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301.第三百章 舔张玉香的白虎【10451086[L]】
作者:九味 下载:乡村之大被同眠TXT下载
     [第2章第2卷]

     第311节第三百章T*张Y*香的白虎

     高粱顿时有些底Q*不足,以往都是先让N*R*剧烈的S*利了,Y*了S*子,然后他再B*涌。《+乡+村+X*+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Xiaoshuo.org》

     可是今T*尝到的是张Y*香温柔似S*的一面,超乎所以的S*适感,所以免疫L*D*D*削弱。况且这两轮砸吧X*来,憋了这么长时间,再不B*也要憋H*咯。

     高粱从没遇S*这事,自己先赚了S*F*F*而不安稳。高粱一直坚信,没让N*R*S*F*的G*事,自己再怎么S*K*也没劲,因为那样N*R*心里面始终在X*瞧你。

     “还不是Y*香你L*得太S*F*咯,我才说呢,娶你做媳F*才是最D*的美事呢!”高粱先Z*巴抹蜜甜S*一阵。

     接着又说了。“憋了一X*午的货,都在瓶S*边了,出了好,省的真L*起来不S*不X*的。没啥!弹Y*充足着的。”高粱炫耀似得拍了拍D*Q*。“等X*G*起来更久一些,随时能让你享S*做N*R*的J*妙。”

     张Y*香没想到高粱这么说,有些愣神!这副模样F*倒让高粱暗J*糟糕,还以为自己说漏Z*了。

     啥J*憋了一X*午,要问起来,总不能说自己M*子给自己这样含了一Z*没J*代吧!那张Y*香不Q*昏了才怪呢,高粱做贼心虚揣揣不安,实际S*是他想多了。

     张Y*香G*本没留心这些个X*细节,当然不会按高粱想的问。

     脸S*的东西惺惺的,粘糊不S*F*,L*得她有点烦。

     “那你先歇歇!X*粱,我去洗洗。”张Y*香光着T*和S*子X*了地,回T*还不忘招呼。“X*粱,你盖好被子,可别着凉了。”说完静止往里面的哪间X*屋走去。

     “Y*香!灶台S*壶里有R*S*呢!”高粱忽然想起这个,对里面的张Y*香说道。

     N*R*不能凉了S*子,亏!N*R*更不能沾冷S*,不然会落X*病G*!R*S*是放在灶T*S*的,灶堂子里面有暗火管着,一直R*乎。

     高粱在里面没歇S*多久,烟还没C*完呢,见张Y*香粉白的S*子到了门K*,赶J*把烟掐掉,张Y*香不喜欢高粱C*烟的。

     白Y*一样的S*子光光的露出来,扭着肩T*一步步走过来,刚刚C*了R*S*,S*S*还冒R*Q*,在电灯X*,高粱觉得张Y*香好像散发着光的N*神一样,很M*R*!

     张Y*香还是有些羞的,X*意识的抱着X*K*,遮了两粒粉葡萄,但是X*S*就顾不住了,一丝杂S*也没有的耻骨T*S*,X*面是让R*R*X*的凹陷。

     因为迈开步子,高粱J*盯着能看见一张一合的那张X*Z*,害羞似得躲躲藏藏!

     高粱顿时有些K*G*S*燥,歇了这阵,早就恢复了战L*。不过高粱现在更加K*望的是在张Y*香S*S*好好T*L*一番,Y*其是张Y*香的凹陷地R*。

     “X*粱!别看了。”

     “为啥不看?”

     “怪难为Q*的,你那眼神,好像要C*R*一样。”张Y*香微微翘着Z*角说。

     “C*……当然要C*。”高粱张Z*乐呵呵的说道,还没等张Y*香明白S*,就急咧咧的伸手把张Y*香揽过来了。

     “哎哟……你这X*S*鬼,真是不得了了,我刚洗的S*子,又要被你L*脏了。”张Y*香X*声的惊呼。

     高粱捧着张Y*香的肩T*,张开Z*,对着S*面的X*膛跟Y*猪啃D*西瓜似得啃S*去了还一阵翻滚,咔咔响,Z*巴逮着张Y*香的粉C*莓粒子就吧嗒吧嗒的吸咬。

     “X*粱,轻点!”张Y*香L*着高粱的脑袋,慢慢的躺X*去把S*子放平。

     在S*面胡L*的吸溜几Z*,高粱就换手来搓L*张Y*香的两颗圆X*。倒扣着的Y*碗粉腻腻的颤悠,惹得高粱两只手跟游泳似得划拉起来。

     顺着张Y*香的肚P*往X*去,高粱在肚脐眼S*调P*的用S*T*钻了钻,X*得张Y*香直扭圆T*。

     “Y*香!我给你T*T*咋样。”

     高粱呼着C*重Q*,把脑袋停在张Y*香的耻骨T*边,说道。

     张Y*香听了浑S*一R*,顿时羞怯而不自已,本能的J*J*T*。不过这程度高粱在掰开高雯丽D*T*的时候已经熟透了法子,此时再L*已经轻车熟路。何况张Y*香不过是X*意识的做做样子,所以高粱没费多D*劲的凑到张Y*香只有白S*和粉红的门户边前。

     “X*粱,你……你真要T*呀!”张Y*香牙齿都咯咯响了,这场面她在H*电影里看过,那种N*R*埋T*T*X*去的画面立即让她难以自制,迅速的把手伸向K*X*。

     S*R*的Z*巴含着J*N*的芯R*,吧嗒吧嗒的吸L*声音,光想想X*面就S*了。再看到里面的N*R*拧J*了脸不顾一切的画面,张Y*香这时候P*G*猛缩,颤颠颠的丢了S*子,然后B*在桌S*喘C*Q*。

     对这一幕,张Y*香半Y*里不知道梦见多少回了,每回都是自己醒都没醒就伸手向X*去,直到Y*了S*子才醒过来去C*拭。

     可是她是贤淑的X*子,哪好向高粱开K*让高粱给她T*一T*,只能忍着想象着。

     没成想高粱早就在打这主意了,今T*终于等到了机会,白白的跟X*馒T*似得N*鼓包,J*在H*溜的两条T*中间,S*面有一个个的X*M*孔,但是里面寸C*不生。

     X*面就更加漂亮了,高粱看了几次,每次都百看不厌,以往自己急吼吼的先S*去R*了一顿,没法再T*了。

     今T*高粱也L*不清张Y*香发了哪门子邪X*,对自己温柔的不行,先用Z*给子享S*过后,更是让高粱坚定了一定要T*一T*张Y*香的想法。

     S*面的张Y*香已经完全沉浸以往的念想中了,微微的张开X*Z*,鼻孔倒悬喘Q*,X*面的牙齿咬住Z*P*,“嗯N*”一声……

     高粱张开Z*,对着张Y*香的T*窝子全部覆X*。

     S*R*、R*柔、S*麻、T*心……种种滋W*比张Y*香念想的更加厉害,汇聚在心T*传递到四肢百。臲*香感觉整个S*子都要化掉了,从高粱T*L*的X*S*开始,不能自己。

     虽然张Y*香感觉要化掉,但是C*J*却实实在在,S*T*有着F*应。

     剧S*之X*猛地翘起P*G*,无意识的拱动,来缓解S*T*的F*应。B*烈的神经跟开了高压闸门的电线杆,陡然间提升了几十倍。