,她虽迟疑,但还是撒谎了,“...是。”

     ……

     壹路S*很顺利,两T*後姜似就登S*了梧桐山顶,当见到那心心念念的青雀台时,她深呼了壹K*Q*。

     明R*...她就可以回家了...

     ……

     这边,姜似走後,後G*的nvR*又活泛了起来,个个都打扮的H*枝妖娆,给封镇送糕点的,在御书房附近偶遇的,还有直接鸿雁传书的,五H*八门。

     但封镇壹个都没见,哪让他的心都被壹个X*nvR*给填满了呢?他摇T*失笑,从未奢望此生能有壹个nvR*与他Q*投意合,後G*中的nvR*不过是控制朝堂的手段罢了。还好S*T*垂怜,赐与他姜似。

     姜似...不知不觉间,封镇心里念着,手中就将心S*R*的名字写到了宣纸S*。

     旁边侍候的金宝瞧见了,想讨个好,“皇S*,想必皇後M*M*明R*就到青雀台了呢。”

     听到金宝称呼姜似为皇後,封镇果然龙心D*悦,他收笔笑道:“今R*晚S*歇在含璋G*。”这含璋G*便是姜似的寝G*。

     封镇的到来,让含璋G*的G*R*手忙脚L*,这M*M*都走了,怎麽皇S*还来这R*?好在壹众G*R*都是在D*风D*L里过来的,很K*就收起了心思,将封镇给侍候好了。

     封镇穿着寝Y*躺在C*榻S*,鼻尖萦绕着姜似残留X*的T香,他忍不住埋在她的方枕S*深吸了壹K*,然而手X*却触到了...纸?

     chou出来壹看,竟是壹封信?面S*歪歪扭扭的写着皇S*Q*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